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闯《中国新歌声2》总决赛 董姿彦要以真诚求观众共鸣

2017-10-05 林展霆 狮说新语 狮说新语


本地歌手董姿彦本星期天出征北京“鸟巢”,角逐《中国新歌声2》总冠军荣衔。她觉得这趟旅程意义绝不仅是闯关晋级,更在于寻找以往身为歌手和新加坡人缺乏的一份自信与认同。

“我觉得我一生所有的运气都用在两件事情上,一个是嫁了个好老公,另一个是《中国新歌声2》走到这一步。”

从7月的盲选一路闯关,本地歌手董姿彦即将在本星期天(8日)出征北京“鸟巢”,角逐《中国新歌声2》总冠军荣衔。对她而言,这趟旅程的意义绝不仅是闯关晋级,更在于寻找以往身为歌手和新加坡人缺乏的一份自信与认同。

董姿彦是歌唱选秀节目《中国新歌声2》五名总决赛选手之一,也是唯一的海外选手。她昨天在北京接受《联合早报》专访,畅谈总决赛备战过程和参赛三个多月来的心情写照。眼前的她,优雅从容的气质依旧,说话时总面挂微笑,平易近人。


轻爵士多变风格 评审观众皆爱

从盲选《恋曲1990》的俏皮爵士改编、PK赛情感澎湃的《我要你的爱》、到组内冠军赛风格一动一静的《老实情歌》和《Open Arms》,董姿彦多变的“轻爵士”风格获许多评审和观众青睐。

展望三天后的总决赛,正紧锣密鼓排练的她说:“我没有想要特别出什么‘招数’,或是让大家感觉特别震撼,那也不是我的个人作风。我觉得在这么大的舞台上,还是尽量以最踏实的方式表演,这一次我们的选曲口味比较大众化,希望大家听得开心。”

尽管她在网上夺冠呼声颇高,过去四场演唱也获佳评,但董姿彦谦虚表示,能晋级总决赛并被看好摘冠,“还是觉得很奇怪,也不敢相信”。

她自认获胜可能性不大,毕竟总决赛成绩由公众投选,而自己在微博等社交媒体的人气也不是特别旺。

对董姿彦而言,此次参赛的意义远大于在比赛中争夺冠军。她告诉记者,自己这次来到这么大的舞台,很多人觉得她是代表新加坡,促使她反复思考其中的意义:“我必须反复问自己,新加坡是什么,新加坡人是怎样的,要怎样最好地去代表大家,这些让我感触很多。”

董姿彦说,自己最爱的中文歌曲是《橄榄树》,歌里一句经典歌词“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让她感触良多,尤其这阵子长时间在中国参赛,更让她对新加坡人的身份意识更加敏感。

谈到这里,她不禁感性落泪说道:“我觉得新加坡人往往对自己没什么信心,包括我自己。可能因为我们是小国,我觉得新加坡人跟我一样,缺乏一种自信,觉得要有人家认可,我们才相信自己。我希望这次我在《中国新歌声2》的旅程,能让更多新加坡人意识到,我们要相信心里的那把声音。”



镁光灯下的董姿彦魅力四射,多年来也累积了丰富的唱作经验,但她告诉记者,自己其实一直缺乏自信。

她说:“其实,我很多年前已经意识到,我跟别人是不一样的 ,其实可以站上更大的舞台,可是我一直没有信心走出去。”她表示,如今走上《中国新歌声2》大决赛舞台,得到了导师评委的认可,“我不得不对自己要很有信心”。

对于能一路闯关,董姿彦自称更多是靠运气。她笑说:“我是那种不幸运的人,以前无论参加什么抽奖,都不会抽到任何东西。但我觉得我一生所有的运气,都用在两件事情上:一个是嫁了个好老公,另一个是《新歌声》走到这一步,其他东西不幸运无所谓!”

提到剧场工作者老公何子祥,董姿彦甜蜜地笑说:“我老公是个特别有耐性,也很沉稳的人。我认识他这几年来,成为了一个更淡定的人。因为他,我放下了很多东西,整个人变得更‘禅’了。”

这段比赛期间,董姿彦每次觉得紧张,就会发个短信给老公向他“小抱怨”,老公总会提醒她深呼吸,或告诉她“这事情你没办法改变,就只好接受或等待”,听似平淡的叮咛,总能让董姿彦感到温馨。


欣赏对手郭沁 学到返璞归真
 
董姿彦将在总决赛中与另四名选手——郭沁、扎西平措、肖凯晔和叶晓粤对决。她表示,自己最喜欢歌声纯朴、收放自如的少女郭沁:“要像她这样把一首歌唱得流畅,需要很高超的技巧,但在她身上你看不到匠气,是不露痕迹的,非常难得。”

她说:“像我这样唱歌很多年的歌手,累积的人生经历比较多,但会出现一些坏毛病,这些在郭沁身上完全看不到, 这也是我想从她身上学的,如何做到返璞归真。”

因此,在总决赛的舞台上,董姿彦无意“耍花招”或哗众取宠。她说:“鸟巢的8万人,如果我可以以最真诚的方式和每一个人建立联系,让他们起共鸣,那还是比较重要的。”



