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濟公老師對小鄭兄慈悲 : 開齋破戒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梅州观察] 从梅汕高铁 谈谈梅州....梅州的改变,还是要靠所有梅州人!

jnlz2002 客家搜

本文于2016年6月14日发表于梅州时空论坛,作者:jnlz2002,原文未做修改。文中作者用心良苦,很多很中肯的建议值得大家深思!


2015年夏天的时候,我第一次听说了梅汕高铁。


作为一个在外漂泊的游子,如此后知后觉,确实应该感到很惭愧。不过看完新闻的介绍后,顿时觉得无爱了。因为这条高铁是从现有的潮汕站引线出来的,途径揭阳、丰顺、梅县到达梅州西站,跟我们兴宁、五华、大埔、甚至平远、蕉岭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如下图



从梅州西站出发,不管去深圳北站还是广州南站,比起坐大巴自驾车来说,时间都占不了明显的优势。

作为兴宁人,心里失落是肯定的。


梅州大多数人都是在外面谋生发展,绝大多数都是集中在珠三角地区。梅州有530万户籍人口,但是梅州常住人口却只有420万不到(2015年的数据)。这420万人包含梅州本地人和外地人,个人认为这个420万水分太多仅供参考。从这个数据上看,有100多万梅州人跑往外地发展,梅州市人口空心化相当厉害,从结构上看,能往外地发展的大多数都是青壮年,留守的都是老人小孩妇女居多,梅州一个家庭普遍都有四口人以上,530万人跑掉了110万,接近五分之一。这就意味着梅州最具有活力的阶层都跑的差不多了,这就是梅州所谓的“慢生活”吗?常住人口少于户籍人口的比例,梅州在广东省内倒数第一。


这真是是梅州的一个耻辱。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有那么多梅州人在外地,尤其是集中在珠三角,刚好可以证明梅州到珠三角这段高铁的客源充足是有保证的,加上河源惠州沿途的客源补充,起码是不会亏损的。加上现在国家在推行城镇化,农村人口也逐渐的集中走向县城和市区去生活、就业和发展。如果高铁能缩短出行时间,我相信,大多数在外面发展的人会比现在,更愿意优先选择高铁来常回家看看。


至于梅州的经济,2015年梅州GDP在省内21个城市中排名17位,人均GDP倒数第一。这个就不多说了。


梅州自称是八山一水一分田,山是每一个梅州人绕不过去的大坎。梅州有多山,我相信大多数家乡人心里都有数。大山,我们是搬不走的,但是我们可以打通这些大山,改善梅州的交通状况。龙岩和赣州同样也是山区,赣州已修好赣龙复线,正在修赣深、昌吉赣高铁。龙岩已修好龙厦高铁、赣龙复线,正在修南三路铁路。


要致富,先修路。在这方面,龙岩和赣州确实是值得我们学习。


而去过赣州市区或者龙岩市区的乡亲都会发觉,虽然梅州处于闽粤赣三地交互处,却是闽粤赣三地发展最滞后的地区。



不管是当年的铁路、还是高速公路,到如今高铁的开通,当然不能一下子就能改变一个地区落后的状态,但却可以慢慢的一点一滴的帮助一个地区的发展。梅州的205、206国道;梅州所有的高速公路;广梅汕铁路、梅坎铁路;这么多年都在默默无闻的帮助梅州的发展。只是在这个时代,当年很自豪的国道、高速、普速铁路都纷纷落后时代了,在这个时代,只有高铁,才能给梅州的发展给予最大的帮助,梅州的发展迫切需要一条高铁来拉动。


很遗憾,不管是当年的普速铁路,高速公路,还是如今的高速铁路,梅州每一次都慢人一步,按照现在的节奏,差距正在进一步的拉大。而梅州所有的人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无能为力。


