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公元前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常识被颠倒?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为什么这只Kiger的皮肤没有拉链?难道被缝死了么?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韩咏红:地方GDP出现“挤水分”潮?

2018-01-19 韩咏红 狮说新语 狮说新语


新年伊始,中国北方的内蒙古和天津滨海新区先后跳出来“罪己诏”,承认曾在GDP(国内/区内生产总值)数字上造假。

1月3日,内蒙古自治区率先自曝财政收入虚增空转,“灌水”的比率高达该区2016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四成,也就是约2900亿元(人民币,下同,596亿新元),全区公共预算收入也相应虚报了530亿元。

内蒙古的做法受到官媒新华社表扬为“勇于担当、实事求是”。八天后,天津市滨海新区也随后坦白交代,该区2016年GDP没有此前公布的万亿元,实际数额只有6654亿元,“灌水”率33.5%。

每逢年末年初之交,中国各地都得总结前一年经济表现、“亮成绩单”,这个时期也可能成为地方GDP“挤水分”的节点。去年1月,上任一年半的辽宁省长陈求发的自曝家丑就让人记忆犹新。他当时承认,2011年到2014年辽宁省财政收入多报了至少20%,并坦承“(辽宁省下辖)市、县财政普遍存在数据造假行为,且呈现持续时间长、涉及面广、手段多样等特点。”

事实上,中国各省市区虚报GDP数字,所谓“官出数字、数字出官”,早已不是新闻。只不过,在近几年东北经济大滑坡以前,官方很少明确承认有造假行为,只是含糊称之为统计“误差”。

直到2015年,新华社和《人民日报》披露东北多地GDP造假之风盛行,一些县域经济规模甚至“赶超”香港。去年6月,中央巡视组开展“回头看”时,也揭出内蒙古、吉林的经济数据造假。12月,国家审计署的审计结果也显示,云南、湖南、吉林、重庆下辖的10个市县区出现明显的虚增财政收入问题。

好在中国中央政府的全国经济统计数字,并不以地方政府的数字为依据,所以地方政府“报大数”不会直接导致中央被迫下修数据的难堪。只不过,这些年来各地GDP总和年年远超全国GDP总值,总是让地方政府数据诚信沦为笑话。

例如,媒体早就测算出,2012年,全国各省市区GDP的总和超出中央公布的GDP总值5.76万亿元,凭空生出了一个广东省的产值;2015年超出4.6万亿元,相等于多了一个浙江省;2016年超出2.75万亿元,相当于一个上海。

必须肯定,数字“灌水”的比率正逐年缩小,反映地方GDP“高报”的情况得到了控制,也说明地方的统计方法得到了改进。

到了今年,地方政府“挤水分”的积极性上涨,根本原因不外两点:一、中央已明确不再“唯GDP”,而是重视发展的质量,告别“速度情结”;其次,国家统计局即将在2019年实施地区生产总值统一核算改革,目的正在于破解地区GDP总和与全国GDP数据“打架”的问题。如此一来,造假的行为将更难掩饰,一些地方政府于是抓紧目前的“宽限期”赶紧自纠、挤掉水分,

再者,一些地方政府刚进行了换届,新领导上任及时把虚高的水分挤掉,有助于能减轻维持高增长的包袱,重新出发。

其实,中国地方政府的数据造假,未必都是“报大数”,在一些情况下为了保护地方利益或减少压力,地方政府也可能“报小数”。无论是“报高”或“报低”,都反映出官僚对数据的不尊重,侥幸以及对上级欺骗的心理。

对于内蒙古自治区自曝“GDP注水”家丑,新华社选择以正面角度,肯定这是“主动揭开伤疤,也是疗伤之始”,显然希望能鼓励更多地方政府勇敢地“挤水分”,领导地方走上寻求高质量发展的道路。不过,到目前为止,响应的地方还不算多,可见仅仅依靠鼓励与既往不咎还不够,要改变地方数据造假的普遍现象,还需要设立有效的惩罚机制。

地方政府数据造假,“GDP注水”,这是“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畸形考核机制的产物;而地方财政收入不实,本质上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现代财政制度未健全的问题。

从各方舆论开始造势看来,中央政府对这个问题的忍耐度已越来越低,地方政府如实地公布经济增长数据,是中国健全国家治理体制,减少被错误信息干扰的重要一步,而只要中央痛下决心,地方数据造假的“水分”迟早会被一点一点挤出去。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