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公元前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常识被颠倒?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为什么这只Kiger的皮肤没有拉链?难道被缝死了么?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于时语:美国“深国” 与特郎普“俄国门”

2017-07-17 于时语 狮说新语 狮说新语

《纽约时报》爆料:总统特朗普公子小唐纳德·特朗普和女婿库什纳,去年“曾为获得希拉莉信息与俄罗斯律师见面”。小特朗普有关电邮接着曝光,被美国政治新闻重镇politico.com网站形容为“冒烟的手枪”,是特朗普阵营与俄国政府合谋操控美国大选的实证。


这使得联邦调查局和美国国会均在查证的莫斯科干预美国总统选举的案件,更加沸沸扬扬,民望已经很低的特朗普陷入深刻的“合法性”危机。


愈演愈烈的“俄国门”最后是伊于胡底?或是否会成为水门案再演?目前尚难定论。迄今的发展,证实我早先指出特朗普与尼克逊相似的特征:与传媒界为敌之外,再与被通称为“深国”(deep state)的美国深层国家机器交恶。而中情局和联邦调查局等高层情报机构,正是美国“深国”的主要代表。传媒与“深国”默契合作之下,特朗普政府难有宁日。


“俄国门”比“水门”更糟糕的麻烦,是尼克逊只是因为“下三滥”政治手段,而开罪了美国精英阶层,但是特朗普在此之外,更要加上美国“深国”半个多世纪来形成的恐俄情结,至今仍然根深蒂固。


二战结束以来,美国情报结构的历史,基本上就是与苏联阵营对抗的故事。中央情报局的主要使命,就是与莫斯科为敌。任何一本介绍中情局的书,都会津津有味地讲述如何与苏联和东欧集团情报机关勾心斗角。至于联邦调查局,更以防范苏联和俄国间谍渗透为国家安全大政。


六七十年来美国的间谍大案,涉及北京的大概只有金无怠一起,与莫斯科有关的则层出不穷,例如罗森堡夫妇出卖原子弹机密案。苏联瓦解后,华盛顿还先后抓获向莫斯科出卖情报的两名高层内奸,都被好莱坞拍成电影予以渲染。


同样显著的,是冷战年代在上层精英的引导下,美苏对抗已经成为美国社会心理意识的有机组成,尤其是在上世纪教育体系中长大的数代人。举个普通的例子:1980年代初,美国往返太空飞船(太空梭)发射成功,有电视台采访小学生的反应,只听到这些小孩齐声欢呼:“我们赢了俄国人(We beat the Russians)!”


据美国盖洛普民意调查公司的长期数据,苏联瓦解之后,美国民众对俄国的敌意曾经有相当程度的缓解。从1990年代到本世纪初,对俄国持正面看法的比率,甚至超过了持负面看法的比率。


格鲁吉亚战争和乌克兰内战以来,对俄罗斯的负面看法又恢复上升。据今年春季的民调,对俄国持负面看法的美国人,达到了冷战结束以来的最高峰70%,大大超过了对俄国持正面看法的28%比率。这无疑是特朗普政治行情的利空。


冷战毕竟是陈年旧事。据盖洛普民调数据,美国年轻一代对俄罗斯的看法要比老辈们改善许多。但是年轻一代却正是特朗普“粉丝”最少的群体。另外,民调数据也显示对俄态度的党派逆转现象:原先对俄国态度比较温和的民主党选民,对俄国的反感显著上升,而原来反俄坚决的共和党选民,却开始改善对俄国的印象。


这是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选民两极分化的一个例子。这里共和党选民的态度变化,有很大的政治机会主义成分。例如白人福音派选民,一改向来坚持的道德高调,大批转而支持个人品德很成问题的特朗普,尤其是福音派人士强调的男女婚姻关系操守,连偏右的《经济学人》周刊都看不过去,而以专文挖苦批评。


但是我们不能忽视上层社会精英中的许多传统共和党人,出于保守信念而难以改变长期的恐俄心态,因而对特朗普采取强烈的批判态度。为小布什总统创造“邪恶轴心”一词的大卫·弗洛姆(David Frum)即为一例。他不但坚持自己的共和党人身份,并在《大西洋月刊》发表系列评论,认定特朗普的总统职位乃是靠了普京的帮助获得,因而不再具有合法性。


应该指出:特朗普上台,是俄国的一大利好,而普京看来在其中动过不少手脚。俄罗斯在其他西方国家,也具有相当的政治影响力。北京的经济实力远强于莫斯科,却缺乏这样的国际手段。莫斯科对欧美“知己知彼”的强势,显示了俄国选举政治体制的某种优势,值得北京深思。


作者在北美从事科研工作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