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公元前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常识被颠倒?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为什么这只Kiger的皮肤没有拉链?难道被缝死了么?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胡逸山:动荡一年居安思危

2017-12-28 胡逸山 狮说新语 狮说新语

一年又近尾声,又是稍微回顾一整年来本区域内外一些大事的时候,主要还是重提我比较关心的时事动态,总结一下可以吸取的经验与教训。

向来关心国际时事的朋友也许会猛然想起,今年开年时,之前被美国国内外各界揶揄已久的特朗普,已在去年11月当选美国总统,在1月下旬宣誓就职。特朗普的出身、从政、治国、处事等作风独具一格,但其实在美国政治史上也还不算仅有。上世纪30年代,美国经济大萧条,一位可谓纽约贵族出身的政治人物当选总统,之后以其专制的手段,成功推动一系列重振美国“见底”经济的措施,还领导整个自由世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击败了猖獗和万恶的法西斯主义。这位举世称颂的总统,名叫罗斯福,是美国史上唯一四度当选总统者。

而不过十几年后,一位出身马萨诸塞州贵族的二战英雄,成功当选美国史上最年轻的总统。他的作风同样不拘一格,在古巴导弹危机中领导自由世界向野心勃勃的共产主义说不,也奠定了美国的太空计划基础。这位后来被神化的总统叫肯尼迪,不幸在政治事业如日中天时被暗杀。

特朗普上任后的这近一年,在政治旅程上可谓有起有落。他分别在一夜之间硬拉美国退出倡导优质自由贸易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以及尝试抑制环球气候暖化的《巴黎气候协定》,尽管它们都是美国之前多年在国际上所强力倡导的多边体系。这两项“倒行逆施”的举措虽然引起美国国内以至国际上的一片谴责之声,但还算如其所愿达成了目的。这主要是因为虽然美国在国际上的角色举足轻重,但其民众一般对于外交事务漠不关心,所以总统在外交方面的取舍,美国人呢喃几句之后也不会多加质问。

但特朗普以绕过国会立法的行政命令方式,颁布禁止好几个国家的国民入境与移民美国的政令,则立时挑起好一些司法挑战,几个法院都认为这些政令违反美国宪法而禁止执行。这也主要是因为美国传统上是个不折不扣的移民国家,所以移民政策的更动一般上都扣紧美国人的心弦,令他们感同身受,自然群起维护自身或可能也有移民背景的亲友的利益。特朗普政府必须大费周章地走完美国一板一眼的司法程序,直到最高法院命令其新移民政策可绝大部分“过关”后才松了一口气。这个过程也体现了美国政治体制里三权分立,并相互制衡的高度优越性。

另一方面,特朗普尝试推翻其前任奥巴马引以为傲的医疗保险政策,最后因为同为共和党籍但一向与他貌合神离的参议员临阵倒戈而功亏一篑。特朗普近日也成功为美国企业界等捎来一份丰厚的圣诞礼物,他成功主导国会通过税务改革法案,大幅度地削减美国公司税务近半,为里根总统以来的最大规模减税。游走于世界各地的美资走向与意愿肯定会有巨大的回响,美国国内外各造也须从容应对这项税改。总的来说,要论定特朗普政府的成败,还为时过早。

今年上半年,被国际社会主流排斥的流氓国家再次不顾他国主权与尊严,粗暴地干下令人发指的恶行。在光天化日下,朝鲜指使与安排杀手在吉隆坡机场暗杀其领导人金正恩的兄长金正男。在过后可想而知的外交纷争中,朝鲜竟然扣押马来西亚驻当地的外交官为人质,把其流氓国格表露无遗。幸好马来西亚一向沉着与务实的外交态度,得以略为化解这场危机。朝鲜今年一整年来不断违反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的决议,对一些传统友邦明的暗的劝喻也不予理会,一再试射导弹与试验军事化核子装置,确实是东亚战略上的一个严重忧患。

在欧洲,一股既像右倾又像趋中的选举之风刮过各国政坛。只是一个初级部长的马克龙,在极短时间内筹组一个中间派政党,赢得法国总统宝座与议会的绝大多数。英国首相特雷莎·梅为求在脱欧谈判中有更高民意代表性,从而取得制高点,大胆“豪赌”提早大选,不料惨遭滑铁卢,其保守党议席竟然不过半,黯然成为弱势政府。德国的默克尔也在选举后数月尚未能组阁,看来还得拖到明年。无论如何,我始终觉得欧洲的当务之急是振兴这十几年来一蹶不振的经济,然后才有资格讨论政治上的各项统分之争和在世界舞台上的“份量”。

马来西亚的政治在过去一年的演变,不禁让我想起一句法国俗语,大意是“所有这些变化;所有都还是一样”。朝野之间各种政治上的骂来骂去、今日盟友明日政敌等,虽然让人眼花缭乱,但坦白说,对我们这些长期的马来西亚政治观察者来说,可谓司空见惯,所以千万不要太“认真”地去看待他们的是非黑白,习惯就好,耐心等大选到来再看“大戏”。
 
我最担心的,也还是在过去一年里,几乎每周或每隔几天,世界几乎每一个角落发生的恐怖袭击。伊斯兰国在中东战场上固然被决定性地击败了,但它在全世界各地的“党羽”以至“仰慕者”等,依然蠢蠢欲动,企图或大或小地以血腥的暴力袭击来制造恐慌,让大家屈服于他们已被严重扭曲的世界观。因此,在未来一年里,居安思危的理念依然是不可或缺的。

作者是马来西亚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国际事务高级顾问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