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女记者采访矿难,遭群殴多处受伤:为何鲜有机构媒体声援?

如何获得ClubHouse邀请码?

张文宏:全球疫情结束之日,便是危险降临我国之时

又有金融圈狗血八卦!工行女员工劈腿被老公当场抓包…

2021年“露奶装”火了,又纯又欲太好看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在做完后,老公会帮你洗下面吗?

2017-05-31 教你做365道菜 教你做365道菜

  我坐在灯光幽暗的酒吧里,思绪万千。当我颤抖着手端起酒杯时,眼泪终于不争气地滑落下来,它们摔在吧台上,碎成放射状。

  我刚刚经历了一场狗血至极的抓奸。

  当我满怀欣喜,想要给未婚夫宋志远一个惊喜时,打开房门却看到了我这一辈子也没想过的一幕,我永远无法相信。

  那时,我呆呆地站在门口,房门被微风轻轻合拢。

  我看到全身赤裸的宋志远正背对着我站在床边,白的有些不像男人的,雪白的臀部正卖力地耸动着,他的肩膀上扛着一双白腻异常的双腿,双脚登着一双黑色漆皮高跟鞋。

  那双鞋……是我送给这个好闺蜜的。

  “志远,快……”

  透过宋志远不短前后耸动冲击的身体,我看到躺在床上的雪瑶高高举起双腿,努力地抬着臀部,疯狂摇动着满头长发,用力地迎合着宋志远的动作。

  她那涂着精致指甲油的双手将床单几乎扭破,看起来很爽呢。

  我静静地看着他们卖力地表演。

  “志远,用力些,就快要到了……”雪瑶几乎吼了起来,肆无忌惮地尖叫着。

  天知道当时我是什么心情,当这一幕毫不遮掩地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以为自己会暴怒,会歇斯底里,会怨天尤人,但是我没想到,那时的心情竟然没有泛起什么太大的波澜,直到宋志远的话刺痛我。

  “你们没发现我站在这里吗?”

  我平静地放下包包,坐在沙发上。

  “当然发现了……嗯……”宋志远扭过头,脸上挂着笑,但是下身的动作却丝毫不停。

  我闻到一股酒气。

  “陆……陆紫萱……”雪瑶微微抬起头,媚眼如丝,情欲高涨的她看着我喘息道,“志远早该是我的,你这个没有情趣的女人怎么……啊……志远,怎么配得上志远?!”

  宋志远似乎很得意,忘乎所以,动作更加剧烈,凶猛地冲击着那个贱货,仿佛要把她贯穿。

  这对狗男女居然丝毫不在乎我的旁观,就这么上演着活春宫。

  心痛吗?我问自己。

  “我配不上?”

  “当然!”林雪瑶用力仰起上身,双手抓住宋志远的肩膀,一双长腿盘住他的腰,竟然像树袋熊一样挂在了他的身上。

  而宋志远也是相当配合,用手托住她的臀部,腰间动作丝毫不停,两个人竟然站立着开始表演。

  “这种高难度动作你能做的到?啊……志远说,你可是跟木头一样呢……啊……用力……”

  “那既然如此,我可以把这个渣男人让给你。”

  我站起身,一只手抓住放在桌上的包包,“我不稀罕。”

  这样,是不是保住了自己的最后一丝尊严?

  我举着酒杯,昏暗的灯光投射在玻璃上显得异常柔和以及暧昧,尤其是配上从酒杯后边投射过来的那一张英俊的脸孔。

  我看到酒杯倒影中的自己,正流露出一摸诡异的微笑,眼角挂泪。

  你很美呢,陆紫萱。我对自己说。

  “喂,服务生,再来一瓶。”

  我放下酒杯,朝着那个人轻声道。

  嗯?宋志远看不上我也就算了,你也看不起老娘?

  许是喝了酒,我的怒意来得比平时快得多,也不可理喻的多。

  我走过去,一巴掌拍在他的肩头。

  “说你呢,没听到吗?”

