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李小璐和PGone出轨照片流出,不拉窗帘,网友:比陈冠希还猛!

深圳经济,突然失速。

继国家电网、中国移动报亏损后,中国石油报亏损217亿元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某国高价引进的黑人,你想象不到的怀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2018年9月29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朱颖:贸易战考验中国走市场经济道路决心

朱颖 狮说新语 今天


9月16日,“中国经济50人论坛”在北京召开会议,刘鹤、吴敬琏、楼继伟、易纲等人出席。9月17日,特朗普宣布对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关税。无巧不成书,这两件似乎没有内在联系的事,恰恰与中国走市场经济道路紧密相连,聚焦了中国走市场经济道路的对内改革和对外开放。

中国改革开放40年取得了举世公认的巨大成就,支撑了中华民族再次屹立于世界东方的地位。究其成功的原因是共产党领导下中国迈向了市场经济道路,如有存在的问题,也就是挥之不去的计划经济束缚,摆脱不了政府强干预经济的传统思维。

在这次会议上,吴敬琏和楼继伟等人要求贯彻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的作用”,落实336项改革举措。在场的多数经济学家和前政府高官,都从不同角度严厉批评中国经济出现背离市场化、法制化、资源配置扭曲现象,造成国进民退日趋严重。盛洪指出:“中国的宏观税负已经高到了可能会使我们经济走向崩溃的边缘。”

吴敬琏指出,中国到了21世纪初期,特别是2005年、2006年又出现了新的曲折(市场化倒退),就是认为要强调国家的管理,强调国有经济的重要地位,甚至出现了某些国进民退的现象。吴敬琏是中国市场化道路象征意义的人物,他的这番话,印证了中美贸易战起因的时间点就是2005年左右,也就是说,大约从2005年起,中国对外开放出现了非市场化趋势。

9月18日,美国媒体采访了苏珊·施瓦布(2006年至2009年美国贸易代表)。她说,2005年起,美国发现了中国的倒退行为,美国历届政府都试图在诸多问题上(知识产权的保护、市场准入、强制性技术转让、给国企特别优惠、大规模补贴等)引起中国的注意,但是没有成功。

2009年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向国会递交的中国年度入世合规报告中指出,从2006年起,中国的市场自由化进展开始趋缓,人们越来越担心中国经济改革的步伐在关键领域似乎已经放缓,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中国走市场经济道路的步伐已经停滞。

2006年9月中美双方发起了“战略经济对话”,2009年4月,中美双方发起“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这类对话在特朗普政府看来是不解决实质性问题的,以致特朗普政府在2017年12月取消了中美政府间对话。美国企业研究所亚洲经济问题与趋势研究常驻学者史剑道认为,小布什政府和奥巴马政府都承认,他们的对华政策犯了错误。

2010年6月9日,莱特希泽出席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听证会,发表“评估中国在世贸组织10年的作用”的长篇演讲。该演讲的核心是:中国没有继续走市场化道路,没有遵守入世承诺,违背世界贸易组织(WTO)规则,实施了损害美国经济的不公平贸易,美国有权对中国进行实施反制,甚至要考虑援引关税与贸易总协定第23条,联合WTO其他成员方,中止中国在WTO享受的权利。

2017年1月,特朗普提名莱特希泽出任美国贸易代表,5月11日参议院正式确认莱特希泽当选。莱特希泽任职以来起着美国对华贸易战设计师的作用。

莱特希泽2010年演讲的内容,构成了2017年以来美国政府发表的一系列涉华贸易政策文件的总体框架。

2018年1月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办公室发布中国入世合规的报告,3月公布对华301调查报告,7月向WTO提交“中国扰乱贸易的经济模式”的文件。这三份文件构成美国对华贸易战的基本话语逻辑,也是莱特希泽2010年演讲内容的具体细化阐述。

可以看到,美国对中国经贸问题上的不满由来已久,最终酿成了贸易战,实质性的问题是中国政府强干预经济和做大做强国企,对外产生了负面溢出效应,引发了西方国家的不满,美国只是带头挑战中国。美国不仅代表了自己的利益诉求,也代表了欧盟和日本等所有主要西方国家的诉求。用遏制论是不能说明问题的。

特朗普的个性使中美贸易战蒙上戏剧性的色彩,但特朗普确实代表了整个美国向中国发难。前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近日表示:“我想给中国朋友一个警告,也就是美国对中国的担忧,不仅只局限于特朗普政府。”史剑道指出:“民主党人在贸易问题上比共和党更反华。所以,如果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大获全胜,美国的反华情绪会更高涨,而不是会减少。”

现在中国对外开放面临这样的困境,中国政府应该对自己的经贸政策做出全面评估了,何去何从,时不我待。如果中国坚定不移地彻底完成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转变,一定能给中国带来更加繁荣昌盛,使中国跳出“中等收入陷阱”,进入发达和富裕的社会。

(作者是上海师范大学商学院经济学教授)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