我们不去跟广东珠三角和粤北地区比较,我们比较一下广东西部地区和潮汕地区,就知道梅州在哪些方面落后别人了。


先说铁路,广东西部的广茂铁路1991年就通车了,而广梅汕铁路1991年才开工修建,1995年底才开通。相比广茂铁路,广梅汕铁路滞后五年。

高速公路,广东西部高速和梅河高速都是2005年全线开通。可是梅河高速却被限速到80公里。而潮汕的深汕高速早就在1996年开通运营。梅州滞后潮汕地区九年。

高铁方面,湛江到茂名的茂湛高铁2013年已建好,只是还没有投入运行。广州南到江门的广珠城轨2012年年底已投入运营,深茂高铁江门到茂名段已在修建中,深茂高铁深圳到江门段正在争取审批。潮汕地区2013年就开通了厦深高铁,汕头到潮汕站的联络线正在修建中,除去揭西,潮汕地区几乎县县通高铁。

赣深高铁来了,双龙高铁还会远吗?

梅州呢,预计2019年才能开通高铁。按照计划,比2020年河源开通的赣深高铁早一年,这也是梅州唯一能在河源面前吹牛逼的地方了。但从辐射地域方面来看,赣深高铁几乎是从河源中间穿插而过,和平、龙川、东源和源城均会设站。从惠及人口方面来看,赣深高铁惠及河源三分之二以上的人口。河源的赣深高铁设计时速350公里,梅州的梅汕高铁设计时速250公里。河源东站到深圳北、广州南均在一小时左右可以到达。梅州西站到深圳北和广州南,我相信全程不停站的话,三个小时内还是勉强可以到的,前提是梅州要有本事做到全程不停站。梅州西站到深圳北站,设计时速250公里全程设16个站。龙川西站到深圳北站,时速350公里全程设8站。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比较,河源的赣深高铁都能秒杀梅州的梅汕高铁。
而梅州却义无反顾的一头扎进厦深铁路的怀抱。


梅州的人口状况和经济状况表明,梅州迫切需要一条能惠及大多数民众的、能缓解人口继续空心化的、扭转经济状况的实用的高速铁路。这条高铁不仅能缩短珠三角与梅州地区的行程时间,改善梅州山区的交通,方便乡亲往返,同时通过这条高铁,彻底改变梅州市的区位劣势,对梅州市的招商引资都大有帮助。

而现在修建的这条梅汕高铁,可以说是一个作用和功能都没有达到。


梅江区、梅县区和丰顺三地的人口,只有170万人不到,不到梅州三分之一人口。而梅州有530万户籍人口。可以说大部分梅州人惠及不到的。这条高铁辐射的地域和人口居然这么少,确实超乎我的想象。况且,从梅州市区出发,绕个大圈到潮汕站,到深圳北都要将近四个小时。到广州又要增加半个多小时。而且2019年梅汕高铁建好后,那时广东的高速公路网也完善的差不多了,对比高速公路,梅汕高铁还有什么优势可言? 梅州市区与与珠三角的出行时间是缩短了一点点,但是不明显。对梅州市区的居民来说,除了乘车舒适度好一点,多一份选择外,到珠三角的出行时间并不明显占优。

那么谁会从这条高铁享受到真正的方便呢?是丰顺和潮汕地区。丰顺就不讲了,这里单独分析潮汕地区。



其实潮汕地区人口空心化也很厉害,但是因为外地人在潮汕也有一定规模。所以从数据上看比梅州好多了。潮汕人也往珠三角跑。从广州南、深圳北始发到潮汕的列车就可以看的出来,平时几乎趟趟爆满。到了节假日基本上是一票难求。但是潮汕地区在广东来说,算不上很发达。所以你看从潮汕站始发广州南、深圳北的列车并不多。到梅汕高铁开通后,单靠梅城和丰顺那点客流肯定是不能维持运营的。空出来的由谁来补充呢,当然是靠潮汕地区了。

