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1.8亿独生子女面临的非常严峻问题,已经来临!

中国公元前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常识被颠倒?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为什么这只Kiger的皮肤没有拉链?难道被缝死了么?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梅州这个桃源村究竟有多牛?前有抗大老高干后有美国大院士!

张锡康老师 客家搜

今天,我们向大家推荐梅县区桃源村,为什么推荐它,因为它很牛,究竟怎么牛?请看来自于中学高级教师的撰文。


桃源由来,源远流长


桃源隶属广东省梅县桃尧镇东面的一个大自然村。该村东靠犁头寨,北倚鸡冠山,南面文珠峰,看起来就像一个狭长的盆地。总面积(含山林)约十余平方公里,村里人口已达2800多人。


据族谱记载,闽上杭张氏一世祖化孙公,大约在唐宋时期,因躲避战乱,从北方南迁福建上杭。后来,六世祖焕承公则从永定金砂迁粤。九世祖文裕公及其子校政公,又从松口迁往闽粤交界,一片山川秀丽、水草丰美的地方。父子俩几十年如一日,开辟这块荒蛮的山地,取名“桃源”,转瞬已有五六百年的历史。


华侨之乡,誉名满天下


满清末季,风雨飘摇,社会动荡,民不聊生。桃源人口大量外流,按社会学家之说,叫生态大逃亡。



人们不避艰险,飘洋过海,奔向印尼、马来亚、暹罗(泰国)等地,去“番片”寻出路。桃源数以百计的人“过番”。从茶香里到大塘下,从广西窝到水岩头,“过番”的人,数不胜数。


过去,人们步入桃源,看到一幢幢青瓦粉墙的新屋,颇为羡慕,说那里肯定有人“过番”,却十猜九准。


也有人闯荡世界,视野开阔,不急于买田建房,而不惜代价投资文化,培养后代。我们发现,桃源精英,多数出于华侨人家。


华侨爱国爱乡,举世皆知。辛亥革命和改革开放,华侨功不可没。桃源公学创建人、辛亥革命者引士先生,是华侨之子。他在村里改革教育,创建学校,首先得到归侨味真公的支持,第一个拿出五十元银洋,带头赞助建校的,也是他的兄弟归侨嵩芳公。桃源公学建设,甚至得到松源华侨鼎力相助。遗憾的是,当年建校出钱出力的人,未能一一留下芳名,永垂青史,但他们热心公益事业,为桃源文化建设贡献的精神,叫后人永志难忘。


华侨身在异国,心系故园,关心家乡的文化教育事业。上世纪四十年代,文明、文凤、日新叔侄,就从海外汇兑五万元回来,作为学校奖学金和购买图书之用;六十年代,如亮公捐巨资建造一幢礼堂。后来,学校改建或铺设水泥乡道,都有他们慷慨解囊的身影。


改革开放,激发了旅居加拿大的桃源人后裔的热情,重光楼柏延公之孙凯隆,投资东莞办电子厂。众人拾柴火焰高,国家今日经济繁荣,离不开广大华侨爱国热情和大力支持。


文化之乡,远近闻名!


“承先孝友垂今古,裕后诗书继汉唐”,桃源文化有其深厚的渊源。七十多年前,就有一座文化标志性建筑——桃源公学,它是远近闻名的雄伟壮观的学校,它是文化的摇篮,哺育了多少英才成长。



桃源人重视文化,鼓励孩子读书上进,文盲极少。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数以百计,就书香门第好义第与司马第就出了一百多个大学生。农民仿林兄弟,供两个儿子上大学,成了乡里的美谈。


桃源人的文化生活丰富多彩。过去,春秋两季(正月半和中秋),都请来木偶戏班,唱三日三夜。美好的汉乐,叫人终生难忘。


衍元公导演的《白毛女》和《于无声处》的戏剧演出,曾轰动乡里。宜洪君为团长的《学习剧团》曾十分活跃,丰富了乡村的文化生活。


每当夜幕降临,一阵阵悠扬、悦耳的音乐在村里飘荡,国乐班在演奏汉调音乐。昔日以老中医寿铭兄为首的一群汉乐爱好者,时时聚集一起,吹拉弹唱。各种乐器齐全,他们样样精熟,但各有特长。维加的洋琴,尚元的二胡,鼎忠的吊归,弼森的笛子,芳林的三弦,松林的秦弦,有时马老(宜汉)的汉戏清唱,叫人如痴如醉,乐而忘忧。