  男人站起身,我这才发现他是如此的挺拔,我的头顶竟然才刚刚与他的胸口齐平。

  怎么,高了不起?但是这男人……眼神深邃,鼻梁挺拔,一双不薄不厚的唇角挂着邪笑,真是忍不住让人想要吻上去。

  等等,我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宋志远,你个烂人,都是你害的!

  我仰起头,像一只斗气的小公鸡,“让你拿一瓶酒,没听到吗?生意还做不做?”

  “你说我吗?”男人笑,“我可不是卖酒的。”

  哦,不是卖酒的。

  我早知道这间酒吧有牛郎,想来这么帅气的男人也是……像宋志远那种烂货了?

  “嗯,想来你是卖那个的。”我笑,笑得张扬恣意,肆无忌惮,“陪老娘睡一夜,说吧,多少钱,老娘给得起。”

  “钱并不重要,还得看你技术够不够好。”他暧昧的看着我,眼中满满的挑逗。一双手顺势搭在我的腰上。

  我全身一个激灵。

  又是技术好不好?男人都一样吗?我忍不住冷笑。“技术好不好,试一试才知道。”

  男人俯下身,在我耳边低语,“惹上了我,你可不要后悔。”

  强烈的男子气息伴随着一股热气,喷吐在我的耳边。我感觉到喉咙有些发干,心里有些害怕起来,但倔强的我……又怎么可能在此刻低头?

  酒意袭来,我有些头晕,脚下一个踉跄跌倒在他的怀里,但嘴上却是丝毫不服输:“后悔?哼……”

  眩晕之中,我跟着他上了车,也许是酒店或者是什么地方,一进门我就被他按在了墙上。高大的男人看上去非常有压迫感,他霸道地用嘴封住了我。

  他的唇出乎意料的柔软,当他的吻转移到我的脖颈上时,我彻底被点燃,整个人如同烂泥一般,似乎被抽干了所有力气。

  他将我横抱而起,抛在柔软的大床上,然后扑了上来。那一双仿佛有着魔力的大手在我身体上抚摸着,从上到下——真是老手呢,竟然是在不经意间,我已然被解除了所有武装,一丝不挂了。

  好像全身上下有无数小蚂蚁在啃咬,我发疯一般抱住他,在他的脖子,肩膀上张口亲吻。我觉得我是疯了,从来没有如此癫狂过,我在想,如果有一颗火星落在我的身上,恐怕我就会燃烧起来。

  烧成灰烬。

  宋志远你这个烂人!

  我在心里咆哮着,一翻身将这个陌生的男人压在身下,疯狂地撕烂他的衣服。此时的我早已经不知自己身处何地,跟什么人在一起。

  我只知道,我要。

  迷迷糊糊之间,我听他说了一句,“你是猪吗,就会这么一点?”

  然后他反守为攻,把我反压倒身下……

  再往后,我已经记不清了……

  醒来第一个感觉就是嗓子发干,喉咙好像要窜出了火。

  我习惯的性的去摸床头的水杯,手指顿时落了个空。

  正是这个动作,让我彻底的清醒过来。

  打量着陌生的摆设,我的记忆以光速不断的拼接,终于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

  转头看了一眼,男人并没在床上,仔细倾听,隔壁似乎有流水声,看样子他应该洗澡去了。

  趁此功夫我飞快的穿好的衣服,拎着手提包来到客厅,等着对方开价。

  为了装出很老道的样子,我抽出了摆在茶几上的香烟,点着后拿在手里,板着脸等他出来。

  水声持续的响着,不断的消磨着我的耐性,就在我忍不住想去敲门的时候,那个烦人的家伙终于出来了。

  他穿着白色的浴袍,胸前大大的开敞着,有几滴水珠落在他的胸口,顺着结实的肌肉慢慢流淌,渗入到腹勾之间,令人万分的遐想。

  我感觉脸上有些发热,然后又立刻端正过来,以挑剔的目光上下的打量着他。

  他显然没有料到我会坐在这里,目光有些讶异,见我这样看着他,整张脸顿时又邪魅起来。

  “小姐,看够了吗?”他勾起嘴角,竟然无耻的拉开了衣襟,里面的景色毫无预兆的落进了我的眼底。

  好大!

