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公元前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常识被颠倒?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为什么这只Kiger的皮肤没有拉链?难道被缝死了么?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吴俊刚:新加坡又让谁给欺负了?

2017-09-07 吴俊刚 狮说新语 狮说新语

欺负或欺凌现在还有一个新“称号”, 叫做“霸凌”。大欺小,甚至大吃小,似乎是难以改变的人际以至国际关系丛林法则。国际关系其实是人际关系的延伸,差别只在前者是个人与个人,后者是政治群体对政治群体。举凡人际关系所有的问题,几乎都会投射到国际关系上。

记得当年开国之初,建国总理李光耀就不止一次以“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来比喻国际关系的险恶,以及新加坡这个新生蕞尔小国的生存困境,并勉励国人一定要刚强勇猛,自强不息。这也是新加坡的建国精神,要咬紧牙根去拼,绝不向外来压力低头,忍辱偷生。他说,任何人都别想吃掉我们,除非从我们的尸体上走过。

在那个危机四伏的年代,新加坡人接受了国民服役,抵御了印度尼西亚的“对抗马来西亚”和特工的渗透,之后又挡住了来自马国的巨大压力,包括种族挑唆,以及威胁要切断食水供应。但新加坡人充分发挥了刚强勇猛的精神,也以智慧化险为夷。

不敢说数十年来这种精神已经内化到我们的国民性格中,但对于那些还健在的建国一代,尤其是参加过当年在风雨中举行的那场国庆检阅礼的国民服役人员来说,这是对国家历久而不渝的承诺。

就这样,新加坡慢慢发展起来了。但是,这终究无法改变我们体积上的小,更无法改变所谓的国际关系的丛林法则。上个世纪90年代末期,时任印度尼西亚总统哈比比就曾指着地图,对一位到访的我国部长说,新加坡只是绿色海洋中的一个小红点。小红点又怎么啦?只是不肯屈从大国提出的不合理要求而已。哈比比其实不是孤例,举凡大国不爽小国,往往都会自觉或不自觉的使出这类霸凌手段。

从此,“小红点”被我们用来自嘲,但更多的是用来自励。说明我们了知国际关系的现实,面对生存的现实。草创之初,我们也喜欢以刺猬来形容小国自我保护和生存之道,即便那时我们身上真的没有几根刺。但战斗精神也是刺,是心理上不可或缺的优良质素。国家虽小,却不让人欺负。刺猬也好,小虾米也好,我们生存了下来,还发展得不错。

但这也改变不了小国时不时得面对被欺负或霸凌的事实。马国前首相马哈迪在位时就曾把新加坡比喻为猫,他说,要剥猫皮有很多办法(There are many ways to skin a cat)。但更加严重的“霸凌”发生在上个世纪70年代北越拿下了南越之后。统一的越南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生起了贪婪之心,借着与邻国柬埔寨红高棉发生龃龉,以及红高棉在国内展开疯狂大屠杀之际挥兵入柬,很快就把这个小国吞到嘴里。

那阵子,数以万计的越南“船民”还不断的在冲击着东南亚各国,而越共势力南下的可怕形势也变得很真实。新加坡和其他亚细安成员国此时发挥了集体的力量,面对这一共同的威胁,动员国际社会的力量,最终迫使越南吐出了嘴中的肉。但事情还没完,亚细安接着还须和在左倾意识形态笼罩下输出革命的中国周旋。当时的中共仍然决意支持杀人如麻的红高棉,亚细安则是不屈不挠,顶住压力,极力支持柬埔寨的民主力量。最终,柬埔寨走向民主。

上述例子足以说明,当大国失去理智的时候,小国总要吃一些苦头,甚至像小鱼一样被大鱼吞掉。所以,做好自卫自保的工作是生存的第一要义。今天,我们这只小刺猬身上的刺至少是比以前多了。但在大国眼中,我们无论如何还是个小红点。这就像非洲动物纪录片,在森林里或大草原上,偶尔一头狮子或豹子碰上了一只刺猬,也会试图下手,但总是败兴而归,嘴边插着几根难以脱下的利刺。

其实,即便是我们当作朋友的大国,有时也会不客气的施展霸凌的手段。比如,迈克菲事件,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就执意不让我们依法鞭打破坏公物罪成的美国少年迈克菲。这件事后来如何解决,大家已经耳熟能详,这里也就不赘述了。简单说,不单是守住自主的原则,讲国际法,也通过一定的智慧,找机会缓解了和克林顿的关系。此所谓小国事大国以智也。

即使是今时今日,我们也会被欺负,时不时遭到外来的压力和前所未闻的挞伐声。我们则再三强调新加坡作为小国的自主性原则,也不会屈服于大国的欺负。到底作为一个小国,新加坡在国际上应该如何自处?也引起一番省思和讨论。

在笔者看来,这涉及的主要是思维的问题,而不是原则的问题。 该如何自处,这个问题其实早已有了答案。我们毕竟已经积累了半个多世纪的生存经验。不过,就国际关系的现实来看,我们无法主观的希望大国不会以大欺小。我们只能经一堑长一智。

一路来,新加坡在面对外来压力时,都一贯地展示尊严和不屈,不会向任何压力低头,也不必向任何人摇尾乞怜,这一点应该是举世皆知的。尽管今天国际关系中已经有了比较多的法规和国家行为规范,大欺小的事情还是难以完全避免。但在今天的国际社会里,任何霸凌行为也是难以获得国际社会认可的。

应该说,虽然时至今日国际关系中仍然存在一定的丛林法则, 但国际社会毕竟不是纯森林状态。其次,世界经济的发展, 已到了一个真正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时代。各国利益交织之深, 已使大家做不了敌人,只能做永恒的朋友。因此, 有事情大家只能好好谈,动辄大动肝火,互伤和气,实是于事无补。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前国会议员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