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局已定,必须拿下索额图

最新消息!小Angelababy任娇那一晚竟和他一起做这事

最近非常热门的猪头肥宅一坨肥肉压海棠的出处

妹子不穿裤子故意挑逗外卖小哥,我明天就送外卖去!

小火箭(Shadowrocket)新手攻略(三)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10月12日 下午 5:32 被检测为删除。

荒郊野外!我和老公的好友玩到停不下来……

2017-10-12 大笑村 大笑村


   我小姨是个很会伪装的女人,在别人眼中,她是凌然不可侵犯的女神,美丽高贵,气质优雅,年仅26岁就坐上车间主任的位置,不知是多少男人的梦中情人。


  但是,她在人前表现出的一切优点,全是装出来的,背地里有多么恶毒,只有我知道。


  小姨和我没有血缘关系,她是我妈的朋友,在我十五岁那年我爸妈因为车祸去世,她收留了我。

 

  当时她在一众邻居面前抱着我放声大哭,发誓以后会好好照顾我,不让我受到一点委屈。

 

  所有人都被小姨的演技骗了,我也不列外,成了孤儿的我真的把她当成了依靠。

 

可仅仅几天后,我被小姨带到了昆山,她就毫不犹豫的撕下伪善的面具,像是换了一个人。那时我才知道,她收留我完全没安好心,仅仅是贪图我父母的那笔补偿款。

 

  两年时间,我一直和小姨住在一起,在小姨眼中,我就是她轻而易举得到的一个免费奴隶,随意被她像狗一样使唤,家里什么重活脏话都是让我去干,她就躺在沙发上玩手机,懒得要死,只要心情不好,就对我破口大骂。

 

  那段日子,我完全沦为一个出气筒,佣人,保姆,总之不是她口口声声在邻居面前说的那样,把我当成亲人一样对待。

 

  小姨是电子厂的车间主任,在她的安排下我也进了厂,白天在厂里累死累活工作十几个小时,等到晚上十点多下班还得给小姨洗衣服、端洗脚水,来大姨妈的时候我还要给她去买卫生巾,洗沾了血的内裤。

 

  身为一个男人,我觉得这是一种对我严重的侮辱。

 

  可我根本没别的办法,我每个月工资能有三千左右,可到手的只有三百,剩余的全都被小姨没收,还说我吃她的住她的,那些钱是我应该孝敬给她的。

 

  记得有一次,她把刚脱下的内裤丢到我脸上让我洗的时候,我实在受不了了,就说了一句我不想洗,结果她上来就劈头盖脸给了我一顿巴掌,指着鼻子骂我王八羔子,不愿意住就滚蛋。

 

  我当时看着她扭着挺翘的屁股回房间时,真想冲上去直接把她上了,然后一走了之。

 

  但我不敢,离开这个家,我可能会像看到的那些要饭的一样,流落街头……

 

  给小姨当奴隶的日子一直持续了两年,我脑子里从来没有放弃过教训她一顿的想法,甚至在梦里都不知道有多少次把她按在胯下狠狠蹂躏,可梦醒时分,我还是她眼中听话的一条狗,最大的抗争,也不过是拿着小姨刚脱的内裤躲在卫生巾狠狠的打飞机。

 

  我以为这辈子的命运也就这样了,永远逃不出小姨的魔掌,可命运总是喜欢跟人开玩笑,一件事情的发生,让我拥有了翻身的机会……

 

  那天晚上下班以后,别人都早早的回去睡觉,我却还像往常一样拖着疲惫的身子留在车间拖地、打扫卫生,把一切收拾好,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

 

  我们车间是没有夜班的,这个点不可能还有人留在这里,按理说关了灯后整个车间漆黑一片,可今天有点不一样,在车间门口的办公室,竟然还有灯光依稀亮着。

 

  我心下疑惑,办公室里的那些人是电子厂里的特权人士,换句话说就是当的,不用加班,每天下午三四点就老早下班了,现在都半夜了怎么还有人在?

 

  怀着疑惑,我往那边走了过去,可还没等靠近,一阵令人面红耳赤的女人娇喘声收入耳中,其中还夹杂着男人粗重的喘息。

 

  我顿时激动起来,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些男女做那事画面,以前都是在手机网站上看到,难道今天能幸运的看次现场直播?

 

  想到这里,我不假思索的悄声摸了过去,小心翼翼的扒在门缝上想要一窥究竟,到底是谁敢在大半夜在车间乱搞?

 

  办公室里的场景没有让我失望,首先印入眼帘的就是一个女人的背影,她上身穿着吊带衫,可自小蛮腰以下,却光溜溜的什么也没有,两片雪白的臀瓣坐在男人大腿上,不停的前后摇晃,晃得我一阵眼晕。

 

  我一下愣住了,不是因为激情四射场面,而是那个女人背影我特别眼熟。背影的主人我在梦里上过几百次,在现实中,包裹那两瓣屁股的内裤,我几乎每天都在洗,哪怕闭着眼,我都知道那是谁!

