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香港落幕:这可能是香港最后一次吸引全球关注

人社部发布2019知青下乡退休金补偿新政

中国学生思维有五大逻辑缺陷, BBC用一部趣味纪录片给解决了

重磅突发!千亿房企停止拿地,楼市寒冬真的来了!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皇子皇孙的本职工作

2017-10-30 咔巴斯基 老斯基野驶 老斯基野驶

东汉末年,乱局方始。“一时多少豪杰”演成三国鼎立之势,英雄与枭雄征伐四方、吞吐天地,致生灵涂炭、流血漂橹。而终结这个局面,实现全国统一,建立全新朝代,开启盛世模式的,是晋武帝司马炎,一个逐渐模糊在历史浩瀚烟霾的身影,一个坐拥万口大宝剑的男人,一个身后评价趋于两极的开国帝王。



一部《三国演义》收官于三国归晋,令人掩卷之余,不免唏嘘。


不过,从司马懿到司马师到司马昭这两代人,都还仍向曹魏称臣。


爷爷、伯父、父亲逐个挂掉了,但两代人的经营,积累了足够多的资本。接班人司马炎成了名副其实的富三代。


这时候,魏元帝曹奂对刚承袭为晋王的他说,朕的觉悟不够,工作也没做好,不适合在九五之尊这个位置上。爱卿德才皆备,英明神武……还是你来当皇帝吧……咋地?可别尼玛跟朕说不干啊,连这么点面子都特么不肯给朕吗?!


(拿去吧!马勒戈壁…最讨厌不给朕面子的人了……)


司马炎当然是坚决推辞了几次。但是眼瞅着每次皇帝都把话说到这份上,做臣子的,终究不能那么不给皇帝面子呀。


所以,他也就勉为其难,接受禅让,定国号为晋,改元泰始,当上了皇帝。而交出玉玺的曹奂算是松了口气:艾玛……这几年下来……真特么不容易啊!总算特么熬过来了啊!


早在武帝司马炎的爷爷司马懿时代,他们家就已经独揽大权。曹家人坐在皇帝这个位子上只是个傀儡,分分钟都可以躲猫猫死、俯卧撑死、大宝剑死……各种死啊!


文武百官和人民群众当然是表示坚决拥护、热烈响应的。但对于刚登基的武帝来说,还存在一些问题需要处理好。


一方面,先辈在铺平道路期间,曾经大肆清洗。朝野上下,人人心里还犯着嘀咕,生怕新皇帝又搞事情。


另一方面,当时蜀国已经归降,可南方还有个吴国在。虽然不足构成威胁,但卧榻之畔,还躺着个妹纸酣睡打鼾,总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情。


所以武帝采取了怀柔政策,推行无为和宽松的治国理念。登基后,短短几年里,他就封了57个王、500多个公侯。加上其他的种种套路,缓和了内部矛盾,消除了大家的疑惧,安定了人心。


趁着大好形势,武帝颁布了《泰始律》,开启依法治国模式,又推进一系列改革,迎来“太康盛世”。史籍记载了“天下无穷人”的小康场景,人口数量也从1600万恢复到了4000万,说明改革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


他还授意时任对吴作战前敌总指挥羊祜开展统战工作,搞和平演变。做好充足前戏的武帝,在登基的第13个年头调派20万大军兵分六路沿江而下,一举干翻东吴,完成了统一大业,实现了伟大复兴。


灭吴之后,武帝宣召已经当上了归命侯的吴末帝孙皓,指着一把座椅笑道:朕设下这个座位,待你多时了。


浑身是胆的孙皓当场怒怼:靠!劳资在南方,也设了个座位等你来!


呵呵……这二逼青年是有多欢乐!完全忘了自己阶下囚的身份啊……


(跟我玩……干!劳资早把生死置之度外了……)


武帝自讨没趣,默默地在心里骂了一句草泥马,也没跟他计较。但……诡异的是,这尼玛过了几十年后,武帝的后人还真到了南方坐上了那个座位……



海宴河清,马放南山。按理说该享乐了吧?但武帝心上,还压着一块大石头。


武帝很早就立好了太子。可是这个太子司马衷,智商是存在缺陷的。即使不是纯粹白痴,也绝碧是一个呆子。


与呆太子所对应的,却有着一个血统、声望、才干,乃至合法性无不甩他几条街的齐王!


齐王司马攸是司马昭次子,武帝的胞弟,自小过继给无子的司马师为继嗣。理论上,相对武帝,齐王本是更为名正言顺的接班人。而事实上,齐王的存在就是横亘在武帝父子与龙椅之间,大写的尴尬。


武帝很清楚,皇帝这个职业,是高危工种!哪怕一丝一毫的潜在威胁,都有可能掀起血雨腥风,都必须排除!


齐王绝碧是威胁呀,威胁绝碧就得排除呀。呆太子肯定指望不上,所以这事儿,还得武帝自己解决啊。


不过,武帝的亲生父母,临终之前都曾要求他务必善待齐王这个亲弟弟,乃至声泪俱下!可是,“善待”这个概念,最大的好处,在于它的想象空间啊……So,谨守孝道的武帝,对齐王开启了“善待”模式……


或许是出于对“善待”的理解偏差,齐王最终因为抑郁,呕血而死。


武帝那是非常伤心,哭得稀里哗啦啊!连臣子都看不下去了,劝他节哀顺变,当以国事为重,为了天下苍生赶紧保重龙体先。


他也就接受了臣子的劝谏,抹了把眼泪,回顾过往,感觉本职工作基本上都做得还可以。不过,改革是要进行到底的。当前的形势,面临着一个拐点。


So,武帝进入了深水区……



天下安定、四海承平。一个乍然失去了所有对手的皇帝,除了慨叹高处不胜寒,感怀空虚寂寞冷,还能干些啥?


