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中国公元前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常识被颠倒?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媒体曝光李嘉在梅州生活作风细节,与令计划之妻有交往!评价其为比高育良更恶劣的两面书记

环球人物 客家搜

有一些人,对贪腐案例不去对照反省,反而滋生出一种“看戏”心态。有的把贪官“出事的情节”当作故事听、故事讲,有的笑谈贪官不够“精明、聪明”,有的津津乐道于贪官的赃款赃物、情夫情妇……诸如此类,一旦把自己置身事外,甘当“看客”,往往会犯同样的错误,只能是“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环球人物杂志:李嘉,比高育良更恶劣的两面书记


  • “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阳奉阴违、结党营私、拉帮结派,进行非组织活动;

  • 对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置若罔闻,顶风违纪,用公款进行高消费娱乐活动,用公款安排家属及他人旅游,多次接受私营企业主安排的旅游,在公务接待中搞奢靡之风;

  • 严重违反组织纪律,在组织谈话函询时不如实说明问题,篡改本人档案并向组织提供虚假说明,违规选拔任用干部;

  • 严重违反廉洁纪律,纵容和默许亲属利用其职权和职务上的影响谋取巨额利益,搞权色交易、钱色交易;

  • 严重违反工作纪律,滥用职权,造成不良影响;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涉嫌受贿犯罪。”


——这是2017年3月8日,中纪委网站发布的对广东省委原常委、珠海市委原书记李嘉的审查结果。

客家圈 公众号:kejiaquan——关注您所关注

李嘉的大学老师丘海明看到这六宗罪后感叹道:“说得好严重啊!以前那些落马官员少有这么复杂的。从李嘉在中山大学读书到几年前,我跟他一直有接触,完全没看出来,也没想到他竟变成这个样子。”


一年前的3月23日,李嘉接受组织调查。随后,中纪委直属《中国纪检监察》杂志刊文批评李嘉是“两面人”的代表,“台上道貌岸然,台下乱纪枉法;人前正襟危坐,人后骄奢淫逸”“点灯是人,熄灯是鬼”



客家圈 公众号:kejiaquan——关注您所关注


客家圈 公众号:kejiaquan——关注您所关注



3

“多是表面功夫”



1983年至2003年,李嘉在广州学习、工作了整整20年。


2000年2月,时任共青团广东省委副书记的李嘉,迎来了新任共青团广东省委书记万庆良,与这个于2014年4月被调查的“华南虎”有了工作上的交集,两人搭班3年。


2003年,万庆良前往广东揭阳,任市委副书记,而李嘉则在万庆良老家梅州当起了市委副书记。广东知情人士向《环球人物》记者透露:“从团委到地方大员,这一步走得很关键。梅州这个地方实在太特别了,广东官场一向有‘梅州帮’之说,从调入梅州开始,李嘉就可以视作‘梅州帮’的人了。”



梅州一位退休老干部告诉《环球人物》记者,李嘉在梅州的口碑不错,“严谨认真,是个工作狂”。他召开会议,干部都要带巧克力进会议室,因为这个会可能会开三五个小时,他会讲得很细,细枝末节的事都亲力亲为。有一次开完会,出去时下雨了,有几个老同志没带伞,李嘉就从秘书手中拿过伞,给他们撑着,一直送到中巴车上,感动了在场的人,人们都说他不忘本。”


被感动的还有中山大学的老师们。李嘉在梅州任职时,常常邀请中山大学的老师去梅州游玩。“不过我们去了梅州,常常只能跟他吃个饭,有一次还没见到他。他当时在电话里说梅州市政府要淘汰煤炭等落后产能,搞一个产业转移工业园,发展新技术产业,争取了10亿元资金,要去广州答辩。”丘海明说。


这块约22平方公里的工业园,从2005年开始建设至今,已极具规模,厂房林立,少有闲置空地。刘桂芝(化名)本是这里的农民,重新规划后当起了园区里的清洁工。


他告诉《环球人物》记者:“我们以前种田没有什么收入,搞了工业园之后,我在这里找到了工作,收入一下就高了,生活明显有了改善,居住环境也还可以。”在刘桂芝看来,工业园的确是李嘉的功劳,没它就没工作,而且还带动了周边地区的发展,他的很多同事就是从邻村或者邻镇过来的。


但是,刘桂芝想了想又说:“他就是人有点虚伪,多是表面功夫,真正跟老百姓切身利益有关的事都没做好。比如,征地时的补贴给少了,一亩地只给4.4万元。我们靠这点补贴根本买不起回迁房,只能在园区外面租房子住,虽然每月还有125元的生活补贴和110元的养老补贴,但哪里够用嘛!”


“你看这些房子根本没人住得起,弄得我们都没有家了。”刘桂芝的话不无道理,放眼望去,这里除了工厂,就是商品房,推销横幅随处可见,甚至还有别墅群。但这些房子大部分无人居住,工业园俨然变成了一座“鬼城”。周边村民说:“好好的工业园变成了住宅区,我看是借着办工业园的名义做房地产开发吧!”