 

  她,分明就是我的小姨周慧茹!

 

  打死我也想不到,这个在我面前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女人,此刻竟然在车间里和别人在偷情,而她偷情的对象竟然是杜涛,那个厂里人见人厌的大混子!

 

  一个是人前高贵的厂花女神,另一个则是无恶不作令人生厌的混混,他们怎么会搞在了一起?

 

  不知怎的,我心里竟然有股说不出的愤怒憋屈!

 

  小姨对我的态度很差,但不可否认的是,她长得非常漂亮,是毫无疑问的美女,我暗地里没少幻想过哪天能把她给拿下。可我做梦也没想到,她竟然自甘堕落和杜涛勾搭成奸,我哪点比他差?

 

  激情场面仍在继续,两人忘情的舌吻着,周慧茹时不时发出母猫叫春般的呻吟,水蛇般的腰肢扭动个不停,她两条套着黑丝的修长大腿骑跨在杜涛身上,其中一条腿的脚腕上还挂着那条我分外熟悉的蕾丝内裤,摇摇欲坠。

 

  而杜涛则是不停耸动下身往上顶,一双大手粗鲁的在小姨雪背上胡乱抚摸,兴致高昂时,就在小姨屁股上猛地拍几巴掌,发出啪啪的声音。

 

 

  我在外面看着,下身瞬间起了反应,裤裆处顶起帐篷,恨不得冲进去替代杜涛的位置。

 

  但我也只能想想,无论是周慧茹还是杜涛我都得罪不起,并且我现在的行为都等于在玩火,万一被发现,杜涛这个大混子能让人把我打死。

 

  不过这次撞破周慧茹的秘密,我可不甘心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能从中获得些出人意料的好处也说不定呢?

 

鬼使神差的,我掏出手机,把这一幕幕录了下来……

 

  这场大戏我没敢看到最后,中途就偷偷跑掉。

 

  回到家以后,第一件事就是躲在自己房间继续欣赏拍摄下来的作品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我听见门口有动静,知道是周慧茹回来了,心想这对野鸳鸯还挺能折腾。不敢怠慢,连忙走出去。

 

小姨,你回来了?

 

滚一边去,别烦老娘!

 

  周慧茹衣衫不整,脸颊残留着潮红,一副很疲惫的样子,看到我过来,张嘴就骂了一句,扭着小屁股进了她房间。

 

  我心头窝火,死死盯着她的背影,脑海中再一次浮现她丰满雪白的大腿,欲拒还迎的呻吟。妈的!在杜涛面前是个放荡的骚货,想怎么草就怎么草,跟我又他妈装高冷。如果有机会,老子一定要痛痛快快的草你一次!

 

  过了没一会儿,周慧茹穿着睡裙从里面出来,用命令的口吻说:去把我衣服洗了!洗不干净就给我滚外面去睡!

 

  如果是以前,我肯定乖乖的给她洗了,可一想到她和杜涛胡天胡地的骚样,我就憋了一团火,谁知道她衣服上面有没有留下两人的液体,想想都恶心。

 

小姨,我上工的时候划破了手,明天在给你洗吧。我冷硬的找了个借口,这骚娘们还真把我当洗衣机了。

 

手伤了又怎样?那只能赖你自己活该,赶紧给我洗干净晾上,不然没你好果子吃!周慧茹不耐烦的说了一句,转身进屋,的一声把门狠狠甩上。

 

  我被她不削一顾的样子刺激到了,拳头紧了又松,最终咬牙说:妈的死三八,臭婊子,给老子走着瞧!

 

  走到卫生巾,就看到周慧茹今天穿的一副果然在那里,最上面的是她的小内内,底部的位置有一团黄白之物,我不禁又起了反应。

 

  洗完之后,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越想越觉得憋气,一咬牙拿出手机用小号添加了周慧茹的微信,本来只想试一试,不料竟然很顺利的同意了。

 

  没过几分钟,周慧茹就发来消息:你是?

 

  我想反正她也不可能知道我是谁,没有废话,直接把拍的那段视频发了过去。

 

  几秒钟后,我听到小姨房间传来一声响动,忍不住得意的想死三八,你也有被吓到的时候!

 

  没等她反应过来,我冷笑着发去消息:美女,胆儿挺大啊,在厂里都敢乱搞。

 

  周慧茹这次回复的很快:你想怎么样?

 

  我愣了一下,她竟然没追问我是谁,也没问我怎么得到她的微信号,而是直接问我有什么目的,我想了想后,打字道。

 

不想怎样,就是觉得美女你的身材挺不错,想向你要两张裸照乐呵乐呵!要是不给,我可不敢保证视频会不会曝光!

