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是包丽的朋友,真相远比你知道的更可怕

第三十五届学生会执委会主席团候选人:陈宝珊

经济到底困难到什么程度?用数据说话

被后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性感医学女博士袁合荣出新写真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易锐民:香港立法会补选战开打

2018-01-16 易锐民 狮说新语 狮说新语

中国早点-港澳突搜


“我对高官的诚信要求很高。所以她(郑若骅)这件事(违规建筑),其实可能引起大家对她有一些质疑和诚信问题,我是非常嬲(生气)。”属于建制派的新民党陈家佩昨日宣布参选时,点出香港即将开展的立法会补选的关键。


陈家佩有必要跟丑闻缠身的律政司长郑若骅划清界线,以防选民认为建制派“盲撑”高官,导致自己流失选票。事实上,建制派的竞争对手——泛民阵营,在这次初选中一直遇冷,直至郑若骅事件发生,选情顿时升温,很多泛民支持者不嫌麻烦地参加了星期天的初选投票。


2016年10月,六名泛民或本土派议员:游蕙祯、梁颂恒、刘小丽、梁国雄、罗冠聪及姚松炎,因在宣誓就职时被指宣扬“港独”,被高等法院裁决宣誓无效,结果丧失议员资格。刘和梁提出上诉,其余四人的议席须进行补选。


为了全部夺回议席,泛民及本土派阵营花了很大气力进行协调,甚至劳师动众在刚过去的星期天举行初选,目的就是要形成真正的一对一“对撼”格局。根据以往经验,每当香港选举出现“对撼”时,总是由泛民胜出。


问题是,正如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称,针对这场补选,建制派空前团结,意味着他们这次不怕“对撼”,只要泛民及本土派“内讧”,票源不集中,建制派就有机可乘。


这次立法会补选要填补港岛区、九龙西和新界东的直选议席,以及建筑、测量、都市规划及园境界功能界别议席空缺。自从官方宣布补选日期以来,就风波不绝。


首先,补选日定在“311”(3月11日),旋即引起建制派不满,批评选举管理委员会“不懂国情”,因为其时正值中国全国“两会”在北京举行,建制派重量级人物将难以分身,他们因此怀疑选管会别有居心,有心“放水”(关照)泛民阵营。


泛民和本土派也不断互相攻讦,强调谁有资格参加补选需考虑“道义”问题,最终民主动力出面当“和事佬”,为这场补选建议与确定初选机制,包括由民调、实体及组织投票三部组成,却让人感到很复杂。


在初选论坛上,各参选人自首度交锋开始,已是火花不绝,尤其在互相提问环节时唇枪舌剑,纷纷针对对方过往政绩及行为作出质问。


例如,有人在发言中称,当前的议会需要活力进行“议会抗争”,质疑对方是否有活力?对方立即举例称自己曾向特首林郑月娥请愿,期间包围其座驾,是“活力”的展现。


为了在初选中胜出,各参选人出尽法宝,针锋相对。泛民或本土阵营人多意见更多,七个党随时有10张嘴;再加上山头主义、个人英雄主义等,动辄“拆大台”另起炉灶。


不过,民主动力创会召集人郑宇硕声称,他仍然对补选成绩感到乐观,相信泛民与本土阵营不会在“311”补选中分裂。他也解释,即使没有选举的时候,泛民不同组织的支持者也经常网上骂战。


实体投票占这次初选的整体45%,泛民的政治组织投票占10%,民调结果占45%。结果,姚松炎在实体投票夺得79%选票,范国威得59%选票,可分别代表九龙西及新界东出选。


作为“取消资格事件”主角之一姚松炎,在2016年的立法会选举中,出战建筑、测量、都市规划及园境界功能界别,成功击败寻求连任的谢伟铨;范国威则是前立法会议员,但寻求连任失败,争取在补选中“败部复活”。


笔者正期待这场补选的“好戏”。今年的“311”,不只是日本大地震纪念日,香港的建制与泛民两大阵营的决战也将上演。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