Quantcast

中国公元前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常识被颠倒?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为什么这只Kiger的皮肤没有拉链?难道被缝死了么?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新加坡应对南中国海问题是否考虑周全?前外长与资深外交官罕见隔空大论战

2017-07-03 蓝云舟 狮说新语 狮说新语

新加坡必须清楚并巧妙推进自己的外交利益,但过程中不应向他国“屈膝磕头”。他国如果认为新加坡在外交上可轻易低头或舍弃原则,日后会指望新加坡同样有妥协的余地。


新加坡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昨天针对我国两名资深外交官罕见地隔空掀起论战发表看法时强调,我国这个弹丸之地之所以能在国际舞台上赢得尊重,就是因为从不以“小国”思维自认卑微。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与我国巡回大使比拉哈里(Bilahari Kausikan)前天就新加坡作为小国应在大国面前有什么样的外交姿态意见分歧。马凯硕在《海峡时报》前天刊登的一篇评论上,指我国应以中东国家与卡塔尔断交为前车之鉴,牢记“小国应有小国的作为”。


国大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档案照片)


马凯硕在文中说,卡塔尔因为坐拥雄厚财力而“自以为可以充当中等强国,干涉境外事务”,并以为它和美国的密切关系会让它无需承担一切后果。他未对中东国家与卡塔尔断交所给出的原因置评,但强调卡塔尔正是因为没有遵守现实政治的丛林法则而招致恶果。


比拉哈里:马凯硕观点严重具误导性


马凯硕借此评点我国外交团队在南中国海课题上的言论不够克制,并强调立场一致性和遵守原则固然重要,但我国外交不应只以这些见长。他说:“凡事都有正确的时机。大国争得面红耳赤之际并不一定是强调自己原则的最佳时间点。”马凯硕进一步指出,我国在回应国际法庭就南中国海主权纠纷的仲裁时也应“考虑更周全”。


这个看法随即遭比拉哈里指为“糊涂、虚假和着实危险”。他前天深夜通过面簿回应说,马凯硕的观点“严重具误导性”,因此“即便是得罪老朋友也必须强烈反驳”。


新加坡巡回大使比拉哈里。(档案照片)


比拉哈里说,马凯硕说这是现实主义的考量,“但现实主义并不意味低声下气,冀望获得大国的认可和垂青”。他对马凯硕“主张附属关系作为国家关系常态”感到失望和惭愧。


马凯硕在文中也提到,建国总理李光耀之所以敢于公开议论大国事务,没有以小国领袖自居,是因为他在国际上获得尊重。但随着新加坡进入后李光耀时代,我国的外交行为也应显著改变。


比拉哈里认为这不但是错误的观点,也冒犯了李光耀的接班人和在李光耀团队领导下获益的新加坡人。


他指出,李光耀之所以赢得尊重,正是因为他和他的团队并没有对大国唯唯是诺。他们就事论事,也明确知道新加坡是弹丸之地,但他们从不受他人恐吓,他们的外交作为有不被国家面积和地理条件局限。


曾在2011年到2015年间担任外交部长的尚穆根昨天下午也指马凯硕的言论“学识上有疏漏”。他说,李光耀并没有提倡怯懦或“小国思维”的外交政策,新加坡因此在国际上赢得尊重。


尚穆根说,自己任内从没有忘记新加坡是小国,能做的东西有限。“但我同样知道,一旦你允许别人欺负你,你就会一直受欺负。”


“有些其他国家的外长在我们不答允他们的要求时用不同方式威胁我们,或语气严厉。但就如我们所有外长所做的,我直视他们,告诉他们我们的立场不动摇。他们的态度过后就改变了。”


新加坡会广结善缘,但友谊应建立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比拉哈里说:“我们当然认识到国家大小和权力不对称的情况……但这不代表我们须向他国屈膝或接受附属关系是国家关系的常态。”


比拉哈里指出,他“不认为任何人会尊重一条走狗”。他说,李光耀在中国这样的大国面前也能站稳立场,才赢得中国的尊重,与中国领导人建立良好的关系;上世纪60年代马印对抗期间,两名印度尼西亚海军陆战队员在我国麦唐纳大厦放置炸弹炸死平民,我国也没有同意印尼总统苏哈多的要求,赦免死罪。李光耀在1973年走访雅加达,在死者墓前撒花,化解了这段夙怨,也与苏哈多建立起几十年的交情。


叶光荣王景荣分别支持不同观点


我国两名前外交官的争论引起学者和外交界广泛关注,一些人认为马凯硕制造了“小国应服从大国”的错误观念,另一些则认为马凯硕只是提醒小国应在外交上慎之又慎,无可厚非。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中南半岛区域事务顾问叶光荣昨晚在个人面簿上贴文为马凯硕辩解,并指巡回大使比拉哈里的回应“夸大其词、全无必要”。


叶光荣说,马凯硕的论点不过是说小国不应以大国心态自恃,以及新加坡短期内不会再有一个像建国总理李光耀那样的领导人。“他的主要观点是,作为一个小国,我们应当心不要超荷。这样的思路并没有什么错误或不敬的。”


不过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关系研究院执行副主席及我国巡回大使王景荣则指出,马凯硕的文章仍制造了“小国应安分守己,如果阻碍到大国政治就不应该维护自身利益”的印象。


王景荣在发给媒体、回应马凯硕文章的一篇评论中指出,马凯硕主要关注的是我国在处理南中国海课题上不够圆滑。他反驳说:“我个人认为东南亚国家尊重新加坡的战略定位和外交方面的努力。我们已根据我们所知和当下情况采取了所需的行动。”


王景荣也说,大国向小国施压时,小国除了极力维护自己的利益“别无他选”。他写道:“如果不站稳立场,只会鼓励其他比我们大的国家向我们施压。这么做有代价吗?当然会有短期甚至中期的影响……但国际关系如果纯粹取决于国家大小,这并不符合我们的国家利益。”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