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囯紧急宣布,让人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中央正在下一盘大棋:一切为实体经济让路

震惊囯人的调查

任志强国务院开炮,大胆发言

任志强国务院开炮,大胆发言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三十功名尘与土,不如坟头跳热舞 三十功名尘与土,不如坟头跳热舞

诺维斯基 老斯基野驶

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脱衣舞吗?


 01 


吴女捧觞,胡姬弹弦,鼓箫柔曼,舞步宛转。千载未改人间乐,总在歌舞欢宴间。


大厅正中,一位舞者低眉凝立,忽地檀手轻挥,敲动花鼓。轻轻的鼓点声,如细雨夜至般响起,音节殊妙,渊若金石,忽如薰风入竹,忽似深闺私语,艳撩蝶舞,醉激莺扬,听得满座高朋如痴如醉。


DJ冲舞者吼了一声:“换衣服!”


舞者更不答话,聚光灯下,当众宽带解扣,将全身衣服一件件脱掉,外套、罗衫、亵衣、底裤……舞者面无表情,悉数脱抛,转瞬间已是不着一丝。


全场失惊,哗声四起,舞者却是毫无羞态,反而挺胸叉腿,将自己赤裸的胴体全方位全角度全口径呈现出来……


哦对了,这位光腚舞者,是个男的。男……的……


脑补一下场景:大型团拜会场,满座名流高官,隆重的文艺汇演时,聚光灯下的男演员突然脱了个精光!Topless+bottomless的精光!庄严会场秒变岛国片场,并且还是同志题材的岛国片场……


无法直视有木有?


然而,这不是yy,而是真实事件。


史载,曹操大宴宾客,命祢衡击鼓助兴,祢衡着旧衣上台表演,典仪官命其更衣,祢衡二话不说当众脱光,在庙堂之上洋洋腆胯,“裸体而立,浑身尽露。坐客皆掩面。”


如果用一句话形容这个场景,该怎么说:


参考答案1:飘柔,就是这么自信……


参考答案2:原谅我这一生把鸡放纵爱基友……


 02 


只可惜,这位把鸡放纵爱基友的落拓才子,最终还是跌倒了。他因为醉骂荆州军阀,被砍了脑袋。


事实上,祢衡的名气,主要不在于才,而正在于骂。嗯,就是那个词儿,嘴炮。唇枪舌剑刀子嘴,遍喷狗血向人间。他一开口,孔明退避三舍,李敖自叹弗如,只有怼天怼地怼空气的平头哥差可一战。


作为历史级的嘴炮侠,祢衡最精彩的战例是什么?


读过《三国演义》的朋友,对这一段估计会有点印象:


(祢衡评价曹操手下人物)荀彧可使吊丧问疾,荀攸可使看坟守墓,程昱可使关门闭户,乐进可使取状读招,李典可使传书送檄,郭嘉可使白词念赋,张辽可使击鼓鸣金,许褚可使牧牛放马,吕虔可使磨刀铸剑,满宠可使饮酒食糟,于禁可使负版筑墙,徐晃可使屠猪杀狗,夏侯惇称为完体将军,曹子孝呼为要钱太守。其余皆是衣架、饭囊、酒桶、肉袋耳!


精彩不?精彩。势如倾河注海震雷破山,骂得天愁地惨日月无光,着实精彩。


但仔细想想,无非十四个排比句而已嘛,公文体的表述,口号式的煽动,说白了不就是文雅点的泼妇骂街,又算什么骂战经典了?


其实,祢衡的水平何止于官样文章?真正的精彩,就藏在这大段厥词的第一句话中。正所谓:寻常看不见,偶尔露峥嵘。


 03 


被骂的人叫荀彧


诺维斯基眼神儿不好,第一眼看到这名字顿时眼前一亮:我去!苟或?狗货!

自带嘲讽脸,别怪狗跟着;起个招骂的名字,也别怪祢衡找你说事儿。事实上,刚才那十四句排比,绝大部分都是罗贯中艺术加工的,只有骂荀彧这句,才正儿八经出自祢衡之口,被《三国志》记录在册的。


(祢衡)又见荀有仪容,因答曰:“文若(荀彧的字)可借面吊丧……”於是众人皆切齿。(三国志•魏书第十卷)


那么问题来了:说“借面吊丧”,算是哪门子骂人?又怎么能骂得令人“切齿”?


这其中,有着丰富的内涵。


史载,荀彧“为人伟美、瑰姿奇表”,是个闻名时代的美男子。并且,他还“好熏香”,久而久之身带香气,有记载称“荀令君至人家,坐处三日香”。也就是说,苟或整个人都被香给“腌入味儿”了,到别人家里一坐,屁股垫子留下的香味都能持续三天!


