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震撼:国际顶尖的病毒学家管轶为何逃离武汉?

平民的尊严!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警惕中国民间的“泛和平主义”思潮

枫叶君 精致小号


这次中兴通讯遭到美国严重制裁,引起中国网民热议,也清晰地分化成两种不同声音。其中批评中兴不守信,认为美国制裁合理的声音,在批评美国的一方听来,显然有些刺耳,因为中兴毕竟是中国企业,而且是重量级的企业,从普通的爱国心理来讲,觉得刺耳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但是,仅仅是觉得刺耳吗?


从4月16日中兴公司遭到制裁后,我先后写了三篇相关文章:《遗憾!美国制裁了中兴公司,世界人民却没能制裁小布什》,《中兴遭美国制裁后,这家电视台的主持人和嘉宾说出如此有水平的话!》,以及《《第二个春天》:强烈建议殷一民组织中兴公司全体员工看一下这部电影》。文章发布后,在后台我看到很多留言,也是两种声音,只不过批评美国的要多于单方面批评中兴的。


在第一篇文章完成后,我觉得,是不是我没有把话讲清楚?于是,在后两篇文章中,我再次重申观点:中兴一定是有问题,但是,美国这次制裁中兴只是一个引子,其目标是指向中国的高科技产业,其终极目的是通过遏止中国崛起,确保自己世界老大的位置不致丢失。


可是,不管怎么说,有的人就是不肯承认美国遏止中国崛起的事实,而是反复强调中兴的错误和责任,在他们看来,美国这次制裁中兴是来和中国打商业官司了,是为了维护美国的经济利益,而来向中兴公司讨公道的。



中兴有这么重要吗?美国出此重拳,加上不顾中美关系大局,决然开打的贸易大战,难道仅仅是为了经济利益吗?


面对如此清楚的答案,有些人依旧对中兴被制裁就事论事,只能说明一点:他们不愿意,或者不想直面美国的真实意图,却想让自己的同胞相信,美国是在和中国谈贸易,掰扯规矩,总之,美国是拿着原则来和我们讲道理的。


这已不仅仅是简单的观点差异,探究其深处就会发现,这其实是在民间暗动的“泛和平主义”思潮在具体问题上变相反映


这些年,随着国家军事力量的日益强大,电视上和网络上有关军事,特别是武器装备的话题和讨论多起来,让有些人多少觉得某些国人流露出“好战”的苗头。其实,这只是表面现象,如果稍加留意,你就看到在许多的媒体平台,在讨论版块的留言部分,都不难看到许多的“和平”论调:世界要和平,有钱大家赚,战争是野蛮人留在历史上的耻辱,我们生活在文明的二十一世纪,中美是朋友,共赢,双赢,皆有可能。


俗话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安乐当然好,但是丧失警惕的安乐却是十分危险的。与“备战备荒”的年代相比,无可否认,现在的许多人内心已经没有警惕意识,因为安逸得太久了,昏昏然觉得整个世界都在和平的轨道上迅跑,自己只要闷头赚钱就行了。在他们眼中,和平是宝贵的,要不惜一切代价维护和平,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坐下来谈,谈判可以国家间的所有矛盾。因为打仗要死人,要产生破坏,因此,战争绝对要不得。


友情提示精致小号(lovejzxh)有一个姊妹号,雅致小号(yazhixh)在精致小号有可能成为马航370之前,我们有必要让您,亲爱的粉丝,知道雅致小号的存在。长按下方二维码可关注雅致小号,也可长按最下方二维码,加枫叶君个人微信号



去年底,有位学者在《环球时报》上发表一篇题为《中美博弈是“变和”而非“零和”》,说:


“中国的崛起也是一种变和博弈的过程,因为中国不与美国及其他发达国家的大国争夺利益,不去抢夺什么地盘,而是在世界自由贸易的框架内,快速发展了起来。中美在科技发展上,在经济增长上,都有一种竞争的意思,但是一种和平的竞争。”


这样的观点,出自中国国际战略学者的笔下,是不是让人有大跌眼镜的感觉?这种结论,不仅中国人无法认同,恐怕连美国人也无法认同,特朗普会第一个站起来反对,否则,他有什么理由挑起美中贸易战?制裁中兴,将华为赶出美国市场?