官员的升迁需要政绩来镀金,潮汕地区的运能补充需要更好更合理的借口。

一边是在做着七条铁路进梅城,打造粤东北交通枢纽的的春梦城市,一边是迫切需要新的运力补充的地区。梅汕高铁就这样一拍即合强行上马了。

它们才是最大的赢家。

潮汕当前的厦深铁路,既方便了当地居民的出行,帮助和缓解了潮汕地区人口空心化,也改变了潮汕地区省尾海角的地位,改善了当地的招商引资环境。说明高铁的作用在当前是无以伦比的,是其它交通工具无法替代的。
而梅州,人口素质一天比一天差,人均GDP全省倒数第一,更需要高铁来拉动和帮助。可惜,因为先行上马梅汕高铁的缘故,导致兴宁、五华、甚至大埔通高铁的时间又要推迟五年甚至十年以上。

对梅州而言,当前最输不起的就是时间。
时间一旦错过,时机便不会再有。


一年来,我在贴吧发过许多跟梅汕高铁的帖子。有些观点,我还在坚持。有些观点,现在想想确实是幼稚了点,比如想把梅汕高铁改成从梅州西站通往汕尾的鲘门站、比如想从畲江北站引线到兴宁市区或者五华县城。过了一年,现在看来这些观点更加不实际,更加的不靠谱。我当时说了那么多,好像也没有说服了很多人。不知道是因为我表达的不够清楚,还是因为我的观点确实不够成熟。直到今天我也没有搞清楚。但是有一点我是一直坚持和肯定的: 那就是,梅州市这些年主政的官员,是十足十的庸官。这些官员,要么是贪污腐败的朱泽君,要么是为了自己前途发展,把梅州市当作升官的跳板的李嘉。要么就是混吃混喝等死等退休的李纯德。套用电影让子弹飞里面的一句台词就是:他们都是是王八蛋,是畜生,是禽兽,是寄生虫。

梅汕高铁建好后,梅州与潮汕探亲倒是方便了,可是梅州人民的时间与机会,都给这些庸官给白白错过了。


贪官是可恶的,但庸官更可怕!


于是我重新梳理了一遍,重新阐述了一遍我自己的想法。当然,仅仅是我自己的想法而已,我等屁民,其实能改变什么呢,什么都改变补了。梅州的改变,还是要靠我们梅州所有人的觉醒才行。



梅州修建高铁的始由,来自厦深铁路。
在厦深铁路之前,广东对东部的铁路建设是毫无建树的,甚至毫不关心的。广深铁路都通了四线了,1991年开通的广茂铁路,至今没有实现电气化,更何况是广梅汕铁路。直到国家强力推动建设四横四纵的高铁网,而厦深铁路刚好属于四纵的一环。

厦深铁路经过潮汕地区的时候,本意是想设潮州站和揭阳站,由于汕头市的搅局,最终在潮州市的沙溪镇设置潮汕站来辐射三市,潮汕站离揭阳市区直线距离约22公里;离潮州市区约14公里;离汕头市区约23公里。按说本是皆大欢喜的局面,结果潮州不满意,揭阳不满意,汕头更是火冒三丈。

有时候和稀泥也是需要水平的。没钱没人权,潮州就算是最正宗的胶己人都没用。三个城市当中,潮州最弱,最没有发言权。揭阳是经济实力最强。但是汕头有经济特区光环加持。直接提出建设厦深铁路汕头联络线的计划。还美名其曰:加快广梅汕铁路扩能改造。

汕头在一个人自娱自乐玩着汕头联络线,揭阳也没闲着。你汕头既然能借广梅汕的东风,我揭阳为何不可以?笑话,我要搞就搞的大一点的。于是乎,跟梅州走走亲戚,拉拉家常,再联合去省城串访一下。

俗话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这个还真不是盖得。
广东:2020年全省所有地级市通高铁。
梅州:2018年梅州通高铁。打造梅州粤东北交通枢纽地位,七条铁路通梅城。
揭阳:

而这一边,厦深铁路的开通则让深圳尝到了实实在在的甜头。但是深圳毕竟是国际化大城市,眼光岂是汕头梅州此等吴下阿蒙所能比的。深圳马上就发现了厦深铁路的瓶颈,于是马上提出建设赣深高速铁路。

