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公元前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常识被颠倒?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为什么这只Kiger的皮肤没有拉链?难道被缝死了么?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庄慧良:总统的梦想

2017-12-30 狮说新语 狮说新语

圣诞节前夕,台湾总统蔡英文和财经媒体茶叙,谈及台湾起薪偏低,她的梦想是每个月最低薪资能达3­万元(新台币,下同,1304新元),并在面簿上放了爱猫“蔡想想”圣诞装扮的照片,祝大家圣诞快乐。

她这番话,对照上周六(23日)为“反劳基法修恶大游行”深夜仍在台北车站周遭抗议,最后被警方强力逮捕载至动物园和南港偏僻郊区“放生”的劳工团体、年轻大学生和前去协调的律师,网上骂声连连。

根据行政院主计处的资料,台湾900万劳工中有三分之一的人薪水低于3万元,其中20岁至29岁的年轻人就占了七成,难怪冀望蔡政府上台带来分配正义的年轻人如此愤怒。

三年前参与太阳花学运的学生,如今有的已进入政府工作,有的担任民进党党工,有的还在街头参与反劳基法抗争,无论是在体制内或外,看到过去支持的政治人物主政后竟以更粗暴的方式对待上街头的劳团、年轻人甚至自己,他们想必有无限感慨。

连亲绿的《美丽岛电子报》25日公布的民调也显示,蔡英文的信任度也仅剩32%,跌至上任以来的历史新低,且自认最受年轻人、高学历者欢迎的她,如今最不满意她的正是这一群人。

蔡英文昨天在年终记者会上再次向年轻人喊话,强调她了解年轻人心中对未来的焦虑,“我会尽一切可能,来翻转国家的未来。2018年,我给行政团队一个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全力以赴,改善年轻人的低薪问题”。

当蔡英文提出每个月最低薪资3­万元时,媒体立刻找出2016年初总统大选辩论影片,当时国民党总统候选人朱立伦表达希望未来四年基本工资能调高到3万,蔡斩钉截铁地讽刺说:“我相信你这套行得通的话,诺贝尔奖一定会落在你的身上。”不料此时却竟成了蔡的梦想。

不知是看到前总统马英九的六三三政见(平均每年经济成长率6%,失业率降至3%以下,2016年平均国民所得达3万美元)成为众人揶揄的笑话,还是蔡过于谨慎,竞选前她很少承诺具体的执政期望,故这3­万元的目标立刻引发热烈讨论。

有点经济概念的人士帮她算了算,明年元旦起基本工资从2万1000调高至2万2000,每年若调薪5%至6%,少说也得七八年才能达标。

作为执政者当然要有企图心,但更要有落实的方法与步骤,可惜除了梦想外,蔡英文只提到要展现执行力,投资公共工程,鼓励民间消费和刺激内需发展,让产业升级等老生常谈。

她希望政府带头为军公教调薪3%,以及拉高长照服务员薪资至3万2000元的作法,能鼓励企业为员工加薪,但除了部分上市公司因获利成长有调薪外,财经界反应挺冷的。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直接回以“违反自由市场机制”;工业总会称,企业调薪与否还要看企业状况,若是超过负担,只会造成企业外移,或是调涨商品价格,造成物价上涨。

中央银行总裁彭淮南认为,在“市场常有失灵”的情形下,政府应有所作为。他说,资本可以快速自由移动,但劳动力受到地域限制无法快速自由移动,从1990年到2016年间,多数国家劳动报酬比重下滑逾七个百分点,企业营业盈余比重却上升逾五个百分点,“证明全球劳工议价能力正在减弱,劳动市场并非完全竞争市场”。

台湾劳动部的统计,也发现企业盈余并未合理回馈到劳工身上。除了劳团要推动《最低工资法》立法外,在野的时代力量也准备将网络票选最热门的《最低工资法》和年底地方选举合并公投。

不过,此间财经专家指出,台湾今明两年是搭上国际景气顺风车才有2%以上的经济成长,但仍不及全球平均成长率3%,且金融海啸后,全球商品贸易成长率不再高于经济成长,已冲击以出口为导向的台湾,加上台湾内部多重结构性问题迟迟未解、两岸关系不明、人才外流以及能源政策,在在影响外来投资。

也就是说,就算《最低工资法》完成立法,强迫企业分配盈余给劳工,若蔡政府不能提振台湾经济,一旦景气走下坡,企业出走,何来分配可言,最后可能只是“梦想”。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