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囯紧急宣布,让人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2019年,首富们很难堪

刚刚,李嘉诚在香港打了一个广告,所有人都无法指责......

谁是废青?

为什么外国公司集体辱华?原因找到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这个夜壶不太冷

诺维斯基 老斯基野驶


夜壶,是一种很形象的用具,换言之,它很符合人体工程学。


 01 


媒体披露,近日,河北一医院院长坠楼身亡。该院长生前屡被某犯罪嫌疑人(涉嫌黑恶势力)骚扰、逼迫,甚至遭到持械围殴,导致右腿粉碎性骨折。


此新闻一出,立时众议汹汹千夫所指。黑恶势力为非作歹、横行不法,早已是公共场所扔炸弹——激起民愤


注意用词:“黑恶势力”,而并非大伙耳熟能详的“黑道”或“黑社会”。虽然,那帮人可能常常以“黑社会”自居。


水浅王八多,遍地是大哥,不是社会人,净唠社会嗑。像那些为非作歹、欺压百姓、打打杀杀的小混混们,充其量只能算悍恶点的流氓团伙,他们也敢叫“黑社会”,某位老先生的棺材板真快按不住了。


这位老先生堪称黑道中的泰山北斗。他一生传奇,从屌丝瘪三混到黑道大哥乃至白衣卿相;他呼风唤雨,上至军国要事下至民间私纷皆在谈笑间随心搞定;他曾任天下帮会总龙头,组织敢死队、暗杀汉奸、运输物资,在抗日战场立下功劳;他手眼通天平交王侯,不少军政大员、金融巨子、国学大师都对他敬重有加……他把黑道这行干出了前所未有甚至无以复加的高度,人称“天下帮会第一人”,可谓鼎鼎大名垂宇宙,万古云霄一羽毛。



没错,他,就是杜月笙


诺维斯基不评论杜先生的赫赫事迹,只引用这位黑道大佬的一句话:


黑道,其实就像个夜壶。


 02 


夜壶,就是尿壶,尿急起夜时,以此器皿接盛。有需要时拿来用一下,用完就塞到床底下去了。


杜月笙虽然是大哥,但总大不过校长。在校长面前,杜先生还是非常任劳任怨的,要钱给钱要人给人,各种出力各种背锅。


彼时,校长跟杜先生称兄道弟,对他恩荣有加。然而,抗战胜利后,杜先生想在上海当个官,向校长表达心思,校长却翻脸不认人,表示黑道当官有碍观瞻。校长手下人见风使舵,把原定给杜先生的礼遇全部取消,甚至在上海火车站贴出“打倒杜月笙”等标语,把杜老大搞得狼狈不堪,脸都掉到了地上。


当年求种像条狗,如今撸完嫌人丑。无怪乎杜先生慨叹世态炎凉,发出黑道如夜壶之叹了。


其实,这个“夜壶”的比喻颇为内涵,很多人没有真正咂摸到其中三味。


因为,你可能以为夜壶是这样的:



但其实,那个时候的夜壶,是这样的:



看出来什么道道没有?


没错,夜壶,是一种很形象的用具,换言之,它很符合人体工程学,尤其是男人的人体工程学……


触类旁通,看个笑话。


《笑林》中讲,某人怨妻之吃醋,诉诸友,曰:“凡买一婢,即不能容,必至别卖而后已。”友曰:“此等还算贤慧。只看我妻,莫谈买婢,就算买个夜壶,必至捶碎而后已!


有没有隐约体会到一些杜先生以“夜壶”设喻的精妙之处?


当然,照例,这还不是高潮。


 03 


夜壶的材质,最早大抵是瓷,由于易碎,此后慢慢改进成金属,比如说铜壶、铁壶。


那么问题就来了。由于金属的导热系数λ相对较大,按照傅立叶定律,金属制品在低温条件下相对更刺激交感神经。所谓“布衾多年冷似铁”,形容的就是这个意思。比如说……你试过冬天舔铁栏杆吧!



旧年代,不分南方北方,都没什么集中供暖,可以想象,被窝外面滴水成冰,被窝里面括约紧绷,当你的热屁股贴上夜壶的冷脸,那恐怕不是吓尿,而是把尿给吓回去。


什么?你说先把夜壶预热一下?呵呵,铜锅涮肉吃过吧,或者铜锅涮金钱肉……


那到底怎么解决夜壶温度的问题呢?


