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是包丽的朋友,真相远比你知道的更可怕

第三十五届学生会执委会主席团候选人:陈宝珊

经济到底困难到什么程度?用数据说话

性感医学女博士袁合荣出新写真啦!

被后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易锐民:香港高官难当!

2017-12-12 易锐民 狮说新语 狮说新语
狮说新语

sgzaobao

新加坡《联合早报》与早报网(www.zaobao.com),以第三只眼看大中华,客观新闻和深度评析是亚太区众多精英读者的最爱。

香港立法会昨天加强保安,在面向示威区的外墙前,增设约一米高的钢板,公众需要通过侧门进入立法会大楼;示威区也增设了铁马。

为什么如临大敌?因为,立法会内一场“修改议事规则战”正进行得如火如荼。

正如港英时期的立法会主席黄宏发昨天出席立法会午宴后发出的肺腑之言,他认为现在大家玩得过了火,建制派和民主派都玩得过火,“好难睇”(很难看)。

香港两大阵营在政治上闹翻天,水火不容,整个社会都要受罪。不论修改《议事规则》背后的动机如何,这场“攻防战”,只能再次反映香港社会依然严重撕裂。

除了立法会成为建制派和泛民的斗争战场,香港的高官也经常受到两大阵营不留情面的刁难。例如,几乎已肯定会在数月内离职的律政司长袁国强,就因经常要处理如烫手山芋的政治事件,每日都受尽两边的责难。

袁国强自2012年上任以来,经历政改、人大释法、将泛民或本土派议员DQ(取消资格)、及对社运人士复核刑期等连串硬仗,民望因而持续下滑,刚好跟特首林郑月娥的走势相反。

今年的“十一”,泛民发起“反威权游行”,要求袁国强下台。在他们眼中,本届港府有非常清晰的角色分配,当林郑进行形象工程,修补撕裂之际,袁国强则负责“打手”工作。

泛民批评袁国强任内积极打压民主派、多次提出政治检控、还协助林郑通过“一地两检”等争议性问题,更有人直斥他早已“染红”,曾协助前特首梁振英以司法手段打压泛民。但所谓“染红”之说,他们又拿不出证据来。

在“十一”游行中,竟有示威者穿起“囚衣”,高举“舔共袁凶”横额,直斥袁国强坚持向学生领袖上诉加刑,行为等同“舔共”。他们发出如此侮辱性的言行,相当歹毒。

最终,泛民的“倒袁”目标实现了。综合多方消息来源,随着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几个月内通过“一地两检”法案,袁国强就会正式呈辞,结束五年半官场生涯。

另一方面,建制派也不满袁国强留下多个具争议性议题,让其接任者(大热门是资深大律师郑若骅)收拾烂摊子,包括迟迟未检控《苹果日报》老板黎智英等“占中”搞手、未处理好的“一地两检”及《国歌法》本地立法工作等。

近日,继本土民主前线(本民前)召集人黄台仰违反保释条件之后,另一名涉嫌参与旺角骚乱案的本民前成员李东升,上周末也缺席聆讯,高等法院马上向二人发出拘捕令,要把他们缉拿归案。

建制派一方面批评这群曾扬言“玉石俱焚”的所谓“勇武派”激进人士,最终落荒而逃,光环尽失,另一方面也将这笔账算在袁国强身上,指责他“放生”,让黄、李二人有机会出逃。

前立法会议员王国兴批评袁国强“为官避事”,“占中”至今已三年多,仍有大批违法者未检控,而且“一地两检”还未完成就离开,不负责任。

总之,袁国强是两面不讨好,身处夹缝中。据悉,他申请离任,一方面是他有感于身体不胜负荷,不想再做下去,更主要还是想重操旧业,毕竟,当资深大律师所获的报酬,比当律政司长高出何止数倍。

不过,出身自黄大仙区基层家庭的袁国强,曾在访问中坦言:“就像我一直告诉我的父母和朋友,如果我并没有当上这(司长)职位,那么有某些事情我永远不会有机会遇到,有某些事情我亦永远不会有机会学习到,而那些事情正正是金钱所买不到的。”

若他的离任不是为了金钱,那么,他的选择,只反映了一句话,就是“香港高官难当”,这也正是香港的政治现实。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