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郑州暴雨,一个关键细节!

都在等待命令!!!

可怕的不是郑州的大水,是有些民众脑子里的水

悲剧!重庆大学女副教授群发遗书后跳楼身亡!

吴亦凡沦为约炮王!床照、群P音频全曝光!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2019年7月3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一具白骨,揭开18线城市的面纱

铜奖斯基 老司机野驶 1周前


法院判了社会人的死刑,21年后人们发现他还活着;老百姓得罪了社会人,16年后人们发现他已经死了。


 01 


2009年,北大社会学系博士生冯军旗撰写了《中县干部》的论文,分析研究了中部某农业县的干部状况。


该县人口80万,面积1000平方公里,共1万多名干部。作者根据一个家族出“干部”的多少,把它们分为“大家族”和“小家族”,一个家族产生5个以上干部为“大家族”,5个以下、2人以上为“小家族”。


根据调查,在中县境内,作者从这1万多名干部中,梳理出21家“大家族”,140家“小家族”。



作者根据对这161个家族的分析,得出了一个县级家族谱系。整个县其实就是把持在这161个家族手中。所有干部的升迁,也是在这161个家族之间循环产生。


这一个个大小家族之间,又纵横交错,形成了一张密不透风的网。更可怕的是,这些家族之间并不割裂,往往以联姻或者拜干亲的方式不断扩大,“几乎找不到一个孤立的家族”。


这些家族的成员,实质上就是这张网的每一个支点,动任何一个支点,就是动了这张网


80万人口的县,实质上79万人是顺从的大多数。这79万人,只能依附这张网的各个支点,才能小心地捧着尊严,岁月静好。


 02 


2019年4月,社会人杜少平手下交代,在16年前,替杜将一具遗体埋入新晃一中操场。这一交代,掀开了16年前这个城市的一桩杀人灭口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