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全网首发!Peterson 和 Žižek 辩论翻译(开篇陈述部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古怪才子李文古,一首《祭妻文》看完让人瞬间泪奔

客家搜



读者诸君读过这首奇特的诗文,脑海里是不是浮现了一个样貌丑陋、手脚粗糙,生活技能不咋地的妇女形象?


这是流传于梅州客家民间的李文古《祭妻文》。




李文古的故事,在过去对梅州客家人而言那绝对是耳熟能详的级别!家家户户随便拽一个人出来问,“你听过李文古的故事吗?”,会回答“没有”的,那多半不是老客家!



 李文古,又曾称李文固,但从他的墓碑文上看,其真实名字就叫李文古。汉族,系明末清初丙村(今梅州市梅县区丙村镇梅花管理区)人。因机智过人、生性调皮,有“古怪才子”、“风流才子”的称号。


与其同期名扬嘉应的,还有他的叔父、举人李二荷。叔侄俩一个满腹才华,心忧仕途不得志,一个放浪民间,嫉恶如仇,两人成为嘉应民间文学版本中分量最重的角色。


李文古这人才思敏捷,为人诙谐,淡泊功名,甘于清贫,言行举止诡异。梅州客家人多有传说其戏财主、戏先生、戏村姑、戏白吃等故事。


这个墓地是才子李文古亲自为自己设计的,谁要看清楚碑文得先向他下跪呢!


在梅州,人们习惯把一些具有捷才,口齿又伶俐,幽默感特强的人笑称为“李文古”。要是你有幸被称为现代版李文古,那么恭喜你,绝对不是贬义,而是赞誉——当然,也有一些人低俗地理解了这个古代乡贤,把他的名号也低俗化了。


这篇传说中的李文古《祭妻文》,我们小时候听老人讲过,但都是当笑话讲的,孩子们听之,不求甚解,断章取义哄笑之。后来,见过“文字版”《祭妻文》,则有了更多理解。


我们暂不谈真伪论,单从文本上来看,非常符合李文古的诙谐特性,整首诗貌似很幽默,实际上,却隐含了李文古对亡妻的几多深情,几多不舍。


“吾妻七分丑,入门十八九;认字唔够多,不过三二斗”,开篇是对妻子的简要而概括性的介绍,相貌普通,文化不高(不过,三两斗也不低了,总归识字,能够侍候这个乡村秀才)。


“日日家事多,梳毛就用手”,表面看来,这些文字是在批评、历数妻子的毛糙,实际上,是说出了李文古对妻子料理生活的忙碌、劳累的理解、感念。


请看看,一个农家妇女,早早起床,打理家务,忙着农事,哪有坐下来梳妆打扮的闲情闲心,梳头发,张开手掌,分开五指就对付过了。


“切菜唔用刀,双手乱乱揪”,侧面反映了妻子做事风格中的特点,讲究效率,不讲细节和常规,我们常见许多风风火火的农家女子,就是这样的。


“酿酒常变醋,养猪形如狗”,读来忍俊不禁,酿酒酸了坛子,养猪养成了瘦狗,可见,这两个都不是文古夫人的强项,是严重短板。然而,读来也没有责怪、挖苦之意。


描述完妻子的基本形象和生活举止特征后,李文古的神来之笔下,令人心头一酸,泪意涌来的文字潮涌而来


——“妻贤惜今去,等我何须久;谁人洗我衣,谁人伴我走;谁人煮饭菜,谁人来陪酒;想此肝肠断,时不知子丑;今生缘已断,来世再聚首;呜乎兮哀哉,冤家兮脱手”。


都说夫妻就是一对冤家,如今,文古喊出“冤家兮脱手”,不是庆幸,而是肝肠寸断。


一个放浪乡间,心性比天高,嫉恶如仇的乡村秀才,要钱没钱,却体面没体面,不懂农事,无计谋生,却要维护个人的尊严,要享受内心的高洁,我们可以想象,他对妻子的依赖是多么的重,妻子就是他的尊严,他的体面,如今“妻贤惜已去”,悲乎!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