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倪妮的裸照,露胸照,抽烟照全部流出,跌破眼镜!

今晚,所有买房人或彻夜不眠!!

国土之祸,堪比计生|大象公会

带大家了解一下91porn里耳熟能详的一些名人吧[top排行榜]

雷军正在窃听中国3000万家庭! 集体起诉小米吧!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如何克服社会转型过程中的合法性危机?

2016-05-12 沈永刚 长江卓越生活 长江卓越生活

合法性危机是指统治权力正在失去其自我辩护的正当理由,被统治者怀疑进而否认统治者的资格和权威,或合法性系统无法在贯彻来自经济系统的控制命令时把大众忠诚维持在必要的水平上合法性危机意味着政府的信任危机和权威危机,它直接表现为既定政治秩序的支持力在广泛性和持久性方面的严重耗散。那么如何克服合法性危机?本文从技术和价值角度解答这一问题,以抛砖引玉。



一、合法性及其危机


卢梭在其著作《社会契约论》中写道:即使是最强者也绝不会强得足以永远做主人,除非他把自己的强力转化为权利,把服从转化为义务。这个论断为我们理解政治合法性提供了基础。自由主义之父洛克认为,政治合法性源于被统治者的同意(consent of the governed confers political legitimacy)。洛克的“同意论”成为西方政治学界政治合法性理论的基础。

合法性(legitimacy)的基本含义是:拥有为普遍的行为标准(大多数人或传统、法律)所承认的正当理由的状态20世纪初韦伯提出合法性理论以来,合法性的理念在社会科学领域里得到了普遍的承认,并成为现代政治分析的一个关键术语。美国政治学家李普塞特认为,合法性意味着政治制度要形成并维持这样一种信念:现存的制度最适合于这个社会。

从本质上看,政治统治的合法性就是社会成员对于政治统治的承认,就是社会成员对于政治统治正当性的认可。从逻辑上讲,政治统治是否合法,乃是政治统治行为主体是否具有合法权威的问题。政治统治的合法性,也就意味着国家权力的自主性与独立性问题。国家权力的自主性与独立性程度越高,政治统治的合法性也就越强,政治统治的行为方式也就越灵活,政治统治的秩序也就越稳固。

实现统治合法性的基础有两个,一是服从的习惯或习俗以及强制性的法律,二是被统治者发自内心的认为统治者有权指挥他们,而自己有义务服从统治者。韦伯在认为存在三类合法性:传统型合法性、魅力型合法性和法理型合法性。然而,在实际生活中,政治合法性常常是这三类的混合。

政治统治的合法化过程是指国家政治权力转化为政治权威的过程,也就是统治阶级极力把统治权力渲染成全社会成员的意志体现从而为自己树立权威形象的过程



政治统治合法化过程主要通过以下途径加以实现第一,通过庞大的权力机器给人以直接的心理威慑。第二,通过制度化的机制与社会成员加强联系,以使获得程序化的权威。第三,通过宣传教化以获得信仰方面的权威。 

所谓合法性危机,是指统治权力正在失去其自我辩护的正当理由,被统治者怀疑进而否认统治者的资格和权威,或合法性系统无法在贯彻来自经济系统的控制命令时把大众忠诚维持在必要的水平上 

政治合法性危机存在政府危机、政治制度危机和政治共同体危机三个层面。合法性危机意味着政府的信任危机和权威危机,它直接表现为既定政治秩序的支持力在广泛性和持久性方面的严重耗散。


二、如何克服合法性危机?


合法性是一个动态的过程,过去是合法的统治,不代表现在就有合法性,现在是合法的统治,不代表未来永远具有合法性,合法性需要不断地加以确认。 因此,统治者需要不断确保政权的合法性。

21世纪是自由化、民主化、法治化、全球化、市场化和信息化的时代,同时也是一个高扬人权的时代,民主化“第四次浪潮”席卷全球,民主成为泛滥于政治市场的“贬值的通货”。

经过大暴乱、极端时代的20世纪的洗礼,民众逐渐意识到极权主义、专制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危害,民主已经获得了世界性的话语霸权。可以说,没有人敢于公开反对民主。民主和自由、法治、人权一道,成为举世公认的普世价值。中国无需也不能否认普世价值。

我认为,民主、自由、宪政,是没有阶级的,归根到底都是人权。20世纪法西斯的肆虐让我们看到了人权的极端脆弱性和重要性,需要每一个国家建立保障人权的制度,切不可肆意践踏人权。因此,在冷战结束后,意识形态在在一定程度上终结了,每一个政府克服合法性危机的关键是保障人权。

1.从技术上讲,克服合法性危机的关键在于谋求民众的支持,着力于维持和强化政治合法性的基础。

2.从更高的价值角度看,最大限度地巩固政治合法性必须在广泛而深入的政治文明建设中着力,使合法性与合利益性、合道德性、合法律性相统一。(《政治哲学关键词》)

3.要避免政治合法性危机,就必须使政治合法性建立在以经济成就为代表的统治绩效、民主政治制度和主流文化意识形态基础之上。

具体来说,对于政府而言,就应主要着力于建立和强化其有效性或政绩基础;对政治制度来说,主要应建立和强化体现现代政治价值理念的民主宪政体制;而对于政治共同体而言,则应着力于通过文化意识形态来强化民众的国家政治共同体意识。


 中国改革开放的过程实际上就是一个现代化的过程。中国作为一个后发外生型现代化的国家,适当的权威是现代化所需要的政治稳定的重要条件。因此要实现现代化,必须克服合法性危机。具体到中国,克服合法性危机要做到:

第一,保障公民的人权,促进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

第二,落实宪法,推行“以宪治国”,建设社会主义宪政,保障宪法的权威和尊严。

第三,保障公民的言论自由、宗教信仰自由,承认普世价值。

第四,进一步推进市场经济体制改革,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警惕“国进民退”,深化国有企业改革。

第五,深化文化体制改革,倡导文化多元主义,落  实“百家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

第六,不断提高民主程度,建立健全公民参政议政的体制机制,倡导公民理性参政。

长远来看,中国政治合法性的构造还需要政治体制的改革,在政绩合法性基础上建设程序的合法性基础,从而在制度上保证中国政治制度的长治久安。驾驶社会主义法治,建设社会主义民主,在制度上进行民主制度的创新,塑造法理型的政治合法性,使民众对权威的服从不是出于对个人的而是出于对法律的忠诚。但同时,在建设民主制度时,还需要警惕方法不当、急躁冒进可能引起的合法性危机。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