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林彪集团后代们的现状:核心是林豆豆 依旧像公主

气质女神倪妮出道前太狂放,自慰拍揉奶照上传网络,冯绍峰已经解脱了,井柏然你心真大!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美国《华尔街日报》公布美国贸易谈判《条件清单》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桃尧出了个大人物,是个抗大教官,曾参与保卫延安,解放后深居中南海,成客家叶帅第二,文革后却被打成反党集团骨干….

客家搜 客家搜

在梅县区桃尧镇有一位鲜为人知的老革命高官,抗战时曾参与,参与保卫延安解放后曾深居中南海、官居省部级以上,成为居叶帅之后的高官,是客家人的骄傲,文革后却被打成反党集团骨干


他是谁,他就是张海,本公号之前曾经简单报道过《梅州这个桃源村究竟有多牛?前有抗大老高干后有美国大院士!》。



张海故居

 

张海,原名张华清,一九一七年四月生于广东梅县桃源上村羔子隆背。其父张子江是个勤快的店员,母亲谢氏是个纯朴善良的农民,在山村耕几块薄田度日。张海年少时,被在汕头做工的其父张子江带到汕头上学。

 

张海从小颇有灵气,喜爱读书,一有空就手捧书本。传统经典古籍,他均能背诵如流。少年时代,已经常在《汕报》发表文章,锋芒初露。到十八九岁时,张海后又回到家乡桃源公学当了一名教员。

 

年少满怀热血奔赴延安,以谋求全人类的幸福为已任!

 

一九三八年十二月,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正当中华民族最危险的时候。

 

此时的延安,正成为全国无数知识青年向往的革命圣地。那么,延安为什么有这么大的魅力?

 

延安原本是一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城,不料因为中共队伍的进驻,成了革命的圣地。在毛泽东带领革命队伍进驻后,经过一番整顿,以延安为中心的陕甘宁边区成为全国闻名的抗日民主根据地,这里成为有理想,有信仰,有民族希望的最进步的地方。

 

历史学家介绍,30年代中期的时尚就是到陕北,到延安。主要是一种信仰,不是为了物质,为了钱,是以精神追求为核心价值取向的。当时曾有知识青年写诗形容奔赴延安的这一壮行为:“烽火漫天血色红,男儿奋立祖先功,冲冠怒发身当粉,投笔从戎气似虹!万里关山驱陕北,千秋事业著亚东,倭氛扫尽归来日,好向吾乡唱大风”。

 

到了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更是有着无数知识青年热切向往延安,克服重重困难奔赴延安的壮观场面。当然,进入延安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首先要有路费,然后是要有路条,即要在八路军办事处通过政审并开具介绍信。

 

在远离陕北的广东梅县桃尧镇,二十一岁的张海,此时也大胆地作出了人生最重大的决择,毅然与村中几位青年(张海、张鉴、维粦、兆庆四青年),别妻抛子,远离爹娘,相伴奔赴抗日最前线——陕北,以报国救亡!

 

他们于农历八月八日,离开家乡。桃源到陕北,千里迢迢,关山万重,跋山涉水,冰封雪飘,经历无数艰难险阻,备尝万苦千辛,他们以惊人的毅力,于同年十二月十日到达西安(历时两个月),在八路军办事处向导下,几日后终于到达中华民族的革命圣地——延安。


张海在延安(图来自于张海家人)

 

到了延安,张海忘我投入新的生活和工作,很快就得到了中共党组织的认可和重视,次年三月,他已成为中共党员。

 

“时势造英雄”!这位来自客家梅州文化之乡的知识青年,因学识才华出类拔萃,入党不久就被重用,成了名传遐迩的“抗大”训练部秘书、主任教员。

 

“抗大”究竟是什么?抗大即是抗日军政大学,(全称“中国人民抗日军事政治大学”,简称“抗大”),其前身是“中国抗日红军大学”,1937年初改为此名,校址延安,是在中国抗日战争时期,由中国共产党创办的培养军事和政治干部的学校。毛泽东亲自担任抗大教育委员会主席,毛泽东、周恩来、朱德、陈云、李富春都到抗大讲课或作报告。

 

学生来源最初是驻校轮训的中国工农红军的各级部队干部,后来大量招收培训从陕甘宁边区外奔向延安的抗日知识青年。

 

抗战八年,抗大培养了二十万优秀军政干部,为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发展和夺取抗日战争乃至整个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

 