经过改革开放四十年,在中美已经形成竞争关系的今天,讲所谓的“变和”博弈,与其说是用自己的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倒不如说它是“泛和平主义”者的集体幼稚病。特朗普政府的国家安全报告写得明明白白,中国已经成为美国在全球的最大战略对手。人家要拼命灌你的篮,你却说要和人家玩拍球游戏,如此思维,等待你的只能是输,决不会有其它结果。

 

中国一路走到今天,国家目标早已不是单纯的发展,如果只讲发展,我们还提什么崛起,谈什么民族复兴?什么是民族复兴,就是让中国的国力和在世界上的地位恢复到汉唐盛世的水平,说白了就是世界第一。可是,美国做了这么多年世界老大,它会自觉自愿地让出来吗?



如果中国只是相对自己发展一点,进步一点,美国煮肉,中国人熬汤,美国完全不会有意见。回想二三十年前,美国人对中国挺不错的,因为那时候中国的国力和美国比还差得远,美国人当然不急不恼。可是,现在美国已经听到追赶的脚步声了,而且越来越近,你这时候和它谈双赢,它会相信吗?


不要说中国,就连美国的盟国日本,其强大的制造业在上世纪80年代对美国形成强大的压力时,美国也毫不客气出手,搞了个《广场协议》,强逼日元升值,结束了日本经济高速增长的黄金时期,随后进入的经济低迷,一直拖累了日本二十多年。


对比历史,美国发动对华贸易战,宣布制裁中兴通讯,借机打压中国高科技信息产业,从而阻挠中国掌握5G时代的技术主导权,是不是看上去似曾相识呢?



发展是要自己过得好一点,崛起是要和人家换座次,中国的民族复兴和美国的老大位置,只能去留各一,因为这本身就是一个结构性矛盾。美国的抗拒在情理之中,但是中国并不会因为美国的抗拒就停止前进的步伐,这就是当前的现实。


可是,很多人不愿意正视这一点,而是一味粉饰太平,强调和平的可贵,陶醉于和平发展的充分可能,形成一种只见和平与发展,不见危机与斗争的“泛和平主义”思潮,其重要代表人物就是已于前年过世的高级外交官,前驻法大使、外交学院院长吴建民。有人说,吴建民让人们认识到“泛和平主义”思潮,反过来,“泛和平主义”思潮又让吴建民成为当时外交界所谓的“鸽派”。



吴建民在任何场合都大讲和平与发展,却避谈军事斗争的必要性,更对战争嗤之以鼻,认为战争是反时代的,因为和平已经成为当今世界的主旋律。 吴建民的这套“和平”理念直到今天也还拥有很多拥护者,可以肯定的说,那些狠批中兴的人中就有很多他的拥趸。如果有人提出“忘战必危”的古训,吴建民和他的和拥护者就会指斥为民族主义者和民粹主义者。


众所周知,由于历史原因,以及过去中国海军力量薄弱,无法维护中国在南海的海洋权益,以至于周边国家在南海纷纷揩油,乱象纷呈,中国的国家主权和经济利益受到严重损害。可是,吴建民却在2011年8月的一篇文章中说,中国在南海争端中保持克制是一种自信,引起很多读者的反对和质疑。


“世界上没有一个大国、没有一个国家集团要把挑起南海地区的战争作为自己的政策目标,亚洲的增长大家都需要,挑起战争那不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吗?”


吴建民说这些话的时候,一定忘了美国军机多次到中国南海海域抵近侦察,忘了美国是如何在背后挑动一些小国在南海蚕食中国的经济利益,更忘了中国海军曾有一名叫王海的飞行员和他坠毁的歼-8II战机。


有了这样的思想基础,就难怪吴建民的一些言论经常令听者目瞪口呆:“说话要让外国人高兴。人家不高兴怎么接受你?”,“中国的外交不能只为中国的利益服务”,“中国应该夹着尾巴做人,再韬光养晦一千年都没问题”,“什么问题都可以谈,可以讨论。”


 

许多人可能还记得,吴建民与军事专家罗援2014年7月27日在凤凰卫视“寰宇大战略”栏目中的那番舌枪唇剑的辩论。面对吴建民无底线的“和平”论调,罗援连提四问:大使先生,马列主义的战争观是否已经过时了?大使先生,小平同志在1978年、1984年指挥打了两次边境反击作战,依您的说法,是不是小平同志也犯了时代性的错误?至于发动战争,这句话你应该去与平均4年打一仗的美国人去说,而不应该与30年没有打过仗的中国军人说;我们1988年在南海夺回来的6个岛礁,有哪个岛礁是纯粹通过谈判给谈回来的?现在已经被别人吞进肚子里的岛礁,如果你想纯粹通过谈判让人家给你吐出来,可能吗?