 

  周慧茹足足沉默了五分钟,才再次发来消息:你也是厂里的员工吧?杜涛这个人你应该清楚,我劝你立刻把视频删掉,不然被杜涛查到,你会很惨!

 

  我当然知道杜涛不好惹,可我一点也不担心会被查到,因为车间里根本就没有摄像头,死三八都这时候了还想唬我。

 

  我冷笑两声,好啊,既然美女不配合,那就别怪我把事情做绝,我保证明天整个电子厂都能欣赏到你被草的样子!到时候,呵呵……”

 

  果然,周慧茹淡定不起来了,立马回复:裸照不可能给你,换个条件吧!要不我给你一万,把视频删了?

 

  我心气一下就顺了,这女人从来都是给我高高在上的,哪有这么低声下气求过我,不蒸馒头争口气,拼着不要钱,我也要让她低头,大着胆子回到。

 

老子不缺钱,就缺女人!你不想发裸照也行啊,找个时间地点,咱俩睡一觉,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我死死盯着手机屏幕,心里也有些打鼓,但一想到她是那么虚荣的一个女人,整天装的像个高高在上的女神,肯定不想让人知道她和杜涛这个声名狼藉的混蛋勾搭到一起。

 

  想到着,心中大定,就看周慧茹会不会屈服了!

 

  结果,等了好久也不见动静,她的房间也没再传出什么声音。

 

  就在我微微有些失望的时候,微信叮的连续响了几声,两张上身裸露的床照发了过来,没有露脸,酥胸上殷红的两点也被一只手遮住。

 

  即便这样,我看了以后也差点流鼻血,但我并不满足,欲火驱使下继续说道。

 

草,糊弄谁呢!我要的是露脸全身照,不给我就把视频公布出去!

 

  过了不久,周慧茹果然又发了一张,这次很清晰,她侧身躺在床上什么也没穿,一对饱满的玉兔挺翘的暴露在空气中,两点粉嫩更是让我特别满意。尤其是她下面那一片茂密的三角地带,让我这个小处男激动的打颤。同居两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她这副模样。

 

  周慧茹说:这下你满意了吧,赶紧把视频给我删掉!

 

  我嘿嘿一笑,打字回道:行啊,等我什么时候心情好了就删。

 

  可能周慧茹被我无耻的回复气的不行,这次竟然发来一段语音,隐含怒气的质问我怎么不讲信用。

 

  我说我怎么不讲信用了,我又没说过发了裸照就把视频删了。小姨没有办法,问我怎么样心情才会好?我就让她撅着屁股摆一些淫荡的姿势给我看,小姨一一照做,直到最后实在受不了了,才说我是不是在耍她!

 

  她发来的那些照片我通通存在手机里,想了想觉得真要撕破脸对我也没什么好处,暂时先稳住她。

 

怎么会耍你呢?还不是因为你长得太美,视频我再欣赏几天,觉得没意思了肯定删!

 

希望你说话算话!

 

  我不屑的笑了笑,朝她房间的方向看了一眼,心想,臭婊子,你恐怕做梦也想不到威胁你的人就和你住在同一片屋檐下吧?咱们以后还有得玩呢……

 

次日我起床的时候,整个人都感觉神清气爽,昨天周慧茹的那几张裸照对我刺激太大,内裤里黏黏糊糊的,湿了一大片。

 

  周慧茹对我生活费方面管制的很厉害,我只有两条换洗内裤,还是半年前买的,昨天洗的那条还没干,无奈之下只好就穿个大裤衩跑进卫生间。

 

  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女人对我搔首弄姿,并且还是一直心心念念想着的小姨,这个刺激让我遗精的量也特别大,内裤泡在水里,很快就有一层白白的絮状物漂浮在水面。

 

  没敢用洗衣液,周慧茹说过只有洗她的衣服时才能用那种香香的东西。我把内裤在水里涮了两下,随便用黄肥皂打了一层,揉搓起来。

 

大早上的,你鬼鬼祟祟干什么呢!?正在我用心销毁罪证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冰冷的声音。

 

  我吓了一跳,回过头,就见到周慧茹双臂环胸站在门口,脸上阴沉的仿佛能滴下水来。

 

  她身上穿的是粉色睡裙,里面明显没戴胸罩,露出深邃沟壑的同时,饱满挺翘的正中两粒相思红豆傲然屹立,我一眼看过去就再也挪不开眼睛,鼻血差点没流出了。

 

  哪怕昨天她昨晚发来的裸照姿势再怎么撩人,也不及肉眼真真切切看到来的刺激,一瞬间我就有了反应,因为没有内裤的束缚,小兄弟昂首怒立,宽松的裤衩霎时被高高顶起一个帐篷,连忙窘迫的弯腰驼背像个虾子。

 

  周慧茹脸上闪过一丝羞怒,稍微拿手遮了一下,然后视线就一直盯着我的下身鼓起的那个位置,半晌也没说话,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也不知在想什么。

 

  我被她看的浑身不自在,拼命压制,可小兄弟却非要和我作对一样,越想让他软下去偏偏越是坚挺,周慧茹在我脑中的形象,早就被剥的一丝不挂,欲火更加一发不可收拾。

 

  我低下头时,发现帐篷明显又大了一圈。

 

  大概过了三四分钟,她终于说话了,语气莫名的说:

 

弄完了没有,好了赶紧给我滚,我要上厕所!