答案隐藏在两本古书里。


先看《水浒传》。第四十二回,李逵骂赵能:“贼含鸟,哪里走!”


再看《金瓶梅》。第四回,王婆骂郓哥:“含鸟小猢狲,也来老娘屋里放屁!”


诺维斯基当年很纯洁,看到这种骂法,一直很不理解,嘴里含着一只鸟?是在吃干炸麻雀吗?这又算什么骂人了?


直到看到古书中的这则故事,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


书里是这么讲的:


有一富家小儿,玩豆子时,误入尿孔,于是肿痛难忍,遍招医人,然不能用药。富家悬赏求治,一郎中前来,用口吮出豆子,小儿立愈。富家厚谢之。数日后,富家又见到郎中,遂令小儿相谢,问曰:“还识得这位先生吗?”小儿答道:“儿已识之,便是前番含鸟郎中也。”


喵了个咪,“鸟”,原来是这个意思啊!诺维斯基顿时对很多带鸟的词句豁然开朗了,像什么小鸟依人,什么熊经鸟伸,什么西当太白有鸟道……


 04 


解决夜壶温度问题,答案就在“含鸟猢狲”这个词儿里了。古时候,一些富家翁雇佣仆役小厮代行夜壶之职,舌绽莲花口接悬河,让起夜不再不调——最适宜的体感温度,比任何材质都好使。而这些仆役小厮,就叫“含鸟猢狲”,也就是,夜壶。


这个夜壶,不太冷。


夜壶真有如此不忍直视的含义?您可别说诺维斯基在信口开河,事实上,这都是有旁证的。


明朝的严世藩,训练了一堆侍妾,以口作盂,他往里面吐痰,还美其名曰“香唾壶”。


多年前有一篇正能量文章这么说:战士负伤高烧,排尿困难,革命无畏的女护士,用嘴巴给伤员吸尿……


如此看来,古人做个口罐,用下人体夜壶,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吧……


所以说,夜壶,不仅是一个腌臜的器皿,更暗喻一个低贱的行业,低贱到经常以此作比来骂人,如中国的“含鸟猢狲”,美国的“cocksucker”。


插播个姿势点:“cocksucker”,在美国被列为“七大脏词”之一,一度禁止在电视上出现。不过,它可以有个温萌的翻译:吮指原味鸡



Get了夜壶的这层意思,再回过头来想想杜先生以“夜壶”自喻,是不是认识又深了一层呢?


所以说,杜老先生不仅是个黑道大哥,也是个自黑大哥


 05 


其实,校长把杜先生当夜壶来用,是理所当然的。毕竟校长英明神武,洞悉玄机;当年又跟青帮大哥陈其美混过社会,算是准黑道出身,因此,他太了解其中道道了。


黑社会,是在公权力默许、纵容甚至“变相授权”之下的一种成规模的私力。它臣服于公权力,但是,如果公权力“变相授权”太过,就会导致尾大不掉,失去控制,甚至养痈遗患、太阿倒持。


所以,校长这人精,对待黑道就像对待夜壶,用的时候,唤过来温贴下;没用的时候,一脚踢开,绝不给你蹬鼻子上脸的机会。


其实道理很简单,你使用夜壶的同时,夜壶也深谙你的隐私。倘若让夜壶挟权做大起来,若有反噬,岂不是直接被拿捏结实了?


怕就怕那些拎不清的,明明是尿人家,见人家示好逢迎,还真以为是自己魅力无限,把人家尿出了感情,然后推心置腹,兄弟相称……


夜壶易冷,人事易分。


本来想举个例子,但想了想,还是不举了。


因为,被夜壶反噬,恐怕真不举了……



来源:老斯基野驶(ID:lsjyeshi) 作者:诺维斯基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侵权必究

推广

团贷网作为一线大平台,很多老用户都已经很熟悉了。经过新一轮18亿融资以及与万和集团的战略合作,已经是“A股上市系+知名风投系”的最强背景。

完成银行存管、社科院互金评级名列前十、估值超过百亿,怎么吹都不过分。现在团贷网又搞事情了,「迎新春加息1%」,原来的参考年回报率12.6%,加息后「13.6%」,这收益在一线平台是罕见的。


最后再来个重磅专属福利——800元京东卡,新用户点击我们的阅读原文注册投资,800元京东卡、518元红包,通通都到手!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