这四个问题问得吴建民哑口无言,但是,吴建民仍不认账,只是高叫:“谁高举战争的旗帜,谁就会碰得头破血流!”


显然,在吴建民的词典中,战争就是战争,没有正义与非正义之分,没有侵略战争和反侵略战争之分。更忘了在西方人一贯信奉的丛林法则之内,还有一个衍生出的细规则,即当你的利益受损,而你不去反击时,你的利益将会遭受更大损失。

 

对于吴建民的这种论调,《环球时报》的胡锡进表示反对,吴建民就说这是典型的“战争与革命的惯性思维”,想法极端,“没有把握大局”,胡锡进则反驳说,吴建民虽然生活在二十一世纪,但却代表了“中国旧外交官的思维方式”。



按照吴建民的逻辑,既然和平与发展是世界的主流,一切都是可以谈的,那么为了和平,就可以“缩着再缩着”,中国设立东海防空识别区、钓鱼岛争端、在南海岛礁维权都是不对的,就更谈不上如今以实力在南海维护国家主权和经济利益。这是典型的“泛和平主义”论调,是严重背离国际现实的,是错误的,更是有危害的。


胡锡进以“旧外交官的思维方式”来形容吴建民毫不为过,事实上,“泛和平主义”者基本上都是这种思维。


自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以来,中国面临西方列强频频战败,从而在对外交往中无时不迷漫着失败情绪,在维护国家主权方面毫无办法,只能用“割肉饲养虎”的办法来求得所谓的安宁,但是,却一次次被列强欺凌,丧权辱国,至日本侵华战争时期,国家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



在“泛和平主义”者眼里,世界是和平的,至少是趋向和平的,而且大家都很守规矩嘛。可是,他们无视了列强,更无视了它们的霸权。如果仔细观察当今国际社会,不难发现这样一种现象:百姓是有怨言的,也可以发声,但是,绝大多数国家却是敢怒不敢言,它们畏惧于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大棒,因为不听话就会被打棒子,就会没了美元。因此,国际上的规矩很多时候是一种假相,是一种强压下的所谓“和平”


前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曾在阿盟首脑会议上发言,抨击阿盟各国在萨达姆被抓捕、审讯的过程中毫无作为,说,如果这样的话,美国人这次可以绞死萨达姆,下次就会绞死你们中的一位。当时,下面坐着的阿盟各国领导人中的很多人居然笑出声来,让人匪夷所思。只是卡扎菲没料到,他所说的下一个就是他自己,西方推翻了他,借利亚人人的手除掉了他。



“泛和平主义”的最大特点也就是它的最大危害,即麻醉民众的意志,使民众在温水煮青蛙的过程中,渐渐丧失战斗精神而毫不知觉,而国际社会中因畏惧强权而愈来愈弱化的正义感,使得“泛和平主义”的危害更加突出。如果你不能自保,在你处于强权打压的时候,旁边的国家都处于围观者的角色,不要说实际支持,有时连支持的声音都无法听到。二战之前西方大国吃过这个苦头,美英等国近二三十年发动的战争也证实了这一点。

 

中国有句古话,“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秉持这种思想,才是真正的和平主义者,而“泛和平主义”者不是这样,他们连防人之心都没有,更准确地说,他们认为不需要防人之心,因为和平是主旋律,人人都是和平爱好者。

  

或许是东方人的天性,也或许是儒家文化的影响,中国人总的来说挺宽容,用战略学者戴旭的话说,有些经济或政治问题,中国能忍的都忍了。但是,主权和领土完整等国家安全问题事关生死,像一个人不能拿生命做交易一样,在这方面国家不能有无原则的妥协。富裕不等于强大,没有强大国防支撑的富裕不过是狮子面前的野牛和斑马,就像十九世纪中叶至二十世纪初的大清王朝。

   

可是,在“泛和平主义”者眼里,为了和平,任何东西都是可以用来交换的,甚至为保卫和平所做的军事斗争准备都是毫无意义的。


在中国着手建造航母时,经济学家茅于轼就在中山大学的一次演讲中说了这样一番话:


“我不同意拿国家的钱去造航空母舰。造航空母舰增加国家的国防力量这是好事,但是你没有看到如果你增加国防力量,别人也增加国防力量,这个力量就抵消了,你还是没有占到便宜。不要用我的钱去造航母;中国发展军力不对,没人打中国,如果中国被打了,肯定也是自己做了对不起别人的事”。


对于领土,茅于轼更是慷慨的很:


“……请问,是领土完整重要,还是百姓的生命财产重要?我认为当然是百姓的生命财产更重要。领土不完整,少了一块,于我何干呢?当然如果那块土地上有我们的同胞,这块土地被别人拿去后这些同胞要做亡国奴,那么我们有义务保卫国土。如果那是一块连人都没有的荒岛,争这块领土就毫无意义。或者这块土地上的百姓归属别人管理之后,生活反而提高了,自由反而扩大了,那么这种领土主权的转移,不但不必反对,还值得欢迎。”



这种论调可谓荒谬绝顶!


吴建民、茅于轼以及拥戴他们的“泛和平主义”者,似乎把他们现在享受着的国家独立和和平环境当成是天上掉下的馅饼,而无视无数的前辈在抗日战场、朝鲜战场,中印边境作战和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洒下的鲜血和付出的生命。


特别是抗美援朝战争,对中国赢得长久和平环境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可是时至今日,还有人在质疑这场战争的必要性,有人甚至问,我们打赢了吗?事实上,六十多年前发生在朝鲜半岛的战争,是两场战争的叠加:就朝鲜战争来说,始于三八线,止于三八线,可以说是一个平局,但是,对于对中国利益攸关的抗美援朝来说,始于鸭绿江边,止于三八线,无论从军事角度还是地缘战略高度来说,中国人取得了胜利是确凿无疑的。我们后人应该对付出巨大牺牲的志愿军抱有深深的敬意。




“泛和平主义”思潮的错误在于无视现实,一味空想,其结果和危害是置自己于虚幻之中,陷他人于危险境地。他们只看到和平,而看不到如何才能实现和平。


美国国徽的图案是一只白头鹰,一只爪子握住象征和平的橄榄枝,一只爪子握住象征武力的箭,意义很清楚,没有武力做后盾,和平是不会长久的。


毛泽东主席也在1940年所写的《目前抗日统一战线中的策略问题》一文中明确指出: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在毛泽东看来,斗争是团结的手段,团结是斗争的目的。换在今天,就是和平是目的,军事准备和军事斗争是保证和平的手段。


可悲的是,那些天天把和平挂在嘴边的“泛和平主义”者是看不清这一点的,或者不愿意看到。


好在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大多数国人是清醒的。去年岁末,电影《芳华》在全国公映,这样的题材过去很可能出不来,因为一放就会让人想起79年的战争,或者担心越南人心里不舒服。现在放了,说明我们的思想转变了。前不久又成立了退役军人事务部,不仅说明国家重视退役军人的安置工作,更重要的是,肯定军人对国家的贡献,彰显军人在维护国家安全和利益中担当的角色,这是一种思想上的转折。

 

“天下虽安,忘战必危”,我们爱好和平,但是想要赢得和平,只有愿望是不够的,必须保持危机意识和必要时勇敢面对战争的勇气。只有这样,我们所热爱的和平才有可能得到保证。


吴建民走了,但是和他有着同样思想的人还大有人在。历史已经证明了“泛和平主义”思潮的荒谬,但是,“泛和平主义”论调并没有因为其在历史上多次破产而销声匿迹,在当下的中国,“泛和平主义”思潮依然有市场,有人还在兜售,其危害是存在的,有时甚至是严重的,对此,我们必须保持足够的警惕。



当然,转发更重要!

转发,做称职的粉丝!!!


作者:枫叶君, 前新华社资深编辑,驻外记者,所著长篇小说《移民》在精致小号(ID: lovejzxh)连载。




 精彩生活,离不开精致商品,

精致小电铺有你意想不到的收获,

快快点击下图进入选购吧!

     

精致小号热文推荐


你的孩子可能成不了马云,但至少可以

不学这位央姐


《第二个春天》:强烈建议殷一民

组织中兴公司全体员工看一下这部电影


中兴遭美国制裁后,这家电视台的主持人和嘉宾

说出如此有水平的话!


遗憾!美国制裁了中兴公司,

世界人民却没能制裁小布什


精致小号精彩原创合辑 


原来,过瘾是这样一种格局!




  点击下面的原文阅读,分享精彩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