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公元前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常识被颠倒?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为什么这只Kiger的皮肤没有拉链?难道被缝死了么?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国际特稿:忘了我是谁

2017-09-03 符祝慧 狮说新语 狮说新语

老人失智症过去被称为“老人痴呆症”,日本人认为这个词语有损老人尊严,如今已禁止使用。这绝对不是小题大作,因为在老人失智症日益严重而医药还无法发挥效用时,当前能做的就是加强人们对它的认识,从而一起解决这个有朝一日,人人都可能直接或间接遇到的问题。


在日本琦玉县朝霞市的老住宅区里,一天里可听到好几次这样的公共广播:“我们这里有一个迷路的老人,他穿着白色衬衫,身高1.7米,如果是你家的老人,请联络附近的派出所。”这是小区福利部门发出有关迷途老人的通告。


日本走失老人的案子一年比一年多,根据警方记录,去年比前年增加26.4%,共计1万5432起,连续四年创新高。在报失的老人名单中,年过80岁的最多,有1万零118人,70多岁的也不少,有9539人。这些走失老人大多患了失智症,官方统计显示,其中男性比女性多,占了一半以上。


“失智”这个社会问题日益严重,警方也不得不增派人手加入“寻人”行动。据统计,走失的老人有近64%被警察寻获,最后由家人找到或自己返家的有32%。警方数据也显示,去年有471个老人和家人失联后四处游荡,最终饿死或冻死街头。老人走失问题的严峻程度令日本社会颇为震惊,目前有40个城市组建老人搜寻队,由社工团体和医疗团队将区内失智症患者的名单数据化,以应对日渐普遍的老人走失问题。


日本人口持续老化,失智者人数也相应增加,家庭和社会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符祝慧摄)


老人失智症已成为高龄化日本社会无法逃避的严酷现实。日本卫生部发表的《高龄化社会白皮书》预计,日本未来必将饱受失智症折磨。估计到2025年,日本失智老人将从现在的525万人增加到730万人。据推断,未来日本平均每五个65岁以上的人当中,就有一人患失智症。


日本或成“失智症大国”


近期出版的畅销书《日本未来年表》以各种数据来预测日本的未来,引起关注的是,这本书透露了医疗机关的保密预测数据,指出日本10%的人口有患上失智症的可能性,还说700万人这个数字仅为保守估计,日本也有可能变成一个有1300万名失智者的“失智症大国”。


这本书还以实际案例论证,失智症给社会带来的种种问题已经浮出水面。例如,日本每天都发生数起老人驾车发生车祸的事件。据统计,2015年有75起撞伤和撞死路人的交通事故,涉案司机都是失智老人。这些老年司机闯了祸,导致他们的家人必须承担责任。此外,一起死亡车祸的赔偿额可高达数亿日元(数百万新元),这个沉重负担也成了严峻问题,引发极大争议。


老人在超市里偷窃,是日本面对的另一个司空见惯的问题。失智者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做错事也是无意识的。日本司法界正在烦恼应该如何处理这类“犯罪行为”。日本超市业者也同样感到为难,为了不伤及与消费者的关系,也为避免繁琐的法律程序,只好请专人负责监视老年顾客;若遇到老人顺手牵羊也尽量私下解决。


失智老人由于脑力衰退,而对周遭事物无法做出正确判断。日本新闻工作者小松均(49岁)也曾眼睁睁看着患失智症的父亲,一天天步入茫然的世界而深感无助。


照顾失智症患者让人心力交瘁


小松均回忆父亲刚得病的情形时说:“那是2005年的事,妻子发现父亲言行反常,反复问同样的问题,后来出了门就常常迷路。于是,我们带他去看医生,做了失智症检验。……医生给父亲做的认知测试,有笔试也有口头测试。我印象最深的是,当医生问他现在首相是谁时,他想了好长时间都答不出来。我焦虑得很,巴不得帮他回答是‘小泉纯一郎’,可他最后回答了‘中曾根’,记忆倒退了20多年。那次检测结果,将他列为必须接受初步护理的失智症患者。”


在这10年里,小松与妻子共同照顾父亲的生活起居。他告诉记者:“他离我们越来越远。我们感到照顾他比照顾一个三岁小孩还难,经常感到束手无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放手。”


男护士千田真(55岁)的86岁的父母都患上失智症,他说:“我因工作关系,一直都和住在郊区的父母相隔很远。两个老人家的身体一直都很好,却患上折磨人的失智症。六年前,当时80岁的母亲突然打电话来,歇斯底里地说父亲偷了她的牙刷和漱口杯。按照我的护理经验,推断这是失智症初期会发生的迫害妄想症。不久后,和母亲同岁的父亲也出现同样症状。” 与父母分隔两地的千田真在父母患失智症初期,只能求助于政府的护理策划机构。


千田真告诉记者:“虽然我是个护士,但亲自照顾父母比照顾别人更困难。父母患失智症初期,我借助护理策划机构的力量。有专人会按老人的状况,分配他们轮流去日间托老所。老人家中也安装24小时监控器。托老所和护理策划机构保持联系,定时向家属报告情况。”


两年前,有一天千田真上班时接到家乡的紧急电话说双亲病情恶化,必须有人一直在旁照料才行。他别无选择,只能辞去工作,与妻子一同回乡照顾两老。24小时看护两个失智老人,对精神、体力和经济负担都是严峻考验。最后他做出调整,安排父亲住院,让母亲与他们同住。