  我紧张的咽了一口口水,笨拙的掐灭了烟。

  “说吧,多少钱?现金还是刷卡。”快速的收敛起多余的情绪,我面带寒霜的说。

  男人掩好了衣襟,抱着肩膀问:“你认为我值多少钱?”

  我拿出了钱夹抽出两千大钞,往茶几上一扔。“这些够了吧。”

  男人看都没看一眼,淡淡的说:“这点钱买我一块指甲都不够。”

  我皱了皱眉,重新审视他一下,按他这副不输明星的长相,确实少点,我狠了狠心,把剩下的三千块也拿了出来。

  “这样可以了吧。”

  说完这话我起身就往门口走,他一个箭步冲过来,截住了我的去路。

  “小姐,还记得我昨天说过的话吗?”

  我想着对方到底说了什么的时候,他夸张的耸了耸肩,然后一字一顿的说:“可惜,你并没让我满意,可以说毫无技术含量。”

  听到“技术”两个字,我顿时回想起一点,他好像真的说过这样的话。

  接着,我也想起了在他胸口胡啃乱咬的场景,那种吧唧吧唧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窘的我差点钻到地缝里去。

  但我气焰怎么可能被一个服务生压下,立马仰着下巴说:“你懂不懂什么叫职业道德,干你这行的难道不是以让客人满意为宗旨吗?”

  他咄咄逼人的看着我说:“凡事都有例外,我正好是唯一的。”

  我被他看的很不自在,不禁倒退了一小步,和对方拉开了距离。

  “你到底想怎么样?勒索我?在B市我还没听到有价格超过五千块的少爷。”我的脸色十分的难看,要知道随手一抓就抓到这样一个难缠的,就算跳进大江,我也不敢去那种地方喝酒。

  他偏还在滴水的头发,目光玩味的看着我,无声的对峙无疑给了我极大的压力。

  三分钟后,我额头开始冒汗,五分钟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当先开了口,“要多少钱,你说,现金就这么多,余下的可以转账给你。”

  他挑了挑眉,探究的看着我说:“看不出,你还挺有钱。”

  我立马捂住钱包,恼怒的瞪着他说:“别想趁火打劫,惹急了我咱俩谁都别想好过。”

  他闻言,笑了笑,忽然上前一步,轻佻的勾住了我的下巴,另一手快速的搂住了我,并不断在我身上乱摸。

  “惹急了,你会怎么样呢?我有点期待了。”他把脸埋进了我的脖子,低喃般的问。

  我的汗毛陡然竖了起来,用力的抵着对方湿漉漉的胸口,想逃出他的怀抱。

  男人低低一笑,用充满了诱惑的声音说:“陆紫萱,我可以不要钱,但你得再陪我做一次。”

  我顿时僵住了,直到被他扔上了床,才想起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他往我的包包里指了指,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我说:“身份上不是写的清清楚楚的吗,哦对了,我还很不小心的看了一张文件,上面有你的名字,和公司的企划书。”

  轻笑了一声,他继续说道:“没想到远航游戏开发公司竟然有这么年轻的高级主管,不错,你的确有找鸭子的资本。”

  鲜血猛然涌上了头顶,我的脸登时变了颜色,伸手指着他,声音也提高了八度。

  “你竟敢翻我的东西?”

  这要是被公司里的同事知道了,我哪还有脸见人?