话说当年建设深圳特区的时候,小平同志就说过:中央没有钱,可以给些政策,你们自己去搞,杀出一条血路来。

对于深圳这个刺头,很想进步天天向上的想法,省府是不关心的,某种意义上说甚至是头痛的。但是当面反驳又不好看,于是乎就改成:省里没有钱,你们自己去搞。政策没有了,尼玛甚至连“杀出一条血路”的鼓励的话都没有。可想而知深圳有多窝火。

广州和深圳以前的恩怨可以说是讲个三天三夜都讲不完。深圳与广州同属一线城市,经济实力不相上下。政治地位上,广州和深圳同属副省级,广州是省城,深圳是经济特区,但是深圳有一件广州没有的大杀器:计划单列市。

计划单列市的收支直接与中央挂钩,由中央财政与地方财政两分,而无须上缴省级财政。其实说白了就是不用向省里交税。直接跟中央财政结算。

全中国就五个城市有如此地位:大连、青岛、宁波、厦门、深圳。



对广州来讲,全省21个城市,个个都把广州当老大,就只有深圳让广州最没面子。况且深圳不向省里交税,对深圳来讲,广州这个老大认与不认都无所谓。

如果说广州对省内其他城市还有责任和义务的话,对深圳则是完全没有。

对广州来讲,深圳不求我办事最好,深圳来找我办事的话,别以为在路边买两斤苹果当礼物就行了。要来就来点实际的、真实的、摸得着看得见的东西。比如~~~~~~~~~~~~~~
现实就是,深圳就连两斤苹果钱都想省了。

2009年开工建设的港珠澳大桥,双Y方案变成单Y方案,深圳被彻底抛弃一边。

广州:让你小子狂。
深圳:主公负我,呜呜呜~~~~~~~~

多说一句,对于港珠澳大桥双Y方案,广州天然是拒绝的。因为深圳当时摆明就是想脱离广州单干。加上深圳又那么调皮,所以说,想成全你都难。

这个时候,中央出手了。




也是那一年,2009年,时任省委书记汪洋在参加省人大会深圳团分组讨论时说,从经济总量、历史文化积淀以及作为省会城市的政治文化中心的特殊重要性,广州地位和作用都不可替代,广州在珠三角及广东省都是当之无愧的大哥。但要求广州具有大哥意识、大哥风范、绝不排斥深圳可以在各个方面超越大哥。当时的省人大代表、省委副书记、深圳市委书记刘玉浦也表态,深圳不辜负省委、省政府的期望,一定与广州老大哥和全省其他兄弟城市互相学习、携手合作,为推动全省发展发挥积极作用。

还是中央来的领导和稀泥有水平。

深圳这算是醒悟了。深圳发现,只要拜了广州这个大哥的码头,一切都出奇的快。以前喊破喉咙没人理的项目通通加快了进程。

深汕合作区;2011年成立。
深中大桥:2015年开工。
赣深高铁:2016年开工。

加上现在东莞深圳惠州的城市轨道,都有接驳计划。深圳14号线就是要通往惠州南站,深圳6号线就预留到东莞R1线的站点。许多城市边缘的断头路也得以打通了。这就是深圳融入珠三角城市合作的良性结果。

当然这其中的奥妙可不是喊一句大哥就能搞定的,原因有很多很多,我知道的其中之一就是广州在2013年也弄到了一件大杀器:国家发改委下放城轨铁路审批权予地方。

你深圳以后还想不想修地铁了,还想不想修城轨啦?
在这个拼城市群的年代,一个城市往往很难一枝独秀,即使能,也很难持久。

这就是政治:有交换也有妥协。而不是你死我活。深圳要想以后好好玩耍,想绕开广州是不可能了。


讲完广深之间恩怨,我们就能得出一个深刻结论:广东省府是一个非常实际的省府。不管是你是省内城市也好,别的省份也罢,没好处的事情不干,影响我广州交通枢纽地位的事情不干,没好处也没坏处的事情可干可不干。

南广、贵广和武广这三条高铁就非常能说明这个问题。打开地图你就会发现,广西贵州和湖南这三个省份离广东非常近,这三个省份的人员很多都是往珠三角发展的。当然你也可以说他们省城发展的也很不错,但是现在是拼城市群的年代,你省城一枝独秀有鸟用?为什么他们不去长三角,因为距离决定一切。以长沙为例,长沙距离广州直线距离550公里左右。长沙距离上海直线距离900公里左右,要是你用脚来投票,你会往哪里跑?

