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苏区松源征地背后,彩山村民该如何清算被侵吞的地?

客家搜 客家搜

松源发生6.19彩山征地纷争事件几天后,松源镇府在沸沸扬扬的网络舆论声讨下,出台了一份《松源镇圩镇扩容建设用地项目征拆工作情况通报》,针对通报,本公号做了简单的投票调查。


短短几个小时之内,收到了近500个网友投票。


在这份有效投票调查中,我们发现,在是否相信松源镇圩镇扩容建设用地项目征拆工作情况通报选项中,仅仅只有9%的用户选择相信松源镇府,高达91%用户选择不相信或者不明真相;而在支持彩山村民合理合法维权选项中,91%用户选择支持,充分体现了当地民众民意意志。


这几天,我们连续发出多篇有关松源这次镇容扩街征地的分析以及调查真相,很多村民也向本公号反映了当地基层官民之间存在的很多问题。


松源村民纷纷在文章下面留言(可点击以下三条查阅文章下面民众留言


就中央苏区松源镇欲野蛮征地一事,彩山村民集体发出公开信


有关国土厅关于梅县松源建设用地批复和6.19松源事件,背后的真相是什么


这届松源人民不行,这届彩山村民不行?




留言可以看出,在6.19征地事件之前,彩山村民和镇府、村委之间已经累积不少矛盾。村民私底下对村干部意见诸多。


松源村民不容易,外出务工,造就当地的经济腾飞


首先要说明的是,梅县区在中央特批设红色苏区之前,还是个农业县,而松源镇还是该区的农业大镇。


松源镇远离县城,地处闽粤两省交界地带,一直被称为梅县的“西伯利亚”,交通不便利,经济也一直落后在其他乡镇后面,穷、山一直是松源的象征。(在旧时代,由于山高皇帝远,当地一直是革命火种播种最好的地方,朱德、林彪、陈毅曾在这个地方抗击过国民党反动派,当地也组建过形形色色的革命卫队。)


改革开放后,在外出乡贤影响带动下,松源人不甘自身的贫穷和落后,为了改善自身的生活,她们纷纷远离家乡、背井离乡,外出到深圳、广州等珠三角地区,开始艰辛的打工历程。


就这样,一代影响着一代!松源人外出打工,再苦再累,都咬牙忍着,他们在外面辛劳赚来的血汗钱,一分分地寄回家乡,一点一滴地改变着家乡的经济和建设。


到了90年代后期,松源户籍人口的4.2万多人,其中近半以上外出务工,剩余老弱病残以及儿童则在家留守。


可以肯定地说,松源有今天的发展成就,外出打工的乡贤功不可没!


松源镇府扩容,当地村镇官民勾结,谋求暴利?


90年代末松源镇开始了镇建发展,镇府开始征地扩容,于是松源建起了新的豪华的镇府,当然也出现了一道道新街市,镇街足足扩大了三倍有多。


彩山村由于地处圩镇旁,与占用良田兴建的镇政府隔河相望,成了镇府以及土豪暴发户们的眼中肉。


彩山村成了谁都想宰割的的一块肥肉。是的,这块肥肉也被啃了不少了。


正如我们前面几篇文章所说的,熟悉松源的人都很清楚,松源圩镇周边不少低丘缓坡,未利用土地和劣质旱地,老街大片破旧店铺和已废弃农机厂地更是可供开发宝地,为什么不去开发,偏偏选中了彩山段这块松源最优质的一级水田?


因为彩山村年轻人不在家啊,老年人好骗啊,村干部们不作为啊。


是的,从上个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在彩山村,新当选的村干部不仅不作为,还胆大妄为,利用年轻村民不在家(正如上文所说,彩山村民,为了改变自身的命运,年轻少壮劳力外出打工,剩余年老少弱人员在家。)的机会,官商勾结,贪污腐化。


在村干部们的“英明”努力下,一块块山地、旱地,一塅塅田被巧立名目,巧取豪夺,一次次地低价征收(最低竟然低至5元一方),高价卖出(私人或者包工头搞房地产),从中谋利。(其中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据民众反映,上届村委多次伙同镇国土以建烟站、建南方电网等为名搭车征地,低价征收,高价卖出大肆敛财)


来到彩山地段,我们可以看到,彩山村一块块土地,包括山田、水田、旱地、丘陵、一座座山地没了,先后建起了所谓的砖厂、煤气站、自来水厂、敬老院,甚至高档酒店、烟草公司等等。


牛逼吧,可这一切跟彩山村民无关,既非彩山村民集体资产,也不是彩山村民个人资产,这一切繁荣景象,竟然跟彩山村民无关。


村民们没有从中得到任何利益,该贫穷的继续贫穷,该外出打工的继续打工,就像这一切不存在一样。


这一次,村民们再也不干了,于是,这就有了6.19村民维权事件的发生。


中央要收拾村干部了,看贪污基层还能潇洒多久?