“文革”浩劫,摧残文化,我们却在干奋兄的阁楼里欣赏了令人眼花缭乱、赞叹不已的艺术珍品展览:雕刻、瓷器、字画、古玩……屋后山边还栽种各种名贵花草,尽饱眼福。在春节活动中,大锣鼓和舞金狮,干奋兄舞狮的热心和技艺,叫人啧啧称赞!


桃源人的文化追求,他们的审美特色,精神生活,已达到相当完美的境界!这便是文化之乡的一斑。


英才之乡,人才辈出!



好义第张铣生,二十八岁的“海归”,三十六岁当教授,在中国最高学府任教五十年(教龄之长,世之罕见),在中国名牌大学(华南工学院、中山大学、成都电讯工程学院)历任电子学系系主任,中国电子科学的权威专家,培养了数以千计的电子高端人才。享年九十六岁,为国家科学发展、经济繁荣、民族复兴作出了不朽贡献。


敢于攀登科学颠峰的人,必然是天资和智商异常的人,美国科学院院士(顶级科学家)张圣林,能源专家,为人类科学文明作出了宝贵贡献。他是日华楼后裔,和达公的长子,集荣公之嫡孙。


二十三岁主管《海南日报》,继而为《中山日报》总编的张剑琴,才华横溢,文思敏捷,扛一枝如椽大笔,驰骋南粤,大有叱咤风云的机遇。这个大才子,乃归侨味真公之子。


在国际金融中心,世界商贾英豪云集之地,早期“清华”生,重光楼柏延公之子张彬端,立路要津,曾任香港中华总商会秘书长,作为爱国侨领,曾被邀登天安门节日观礼。


裕和楼盛开六朵金花,归侨原桃源公学校长张觉尘之嫡孙女,六个女大学生(本科、名校),其中三个留学生(二个硕士、一个博士)。老三张小英任中国进出口公司某公司副总裁,老六张小华留美博士。


二OO七年度世界广告“莫比”金奖,中国籍唯一金奖获得者张鼎健(在美国洛杉矶领奖),被其母校厦门大学荣聘为常年客座教授,并曾担任中国广告协会学术委员会两届常委。他是好义第后裔,桃源公学创建人张引士公之嫡孙。



文珠峰上,群星闪烁,难以数清,令人惊叹!


桃源的教授有铣生、和达、吉林、莹莹、治明(中科院研究员);中学校长有质生、柯元、自求、科林、庆文、文恩;高级工程师有键元、加元、铱元、钢元、开元、鑫隆、理正、仕林、雄林;主任医师有瑞元、珍元、光辉(博士);高级记者日联;高级法官日城、市人大主任汝荣(厅级)、市监察局长科林、银行行长振江、某部营长正谊、卫生局长春元、文化局长张彦、粮食局长永模……


时代召唤,历史机遇,桃源儿女总会作出自己的选择。英勇参加“直可惊天地,泣鬼神”(孙中山语)的黄花岗起义,参加辛亥革命的引士公,曾被孙中山选派往日本学军事,当过黄埔教官,参加反袁复辟,东征北伐战斗,被历史学家誉称为辛亥时期嘉应十大武官之一的人,与蒋分歧,退隐田园,热心创建桃源公学。



抗日救亡,张海、张鉴、维粦、兆庆四青年徒步奔赴陕北。经历战火洗礼,张海于一九三九年加入中共,历任延安“抗大”主任教员,热辽地区书记,解放后为中宣部干部处处长,评为九级高干(当年省高干十二、三级),后被诬陷为反党集团骨干;张鉴,四三年入党,曾任某部政治部主任,解放后为广东西江地区宣传部副部长和省党校培训部主任等职。