所以你看,广东西部北部的高铁非常给力:武广、南广、贵广均已建好投入运营。深茂高铁江门至茂名段正在建设中。茂湛高铁已建好在等深茂高铁完工。

反观广东东部,除了厦深铁路投入运营外,赣深高铁2016年才开工建设。这是为什么呢?江西福建离广东也很近啊。

这是因为,南昌与福州离上海同样也非常近,福州离上海直线距离600公里左右,离广州700公里左右。南昌离上海直线距离也是600公里左右,离广州700公里左右。

广东也不傻。就算广东的高铁通到了南昌和福州,福建江西两省的人员也未必全部会来广东。对广州不敢说是没好处,起码没有那么大。干嘛要这么热心。同样的道理,在当时来说,赣深高铁没影的情况下,梅汕高铁目前的方案最保险。客流已通过厦深铁路培养好了,里程也短,意味着花钱也最少。既能帮梅州实现高铁梦,还能缓解潮汕地区运力紧张的局面。广东这样想本没有错,只是没想到江西老表和那么给力,居然能把昌吉赣高铁强行塞进十三五的计划。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大概莫过于此吧。



而昌吉赣高铁的提前开工,则意味着赣深高铁被提前纳入进程,深圳不差钱,和省府的关系也是一天比一天顺,深圳没有理由不去争取。而赣深高铁的突然提前,则让之前拍板的梅汕高铁成了一个笑话。一个鸡肋。

梅州没有办法推倒现有的梅汕高铁方案重新来过。线路勘探好了,资金和揭阳仔商量到位了。省里也表态支持了。就等发改委签字同意了,你却突然说不建了,想换更好的方案。就好比相亲结婚,双方面也见了,聘礼下了,酒席也定好了,就等结婚证到手开席了,你他瞄的却说想换老婆婚不结了。换你是揭阳和省府,你会怎么想?再说的难听点,以梅州市在省里的地位,梅州胆敢提出这样大逆不道的想法和意见?笑话,告诉你,叶帅还魂了都不管用。

梅州要钱没钱,要眼光没眼光,政治嗅觉敏感度又如此后知后觉。
所以说,梅汕高铁,梅州不上也得上。自己约得泡,含泪也得打完。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源自梅州以前那些父母官的鼠目寸光。

对于赣深高铁,当时为政梅州的父母官显然是知道的,只是没有想到赣深高铁居然会这么快。说白了,这是一个选择题:梅州是选择相信广州,还是选择相信深圳的政治问题。要知道,当初揭阳仔和省府,忽悠梅州先行建设梅汕高铁的最大前提是:赣深高铁没有那么早开工。没有这个前提,梅州就算是头猪,都不会选择先行修建梅汕高铁。
2015年梅汕高铁开工,2016年赣深高铁开工。
仅仅相差一年,局面却大为不同。


梅州当初应该选择修建梅州到龙川段。这是一个非常容易做出的决定。可惜~~

龙川西站到大埔站,大概160公里左右。线路走向如下图



如果当初梅州的领导政治嗅觉敏锐点、眼光放远一点、魄力大一点,再耐心一点、结局就会大不一样。


龙川西站到现在的大埔站的话大概160公里左右。暂时先叫它梅龙高铁吧。160公里全程可设6个站:大埔站(三河镇既有站改造)、梅州东站(新建,梅县雁洋镇)、梅州站(三角镇既有站改造)、兴宁北站(新建,兴宁龙田镇)、五华北站(华城站改造)、龙川西站(与赣深高铁并站)。


