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香港落幕:这可能是香港最后一次吸引全球关注

人社部发布2019知青下乡退休金补偿新政

中国学生思维有五大逻辑缺陷, BBC用一部趣味纪录片给解决了

重磅突发!千亿房企停止拿地,楼市寒冬真的来了!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杨修是冤死的吗?还真不是!

2017-11-08 咔巴斯基 老斯基野驶 老斯基野驶

这个世界上,冤死的人多了去了。别说时局混乱的三国时代,就是光风霁月的过去……冤死几个人还不是分分钟的事?但是说到嘴欠之王杨修啊,那可一点也不冤!包括他自己,从容赴死的时候都说自己早已该死了!




东汉末年,杨修生在名门世家。生活和教育条件优渥,自小聪慧好学,学业成就也是高得一逼!


凭家世背景和才学,杨修在朝廷担任郎中,算是级别很流弊的公务员。


但是当时天子虽然端坐朝堂,可汉家天下早已姓曹。


(家慈很好!不用您问候!)


丞相曹操独揽大权,具备雄心壮志想要做大事。


像杨修这种人才,是曹操绝碧要延揽的,就把他调动为丞相府仓曹属主簿。


这看起来不算升官,好像还掉价了……呵呵,其实不然。


主簿就是高级秘书,是极其重要的职务。要换在今天,进个某局是妥妥滴!


何况曹丞相给的面子,要还是不要,后果那是相当明确滴。


这点儿权衡能力,杨修是有的。


处理事务杨修做的没毛病,文学方面的天赋和爱好他也发挥得淋漓尽致,算是著作等身的。


换种说法,杨修其实是被丞相府文秘事业耽误的文学家。



要说到文学诗赋,曹家父子三人全是狂热爱好者。


当时太子未定,曹丕和曹植哥俩是彼此最强劲的竞争对手。


不止在兴趣爱好上,冲着杨修所处地位的微妙,哥俩争相交结,他成了大红人!


杨修生性恬淡,为人和善,没有太多想法。所以他与哥俩都有交往,保持着良好关系。


文学方面的才华,曹家最出众的还是曹植。


况且,相对一贯比较持重的曹丕,曹植生性放荡不羁,爱喝酒玩乐大宝剑,也不摆什么臭架子。


因为意气相投,杨修与曹植越走越近,成为他阵营的主力。


可是权谋杨修真不会玩,虽然出谋划策,但实施以后基本上都成了馊主意。


(就算玩帅,你也未必玩的过我!)


而且杨修这样天真率性的读书人,肯定干不过曹丕阵营司马懿、陈群、吴质、朱铄这几个演技高、入戏深的腹黑男、心机Boy啊!



有一次曹操出征,文武百官于道旁列队相送。


曹植献上并深情朗读原创的祝词,称颂曹操的功德,赢来满堂喝彩,曹操也乐呵呵的非常高兴。


曹丕虽然也准备了颂词,但这时再要拿出来就变成丢人现眼的辣鸡了。


文采这东西,真是老天的恩赐,不是读书多少就能解决的问题。


就在怅然自失的时候,吴质凑到耳边告诉他:你赶紧酝酿一下情绪……一会儿你爹要出发的时候,记得跑上去哭!


曹丕依计而行。车驾即将启程,曹丕冲出人群,泪流满面跪拜在曹操面前。


这画风……铁打的汉子看了眼眶也会发红啊……


于是曹操转过头,悄然抹去一把老泪……


于是全场一片唏嘘,大家都跟着掉眼泪……


欧耶!本场完胜!


从此,江湖上流传的故事版本是:曹植这人啊,文章写的是华丽!但论诚心论情义,还是不扶墙,就扶曹丕啊……


一场欢乐和一出泪目,促成的效果,绝碧是天上和地下的区别



然而这种点子,也绝碧不是枪手杨修能想得出来的啊!


杨修常常会提前准备一些答题,让曹植熟记以从容应对曹操的抽考。


但是这唯一拿得出手的事儿让曹操知道之后,相当不满!这个是严重作弊行为啊!


