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公元前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常识被颠倒?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为什么这只Kiger的皮肤没有拉链?难道被缝死了么?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4月2日 下午 2:4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戴庆成:港在中梵建交扮演特殊角色

联合早报 狮说新语 今天


作者:戴庆成


大部分人都会以为香港对中国的贡献只局限于经济领域,并不知道原来新中国成立以来,香港在中国和其他国家建交过程中也扮演着一个特殊的角色。以往中国对外封闭,和不少国家建交前往往要先在香港探路,然后才进一步展开谈判。


以近来备受关注的中梵建交为例,中国和梵蒂冈建交是非常重要而复杂的国际大事,香港的角色不宜过分夸大,但其作为第三方,多年来确实担当了一定的角色。


由于历史原因,远在欧洲的天主教对中国欠缺深入了解,香港作为最接近中国政府的中国南部边陲城市,香港天主教教会过往一直就中梵来往、谈判甚至建交,向罗马总部提出看法和建议。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就不时以自己和中共打交道的经验,提醒梵蒂冈不要太快和北京建交。


不过,去年9月中国和梵蒂冈互相妥协,终于就主教任命问题签署“临时协议”,意味着两国关系出现重大突破,向着建交的方向快速发展。但教廷这一决定也在香港教会内部产生了严重的分化。


其中,以陈日君枢机为首的“鹰派”,就大力反对中梵协议,认为是向中国政府彻底投降。过去大半年,陈日君除了在博客撰文,也经常在媒体发声,高调质疑教廷的决定。


至上个月中旬,被视为“鸽派”的天主教香港教区宗座署理汤汉枢机,终于忍无可忍发表牧函,不点名批评陈日君在中梵问题上制造混乱。他在牧函中说:“当教宗的观点与他们的观点一致时,他们便拥护教宗;但当教宗的观点有别于他们的观点时,他们便以言论反对教宗。”


陈日君身为香港天主教区的前一把手,自然不甘心被批评,随即在博客上发表5000字长文反击,否认自己制造混乱。他在文章中强调,自己作为枢机,有本份规劝教宗,“只愿意努力帮助软弱的兄弟姊妹们,辨别一些事实的真假、对错”。


汤汉和陈日君二人激烈的角力,显示香港天主教内部对中梵建交的看法分歧,也反映了香港在中梵建交上的确有一定的话语权。事实上,梵蒂冈似乎也有意利用香港这个平台向北京释放某些讯息。其中一个例子是,身兼香港道教联合会主席的蓬瀛仙馆理事长梁德华道长,上个月初获梵蒂冈邀请到当地参加一个国际会议,是香港道教首次赴梵蒂冈交流。


日前梁德华道长向我透露了事件的来龙去脉。去年他出席一个在新加坡举行的宗教活动,认识了梵蒂冈人员,自此双方建立联系。早前,中梵关系出现明显改善,他也巧合地收到梵蒂冈的邀请函,赴当地和数百名全球各地的宗教人士和专家交流。


这次的活动虽然只有短短三天,但在中国道教和天主教的交流史上却有着重大的意义。其一,这是中共管辖下的道教团体首次到梵蒂冈和天主教直接交流。在那三天期间,梁德华道长穿上道袍,在会场发表了15分钟的演讲,和各地宗教代表进行深入交流。


其二,在中国的宗教中,只有道教是完全源于中国本土的宗教,历史悠久。但因为政治缘故,中国道教和天主教以往基本上没有正式的交流。梁道长此次访问梵蒂冈,也参访了位于罗马的宗座传信大学的汉学研究中心,有助增进梵蒂冈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识。


梁德华总结整个行程时认为,中西方宗教信仰不同,但目标却是一致,都追求人类美好的生活,日后双方可以多做交流。


至于这次活动为何没邀请中国大陆的道教代表参加,据梁德华分析,可能是梵蒂冈以往和中国大陆道教团体接触少,加上大陆道教组织大多有官方背景,所以无法成事。相反地,香港一向有宗教自由和出入境自由,他这次出访梵蒂冈就没有任何包袱,包括不必向香港中联办汇报。


梁德华的看法,正好点出了香港至今仍然存在的优势。随着中国对外愈来愈开放,和外国建交的数量越来越多,香港今天在中国崛起过程中能扮演的角色已相对下降。但无论如何,香港在某些领域仍别有特色,可以充当中间人角色,担当中国大陆与外国的联系人。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