梅汕高铁投资196亿,全程122公里。但是梅汕高铁沿线山多,地形也复杂,沿途还是人口密稠的地方如揭阳段,拆迁征地建造成本较高,还有个潮汕站需要改造。梅汕高铁沿途站点,除去潮汕站全部都要新建。


梅州到龙川则地势比较平缓。人口分散。而且只需新建两个站点,其它均可利用现有站改造。成本可以大幅度的降低。


梅汕高铁只途径梅州梅城/梅县、丰顺两地,惠及人口170万,不到梅州的三分之一,梅龙高铁途径五华、兴宁、梅城/梅县、大埔四个地区。人口方面,五华140万人,兴宁120万人,梅县/梅城100万人,大埔60万人,共420万人。就算五华和大埔因为站点偏,打个对折,也有320万人。起码惠及梅州三分之二的人口(2015年梅州户籍人口540万)。


开通时间,梅汕高铁计划是2019年,梅龙高铁与赣深高铁同时在2020年开通。两者相差无几。


梅汕高铁开通只惠及梅城和丰顺,丰顺本身离潮汕站比较近(60公里以内),作用不大。其实说白了,梅汕高铁就是梅城专线。对其它地方的发展毫无帮助。而梅龙高铁与赣深高铁同步开通,能提前让五华、兴宁、大埔三地同步提速发展五年。(双龙铁路计划2018年启动,预计在2025年前开通)。


开通梅龙高铁后,龙川西站到深圳或者广州,可以在一个半小时内到达,梅州西站到龙川西站则预计一个小时内能到达。梅州西站到广州深圳则可以在两个半小时内到达。而通过梅汕高铁,梅州西站到广州深圳则需要四个到四个半小时。足足省却了一个半到两个小时。梅龙高铁的效益更高,更能帮助梅州地区发展。


客源方面,由于河源全境都是过境站,梅龙高铁的开通也能帮助河源买票的压力,河源梅州均是外出人口大市。完全可以支撑的起来。以潮汕地区为参考,潮汕三市1500万人口,河源梅州合起来也有900万人口。查看明天潮汕地区的始发车,潮汕站始发37趟,饶平站始发1趟,普宁始发一趟,共计39趟。就这么多的车次,居然供不应求。我们梅州河源人少一点,少发几趟也无妨。


投资分摊的话,梅汕高铁由省府和梅州、揭阳共同投资。梅龙高铁则主要由省府和梅州共同承担。加上很多是现有站改造,所以投资的话应该比梅汕高铁多不了多少。


梅州是穷,但是200亿的资金还是能筹到的。

也许很多人会嘲笑我。200亿,也太看得起梅州了吧!


不要找任何借口,梅州当官的不行,梅州人可不差。万庆良能把汕头机场变成揭阳机场,你们敢说梅州没有能人。有些梅州人,开口闭口不经大脑就说梅州这不行那不行,这些人应该闭嘴。


张煜南(1851—1911年),号榕轩,广东梅县松口人。张煜南和张鸿南兄弟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印度尼西亚的著名华侨实业家和地方侨领。他们曾以投资兴建了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条华侨资本经营的商办铁路——潮汕铁路而载入史册。

在百年前那个国弱民穷的年代,梅州/梅县尚且有如此牛逼的人物。我想问问现在梅州有几个人知道?而这样的梅州人,还有很多很多。

梅州自古就是一个人物非凡的神奇地区。

对于那些就知道摇头喷的梅州人,我想说:


你不行,别说梅州不行。



所以梅州。尤其是梅县梅江两区的人,你们可是梅州的中心,抿心自问一下,你们这些年为了梅州又干了什么?梅州是发展更好了,还是更团结了?

