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2019年,首富们很难堪

美囯紧急宣布,让人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刚刚,李嘉诚在香港打了一个广告,所有人都无法指责......

谁是废青?

为什么外国公司集体辱华?原因找到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一只雀雀身上纹,掌声献给社会人 一只雀雀身上纹,掌声献给社会人

诺维斯基 老斯基野驶


小明:“老师,我想纹个身,你说纹什么好呢?”

老师:“你纹个吊!”

第二天,小明纹了个雀雀……


 01 


纹身一来到世间,就带着“社会”的基因。


中国最早的纹身,除了民族风俗之外,基本都是受刑的标志——墨刑,给罪犯刺上字,示之以耻。


这世道,所谓荣耻一向难言。混社会的,“进宫”相当于进修,谁犯过罪谁流弊。身上的纹身,就如同高等职业认证的标识,有了这个,街上群众都不敢正眼看你,就如同今日不敢对着金链寸头大哥猛瞅一样。


有这样的“社会”功能,自然很吸粉。于是,很多青年纷纷当起“自干囚”,纹身开始被越来越多的群众所向往,一时蔚然成风,是不是社会人,先搞个社会纹。


既然跟“社会”相关,纹身的图案一般也都充满霸气,比如毒龙猛虎、雄鹰恶狼。也有刺字的,唐朝记载,有个恶少,在双臂上各刺了一行字,左臂是:“生不怕京兆尹”,右臂是:“死不畏阎罗王”!


怎么样,社不社会?



当然,社会的纹身并非一定凶巴巴,其实也可以很艺术。史进背上刺了九条花龙,燕青则是全身锦绣,“似玉亭柱上铺著软翠”,都属于一脱衣服满堂喝彩的主儿。


还有个叫葛青的唐朝城管,他是白居易的脑残粉,在全身纹了三十多首白居易的诗,还逐个配上图,简直到了体无完肤的程度。当然,这样的粉丝太文艺,想必白居易是不敢接触的,否则指不定哪天就被送上头条了。


但人家虽然文艺,却不搞笑。毕竟纹身是个社会的事儿,不能弄出嘻哈或软萌的样子。你若左青龙右白虎中间纹个米老鼠,或者捋起麒麟臂露出小猪佩琪,恐怕会自带搞笑光环,不利于约架及收保护费的严肃性。



 02 


只不过,哪里有主流,哪里就有非主流。


五代后期,有位名震一时的社会人,名叫郭威。他年轻时当过社会大哥,身上纹了个非主流的图案——一只呆萌圆润的小麻雀。


社会大哥纹只小麻雀,怎么都觉着怪怪的。并且再想想,雀,还有个“雀雀”的内涵,大哥身上纹只小雀雀……这场景,恐怕比纹个卡通人物更有笑场效果。


但人家郭威的社会事业,并没有受这卡哇伊纹身的影响,相反,他还凭此纹身有了名头,江湖人称“郭雀儿”,端的是大名鼎鼎。更传奇的是,郭雀儿混社会多年,通过自己的努力,全款喜提金銮宝殿一座,当上了皇帝!——后周太祖郭威,官方承认的正牌皇帝。



社会大哥混成了皇帝!果然在古时候,朝廷是最大的黑社会。


事实上,郭威可不是因为当了皇帝才追授履历,人家真是从小就非常社会。


郭威年轻时,魁梧悍恶,喜欢酒后斗殴,专爱打抱不平。当地有个屠户,经常欺行霸市,当地无人敢惹。有一天,郭威喝了酒,到屠户店里找茬,借口买肉,让屠户细细切,又百般刁难。屠户本有点怕郭威,但忍不住气,又觉着这纹着小麻雀的中二少年没有动刀子杀人的胆,于是一撩衣服:“你丫是来消遣我的吗?有种你就捅我!照这儿捅!”哪知郭威二话不说,抄起刀子,一刀就干死了屠户!


情节是不是有点熟悉?没错,这就是真实版的“刀捅镇关西”,鲁智深打死郑屠的故事,就是以郭雀儿为原型!


花和尚鲁智深的前辈,你说他社不社会!


 03 


更社会的是,不止鲁智深拳打镇关西是跟郭雀儿学的,更有一位大人物,干了一件惊天动地流芳百代的大事情,也是跟郭雀儿学的!