一九三九年至一九四九年,在这十年间,无论是抗日烽火连天的岁月,还是解放战争硝烟弥漫的日子,张海奔走于北国大地,或为保卫延安,担任留守兵团组织干事,或深入敌后,建立抗日根据地,任辽热地区县工委书记;或与战友们在枪林弹雨中冲锋在前,或以笔当刀枪,奔走呼号,宣传动员群众。

 

其间最值得一提的是张海参与的两次战斗:反扫荡和保卫延安。

 

其一反扫荡。百团大战后(毛泽东曾经评价:百团大战暴露了我们的力量,引起了日本侵略者对我们力量的重新估计,使敌人集中力量来搞我们),日军损失惨重,深受震撼,重新在各地集结重兵,对我各抗日根据地进行报复性地“扫荡”。

 

八路军各部战斗日趋激烈,时任延安抗大主任教员的张海看到许多学员(其中不乏旅、团等各级指挥员)纷纷赶回前线,便申请上前线参加战斗。未获抗大批准。

 

无奈之下,张海找到同是梅县客家老乡的肖向荣将军,表示怀必死之心也要到一线杀敌。最终,张海如愿到了山西前线部队,参与了与日军的作战并取得胜利,缴获日军的两把手枪、军毯,军用望远镜、马搭子等战利品。

 

其二为保卫延安。几个月后奉调回延安留守兵团,参与和组织了保卫延安的战斗。 

 

解放后,张海跟中央党政军大部队一起来到了北京,进驻中南海,并逐渐官升到中共中央宣传部机关党委副书记等职(张海曾经是中宣部机关党委二丶三届副书记)。

 

在北京中南海中宣部一段时间,深居简出,不为人所知。而作为共和国缔造的功臣和老干部之一,张海也被授于九级高干的官阶和待遇(当年各地县委书记不过十五六级,省委也不过十二、三级)。



 

梅县区桃尧镇桃源村出了个大人物,级别如此高的官员,但整个梅州地区知道人却很少。

 

这其中还发生过一个小插曲。容笔者娓娓道来。

 

上世纪五十年代,在北京召开了一次全国宣传工作会议。时为中央宣传部干部处处长的张海,正在审阅各地来京代表的名册时,无意中


发现一份安徽省委宣传部长的简历:张健,广东梅县桃源村人。

 

他眼睛一亮,不由自主地看了几遍。但从记忆的搜寻中,在家乡没听过这个名字,且不说见过此人。休会期间,他专程到安徽代表团下榻的饭店,看望并不熟悉的老乡。

 

电话传来,听说部里首长来访,此时张健(原名张春汉,桃尧镇另一位资深老革命)正在宿舍翻阅会议文件,赶忙开门迎接。几句梅县客家话,拉近了彼此的距离。一阵寒暄后,才知道你我都确实同喝故乡水长大的。

 

入耳的乡音,浓浓的乡情,革命者非草木无情,何况同在革命征途相遇呢?虽然都喝过延河水(张春汉一九三七年三月参加共产党,一九四三年奉命赴延安。),吃过小米饭,在延安生活过一阵子,但却彼此都不认识。彼此叙说走过的道路,无不感慨万千。

 

 

一九五八年,张海在负责审查“丁玲等反党集团”案中,受到了牵连,并为此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撤消原职,降级处分(从九级降至十四级)发配回广东,到中山大学,担任教研室主任,成为学校一名普通干部。

 

在广东工作期间,张海再进一步被打成反党集团成员受到长期的折磨和陷害。

 

一九七四年七月十三日,正当年富力强,风华正茂,五十七岁的张海,因心肌梗塞,撤手人寰!那正是神州大地,风雨如磐,万家墨面的年代。这一颗坚强的心脏停止跳动。

 

张海在广东逝世后,受到规格极高的礼遇。中大党委书记、校领导、各系负责同志、教师学生参加隆重的追悼会,送花圈的单位与个人,叫人不可思议:广东省委组织部、省委宣传部、省委科教办、省教育局、省委党校、广州市委宣传部、中山医学院、广州日报社;仅北京和外地的生前友好就有四十多人送花圈,其中有省、部级干部、军队将领(中将)……

 

当张海离开这纷繁复杂的世界时,却引起社会如此震惊和重视。古语有云:天理人心不可欺!诚哉斯言!


 

苍天有眼,一九七八年十二月,粉碎“四人帮”后,中共中央拔乱反正,正式给张海平反昭雪。(谨以此文纪念张海百年诞辰。素材来源于张海亲属。)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