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1.8亿独生子女面临的非常严峻问题,已经来临!

中国公元前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常识被颠倒?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北大吴谢宇弑母案】头顶烈日,站在黑暗中?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叶胜坤案揭示:梅州前常委班子塌方,“林氏榜单”再下一城?

客家搜

以下观点来自 于文杰|团结湖参考(Talkpark)


就在川渝会举办期间,广东纪委连续发布了几条通告:梅州市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主任叶胜坤接受组织审查;惠州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副主任黄仕芳被开除党籍和取消退休待遇;惠州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侯经能,接受组织审查;广东省安监局党组书记、河源市原市长彭建文接受组织审查。作为最早提出“反腐败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的省份之一,广东并没有因此乐观,看来每隔三天打下一名厅官的势头不减。

 

广东纪委的工作量想来很大,很多落马官员的腐败细节都没有公布,这就給评论员造成一定困扰。但老司机总能找到路线,梳理此四人的履历,“2011”这个年份赫然跳出,就像成都的火锅味一样醒脑提神。

 

2011年11月,叶胜坤由梅州市副市长升任梅州市委常委、副市长,两年后又任市委副书记。侯经能则在那年4月,由惠州市大亚湾区委副书记转正为区委书记。彭建文在那年2月,由中山市委副书记,升任河源市委副书记、市长。四人中唯一没有在那年荣升的则是黄仕芳,因为年龄原因他由惠州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到人大常委会做常务副主任。

 

很显然,2011年是广东省的换届年,很多人都盼着借此机会“动一动”。而这一切都取决于一个关键人物,主持2011年广东省市县领导班子换届的广东省委组织部副部长林存德。你可能已经猜到了,这是一次典型的买官卖官“广交会”,林存德落马后被查出在干部提拔任用等方面涉嫌受贿2400多万元。尤为关键的是,据说他还供出了一份曾对他行过贿的人员榜单,上面有多位曾在广东地级市担任过主要领导职务的官员。在此次换届中荣任地市市委书记的万庆良(广州)、李嘉(珠海)、朱泽君(梅州)等人后来都一一落马。那这样看起来就很有意思了,此次广东纪委抛出的四人,是按照“林氏榜单”按图索骥的结果么?

 

这且按下不表。叶胜坤落马后,很多媒体都关注到一个细节,自梅州市原市委书记李嘉、原市长朱泽君、原纪委书记李纯德、原宣传部长林碧红、原蕉岭县委书记周章新之后,叶胜坤已经是前任梅州市委常委班子中,第六个落马的了。除了李纯德外,其他五人在2011年都有过职务升迁。不管这些人是否都在林氏榜单上,2011年那次换届考察显然都是失败的。

 

此外,他们身上的“梅州标签”也格外引人注目。梅州是客家人聚居区,自古文教颇盛,人才济济。广东政坛有大批官员都是梅州籍,故而有“梅州帮”之称。前述六人中,叶胜坤、林碧红以及周章新都是梅州本土官员,此外原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广东省原副省长刘志庚等都是梅州籍。以李嘉为代表的原班子六人落马,被当地人称为塌方式腐败,虽然时任书记李嘉、市长朱泽君不是梅州本土人,但并不妨碍他们以地域为媒介,同梅州本土势力,以及在外梅州官员发生千丝万缕的联系。

 

更为重要的是,常委班子的腐蚀,对于梅州政治生态带来的恶化效应将是非常大的,其清理也将是个漫长过程。与梅州很相似的有江门腐败窝案,而著名的茂名买官卖官窝案,最终处理了160名官员。那么梅州与江门的震荡,可能刚刚开始。尤其对于某某帮这样的土围子,更将成为攻克的目标。

 

十八大以来,广东省的反腐成效有目共睹,也受到了高层的肯定。在新一届省纪委班子产生后,广东的反腐动向尤为引人注目。日前广东省纪委书记施克辉在十二届省纪委第一次常委会的讲话中指,要“挖山不止,持续保持惩治腐败高压态势,决不给任何人以“反腐败要转段”“歇口气”的幻想和错觉。”林氏榜单、梅州窝案,其腐败存量是否如山尚不可知,但显然它们正在被挖下去。




延伸阅读一:广东反腐格局


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院长肖滨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从落马官员的特点分析,广东的反腐格局可以大致从粤西、粤东和珠三角这三条主线来分析。


粤西以茂名为代表,代表人物是原市委书记罗荫国,其落马后又牵出其前任市委书记周镇宏。粤西的腐败以“买官卖官”为主要特点。



粤东以揭阳和梅州为代表,代表人物是梅州的朱泽君、李纯德和揭阳的陈弘平,这条线突出的腐败特点是“卖地”。


珠三角以深圳为代表,还牵扯到珠海和广州。代表人物是许宗衡、万庆良。因经济发达,官商勾结的特点更为鲜明。


肖滨认为,这三条线有一个特征,就是粤东、粤西都往往与珠三角相串联呼应。“有些人通过卖官卖地等方式捞足钱后,继续疏通关系,从粤东、粤西进入发达的珠三角区域,甚至进入了省委常委序列。”


肖滨认为,广东的腐败不是最近才有,早已根深蒂固,盘根错节,隐藏得很深,甚至可以说早就形成了牢靠的包庇网。“以往打击力度不够,十八大后强力反腐,把他们的庇护网撕破了,很多问题官员就被挖出来了。”


肖滨说,广东反腐不是拔出萝卜带出泥,“而是拔出小萝卜带出大萝卜,又带出大冬瓜、大西瓜”。


十八大后,广东省反腐力度很大,其厅官落马数量位居全国第一。




延伸阅读二:梅州班子第六人被查 两书记一结党一内斗



长安街知事曾经为梅州官场这样报道:



有这样一幕——


2012年初,广东省纪委全会召开,梅州设立分会场。除了在主会场参加会议的市纪委书记之外,其他市领导在梅州分会场收看收听会议。


然而,就在参加这次会议的梅州市领导名单中,目前已经有6人被查。


南粤清风网发布消息:梅州市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主任叶胜坤因涉嫌严重违纪,正在接受组织审查。


叶是一名土生土长的本地干部,自参加工作起就在梅州下属市县工作,2007年成为市领导,先后担任过副市长、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市委副书记等重要职务。  


长安街知事发现,叶曾与李嘉、朱泽君、李纯德、林碧红、周章新等人在一个班子里共事。当时李嘉是市委书记、朱泽君是市长、李纯德是市纪委书记、林碧红是宣传部长、周章新是蕉岭县委书记。


后面的故事,小伙伴们都很熟悉了,李嘉后在省委常委、珠海市委书记任上落马,朱泽君在省工商局局长任上落马,李纯德因严重违纪被降为科员。叶、林、周三人,则在本地折戟。


上述几人还互有交集,比如朱泽君是李嘉之后的市委书记,周章新是林碧红之后的宣传部长,叶胜坤是林碧红之后的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


李嘉在梅州工作了9年,朱泽君在梅州工作了4年,又分别担任班子“一把手”,对连续出现的腐败问题,显然难辞其咎,他们是如何落实从严治党主体责任的呢?(本文综合中国新闻周刊、法制晚报、长安街知事、团结湖参考内容汇聚而成)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