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生命的最后时光,是在那个屋子里待了一百多天

北京4名社区干部商讨“驭民之策”:“他的软肋是儿子”

新疆大火烧了2小时多!疫情消防通道被焊死 造成十人死亡 哀默

孩子们,不要怕

路是通的,是他们不跑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再说一遍:马金瑜事件的关键,是家暴

易小荷 骚客文艺 2021-03-28


本       文       约      2600       字


阅       读       需       要


5 min


前两天误入一个“东亚女性生存状况”群,有个女孩说她住在日本,曾有个台湾男人追求她追得太紧,她报警了,(基于之前在国内的经历)她本没有抱什么希望,但警方很快就逮捕了那个男人,因为日本在这方面规定得很细:在受害者住所附近出现过两次,连续打不出声的骚扰电话,都可以算作“stalker”(跟踪狂)。给她做笔录的时候,警察还问她男生有没有对她造成过什么伤害?

我们也有家暴方面的法律了,然而记得拉姆的事情么?出警的民警还在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如果执法部门、社区、周遭环境不是这样对家暴者和稀泥式的纵容,坚韧善良的拉姆也不会被活活烧死吧。

而现在,还有人记得马金瑜这个事,“解决家暴”是第一诉求吗?

我绝不相信,大小便失禁这种事情,马金瑜会随口编造出来栽赃那个男人。编造谎言一点都不难,但是一个人把这些编造自己身上也太不容易了,尤其是还要冒着损失巨大声誉和信誉的风险。

当我把上述的群里那个故事写出来发朋友圈的时候,一个加拿大的朋友说:“在加拿大,只要报警家暴,警察会先把有施暴嫌疑的人带走,确保不会再有伤害发生。再询问。”

“先保护、再询问”在现在的中国已经是不可能实现的奢侈了,而还有很多人——平时标榜悲悯心、把人文关怀挂在嘴边的人,此时此地,在应该展示同情的时候,却在卖力地秀着智商。

这几天关于马金瑜的新闻太多了,因为在家暴的背后,还有着她经营网店以及因此欠下的债务等问题,这些事情纠葛在一起,错综复杂,乱花迷眼,就连一位颇受人尊重的媒体前辈,都说自己无法判断是是非非了。

这才是让人更为担忧的,因为受害者被各种苛求,被要求完美,被指责人品,被怀疑老赖……看到那些过于轻易和随意的评价、辱骂、讥讽,我就会绝望地想着一件事情:同情心真是一种稀有的天赋啊。

更何况这一切的跑偏,都是把最应该解决的家暴问题,又推远了一点。

在上一篇文章(心疼马金瑜,更心疼那些被家暴后发不出声音的女性)中,我说过,作为一个前记者,她的声音还能被听见,所幸她还能最终选择离开。可是,还有多少女性在那个隔壁中国过着悲惨的生活,无声无息,直至消逝——现在,还有几个人能记得起拉姆那张善良而美丽的脸庞?

图源:微博@澎湃新闻

家暴这种事情难就难在这里,第一是取证难,第二是即使能取到证据,要不要对这个人进行处罚,要不要走法律程序?甚至很多时候对方还是自己孩子的爹。这是最最艰难的地方——伤害自己的人,恰恰是自己在世界上最亲密的人,如果不是这种足够亲密的关系,这种暴力就不会被称作“家庭暴力”。毕竟,家庭是一个人情感、经济以及肉体生活的承载。

马金瑜的最新声明称从家暴开始后,她就多次提出离婚了,她说还收集了有关证据……无论如何这个男人是她自己的主动选择,是她对爱情、家庭的梦想寄托,报警、控告,无异于亲手扼杀自己的梦想,也是对自我的完全否定。这种自我否定难道不是世界上最艰难的事情吗?