  他抓住了我的手指,放在嘴边温柔的亲了一下,用迷死人的声音说:“不用害怕,陆小姐,我们也是有职业道德的,为客人保守秘密是这行最基本的准则。”

  我根本无法相信他的鬼话,他这副死皮赖脸的样子,还有什么事干不出来。况且总陪人睡觉也很伤身体,哪有敲诈一下来得轻松。

  此刻我算是整条肠子都悔青了,气焰脾气神马的,通通都跑到了爪哇国,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必须得保住自己的工作,或者是……颜面。

  “你先等等。”我冷静的制止了他。

  “要怎么样你才能忘掉昨晚的事,还有我的名字和公司?”

  我尽量保持着语气的平和,再次说道:“狗急了也会跳墙,人急了更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比如……花点钱,让人消失什么的。”

  “哈哈哈。”男人就像听到了什么好玩的笑话,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双肩还不住的抽搐,看得我越发的窘迫,差点就想掐死他。

  “你给我闭嘴。”

  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抬手去捂他的嘴,却被他顺势抓住,反剪到我的背后。

  “你敢威胁我?”他笑了好一会,才慢慢的停下来,边舔着我的耳垂,边低声的质问着。

  我难过的扭动着身体,却没能如愿以偿的将他掀下去。

  “随便你怎么想。”

  极端的挑逗下,我的声音有些虚弱。

  “陪我,让我满意,我就放过你。”他的鼻息却渐渐的粗重起来。

  我考虑这件事是否可行的时候,他已经扯下了我的外衣,看着我的锁骨,他的目光渐渐的迷离。

  “我可以不要钱,还可以替你保密,但你也必须让我满意,在床上。除此之外,你别无选择。”

  意乱情迷之中,他居然又笑了一下,继而便开始了狂风暴雨般的侵略。

  漫长的一上午,既是天堂,也是地狱,他从我身上爬起来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已经快归西了。

  拨开贴在我脸上的头发,男人露出了整齐的白牙。

  “承受能力不错,我都有点舍不得你走了。”

  “你够了。”我咬牙切齿的说。

  他看了看表,有些遗憾的说:“不够也没办法,我还有事要办。希望不久以后能再见到你,亲爱的陆主管。”

  我一直死盯着他,直到他走出卧室,如果目光能杀人,我足能杀死他千百次。

  片刻之后,里面又响起了流水声,嗅着空气中残留的欢爱气息,我才想起自己一直都没洗过澡。

  更可恶的是,已经中午了,下午两点公司还要开会,我总不能穿着这身破布去上班。

  昨天走的太急,衣服都没拿出来,此时我更不可能回去,与这个男人相比,宋志远明显更让我恶心。

  没办法,我只好套上了那条还算完好的牛仔裤,顺便偷了一件男人的真丝黑衬衫,在底端打了个结,便登上鞋跑了。

  因跑的太急,到了楼下不禁一阵天旋地转,扶着楼梯站了一会,等力气恢复一些,我招手打了一辆出租车,上车的时候又想起自己的车还在酒吧门口。

  时间仓促,眼下只能先打理好自己再去拿车。

  第一站就是商场,在常去的店铺选了一套得体的衣服,接着便去宾馆开了一个小时房,彻底的把自己清洗了一遍,并简单的化了一个淡妆,然后到楼下吃了点快餐。

  这一系列事做下来已经快一点半了,最后一件事就是去酒吧取车。

  还好,车子完整无损,既没被拖走,也没有刮花,我松了一口气将车到出了街口,这时候放在副座的电话忽然发出了震动的嗡嗡声。

  号码很陌生,我接起来礼貌的说道:“您好,我是陆紫萱,请问您是哪位?”

  “萱萱,是我,我是志远。”我啪的一声就把电话挂了。

  这次到是学聪明了,居然换了一个电话,想求我原谅?笑话,三条腿的蛤蟆找不到,两条腿的男人还不多的是。

  想到男人,我又想起了那只鸭。心头蓦然一沉,这样真的算完了吗,他掌握了我的所有信息,我对他却一无所知,甚至连名字都没问,如果他一直揪着我不放,我该怎么办?