千田真感慨地说:“无法让两老一起入院,是因为费用问题。两人一起入院的话,每个月就要超过20万日元(2500新元)。两老一直靠20万元的养老金生活,这超出我们家的预算。照顾父母是无法推卸的责任,能做多少是多少。母亲除了失智症,也有糖尿病,我们留在她身边,可以照顾得更好。”


日本“老护老”时代


要为失智症研制出特效药还需一段时日,日本当局目前只能强调及早诊断、及早治疗,以及鼓励社区团结,为患者与其家属提供援助。


日本卫生部报告显示,“小规模但多功能的团体家屋”护老模式对于减缓老年失智者退化的作用最大。小规模指的是服务对象不超过25人,多功能指的是结合医院功能又有一般家庭起居的支援服务。


日本千叶县房总半岛有一家名为“花之谷”的诊所,它也是民间创办的养老院。那里除了有诊所和一个让末期癌症老人入住的疗养院外,还有一所大型的仿古民房,让区内失智老人来到这里,有温馨家庭的感觉。


‘花之谷’老人之家有一座仿古大民房,让失智老人有家居安全感。(符祝慧摄)


院长伊藤真美(58岁)受访时指出:“日本全国的医院设施有7927个,这在20年前或许是足够的。可现在随着老人人数增加,这就如同设施减少了三分之一。为了腾出床位给紧急患者,老人患者经常被赶出医院。要让人们可以安享晚年,就必须在社区里设立老人之家。我们在诊所和医院旁边建了民房,就是要让老人没有住院的感觉,但又可以时刻得到医生护士的照顾。”


“花之谷”定期主办多种活动,让老人获得医药护理,也得到精神上的慰藉。


值得一提的是,那里的老人不都是病患,其中有些退休人士,到疗养院当义工。


一位70来岁的老义工告诉记者:“日本现在已到了老护老的时代。将来,我也可能成为这里的一员。现在既然自己还能活动,就到这里来工作。我也日渐衰老,最能了解老人,服务起来会更亲切。”


在劳动力短缺的日本,老人护理人手不足,当局于是鼓励退休者在自己区内的日间护老中心重新就业。今年,有近九万人接受了有关的护理培训。


照顾老人是整个社会的责任,日本民间与政府朝同一个方向努力,为的就是让每一个人最终来到老年时,都能获得妥善照顾,有尊严地度过晚年。



全国“总动员”应对失智症


照顾失智老人在保健开支上可说是一个无底洞。去年,日本当局为数百万名失智者提供的健康和护理费总计14.5万亿日元(1800亿新元),其中一半必须由家属承担。日本没有外劳帮佣制度,为人子女者如果没有足够积蓄把失智父母送去疗养院,就只能自己想办法。如今,日本每年平均有10万上班族为了“护老”而离职,这对劳动力短缺的日本来说,无疑是一大棘手问题。


日本专门探讨“护老”问题的杂志《父母与子女》进行的调查显示,日本八成的人认为,护老与事业无法兼顾。


杂志总编辑大泽尚宏受访时指出:“在1950年代,日本人平均寿命是58岁,很多人还未到40岁父母就过世了。直到1970年代,日本都还没出现人们普遍担心的护老问题。


现在是超高龄化社会,加上生育率低,有五个兄弟姐妹的家庭少之又少。这些因素让护老问题演变成一个不可忽视的社会问题。若护老无法得到企业管理层的理解,那么这对国家生产力和个人都是个巨大的冲击。”


加强民众对失智症认识与包容


日本当局从1980年代开始关注老人失智问题,可说是较早应对此问题的国家。为照顾失智老人,当局在2006年推出名为“桔黄色计划”的方案,每隔几年就进行检讨改进。初时,参与的只有卫生部一个部门,后来基于这个问题波及社会各个层面,当局于是“总动员”,扩大为全体应对方案。如今,参与讨论对策的部门包括内政部、警察局、金融局、消费者协会、司法部、教育部、农林水产部、经济产业部,以及交通部等。

52 28154 52 14752 0 0 4937 0 0:00:05 0:00:02 0:00:03 4937

这个方案首先是定期给老人进行失智症检测,加强人们对失智症的意识与重视,确保民众早发现、早治疗。


其次,加强民众对失智症的认识,防止患者被社会遗弃。目前,这方面的教育已编入学校课程,让人民从小培养对失智老人的关切与照顾。各社区也设立辅导制度,为患者家人分忧解难。


当局也列出研发失智症药物的方向,明确指示医疗机构开发特效药。由于老人问题牵涉日本农村改革和经济发展,因此农林水产部和经产部也必须提呈建议。


欧亚地区失智问题也日趋严重

 

日本社会因高龄化,更凸显失智老人问题的严重性。其实在其他亚洲和欧洲等地区,这个情况也越来越不容忽视。


《读卖新闻》最近引述阿尔茨海默症(Alzheimer)协会报告指出,全球目前有至少4680万人患上失智症,50年后将增两倍,达1亿3200万人。报告指出,由于先进国家人口越来越长寿,有40%的老人可能患上失智症。


日本当局近年来也积极寻求国际社会合作开发有关药物。2016年,日本召开七大工业国首脑会议,获得欧美国家一致认同有必要进行这方面的合作。


日本当局也拟定研究计划,准备从2019年开始,以五年为目标,扩大这一领域的研究。日本在遗传因子研究方面领先世界,因此决定今后将发挥所长,联合世界顶尖医疗机构和企业,致力于为失智病患研发特效药方。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