并且,也来看看前车之鉴吧:

2009年10月19日,年仅26岁的北京女孩董珊珊遭家暴被打死。

结婚的十个月内,董珊珊和家人曾先后多次向警方报案,控诉丈夫王光宇的暴力行为,并提起过离婚诉讼,也曾经逃离独自在外居住。警方每次都会出警,但对于董珊珊遭受家暴一事,还是表示没有什么办法。

王光宇曾这样描述对董珊珊的最后一次残酷殴打:“用拳头打她,用脚踢她,从卧室门口,一直踢到床上,哪都打、哪都踢,直到她倒在床上为止,也不知道踢了她多少脚。”

《北京晚报》一篇名为《新婚妻子遭家暴被殴打致死 曾8次报警不管用》的文章里面说,每次王光宇打完妻子,又会求妻子给他改正的机会。然后又威胁不许报警,不许告诉家人同事,不许离婚。

“腹膜后巨大血肿;右肾变形萎缩;头部多发挫伤;多发肋骨骨折;肺挫裂伤,四肢多发挫伤、淤血……”这是婚后8个月,董珊珊被送进重症监护室时的诊断书。

2010年,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仅仅以虐待罪为名,判处王光宇有期徒刑6年半。

还有《山东商报》报道过的方某洋:出生于1997年的山东德州方庄村女孩方某洋因不能怀孕,被丈夫、公婆虐待,于2019年1月31日死亡。

据说方某洋出嫁时160多斤,被殴打致死时只有60多斤。

最后,虐死一条人命,被告人张某林犯虐待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被告人刘某英犯虐待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二个月。被告人张某犯虐待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

图源:微博@中国新闻周刊

这样的家暴案,随便一搜,比比皆是。

我也在问自己,为什么对马金瑜遭遇家暴的事情那么关注,大概很多人没有意识到一点,家暴不只是“别人家”的事情。由于难以取证、受害者大多隐而不说等种种原因,远远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而马金瑜被家暴的事情曝光(她在声明中说是前同事、朋友传播出去的),某种程度上这种传播和讨论是并不是件坏事,我们要做的是鼓励更多的受害者说出真相,保护自己,而不是因为被家暴之外的原因,遮天蔽日地对一个受害者,进行道德打压。

“文明并不是理性,文明是对于弱者的天然保护,对卑微者的一点善意,对受害者的一种救助。”这是连清川老师朋友圈里面最触动我的一句话。马金瑜不仅仅是马金瑜,马金瑜也不仅仅是个女性,她是属于人类共同体中弱势的那端。

至于大家觉得“不合时宜”的众筹的事情,因为不了解,不过多做诛心之论,但是马金瑜欠债与否和被家暴与否一直都是两件事,性质完全不同的两件事,这个是最基本的逻辑。

家暴潜伏在许多黑暗而看不见的地方,从前面讲的那些案例就能看出来:这些家暴案件始终处于舆论声音大,法律制衡并不那么得力的状态。在“清官难断家务事”的论调下,不知道还有多少无助的人在挣扎——我们始终要记得不要从此处虚焦。

昨天我无比绝望,已经不想再多说哪怕一句话,可是又如鲠在喉,只觉得所处的是非人间,艰于呼吸视听。鲁迅悲叹:再多的惨剧,也不过是供无恶意的闲人以饭后的谈资,或者给有恶意的闲人作“流言”的种子。

村长在朋友圈说:“我们做一点点的意义不在于改变那些不可能改变的人,而是不能沉默,让那些围观的人以为错误的声音才是声音。”

最后附上村长的21条,关于家暴。


-  推荐阅读  -

心疼马金瑜,更心疼那些被家暴后发不出声音的女性

为贾平凹父女辩护

丧家犬没有乡愁


 

值班主编 | 燕之敖 刀哥   值班编辑 | 小窗

这是第 973 篇文章

- END-

请将骚客文艺打上“星标”,

每次看完文章后,也劳烦点个“在看”。

这样,我们每次的新文章推送,

才能第一时间出现在你的订阅列表里。

有趣的灵魂彼此不要错过哦

 © Copyright 

作家原创作品 |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欢迎分享朋友圈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