五代后汉时期,郭威是实权将领,手握重兵,系当时首屈一指的实力派。当时内乱不休,皇帝新丧,太后主持工作,郭威率军在京城维持秩序。突然朝廷接到军事情报,辽国要举兵南侵!于是太后令郭威率兵出征,北拒契丹。


部队离开京城没多远,官兵之间就议论纷纷:朝廷对我们这些“非嫡系”本就疑嫉,此次北征,说不定就是阴谋,要把我们调开,再统统消灭!不如趁大军在外,拥立郭大帅为帝,杀回京城,这样既可保全性命,又能得保富贵……


当然,节奏是怎么带起来的,已经不得而知了。总之后来的事实就是,在一个清晨,无数将士拥到大帅帐前,高呼着要求郭威当皇帝,混乱中有人将一面黄旗裹在了郭威身上……


郭雀儿叫道:“我可不想这样啊,都是你们逼的,别再逼我了!诶,别!别……别停啊……”


乱哄哄中,大军掉头返京,朝中群臣迅速统一了思想,太后也颁下诏书,把江山禅让给郭威。至此,郭雀儿完成了从大哥到大哥的华丽转身,当上了大周皇帝。


这情节,熟悉吧。名震千古的“黄袍加身”,首创者就是这位身上纹着小雀雀的郭威同志。赵匡胤当时是群众演员之一,也是郭威的小弟,一板一眼都是跟着老大来学的!



怎么样,鲁智深+赵匡胤,还有比这更社会的吗?


不服不行,人家另类地纹了只雀雀,结果就如此流弊,看来纹身跟成功学有关?


于是,时人认真分析郭威的成功,深刻探讨纹身内容与职业荣耀的关系,结合实际,总结成了这么一句话:


一只雀雀身上纹,掌声献给社会人!


 04 


话说回来,要想获得掌声,光像鲁智深或赵匡胤那样的“社会”还不够。事实上,之所以尊郭威一句社会人,是因为他的确做出过很社会的贡献。


郭威登基的四十多年前,五代的第一位皇帝——扒灰佬朱温,干了一件令人很无语的事儿。朱温本是贼寇出身,打仗不仅杀人,而且越货。有次他率军攻打淮南,临走时劫掠一番,抢回来了万余头耕牛。


虽然当时的耕牛是优质资产,但这么多牛扎堆,怎么处置就成了难题。随军带着吧,影响作战;杀了吃肉吧,太浪费;作价出售吧,当时连年混战,民不聊生,更无余钱买牛。


面对这烫手山芋,朱温想出了个歪点子。


老百姓不是没钱买牛吗?没关系,咱们以租代售。我把牛给你,你来使用,但牛的所有权是我的,每年你得向我交租金。


如此这般,优质资产得到利用了,实际偿付也可以到位了,两全其美。——分期真是个好东西,能把割韭菜的方式从一波流变成细水长流,按着老百姓一点点地揭,简称按揭。


这种方式的确很现代化,只不过,当时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给老百姓牛的时候,没有约定租赁期限!老百姓也不敢问,就这样稀里糊涂地租着牛。几十年过去,当年的牛早就成牛肉干了,但牛租还在照收不误!



五代时期战乱频繁,财政捉襟见肘,是以接下来的几家朝廷谁也不愿放弃这个税源。反正是你祖上欠的嘛,别想跑啊,老乡!


到了社会大哥郭雀儿当上皇帝,终于看不下去了:靠!牛都死了,还要收租?老子当年混社会时,收保护费也没有这样收的啊


就这样,郭威一声令下,废除牛租,还给了社会一个公道,也切实减轻了人民群众的负担。


这波操作为郭威圈粉无数,他身上纹的小雀雀似乎也更加鲜艳了——别管身上纹的啥,你干的是社会事儿,才配叫社会人


毕竟,社会都是干出来的,不是纹出来的。


你不干点人事儿,描纹得再炫也没用别看你那几条盛世龙腾粉饰得花里胡哨,其实还不如人家社会人的雀雀。


更何况,你那龙纹得也不怎么样啊!远远看去,跟条带鱼似的!



来源:老斯基野驶(ID:lsjyeshi) 作者:诺维斯基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侵权必究

披着隐身衣的狼

间歇性熄火的火眼金睛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