  问题一个接一个的窜出来,弄得我脑袋发胀,几次都差点和别人撞上。最后只能把心一横,走一步算一步,怎么也不能让他一个做皮肉生意的少爷给吃死了。

  一路超车,总算到了公司,下车前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昂首挺胸的走进了公司。

  “陆主管。”

  “陆主管好!”

  “主管您回来了!”

  在此起彼伏的问候声中,我来到了位于十楼的办公室,小李正在擦着办公桌,见我进来她尊敬的问候了一声,接着又神秘兮兮的说:“陆姐,听说老总裁临时有事,好像不来了啦。”

  “什么?来不了?游戏即将上市,没他一锤定音怎么能行。”

  我们花了半年多的时间,就为了向老总裁展示今天的成果,他居然临时改变了主意,这等于给我泼了一盆冷水,所有的热情都在瞬间熄灭。

  颓然的坐进了椅子里,我两眼望天,一时间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就好像有人对你说明天刑满释放,随后再通知你马上枪决。

  小李似乎被我样子给吓到了,她轻轻的摇了摇我,快速的说:“陆姐,你别这样,老总裁虽然来不了,但他儿子已经来了,人就在会议室,还有5分钟的时间,您快点过去吧。”

  “什么?他儿子来了?”

  说话要不要这么大喘气。

  我猛地站起来,拿起文件就往会议室跑,管他来得是谁,只要是盛家的人就行。

  可是老总裁的儿子不是一直在美国发展吗,怎么突然回来了,难道老总裁的病又严重了?想起那个给了我诸多教诲的慈祥老人,我的心开始七上八下。

  一点五十八分,我准时敲响了会议室的大门。

  “进来。”里面传来一个陌生而又低沉的声音。

  我赶紧整了整衣服,确定没什么不妥,才推门进去。

  里面已经坐了一圈人,大略的扫了一眼,目光下意识的落到了主位上,然后我就像被人点了穴道一般的僵在了原地。

  那上面坐的,不正是……正是昨晚那只鸭吗?

  我使劲的眨了眨眼,果然是他。

  他也看向了我,锋锐的目光让人很是陌生。

  “陆主管就准备站在门口开会吗?”他淡淡开口,声音里有种久经上位的威严。

  “不好意思。”我抱歉的说了一句,快速的走进了自己的位置。

  尽管我努力去平静自己的心情,手仍然不住的哆嗦,翻文件的时候更是弄出了很大的声音。

  到底是不是他?

  如果不是怎么长得这么像,难道盛总生了一对双胞胎?不可能,我很快否定了自己,如果还有一个儿子,外界不可能一点消息也没有。

  可要说是,他为什么面无表情,一脸公事公办的样子,根本看不出他认识我,就连他的眼神,我也看不出一丝波澜?

  “陆主管,盛总问你话呢?”

  我想得太过入神,直到旁边的人悄悄的碰了我一下,我才猛然惊醒过来。

  茫然的看向盛云洲,他说的话我一个字都没听到。

  “陆总管,你知不知道正在开会,所有人都等着你做工作总结,你竟然神游天外,我很怀疑你这个总管是怎么当上的。”

  盛云洲眉眼冷冽,说话更是毫不留情。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现在,你可以开始了。”

  我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不过我也不是敢做不敢当的人,毕竟自己有错再先。

  “对不起,实在很对不起。”我低下了头,诚挚的说:“因为个人的事浪费了大家宝贵的时间,我会写一份检讨,交给盛总,保证这样的错不会再犯。”

  接下来我强迫自己进入状态,介绍游戏的优势,还有运营的模式,全心全意的投入到工作中,渐渐忘了刚才的不愉快,耐心的为在坐人员解答着各种问题,包括盛云洲。

  两个小时很快过去,我长吁了一口气坐回了椅子,总算没有搞砸。

  盛云洲很快站了起来,他只说了一句话,就足以令所有人为之欢呼。

  “以后的日子,我希望大家能全力以赴,再创公司的辉煌。”