这在历史上是个有名的典故,“留香荀令”,跟“掷果潘郎”并称的。荀彧也因此直追潘安,成为一代“国民老公”,虽然香喷喷的略显娘炮了点儿。


而祢衡,就是敏锐地拿这点儿说事:


苟或啊,你身为须眉男儿,又是美艳,又是体香,曹操整天对你这么好,谁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吗?快闪开点吧您呐,我不是草船,您的贱别往我身上招呼,瞅谁家有个丧事啥的去吧,啊!办丧事儿的喜欢热闹隆重,你这样卖弄色香,去那种场合保准抓眼球!


您听听,骂得狠不狠?


可别说是诺维斯基过度解读。您看看“借面吊丧”的“面”,再想想“面首”这个词儿?


要不然,怎么解释荀彧被区区这一句“借面吊丧”骂得“切齿”呢?


当然,祢衡说“借面吊丧”,也是存心用“吊丧”的庄重来反衬男色生香。在他看来,自己大庭广众跳脱衣舞,并没啥丢人的;你荀彧在丧葬场合卖弄风骚,这才是光屁股拉磨——转着圈丢人!


 04 


只不过,祢衡万万想不到,还真有人,在丧葬场合卖弄风骚,并且是脱着衣服卖弄风骚!

葬礼上的脱衣舞,就是这么流弊!比“坟头蹦迪”更火爆,比“灵堂大趴”更硬核。


看看这场面:哀敬庄肃的灵堂,妖媚淫靡的艳舞,一边是披麻戴孝的孝子贤孙,一边是风流激荡的脱衣舞娘,哀乐与香吻齐飞,丧服共酥胸一色,魔幻现实主义的极端对比令人刷新三观。


白事放歌须纵酒。一杯敬自由,一杯敬死亡。


这并不是万恶的旧社会。时至今日,仍有一些地区不乏此景。



其实,仔细想想,还真是存在即合理。脱衣舞跳到了葬礼上,确有其应然之处。


第一,送葬都喜欢热闹隆重,不嫌人杂人多。脱衣舞作为一种古老的艺术形式,有着吸引眼球的效果,能够很好地聚拢人气、适应场面;同时,借着场面上的人气,又吸引更多的人来关注,形成良性循环,共襄盛举。


第二,偏僻地区的丧葬场合,围观群众多是留守闲汉,高不高端不好说,但的确有不少人念了一辈子莎士比亚。这种情况下,脱衣舞很好地迎合了受众感官,在情绪刺激下开启群体无意识的狂欢。


第三,葬礼的主题是哀悼死者,脱衣舞虽然吸睛,毕竟是个点缀,大家热闹热闹罢了,没有人去认真在意你舞跳得如何。所以,就算舞娘长相老点舞姿差点,哪怕扭腰甩胯时糙皮赘肉倒人胃口,也不会有人挑你太多毛病。


借助场面、迎合受众、忽略品质。因此,借送葬之机大跳脱衣舞,能够成功蹭上热度、受到关注、有所斩获。


所以说,三十功名尘与土,不如坟前脱衣舞。


同理,蹭上热度,鸡犬升天。没人在意你是不是真了解纪梵希、霍金、李敖……


 05 


当然,绝非一概而论,名人逝世时,铺天盖地的文章里,亦不乏情真意切质量上乘之作,黄钟大吕,久久不息,似阳春白雪高山流水。


而像诺维斯基这样,水平低微质量不高,偏又蹭热点,您自然可以理解为“跳脱衣舞”。


只不过,脱衣舞也有层次之分。一般的脱衣舞,随分随喜罢了,哪怕挣个卖肉钱,毕竟也是生计所需,没太多好说的。


但偏偏有那么个人,跳脱衣舞还不够,非得哗众取宠喧宾夺主把死者都拉来为自己粉饰,尸骨未寒的热度也要拿来蹭自己身上,哪怕死者是他的恩师


“孑然一生 您让中国有了喜剧大师;千里单骑 我让上海有了海派清口!”


“我用执着 证明了您的预言 天下无双”


恩师去世也要借机托出自己,还口口声声说什么悼念恩师?脱得把裸体都露出来还嫌不够,非得把智商也露出来?


到这个地步,就不能叫脱衣舞了,而应该叫:托 & 乃衣舞


当然,中国有句古话,长江后推前,流水前让后


波波有后,浪浪争先。


要论“”,波波本已笑傲江湖了,谁知,横空冒出来了个穿红衣服的啊。


来源:老斯基野驶(ID:lsjyeshi) 作者:诺维斯基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侵权必究

世界终究属于那些能跑的人

李嘉诚的定速巡航失灵了吗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