老红军张春汉,于一九三七年三月加入中共,曾任中共福建永定县委副书记,安徽省委宣传部副部长。


中共闽粤游击队独七大队第二中队队长张发鑫,解放后出任桃尧区首任区长,某县武装部长。


桃源有过前无古人的两大壮举:桃源公学创建和畅通全村的水泥公路的铺设。


时任中共桃源支部书记的张少华,是一个农村致富带头人,他放弃上百万元个人发家致富的良机,服从党的安排,全心投入农村基层工作。他有公心,有气魄,有能力,六米宽六公里的乡水泥公路建设,如此完美,是这一班人能力的试金石,也是他作为班长的考验。他在村里,深孚众望,换届选举又连任,实在难得的人才!他又带领一班人,正在精心建设满村桃花盛开,乡亲生活富裕,“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的新农村。


鸡冠山下,近年建了一栋星级宾馆,它是桃源绿色山庄办公楼。五百亩白玉兰,香飘山野;盘山水泥路,蜿蜒延伸,将通王寿山巅;绿色自然生态的恢复,日益显著。山庄老总张鼎忠、鼎信兄弟,满腔热情,欢迎众乡亲及远方宾朋光临,领略一下桃源建设的一片新天地。


“苏区”之乡,名副其实!


一九八八年十月,经广东省人民政府核实、批准,认定桃源为革命老苏区。


一九二八年六月,桃源正式成立苏维埃政府,府址设在下村双眼祠。苏维埃主席张庆珍。中共桃源第一支部相继建立,党支书张东发。同时,建立了农民武装——工农赤卫队,队长张克模,副队长张东发。张荣珍(负责宣传),张如新(通讯联络)。赤卫队员有四十多人,其中有张恭彬、张其基、张宗文、张福源、张树礼、张日光、张长天、张达宗、张彩模、张焕模、张质彬、张远光、张聚光、张洪生、张裕申、张信谦、张发基、张彬华……等人。



在中共松江区委书记许益辉和松江赤卫队吴鸿基领导下,以湖南农民运动为榜样,桃源村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农民运动:减租、减息、抗捐税,并组织了一次农民武装暴动(围攻竹林馆,火烧镇东楼)。


不久,张庆珍、张东发、张克模、张如新(年仅十八岁)等人被捕,他们为主义和理想,付出了生命和鲜血!荣珍、其基、文理等人,则被迫逃亡海外。


十年之后,张春汉、张海、张鉴、张发鑫、张兴汉、张贤珍、张剑、张安、张泰祥、张茂祥等人,又举起红旗,冲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烽火里,直至共和国成立之日。


古朴之乡,承先孝友垂今古!


桃源至今犹保存一种古朴的民风,对父母孝敬,对兄弟姐妹友爱的传统,即老祖宗“承先孝友垂今古”的遗训,代代相传,即使“文革”毁传统、败民风的乱世,也未改变。上村广西窝承庆楼张其林,其聪兄弟及其媳妇可谓“孝友”的典范。他们一家人对瘫痪在床的老娘,十年如一日,孝顺有加,悉心照料,认真侍奉,他们一家的孝行,亲邻无不感动和赞赏。他们还要养育一个智障的三弟,人称是他们的“五保户”,但他们兄弟无怨无悔。


“长兄为父”,长扶幼,强助弱,成为不成文的村规民俗。有一家十个子女,就靠兄弟姐妹互相扶持,才得到生存和发展的。另一家十个儿女,小弟妹成长和上大学,全靠兄长们拿过父母的接力棒,才完成家族发展大计。



“以人为本”早就是桃源人传统的观念和感情,即使“文革”众多落难者归来,桃源乡亲也毫不介意,毫不嫌弃,面对亲人。也许宗法血缘和传统价值取向,使古朴的民风至今未能消失。


“百忍家风思祖德,千秋金鉴慕宗坊”,张氏“百忍堂”来源于此。先人非凡的胸襟和眼光,非庸碌之辈可企及。桃源人亲邻和睦,极少恶性事件发生,也许与祖训和古朴民风传承有关。遇事彼此忍让一回,何况先人叮嘱“百忍”呢?化解矛盾,和为贵,共同努力,创建平静安宁、和谐的乡村。(作者:张锡康 来自:梦绕桃源,文章有删减)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