  他说的简短而有力,等于间接的认可了我们的成果,屋子里顿时响起了一大片掌声。

  热情过后,众人鱼贯而出,离开了会议室,我也准备回自己的楼层,出门的时候却被盛云洲叫住了。

  “陆主管,你来我办公室一趟。”他脸色阴沉的说。

  后走的人显然也听到了,不禁对我露出了同情的目光。

  我苦笑了一声,只好退了几步,跟在了盛云洲的身后。

  老总裁的办公室在十三楼,在某些西方国家,这个数字很不吉利,他却不忌讳这些,从公司建立那天开始,这间办公室就没变过。

  以前我也经常上来和他汇报工作,可从没像这次一样走的这么沉重过。

  电梯很快到了十三楼,期间盛云洲一直都没有说话,让我心里更加的不安。

  进去之后,他随手关上了门,并将房门反锁上。

  清晰的锁簧声让我怔了一下,条件反射的靠紧了墙。

  他脱下了外衣,随手搭在椅背上,然后双手抱肩,淡淡的看着我。

  “你怕我?”目光中充满了揶揄的味道。

  “嗯?”我不明所以的抬起了头,有点跟不上盛大公子的节奏。

  “陆主管,记得你之前挺凶悍的,比如……花点钱让人随便消失什么的。”

  他学着我的口气说。

  听到这句话我的血一下子涌到了头顶,特别想骂一句娘。老天究竟和我开了一个什么样的玩笑,他居然真的就是那只……呃,服务生。

  “你……你……原来你……”向来口齿伶俐的我,舌头仿佛打了结,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盛云洲嘴角微扬,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向了我。

  “我怎样?”他邪魅一笑,弯下了腰。“是不是想说我睡了你一夜,外加一个上午。”

  我低垂着头,从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别的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一直把他当鸭,可想而知他对我能有什么样的印象。

  果然,他下一句话说的就是。“堂堂的高级主管居然去酒吧找男人,如果被人拍到,你认为会对公司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我被他说的冷汗直冒,当时只想着及时行乐,根本没想过狗仔队的事。

  每次开发布会我都会陪着老总裁一起接受采访,虽然不是明星,在圈内也混了个脸熟,要是被人抓到,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嘭。”

  许是因为我半天没说话,盛云洲的手重重的砸在了墙上,我顿被吓的打了一个哆嗦,旋即,又勇敢的抬起了脸。

  “盛总,我请求辞职。”

  把少东家当鸭给睡了,这个公司肯定呆不下去了,还不如主动一些。

  “你再说一遍。”盛云洲语调突冷,双眼火焰渐生。

  我咬着嘴唇,艰难的说:“我请求辞……唔……”

  温热的嘴唇狠狠的覆上了我,强烈的荷尔蒙让我脑袋逐渐发晕。

  许久之后,他慢慢的离开我。

  冷森森的说道:“你掌握着公司所有的核心秘密,居然敢提离职,这件事想都别想,我不同意。”

  抬手捏住了我的下巴,他学着我的样子恐吓道:“再敢说这种话就别怪我不客气,比如……将你弄得十天半月下不了床。还有,再敢去那种地方,也是一样。”

  盛云洲的牙尖嘴利今天我算是领教到了,但他说的也是事实,在游戏没有运营之前,任何一个高管都不能提出离职,这是公司的规定。

  无奈的叹了口气,我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小声说:“是,我知道了,如果没事,我可以出去了吗?”

  盛云洲马上拒绝。“不可以。”

  他目光忽变,嘴角的邪气又升了出来。

  “想走就得亲我一下,否则没得商量。”他用手压住了门,两种性格转变的毫无压力。

  我严重怀疑他有精分,本想拒绝,手机却在口袋里震动起来,我怕同事找我,只好垫起脚尖在他唇角上亲了一下。

  但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吻,仿佛点燃了他全身的火焰!我看到他双眼之中仿佛要窜出情欲的火苗,而我……

  天呐,难道又要来吗?

放不下啦!!

戳原文阅读,精彩继续!未删节版哦!

↓↓↓↓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