(哀怨凄婉啊有木有……)


武帝人生最后的十年里,白天在深宫高歌:无敌是多么寂寞……,入夜则驾着羊车,伴一地月凉如水,悠然穿行在宫苑掖庭。羊车所行走的道路两旁,就是他一万后宫佳丽的住所……


车轮辘辘滚过长街,拉车的羊走啊走。几时走累停下了,他就下车进门,当晚即歇宿于此,与住在这里的王的女人一起吃个饭、喝个酒、嗨个歌、跳个舞、睡个觉、x个x……


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10000+是什么概念?实在太多了!如果他一个个轮流着巡幸过去,先不说铁杵磨成针……就算是按照一天一个的进度,至少要30年才可以轮遍啊!


但不去肯定不行呀……所以他也不知道该往哪儿去,就想出了这个办法。反正,朕也不偏心哪个,一切就由天意来决定,挺公平的吧。


这一万个嫔妃,都早早地洗白白,盼望着能给武帝做大宝剑。然鹅,任凭再怎么翘首期盼,每天总有9999个是只能洗洗睡的……后来有人听说羊喜欢吃竹叶,喜欢舔咸味,就在门前种竹子、洒盐汁,希望把羊引过来。


(月明天上来羊车,万门竹叶生盐花。)


也不知道这个做法有没有收到效果。但耐人寻味的是,西晋最后一个皇帝晋愍帝司马邺出降胡虏时,也是乘坐羊车。


这尼玛……羊车坐起来到底是有多爽?这祖孙俩乘坐的羊车,不知是不是同款同型号同一辆啊……


武帝曾帮助亲舅舅王恺与石崇斗富,结果甥舅俩惨遭石崇打脸,他竟不以为忤。曾因为大宝剑过度感觉身体被掏空,就卖官鬻爵攒点钱买x仁肾宝,结果被臣子刘毅骂成比东汉亡国之君桓、灵二帝还不如的昏君。他也是自己解嘲。曾好几次被花样作死的孙皓,怼得找不到台阶可下,而且都特么是正面刚,他都是一笑置之。


武帝在位的时候,魏、蜀、吴亡国之君的小命都捏在他的手上,他一个都没杀掉。


由此可见,武帝是比较宽厚仁慈的皇帝。那么,除了天生神经大条,他为什么辣么没脾气?或许,大宝剑有清肝明目去肝火之效。So……怕上火?来大宝剑……


不过, 如果武帝地下有知,当他梦见东莞酒店的yue兵仪式,会不会长叹一声:这特么才是天上人间啊……朕特么这辈子,白忙乎一场啊……


(菌容严整,菌纪严明,招之能来,来之能x……)


呵呵……看来今天的我们其实不必羡慕皇帝骄奢淫逸的生活……


在已经通过ISO9000国际认证的莞标36式面前,武帝的一万口大宝剑,秒变一万把锈迹斑斑的杀猪刀啊!


要知道,真正的大宝剑或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只要坐标正确,真正的大宝剑,可以穿越大半个……来x你……



武帝在位二十五年后挂掉了。后世对他本职工作的评价,有人说他不该把江山传给呆太子,一手好牌打得稀烂。也有人说他奢靡无度、荒淫无耻。还有人说八王之乱、五胡乱华这两口锅应该让他来背,所以是罪恶滔天、罪孽深重。


至于说他前明后暗,神马55开37开64开的已经算是比较客观公正的了。


当然,也不乏同情和表示理解的,说武帝生前的布局掺杂了诸多权力制衡方面的考量,是当时唯一的正确选择。后来的一切发展,只是一个从稳定到失控的过程。否则很难解释得通惠帝这样一个呆皇帝,是怎么能在位十七年之久的。


也是啊……如果问题出在人性上,由此带来各种莫测,当然是煞费苦心的武帝所始料未及的。


So,要说武帝最流弊的地方,就是古今中外没有一个皇帝的大宝剑比他多啊!



惠帝司马衷即位后,有一次发生饥荒,百姓没有粮食吃,靠挖草根、吃观音土果腹,饿死的多得数不过来。


消息传至宫中。惠帝听完奏报,认真地表达了他的大惑不解:老百姓没有饭吃,为什么不吃肉粥呢?肉粥又好吃又容易消化,为什么非得要吃饭啊?


(朕特么是认真的好不好!)


呵呵……这其实就是个被特么的家国事业耽误的段子手啊。



作为富三代、职业天子,当好一个皇帝,就是武帝的本职工作。


本职工作以外,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发展一些副业或者业余爱好,比如大宝剑什么的,也是一种闲情雅致,可以说是赏心悦目、娱人娱己。


但同为富三代,武帝的孙子愍帝,也是职业天子,也当着皇帝,为什么就没有干好本职工作,最后变成亡国奴了呢?


这个嘛……天意高渺,真不是咔巴斯基可以管窥蠡测的啊……


只能说,有时候让书法艺术家专心干好他的本职工作,不失为社稷的福祉。



来源:老斯基野驶(ID:lsjyeshi) 作者:咔巴斯基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侵权必究


▼ 点击查看▼

不可描述的回报

盛世的公主,乱世的贼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