最高检之前曾发文表示:全国检察机关开展为期2年的集中惩治和预防惠农扶贫领域职务犯罪工作。涉农和扶贫职能部门、乡镇党政机关工作人员和村级“两委”干部、村民小组长、会计等将成为重点关注目标。


(图片来源见水印)


重点查处目标人员包括:


1.涉农和扶贫职能部门;

2.乡镇党政机关工作人员;

3.村级“两委”干部;

4.村民小组长;

5.会计等农村基层组织人员。


监察机关强调,如果所在的村镇,干部参与动迁,拆迁,分地,分房,分钱,赌博,嫖娼,重婚,养情人,贪污,贪污退耕还林项目款,挪用公款,黑恶势力,行贿受贿等滥用职权的行为,村民可以举报!


中央纪检委公布全国各地举报电话



6月24、25日,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官方微信连续两天发出了有关乡村查贪的权威信息。

其中说到,巡查组将全面下乡,发现并推动解决一大批发生在群众身边的突出问题,着力打通全面从严治党“最后一公里”。



在反腐高压态势当下,相信彩山村的问题会得到解决。


也希望那些躲藏在农村的害群之马能够悬崖勒马,人在做天在看,苍天饶过谁?总有一天会跟你清算。


欢迎关注客家搜,探秘客家人的历史、人文,告诉你未知的客家人的生活印记,客家群中所发生的一切。长按下图二维码,点击关注本公号。



    中央苏区松源征地背后,彩山村民该如何清算被侵吞的地?

    中央苏区松源征地背后,彩山村民该如何清算被侵吞的地?

    客家搜 客家搜

    松源发生6.19彩山征地纷争事件几天后,松源镇府在沸沸扬扬的网络舆论声讨下,出台了一份《松源镇圩镇扩容建设用地项目征拆工作情况通报》,针对通报,本公号做了简单的投票调查。


    短短几个小时之内,收到了近500个网友投票。


    在这份有效投票调查中,我们发现,在是否相信松源镇圩镇扩容建设用地项目征拆工作情况通报选项中,仅仅只有9%的用户选择相信松源镇府,高达91%用户选择不相信或者不明真相;而在支持彩山村民合理合法维权选项中,91%用户选择支持,充分体现了当地民众民意意志。


    这几天,我们连续发出多篇有关松源这次镇容扩街征地的分析以及调查真相,很多村民也向本公号反映了当地基层官民之间存在的很多问题。


    松源村民纷纷在文章下面留言(可点击以下三条查阅文章下面民众留言


    就中央苏区松源镇欲野蛮征地一事,彩山村民集体发出公开信


    有关国土厅关于梅县松源建设用地批复和6.19松源事件,背后的真相是什么


    这届松源人民不行,这届彩山村民不行?




    留言可以看出,在6.19征地事件之前,彩山村民和镇府、村委之间已经累积不少矛盾。村民私底下对村干部意见诸多。


    松源村民不容易,外出务工,造就当地的经济腾飞


    首先要说明的是,梅县区在中央特批设红色苏区之前,还是个农业县,而松源镇还是该区的农业大镇。


    松源镇远离县城,地处闽粤两省交界地带,一直被称为梅县的“西伯利亚”,交通不便利,经济也一直落后在其他乡镇后面,穷、山一直是松源的象征。(在旧时代,由于山高皇帝远,当地一直是革命火种播种最好的地方,朱德、林彪、陈毅曾在这个地方抗击过国民党反动派,当地也组建过形形色色的革命卫队。)


    改革开放后,在外出乡贤影响带动下,松源人不甘自身的贫穷和落后,为了改善自身的生活,她们纷纷远离家乡、背井离乡,外出到深圳、广州等珠三角地区,开始艰辛的打工历程。


    就这样,一代影响着一代!松源人外出打工,再苦再累,都咬牙忍着,他们在外面辛劳赚来的血汗钱,一分分地寄回家乡,一点一滴地改变着家乡的经济和建设。


    到了90年代后期,松源户籍人口的4.2万多人,其中近半以上外出务工,剩余老弱病残以及儿童则在家留守。


    可以肯定地说,松源有今天的发展成就,外出打工的乡贤功不可没!