除了工业园,李嘉主政梅州的另一个重要举措是发展文化产业。梅州是客家人的聚集地,被称为“世界客都”,古称“嘉应”,早在1994年就入选国务院公布的第三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


梅州市发展战略顾问、曾任上海社科院研究员的丘峰告诉《环球人物》记者,李嘉曾多次向他请教关于梅州文化旅游项目和线路的问题,他的《丘峰文艺论文选》也曾得到李嘉的关心和支持。“他希望我把梅州的文化写成文字宣传出去,所以好几次跟我讨论修一个‘丘峰书院’,我都没同意,这份礼太重。他知道我的立场后,也从没送我任何东西。”李嘉给丘峰留下的印象是尊重知识分子、懂礼貌和平易近人。两人见面时,从不聊文化和学术之外的话题。


中国社科院的一位学者对李嘉的看法跟丘峰别无二致。他跟李嘉是在梅州某旅游景区的一次宣传活动上认识的。“我演讲完后,李嘉主动请我喝茶,跟我讨论‘三农’和环境问题。越聊我越惊讶,我发现我的每篇论文和专著他都看过,而且看得很细,因为每个观点他都知道,还能针对性地提出意见和建议。这么大的官,能将一个普通学者的观点信手拈来,很难得。”


这位学者坦言,“李嘉的智商和情商都非常高,他在名校受到过良好的教育。如果不从政,他完全有可能成为工程师、著名教授甚至巨商。”但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改变了他们和睦的关系。“当时,梅州有农民不服强拆,找我投诉,我就给李嘉打电话反映情况。他强调有大项目落户,农民不顾全局利益,只能强拆。快速发展经济,是省委交给他的任务,他要对重用他的省委领导负责。我们发生了争执,他非常不愉快地挂了电话。”此后,两人再也没有联系。


李嘉在担任梅州市委书记期间,还与令计划之妻谷丽萍有了工作上的交集。


令计划之妻谷丽萍


2011年3月,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李嘉到北京参加全国人大会议。其间,他和时任梅州市长朱泽君在北京考察了“中国青年创业国际计划”(YBC)的运作模式。YBC于2003年在北京成立,谷丽萍为创始人和总干事。


李嘉到北京考察后8个月,“梅州市青年创业促进会暨YBC梅州创业办公室”成立大会在梅州举办,李嘉和朱泽君出席揭牌仪式。据当地媒体报道,这是广东省首个青年创业促进会。梅州为YBC的到来投入上千万元,对于梅州这个不算太发达的地级市来说,这是个不小的数字。2015年8月,朱泽君接受组织调查圈 公众号:kejiaquan——关注您所关注



客家圈 公众号:kejiaquan——关注您所关注

当时梁广大办这些事是很有魄力的,眼光也很超前。比方说珠海机场,此前珠三角已经有了广州机场、深圳机场,官场民间几乎都觉得珠海再建机场毫无意义,是劳民伤财,但梁广大坚持要建。不但建机场,还修了马路。南方城市不像北方平原,马路多半随水流曲折,随地势起伏,没有条件追求宽阔马路,广州的八车道公路都不算多,但梁广大却顶着压力,坚持修了许多宽阔马路。”


珠海媒体人士说,多年过去,如今的珠海航展办得风光得很,已经成了珠海的一张名片,因此珠海人便越来越怀念梁广大。“对后来的市委书记,珠海市民就会拿梁广大来做对比:同样是搞交通建设,人家梁广大怎么就能修好路,你李嘉连个有轨电车都修不利索?你的能力在哪里?你还能把珠海搞好吗?”


2014年的村民下跪事件也让李嘉栽了个跟头。珠海市香洲区南屏镇十二村现已实现城镇化,是珠海核心城区的一部分。但几年前,在农村土地重新规划过程中,村民和当地村集体产生了矛盾,不少村民常在路边拉起横幅表达诉求,希望引起官方注意,周健文就是其中之一。


他告诉《环球人物》记者:“2014年3月18日下午3点左右,我看到几个领导模样的人来视察,路边停着几辆面包车和中巴车。仔细一看,李嘉就在其中。我原本挺高兴的,觉得‘父母官’来了,能为自己做主了。因为我经常在电视和报纸上看到他慰问一些困难群众,参与公益项目,觉得他是个好人。于是我就跑到李嘉身边,让他帮帮我们,没想到他却一脸不耐烦地说:‘拿材料来!’我说:‘没有随身带着材料。’他说:‘没材料你说什么?’随后便上了大巴车。眼看他要走,我一时情急,便在大巴车前跪了下来,旁边几个人见状也跪了下来。汽车无法前行,李嘉便下车指着我蛮横地说:‘再不起来我就抓你。’”周健文怕了,站起来转身离开,“李嘉跟在我身后大声指责”。


周健文向《环球人物》记者提供的一段视频显示,当李嘉看到有人用手机拍现场视频时,便一边用手指着拍摄者,一边快步向拍摄者走来阻止拍摄,手机差点摔到地上。后来,周健文以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被刑拘3个月。“我们当时并没有阻碍交通,汽车可以从旁边正常通过。”周健文说。


客家圈 公众号:kejiaquan——关注您所关注


“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此次在广东调查期间,《环球人物》记者不止一次听到群众如是说。巨虫硕鼠的倒台,让群众拍手称快。


李嘉已是十八大以来广东省第四个落马的省部级高官,前三名分别是广东省委原常委、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和广东省原副省长刘志庚。


总有人觉得广东人一心一意搞经济建设,两耳不闻政治事,其实不然。广州地铁里的广告语意味深长:“廉记肠粉,透透亮亮;廉记海鲜,腐不上桌。”乘客看到把反腐融入当地最受欢迎的饮食文化里,不禁要会心一笑。



原载:环球人物杂志

《环球人物》记者  龚新叶 田亮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