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是包丽的朋友,真相远比你知道的更可怕

第三十五届学生会执委会主席团候选人:陈宝珊

经济到底困难到什么程度?用数据说话

性感医学女博士袁合荣出新写真啦!

被后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特稿:促转条例挑动台湾朝野神经

2017-12-11 黄顺杰 狮说新语 狮说新语

外界相信,依据蒋介石命名的中正纪念堂将首当其冲被“转型”。(黄顺杰摄)


25岁的黄治勤(金融业专员)依稀记得,童年时祖父母曾好几次带自己到中正纪念堂参观,但当时年幼的他,对馆内展品懵懂无知。等到再长大点,纪念堂给他印象也只停留在馆外那绿意盎然的公园——那是他每次探望舅舅一家时必经之路。

而今,随着这座白墙蓝瓦、满载历史印记的建筑即将随着民进党政府《促进转型正义条例》的落实而转型,黄治勤也没有太多想法,他坦言,纪念堂对他来说“本来就可有可无”。

外省第三代希望 处理上找到最好平衡点

只不过,身为第三代外省人,他明白纪念堂对家中“深蓝”长辈们的意义重大。三年前曾与友人一同参加“太阳花学运”反国民党的黄治勤说:“我知道蒋介石是过去威权体制下极权专制的独裁者,但我也知道纪念堂是家里长辈,尤其是祖父母在情感上的依托…… 我只希望执政者能照顾到各方的感受,在转型正义的处理上找到最好的平衡点。”

他的这种感受,正好反映民进党政府要推进转型正义所激起的情感纠结。上周,立法院历经逾12小时的马拉松式审议,三读通过《促进转型正义条例》(简称促转条例),高举转型正义大旗被民众票选上台的总统蔡英文,即将履行选前的关键承诺。

“当所有人民可以一起面对过去,整个国家才能走向未来,我期待这天到来,就是转型正义完成后,台湾不再有任何政党需要再背负威权统治包袱,人民不再因为痛苦历史记忆来相互仇恨。”在上周三的民进党中常会上,身兼党主席的蔡英文发表谈话,强调“转型正义不是为了斗争”,并承诺这是民进党政府“会坚持的原则”。

然而,舆论分析认为,促转条例若执行不当,效果将与蔡英文的说辞完全相反,届时不仅无助于台湾社会和解,还可能深化族群对立和蓝绿恶斗,并成为执政当局“去中国化”的借口,令原本已经每况愈下的两岸关系进一步恶化。


外界解读,依据《促进转型正义条例》,与前总统蒋介石有关的标志,包括台北捷运线上的中正纪念堂站,都将改名。(黄顺杰摄)


根据条文,行政院未来将设置“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简称促转会),规划开放政治档案、清除威权象征,以及平复威权时期的司法不法等任务。

除了行政调查权,促转会也具备司法权,可对毁弃、损坏或隐匿相关档案或文书资料者判刑,引发违宪之虞。国民党主席吴敦义已表示将申请释宪。

此外,促转会也须在两年内向行政院长提出含完整调查报告、规划方案及具体实施步骤的任务总结报告,任务完成后即解散。由于提交报告的时间点正好落在2020年总统大选前,这也招来外界对促转会的政治性和公正性的质疑。

亲蓝媒体质疑:冰菜热炒是为转移焦点

“你到底是要和解,还是只要巩固你的政权?”东华大学民族事务与发展学系教授施正锋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向蔡英文抛出这个疑问。

施正锋首先指出,促转条例草案早在去年就已送出立院司法及法制委员会,却迟至上周才三读,显然是因为“一例一休”弄得社会各界很不高兴,蔡英文政府政绩不好,所以拿(《促转条例》)出来用,巩固基本盘。近日,涉及“一例一休”的《劳动基准法》修法一波三折,不仅舆论反应不佳,劳工和年轻族群更是群情激愤,对选前承诺照顾劳工的蔡英文和行政院长赖清德强烈挞伐。

亲蓝的《联合报》也发表社论指出,民进党把搁置一年多的《促转条例》从“冰库里翻出来,重新热炒上桌,目的当然是在转移执政绩效欠佳的焦点”。社论说:“近期猎雷舰弊案、劳基法和燃煤空污等争议不断,民怨四起,而明年选举将近,民进党显然认为走回政治对抗路线是最佳选择。接下来,必是无止尽的攻讦。”

