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继续支持缅甸政府 学者:符合不干预他国立场

2017-09-15 游润恬 狮说新语 狮说新语

在缅甸翁山淑枝政府因武力镇压罗兴亚人而备受国际社会指责之际,中国继续发出支持缅甸政府的呼声。受访学者分析,中国的态度符合其一贯不干预他国内政的立场。

罗兴亚武装分子上个月25日攻击缅甸若开邦的哨站和军营后,缅甸军方采取反击,至今已有39万罗兴亚人逃到孟加拉。联合国安理会13日要求缅甸军方即终止暴力,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称缅军的做法等同于种族清洗。

在西方媒体和舆论的一片谴责声中,中国对缅甸政府的支持与谅解格外突出。

据缅甸官媒《缅甸环球新光报》昨天报道,中国驻缅大使洪亮在讲话时表示,对于若开邦内发生的恐怖袭击,中国政府认为这纯粹是缅甸的内政。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昨天在例行记者会上答问时重申,缅甸是中国的友好近邻,中方真诚希望缅甸若开邦尽快恢复稳定,民众恢复正常生活。

另一发言人耿爽12日在例会上也表示,中方谴责日前缅甸若开邦发生的暴力袭击事件,但也认为国际社会应该支持缅方为维护国家发展稳定所做的努力,应该为妥善解决若开邦问题创造良好的外部条件。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反恐专家古纳拉特纳(Rohan Gunaratna)教授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指出,中国认为缅甸应在不受国际社会压力的情况下处理罗兴亚危机,这和中国在处理新疆问题时不希望受外界干预的道理是一样的。

长期到缅甸调研的中国国际关系学院公共管理系副教授储殷向本报解释,尽管缅甸军方进攻罗兴亚村庄时有滥用暴力之嫌,对罗兴亚平民造成了伤害,但这是罗兴亚反政府武装组织利用罗兴亚平民聚集区的掩护,长期对缅甸平民和军队展开袭击所导致的附带性结果。

储殷指出,罗兴亚反政府武装组织长期受到东南亚伊斯兰恐怖组织的大力支持,也受周边邻国的情报部门的怂恿,不是纯粹的民族解放军。

他说:“不能仅仅以平民的苦难作为判断事情是非的标准,不能被恐怖组织绑架,否则会产生激励作用。”

他认为,中国政府把此事定性为缅甸内政并支持缅政府,是实事求是、符合事情来龙去脉的做法。

他认为,西方的自由主义传统塑造的人权观念是超越时空、无视现实的,拥有人权优先于国家主权的价值判断,因此无法接受翁山淑枝优先考虑缅甸的国家和主体公民的利益的做法。

如果说西方国家一味谴责缅甸政府无法解决问题,那么中国能扮演怎样的建设性角色?储殷认为,中国在斯里兰卡政府当年平定“淡米尔之虎”叛军时所发挥的作用,可提供参照。

斯里兰卡政府与“淡米尔之虎”的血腥对抗长达27年,斯里兰卡政府获得中国的经济援助、军事装备和国际支持后,于2009年消灭“淡米尔之虎”。

古纳拉特纳也同意中国可用其经济优势来化解罗兴亚危机。他说:“中国可以提供经济援助,协助缅甸政府发展若开邦的经济,这将减少罗兴亚人对中东资金的依赖,降低极端主义对他们的吸引力。”

他判断,如果缅甸政府不把中国的援助用在若开邦的经济发展,并且如果不停止对平民使用武力,若开邦一年之内会爆发全面的武装冲突。


中国继续支持缅甸政府 学者:符合不干预他国立场

中国继续支持缅甸政府 学者:符合不干预他国立场

2017-09-15 游润恬 狮说新语 狮说新语

在缅甸翁山淑枝政府因武力镇压罗兴亚人而备受国际社会指责之际,中国继续发出支持缅甸政府的呼声。受访学者分析,中国的态度符合其一贯不干预他国内政的立场。

罗兴亚武装分子上个月25日攻击缅甸若开邦的哨站和军营后,缅甸军方采取反击,至今已有39万罗兴亚人逃到孟加拉。联合国安理会13日要求缅甸军方即终止暴力,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称缅军的做法等同于种族清洗。

在西方媒体和舆论的一片谴责声中,中国对缅甸政府的支持与谅解格外突出。

据缅甸官媒《缅甸环球新光报》昨天报道,中国驻缅大使洪亮在讲话时表示,对于若开邦内发生的恐怖袭击,中国政府认为这纯粹是缅甸的内政。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昨天在例行记者会上答问时重申,缅甸是中国的友好近邻,中方真诚希望缅甸若开邦尽快恢复稳定,民众恢复正常生活。

另一发言人耿爽12日在例会上也表示,中方谴责日前缅甸若开邦发生的暴力袭击事件,但也认为国际社会应该支持缅方为维护国家发展稳定所做的努力,应该为妥善解决若开邦问题创造良好的外部条件。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反恐专家古纳拉特纳(Rohan Gunaratna)教授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指出,中国认为缅甸应在不受国际社会压力的情况下处理罗兴亚危机,这和中国在处理新疆问题时不希望受外界干预的道理是一样的。

长期到缅甸调研的中国国际关系学院公共管理系副教授储殷向本报解释,尽管缅甸军方进攻罗兴亚村庄时有滥用暴力之嫌,对罗兴亚平民造成了伤害,但这是罗兴亚反政府武装组织利用罗兴亚平民聚集区的掩护,长期对缅甸平民和军队展开袭击所导致的附带性结果。

储殷指出,罗兴亚反政府武装组织长期受到东南亚伊斯兰恐怖组织的大力支持,也受周边邻国的情报部门的怂恿,不是纯粹的民族解放军。

他说:“不能仅仅以平民的苦难作为判断事情是非的标准,不能被恐怖组织绑架,否则会产生激励作用。”

他认为,中国政府把此事定性为缅甸内政并支持缅政府,是实事求是、符合事情来龙去脉的做法。

他认为,西方的自由主义传统塑造的人权观念是超越时空、无视现实的,拥有人权优先于国家主权的价值判断,因此无法接受翁山淑枝优先考虑缅甸的国家和主体公民的利益的做法。

如果说西方国家一味谴责缅甸政府无法解决问题,那么中国能扮演怎样的建设性角色?储殷认为,中国在斯里兰卡政府当年平定“淡米尔之虎”叛军时所发挥的作用,可提供参照。

斯里兰卡政府与“淡米尔之虎”的血腥对抗长达27年,斯里兰卡政府获得中国的经济援助、军事装备和国际支持后,于2009年消灭“淡米尔之虎”。

古纳拉特纳也同意中国可用其经济优势来化解罗兴亚危机。他说:“中国可以提供经济援助,协助缅甸政府发展若开邦的经济,这将减少罗兴亚人对中东资金的依赖,降低极端主义对他们的吸引力。”

他判断,如果缅甸政府不把中国的援助用在若开邦的经济发展,并且如果不停止对平民使用武力,若开邦一年之内会爆发全面的武装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