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公元前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常识被颠倒?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为什么这只Kiger的皮肤没有拉链?难道被缝死了么?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包淳亮:美国真的可能分裂吗?

2017-12-30 狮说新语 狮说新语

国资深媒体人、《金融时报》专栏作家马丁·雅克(Martin Jacques)是《当中国统治世界》(When China Rules the World)的作者。这本恰好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出版的著作,曾引起不小的讥评。不仅在美、英如此,在台湾也如此。

2013年5月3日,台大曾举办一场石之瑜教授的新书发表会,他当天发表的著作包括四本英文专书与一本日文编著书籍。虽然在会场上,香港中文大学荣休教授翁松燃称许石之瑜是“台湾政治学界影响力最大的教授”,不过发表会上最常被提到的人物,却也包括马丁·雅克。

翁松燃质疑马丁的书似乎回应了中国人的“自大心理”需求;时任台湾大学人文社会高等研究院院长黄俊杰,批评马丁·雅克“乱搞,太超过了”。不过与会的中央研究院张启雄和朱云汉教授,则对以“文明”对话的角度看待中国崛起,抱持较为正面的态度。

资深学者如翁松燃、黄俊杰,对中国前景有更多质疑,他们的青壮年与台湾的戒严相始终,因此更严厉地批判国民党之类“以党领政”的政权,在学术旨趣上也有不同于“崛起”的关怀。但是马丁·雅克有他自己的关怀。从他最近在上海的演讲看来,1945年10月出生的他,一辈子的关心主题之一就是英国的衰落;也因此,他也敏感于美国的继而衰落。在这场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与网媒“观察者网”合办的活动中,他指出美国的衰落是21世纪发生的重大事件之一;而当一个国家走向衰落的趋势一旦开始,便很难逆转,“人们会寻求自保,而不会着眼未来,不会再进行战略性思考。我十分了解这一心态,因为我是英国人。”

他称,美利坚合众国成立以来,就一直处于上升态势,没有经历过什么大的逆境;他认为“美国其实是个颇为脆弱的国家。当一个国家出了问题,社会将出现分化和对立,国家会走向分裂,所以美国当下发生的情况并非偶然。大家可以看到,在美国,内战遗留的裂痕开始隐现,比如邦联旗如何使用的问题,关于罗伯特·李将军的雕像拆除的争议等。我认为,从长期来看,美国走向分裂的危险是非常大的。”

虽然“从长期来看”,我们可能都已经死了,不过关于美国衰落的探讨,确实也引起一些学者的兴趣。今年初,政治学者朱云汉在《美国的民主内战即将揭开序幕》一文中指出,上次美国出现严重撕裂的选举是1860年,代表北方工业州的林肯当选总统,在主张废除黑奴一事上与南方各州决裂,结果爆发南北战争。他说特朗普当选虽不至于让历史重演,但任内一场惨烈的政治搏斗很难避免,称之为民主内战也不为过。

在民主内战底下,出现白人从少数民族聚居州撤退的现象。例如加州的人口虽然不断增长,但是白人的绝对数量正在减少,并且净迁出。美国南部的许多县市都已以拉美裔为主,部分地区高达九成以上。美国政治学者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在九一一事件后撰写出版的《我们是谁?》(Who are we?)中表达过的担忧,现在一点都没有减缓的可能。

美国人对人口变迁造成国土变迁的忧虑,可从得克萨斯州的历史得到验证。得州可说“自古以来”就是墨西哥的一部分,后来墨西哥希望借由大量移民,来抵制美洲原住民的入侵,于是开放非墨西哥及西班牙籍的新进移民,大量美国移民涌入得州建立家园,后来支持蓄奴的美国移民就主导了得州的独立运动,并且在独立后宣布加入美国。

夏威夷也是一个案例,白人血统的檀香山糖业巨头,伙同美国基督教传教士与教会成员,在1893年推翻夏威夷王国,建立夏威夷共和国,此后表态加入美国,兼并条约之后得到联邦参议院批准。这种扩张在过去半个多世纪几乎陷于停顿。波多黎各虽然公投通过,想跻身成为联邦各州之列,但美国国会将此案束之高阁,共和党根本不会愿意这个八成选票投给民主党的属地成为一个州,因为这只意味着民主党将获得两席联邦参议员。

由于白人正在愈来愈多的州成为少数,美国的国家凝聚力都将在未来受到更大的考验。特朗普的当选,边界墙的议题,缩减移民规模的箭在弦上,都说明了白人主流的防患未然考量。

如果边境地区的拉美裔寻求分裂,而在未来白人居于少数的主流社会,却如同近年的英国一般,对苏格兰独立公投等议题大开绿灯,那么美国确实可以和平分裂。对于一个民间拥有大量武器的国家,更糟的场景也可能出现,极端种族主义团体发动的骚扰乃至于恐袭,早已是美国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如果美国还是世界首强,国家凝聚力还会大一些;但按照目前趋势,美国的经济规模在20年内可能将不过是中国的四成,美国境内的拉美裔会减少对白人的仰视,增加自我赋权的动机。

另外,兰德公司这两年已有多个报告,描绘美国不敌中国的场景,而一个更难对外进行干预的强权,也会更难压制国内的不满。美国的内外债务,也限制了美国的国家能力,使之难以维系统一。这一类的幽暗前景,马丁·雅克当然也知之甚稔,因此他的说法不能说毫无所稽。

其实每个国家都有着或大或小的生存危机或分裂危机。小国如新加坡,已故总理李光耀多次提醒,到21世纪中叶,国家未必还能存在;大国包括俄国、中国,也都有各自的分裂势力。苏联在1991年瓦解,欧盟在2016年出现第一次分裂。如今活在世界上的每一个中老年人,都从新闻媒体见证过大国或准大国的崩溃,只不过许多人还没亲身经历而已。

对于一个民间拥有大量武器的国家,更糟的场景也可能出现,极端种族主义团体发动的骚扰乃至于恐袭,早已是美国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作者是台湾中国科技大学助理教授)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