 

  我松了口气连忙答应一声,胡乱把内裤涮洗两下,也不管干没干净,弓着腰侧身跑了出去。

 

  把内裤支到阳台晾晒,回到客厅,不一会儿,里面传来窸窸窣窣的流水声,不受控制的想象起周慧茹小便时是什么样子。

 

  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厕所门打开了,周慧茹瞥了我一眼,对我招招手说:赵峰,过来。

 

  我裆部的异状这时候还没消下去,周慧茹翘着腿坐在那里,本就短小的睡裙更是遮不住那双光滑雪白的大腿,底部更是露出一抹漆黑,对我目前的状况更是火上浇油。

 

  尽量控制着自己的视线不往她身上看,低着头慢慢走过去,屁股微微后撅,让自己窘态看上去不是那么明显。

 

什么事,小姨。

 

坐!周慧茹说。

 

哦。我应了一声,局促的在对面沙发上坐下,目光游移不定。这女人和我说话从来都是严厉命令的语气,像今天这种还从来没有过。

 

  她反常的行为让我心里不停打鼓。莫非她察觉到了什么?

 

赵峰,你在我这儿也住了两年了,说说,小姨对你怎么样?周慧茹说道。

 

  我惊疑不定,干笑着回答:挺好的。

 

  这话我说的言不由衷,但周慧茹根本没听出来,还以为是真心话,满意的说:还算有点良心,不枉我给你找工作,给你生活费,知道小姨是对你好,总算没白养你!

 

  她说着,竟然大胆的把雪嫩的小脚伸了过来贴在我腿上。

 

  冰冷的触感让我抖了一下,看着近在咫尺的圆润玉指,呼吸微微急促起来。

 

小姨……”我满脸通红的叫了一声。

 

  周慧茹憋了一眼我再次雄起的裆部,轻笑一声:赵峰,我记得你还没谈过恋爱吧。嗯?还是个小处男?

 

嗯。我红着脸答道。

 

平常有没有自己手淫什么的?周慧茹又问。

 

  这个问题我支支吾吾半天没答上来。

 

  周慧茹咯咯一笑,随后我就看到她露出思考的样子,那只脚还在我大腿上无意识的摩挲着,触电般的快感让我浑身战栗,下意识的挺直腰板,僵硬的不敢动弹。

 

  这种痛并快乐着的折磨持续了一分钟之久,周慧茹突然开口说道:小峰,你想不想尝尝女人是什么滋味的?

 

  我一下怔住了,随后心里一阵喜悦,这女人一大早上这么奇怪,还说让我体验一下女人的滋味。莫非是吃了春药,想勾引老子跟她上床?

 

  我用力点了点头,狠狠咽了一口唾沫,眼神灼热的盯着周慧茹凹凸有致的身材,妈的,功夫不负有心人,没想到老子也有能玩她的一天。

 

  没想到,周慧茹似乎并不是这个意思,把我撩拨火起以后,一言不发扭着小屁股就走,像是要掐死我不该有的想法一样,把她房间的门死死关紧。

 

  我暗骂一声操,不用想,这女人刚才说的那些肯定又是在玩我!

 

  她拿我寻开心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我要是当真了那才是真傻逼!

 

  日子一天天过去,就像我想的那样,周慧茹完全没有再次提起那件事,我也熄灭了心头那一丝奢望。每天白天正常工作,晚上就报复性的威胁周慧茹给我发各种裸照,说一些挑逗侮辱的话。

 

  她要求删视频,但我一直没松口,后来她也习惯了,聊天也不像刚开始那样火药味十足,更倾向于把我当成一个陌生炮友,甚至我得寸进尺的让她自摸她也答应下来,隔天就给我传了两段五分钟的自摸视频。

 

  在网上的周慧茹太放荡了,恋奸情热之下,我甚至有想过把她约出来开房,带上面具狠狠操她一次,但最终还是打消这个想法。

 

  对她而言,我并不是真正的陌生人,哪怕是戴着面具也很容易被识破。

 

  就在我以为自己不可能对周慧茹一亲芳泽之时,这天晚上,周慧茹竟然强迫我做了那种事……

受篇幅字数所限

想看未删减版猛戳下方阅读原文

↓↓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