不过,从这件事儿,看得出来杨修的才华确实流弊。


南朝大诗人谢灵运曾经说过,天下的文才有一石,曹植独得八斗,自己得一斗,剩下的由世人来共分一斗!


So,谢灵运是谁?他是目空一切、狂得已经逆天的李白生平唯一表示佩服的人啊!


(李白,嘿嘿)


这家伙的自恋程度,已经很难用人类语言来表述清楚。但是他这种欲衬托自己先抬高别人的套路,还是很可取的,放到今天也适用。


可这要把杨修一拉进来,再问谢灵运天下文才怎么分的问题,恐怕他也只能一摊手说:怪我数学没学好咯……



才华出众、智商爆表的杨修,在一些特定的场合只要一开口,情商立刻就被出卖得一干二净。


So,他到底有多毒舌?


(内心,是崩溃的!)


曹操伐蜀失利屯兵日久,某夜以“鸡肋”为口令。杨修对大家说“打包吧,准备回家了!”果然言中。


丞相府完工后,曹操看完也不说什么,只提笔在门上写了一个“活”字。杨修对大家说“拆了重新弄吧,丞相嫌门太阔了!”果然言中。


有人送酪酥给曹操,他在饼盒上写下“一合酥”放在桌上。杨修对大家说“拆开吃吧,丞相让咱们一人一口呐!”果然言中。


怕遭人暗算的曹操告诉左右自己有梦中杀人的不良嗜好,入睡时千万不要接近床前。一次半夜,近侍见到他的被子掉地上了,慌忙跑过去捡。曹操跳起来一剑砍杀,再回到床上继续呼呼大睡。次日起床大惊问谁杀人了……最后知道真相的曹操眼泪流下来,命人抚恤厚葬。


葬礼现场,毒舌到底的杨修指着棺材说:丞相才没在梦里!在梦里的,是这位呀!

这次言没言中,就不知道了……


三番五次的剧透,不河蟹啊!


(剧透一时爽,xxxxx……)


但是如果说因为这样就杀杨修,那也根本不是写出“青青子衿、悠悠我心”这样诗句的曹操干的事!


何况,如果曹丞相只是这点儿胸怀,又该怎么理解“建安风骨”,又该怎么看待集齐他麾下效力的如云谋士、如雨猛将?



曹操需要的接班人,必须保住家族地位并发扬光大,考虑的是千秋伟业。


曹植把主要精力放在骄奢淫逸上,特别是喝酒不加节制。曾在一次大醉之后,驾王室马车擅开司马门奔走驰道。


按照曹操制的法令,这是皇帝才有资格干的事情。


连太子都还没当上的曹植,这是僭越啊!要追究起来,十颗脑瓜子也不够砍!


虽然曹丞相自己是经常干这事儿,不过这次他大发雷霆,直接就把公车令和马车斯基给咔嚓了!


而最为关键的一次,是贾诩在一个最正确的时机,用最巧妙的方式,举了袁绍、刘表因为立幼未立长引致变乱的事例,建言曹操早立曹丕为太子。


曹操听后照例是一阵招牌式的大笑,随后当即做出决断,立曹丕为太子。



尘埃落定之后,不但是胜负已分,更成为许多人命运的分水岭!


长期处在风口浪尖、嗅到危险气息的杨修,出于对自身安危的考虑,开始有意疏远失势的曹植。


(煮豆持作羹,漉菽以为汁。)


但曹植这个心思单纯的权谋白痴,显然没有意识到这种失败的后果,将会多严重


太子之位没有指望了,生活反而更轻松了。这下可以呼朋引伴、纵情诗酒了。杨修这样的小伙伴,怎能不来参加?


对杨修来说,这就有点尴尬了……


不管怎么样,曹植还是丞相的公子呀!人家亲自到你家里送温暖、邀你一起大宝剑,每次都推托总说不过去吧?


所以,应该说杨修已经预见到了自己的命运


(真抱歉!又被我猜中一次……)


立太子后没多久,杨修被双规。调查和定性工作进展很快,罪名是呵呵


杨修很坦然,呵呵受死。死前,他对朋友说:我本来就该死。到现在才死,已经算晚了。



出身“弘农杨氏”门下的杨修,不但是事实上的名士,还是骨子里的名士。


名士认定的,是汉家正统。打心底里怎么可能瞧得上门第悬殊且篡权的曹丞相?