日据时期慰安妇与原住民 被排除引发质疑

另一方面,《促转条例》排除日据时期与原住民、慰安妇受迫害历史的做法也引发质疑。

促转条例仅适用于“威权时期”,即1945年8月15日二战日本宣布投降,至1992年11月6日外岛解严为止 。换言之,促转会追讨和清查的对象,将以国民党执政早年的“两蒋”政权为主,这与民进党政府去年设置的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类似。

施正锋说:“有关不当党产的部分,党产会已经处理得差不多,现在设立促转会,是拿来应付白色恐怖时代的受害者。”

他补充,蔡英文不处理慰安妇,是“不希望节外生枝”、“不敢处理日本”,而原住民不获纳入转型正义“更是鬼扯”。“如果你只要讲威权时代,那就改名叫威权时代促转条例啊。”

对此,有民进党立委解释,促转条例现阶段先聚焦威权时代,未来可再进一步处理其他面向的转型争议。不过,也有评论认为不应无限上纲,城南文史工作室负责人李道勇说:“难道要从1624年的荷兰、西班牙、明朝郑政权、满清政府将台湾割让日本,也要加上去追溯?”

目前的促转条例实际目标锁定“两蒋”时代,也再次引发了民进党政府“去蒋化”,乃至“去中国化”的联想。由于条例明定消除威权象征,外界认为这意味全台196条中正路、30所以中正为名的学校和数百亿枚与蒋介石有关的硬币将改名、改版,府院对此已急忙灭火否认。


学者:成清算和斗争国民党工具

《苹果日报》引述消息人士称,蔡英文认为应先处理威权时期不当审判与人权压迫问题,与威权有关的路名,“不是只有改名一途”,且她也没有设时间表。但可以确定的是,中正纪念堂转型势在必行。

台湾大学政治系荣誉教授张麟征受访批评:“这是清算和斗争国民党的工具,基本精神就是去‘中国化’和‘反中’,而这些所作所为都会造成两岸关系进一步恶化。”尽管蔡英文承诺“维持现状”,但她始终拒绝承认“一个中国”的“九二共识”,导致两岸关系从她上任后急冻。

张麟征说:“大陆不仅听你说什么,还有看你做什么。”

然而,对威权时期的受难者家属而言,促转条例不是什么政治斗争的工具,而是让他们的伤痕有可能得以平复的必要依据。长期关心法案进展的政治受难者关怀协会理事长蔡宽裕说:“我们是要历史真相,因为过去多人无端失踪,现在子弟还不知道先人怎么了,所以应该还原当时历史真相,这厘清历史责任,我们不是要斗争清算。”


蔡英文:转型正义简化为改名“很可惜”

(台北综合讯)台湾朝野对《促进转型正议条例》争议不断,台湾总统蔡英文昨天发言解释,将转型正义直接简化为改名,“实在是很可惜的事情”。

综合联合新闻网、中时电子报消息,蔡英文昨天在台北举行的“2017世界人权日”纪念活动上致词说,“促转条例”通过后,外界有些人表达对于道路、学校改名的疑虑,但她表示,从其他国家转型正义的经验中,可以发现转型正义所涉及的是整个国家、社会的过去,而不只是改名。

整理政治档案和口述历史 启动威权时代真相调查

她强调,真正的转型正义是促进和谐延续的工作,真相调查、司法平反、社会沟通等,都是转型正义应该要做的事情,未来的“促转会”将继续整理政治档案,结合民间口述历史的成果,启动威权时代的真相调查工作。

蔡英文表示,转型正义是为了和解,正因为如此,在处理真相调查时,会以最严谨的态度处理,转型正义“不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对立绝对不会带来和解。

她也说,世界上已经有一些从威权走向民主的国家,台湾也即将加入,政府会持续让台湾的民主深化下去,继续守护自己的民主。她也期许未来即将成立的“促转会”,能创造和解的社会氛围,以及对话的空间,“没有和解的氛围,就不会有转型的正义。”

台湾立法院本月5日通过了《促进转型正义条例》,根据条文,凡出现在公共建筑或场所的纪念或缅怀威权统治者的象征,都有可能改名或移除。

民进党政府称,这是为清除台湾威权统治时期的象征,促进社会和解,国民党发言人洪孟楷则质疑这是针对国民党的清算条例,内容有违法、违宪之嫌,是“大开民主倒车”。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