    松源镇府扩容,当地村镇官民勾结,谋求暴利?


    90年代末松源镇开始了镇建发展,镇府开始征地扩容,于是松源建起了新的豪华的镇府,当然也出现了一道道新街市,镇街足足扩大了三倍有多。


    彩山村由于地处圩镇旁,与占用良田兴建的镇政府隔河相望,成了镇府以及土豪暴发户们的眼中肉。


    彩山村成了谁都想宰割的的一块肥肉。是的,这块肥肉也被啃了不少了。


    正如我们前面几篇文章所说的,熟悉松源的人都很清楚,松源圩镇周边不少低丘缓坡,未利用土地和劣质旱地,老街大片破旧店铺和已废弃农机厂地更是可供开发宝地,为什么不去开发,偏偏选中了彩山段这块松源最优质的一级水田?


    因为彩山村年轻人不在家啊,老年人好骗啊,村干部们不作为啊。


    是的,从上个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在彩山村,新当选的村干部不仅不作为,还胆大妄为,利用年轻村民不在家(正如上文所说,彩山村民,为了改变自身的命运,年轻少壮劳力外出打工,剩余年老少弱人员在家。)的机会,官商勾结,贪污腐化。


    在村干部们的“英明”努力下,一块块山地、旱地,一塅塅田被巧立名目,巧取豪夺,一次次地低价征收(最低竟然低至5元一方),高价卖出(私人或者包工头搞房地产),从中谋利。(其中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据民众反映,上届村委多次伙同镇国土以建烟站、建南方电网等为名搭车征地,低价征收,高价卖出大肆敛财)


    来到彩山地段,我们可以看到,彩山村一块块土地,包括山田、水田、旱地、丘陵、一座座山地没了,先后建起了所谓的砖厂、煤气站、自来水厂、敬老院,甚至高档酒店、烟草公司等等。


    牛逼吧,可这一切跟彩山村民无关,既非彩山村民集体资产,也不是彩山村民个人资产,这一切繁荣景象,竟然跟彩山村民无关。


    村民们没有从中得到任何利益,该贫穷的继续贫穷,该外出打工的继续打工,就像这一切不存在一样。


    这一次,村民们再也不干了,于是,这就有了6.19村民维权事件的发生。


    中央要收拾村干部了,看贪污基层还能潇洒多久?


    最高检之前曾发文表示:全国检察机关开展为期2年的集中惩治和预防惠农扶贫领域职务犯罪工作。涉农和扶贫职能部门、乡镇党政机关工作人员和村级“两委”干部、村民小组长、会计等将成为重点关注目标。


    (图片来源见水印)


    重点查处目标人员包括:


    1.涉农和扶贫职能部门;

    2.乡镇党政机关工作人员;

    3.村级“两委”干部;

    4.村民小组长;

    5.会计等农村基层组织人员。


    监察机关强调,如果所在的村镇,干部参与动迁,拆迁,分地,分房,分钱,赌博,嫖娼,重婚,养情人,贪污,贪污退耕还林项目款,挪用公款,黑恶势力,行贿受贿等滥用职权的行为,村民可以举报!


    中央纪检委公布全国各地举报电话



    6月24、25日,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官方微信连续两天发出了有关乡村查贪的权威信息。

    其中说到,巡查组将全面下乡,发现并推动解决一大批发生在群众身边的突出问题,着力打通全面从严治党“最后一公里”。



    在反腐高压态势当下,相信彩山村的问题会得到解决。


    也希望那些躲藏在农村的害群之马能够悬崖勒马,人在做天在看,苍天饶过谁?总有一天会跟你清算。


    欢迎关注客家搜,探秘客家人的历史、人文,告诉你未知的客家人的生活印记,客家群中所发生的一切。长按下图二维码,点击关注本公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