曹操杀名士孔融、祢衡,是因为他们不能为自己所用。


走中间路线的杨修,是被祢衡认同为与自己和孔融是同类人的。


妥协的表象后面,毒舌或许是仅存的自傲和对权臣轻视的擦边球玩法。


杨修不仅有才华和显赫门第,还是袁术的外孙。


太子已定,曹操不会对曹植下手,但得把他的羽翼剪除干净,以彻底断了他的念想,免除后患。


杨修的死,适得其所。不但不冤,早已注定。



杨修的毒舌,无疑是智商高情商低的表现。


如果不是曹操,换做别个主子,可能已经因为毒舌杀他三次了。


那么,究竟话要如何说出口?


呵呵……这个……


其实咔巴斯基也是属于听过很多道理,依然学不会说话艺术的二愣子。


想起来前两天在一个非常流弊的地方看到过一句非常流弊的话:


凡是可说的,都能说清楚,凡是不可说的,就应该保持沉默。


虽不知是对是错,愿与撸友们共勉之。



最后再跟撸友们分享一个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的真人真事。


当初,咔巴斯基踏入社会,来到一家大企业工作。


混了一段时间,发现这家企业存在一些问题。


咔巴斯基肯定是“今天我以企业为荣,明天企业以我为荣”的呀!觉得如果这些小问题解决了可能会提高一些效益,这样于公于私都有好处呀!


于是常常提些建议,也常常向意见箱投稿。


后来听说这样没用,问题是要在公司年会上提出来并得到处理的


So……满怀期待的公司年会终于召开了,心情特别激动。


台上的大老板说企业的发展前景很好,董事会正在考虑加薪的问题。鼓励大伙儿团结一致,奋发向上。


(这次加薪后,保证大家都买得起最贵的泡面!)


台下的人除了认真玩手机和认真打瞌睡的以外,都在认真倾听。


后来大家都认真鼓掌,咔巴斯基也跟着把巴掌都拍烂了。


大老板们开完会就忙去了。再后来……你懂的……咔巴斯基总弄不明白哪里不对,其实挺郁闷的。想辞职去其他企业,也没被批准。


企业还是企业,大老板钱也没少挣,但问题也还在那儿。


咔巴斯基的瞎叨逼早没人理睬了,可还是没死心,仍然经常往意见箱投稿。


直到有位管理意见箱的部门小老板烦了,请咔巴斯基喝茶。


部门小老板指了指塞满咔巴斯基墨宝的垃圾篓,皱起眉头严肃地说:“小咔,企业和大老板养活你,你怎么一点也不感恩,还老是想搞事情?”


咔巴斯基:“呃……我……”


部门小老板:“别说了!没有企业和大老板,哪有你今天的日子?”


咔巴斯基:“我能说句话吗?”


部门小老板:“有啥好说的?该说的话,大老板早就帮我们说完了。该想的事情,大老板也早就帮我们想明白了。你说,人为啥耳朵有两个,嘴只有一张?这不就是明摆着连老天爷都告诉你要多听少说嘛!”


咔巴斯基:“可是,长着嘴总得让人说话呀,要不用来干啥?”


部门小老板:“企业没有亏待你吧?怎么连这点自信都没有!没让你饿着吧?端起碗来,嘴是拿来吃饭用的。明白没?”


其实咔巴斯基没明白,但是茶喝多了想上洗手间,也就不敢再问了。


(能饮一杯无?)


除了说不说话、该怎么说话,还有件事也是到今天也没明白:咱这企业都30多年了,经验又先进又成熟,先不说管理队伍多庞大,就员工也好歹也是100多名,怎么滴效益老是就跟旁边3年不到、30多人的那家,差着那么一截子呢



来源:老斯基野驶(ID:lsjyeshi) 作者:咔巴斯基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侵权必究

▼ 点击查看▼

两千多年了,能全身而退的首富只有他?

倡优的逆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