勇闯《中国新歌声2》总决赛 董姿彦要以真诚求观众共鸣

勇闯《中国新歌声2》总决赛 董姿彦要以真诚求观众共鸣

2017-10-05 林展霆 狮说新语 狮说新语


本地歌手董姿彦本星期天出征北京“鸟巢”,角逐《中国新歌声2》总冠军荣衔。她觉得这趟旅程意义绝不仅是闯关晋级,更在于寻找以往身为歌手和新加坡人缺乏的一份自信与认同。

“我觉得我一生所有的运气都用在两件事情上,一个是嫁了个好老公,另一个是《中国新歌声2》走到这一步。”

从7月的盲选一路闯关,本地歌手董姿彦即将在本星期天(8日)出征北京“鸟巢”,角逐《中国新歌声2》总冠军荣衔。对她而言,这趟旅程的意义绝不仅是闯关晋级,更在于寻找以往身为歌手和新加坡人缺乏的一份自信与认同。

董姿彦是歌唱选秀节目《中国新歌声2》五名总决赛选手之一,也是唯一的海外选手。她昨天在北京接受《联合早报》专访,畅谈总决赛备战过程和参赛三个多月来的心情写照。眼前的她,优雅从容的气质依旧,说话时总面挂微笑,平易近人。


轻爵士多变风格 评审观众皆爱

从盲选《恋曲1990》的俏皮爵士改编、PK赛情感澎湃的《我要你的爱》、到组内冠军赛风格一动一静的《老实情歌》和《Open Arms》,董姿彦多变的“轻爵士”风格获许多评审和观众青睐。

展望三天后的总决赛,正紧锣密鼓排练的她说:“我没有想要特别出什么‘招数’,或是让大家感觉特别震撼,那也不是我的个人作风。我觉得在这么大的舞台上,还是尽量以最踏实的方式表演,这一次我们的选曲口味比较大众化,希望大家听得开心。”

尽管她在网上夺冠呼声颇高,过去四场演唱也获佳评,但董姿彦谦虚表示,能晋级总决赛并被看好摘冠,“还是觉得很奇怪,也不敢相信”。

她自认获胜可能性不大,毕竟总决赛成绩由公众投选,而自己在微博等社交媒体的人气也不是特别旺。

对董姿彦而言,此次参赛的意义远大于在比赛中争夺冠军。她告诉记者,自己这次来到这么大的舞台,很多人觉得她是代表新加坡,促使她反复思考其中的意义:“我必须反复问自己,新加坡是什么,新加坡人是怎样的,要怎样最好地去代表大家,这些让我感触很多。”

董姿彦说,自己最爱的中文歌曲是《橄榄树》,歌里一句经典歌词“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让她感触良多,尤其这阵子长时间在中国参赛,更让她对新加坡人的身份意识更加敏感。

谈到这里,她不禁感性落泪说道:“我觉得新加坡人往往对自己没什么信心,包括我自己。可能因为我们是小国,我觉得新加坡人跟我一样,缺乏一种自信,觉得要有人家认可,我们才相信自己。我希望这次我在《中国新歌声2》的旅程,能让更多新加坡人意识到,我们要相信心里的那把声音。”



镁光灯下的董姿彦魅力四射,多年来也累积了丰富的唱作经验,但她告诉记者,自己其实一直缺乏自信。

她说:“其实,我很多年前已经意识到,我跟别人是不一样的 ,其实可以站上更大的舞台,可是我一直没有信心走出去。”她表示,如今走上《中国新歌声2》大决赛舞台,得到了导师评委的认可,“我不得不对自己要很有信心”。

对于能一路闯关,董姿彦自称更多是靠运气。她笑说:“我是那种不幸运的人,以前无论参加什么抽奖,都不会抽到任何东西。但我觉得我一生所有的运气,都用在两件事情上:一个是嫁了个好老公,另一个是《新歌声》走到这一步,其他东西不幸运无所谓!”

提到剧场工作者老公何子祥,董姿彦甜蜜地笑说:“我老公是个特别有耐性,也很沉稳的人。我认识他这几年来,成为了一个更淡定的人。因为他,我放下了很多东西,整个人变得更‘禅’了。”

这段比赛期间,董姿彦每次觉得紧张,就会发个短信给老公向他“小抱怨”,老公总会提醒她深呼吸,或告诉她“这事情你没办法改变,就只好接受或等待”,听似平淡的叮咛,总能让董姿彦感到温馨。


欣赏对手郭沁 学到返璞归真
 
董姿彦将在总决赛中与另四名选手——郭沁、扎西平措、肖凯晔和叶晓粤对决。她表示,自己最喜欢歌声纯朴、收放自如的少女郭沁:“要像她这样把一首歌唱得流畅,需要很高超的技巧,但在她身上你看不到匠气,是不露痕迹的,非常难得。”

她说:“像我这样唱歌很多年的歌手,累积的人生经历比较多,但会出现一些坏毛病,这些在郭沁身上完全看不到, 这也是我想从她身上学的,如何做到返璞归真。”

因此,在总决赛的舞台上,董姿彦无意“耍花招”或哗众取宠。她说:“鸟巢的8万人,如果我可以以最真诚的方式和每一个人建立联系,让他们起共鸣,那还是比较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