人民其实已经用脚已经投下票了。


如果当初选择建设梅龙高铁,非常有利于梅州的政治团结。

什么是政治团结,我个人认为就是一个地区的认同感。

具体到梅州,就是有多少梅州人,在外面向外地人介绍自己是广东哪里的时候,尤其是向外省人介绍的时候,一般是说自己是梅州人呢?还是会说哪个县市的人?比如一个兴宁人,向外省人介绍自己是广东哪里的时候,他会介绍自己是广东兴宁的,在广东呆过的外省人一般不知道兴宁这个小地方,然后他就会补充说兴宁是梅州下面的一个县市。大多数外省人不知道兴宁,梅州还是知道的。然后外省人才了然了。

梅州地区这样的人有多少呢,没有人做过调查和统计过,以我近三十多年的阅历来总结的话,这样的人非常非常的多,而且还会越来越多。以我的观察,就连梅县人或者梅江区人在外,说自己是梅州人的比例都不多。大多数人梅县人都喜欢说自己的梅县人。而不是梅州人。

但是隔壁潮汕地区却是另一番景象,揭阳和汕头两个地方的人,尤其是揭阳人,在向外外省人介绍自己的时候,非常喜欢说自己是潮州人。尤其让我郁闷的一次就是,在深圳认识了一个一个揭西人,他跟我说他是潮州的,我说你潮州哪里?他说他是揭阳的,我再次追问:你揭阳哪里啊,我也在揭阳呆过啊。然后他说他是揭西的。我就用客家话回他说:揭西啊,客家人嘛。然后他笑了笑,说:是啊,我是客家人,但我也会讲潮州话啊。这是我印象非常深刻的一件事。 梅州人和潮州人一比较,显然潮州人这块招牌比较响,连揭西客家人都会充潮州人来蒙人。那么为什么他喜欢在外地人或者外省人面前充潮州人呢?据我观察,因为冒充潮州人能给他实惠:外地人都知道潮州人比较团结,民风比较彪悍,本地地痞流氓一般轻易不敢来惹事。加上他会讲潮州话,一般不会轻易被人识破。潮州虽然也不是很发达,但也差不到哪里去,对吧。

反观梅州,你说你是客家人还好,你说你是梅州人,外地人一听就知道:穷地方来的。稍微了解梅州的,还会客气的跟你哈哈两句:你们梅州沙田柚好吃,你们梅州的叶帅了不起哦,你们梅州的妹子不错哦!其实我每次听到这句话,心里都会默默的念着一句话:我去年买了个表。

还有一点就是梅州人,在外面给人感觉不够团结,给人一种好欺负的感觉。这个从我的经历来说,确实是可以这么说,尤其是在职场上,老乡之间相互关照提携帮忙的不是没有,比起潮汕人来说。相对比较少的可怜。大概是因为梅州人喜欢单打独斗吧。

比潮汕人不够团结就算了,外地的客家人也不见得待见梅州人。举个例子,深圳龙岗龙华本地人当中,很多人的祖先都是从河源惠州梅州地区迁移过来的。那又怎么样呢,在去社区或者办事处办事的时候,很多本地人都不屑于跟你讲客家话,有一种怕被穷亲戚沾上的冷漠。但是对广府人,则会热情主动的跟人家讲广东话。 再者到网上,从十多年前到今天,我不止一次听到过这样的声音:我是兴宁人,不是梅州人;我是五华人,不是梅州人;我是大埔人,不是梅州人;我是丰顺人,不是梅州人;我是蕉岭人,不是梅州人;我是平远人,不是梅州人;奇怪,梅县人中我倒是没有听过这样的话。

说了那么多,其实都是想向大家说明一个问题:梅州大多数人对梅州人这个招牌认同感不强,对梅州整个地区的认同感不强,很多人甚至对老大哥梅县充满鄙夷。

拿我所认识的兴宁人当中,很多人非常固执的认为:梅县知道抢兴宁的206国道、抢兴宁机场,什么好东西都往梅县搬。围龙屋申遗都要贯上梅州才开心。甚至有些人认为,当年的京九铁路没有经过兴宁,也是梅县不给力的结果。结果梅县人也不爽:麻烦兴宁人看清楚,机场在我梅县吗?国道改道是我梅县下的命令吗?我连县城都没有保住我找谁说理去?

但是兴宁人可不会理会梅县人的解释的。兴宁人就知道兴宁机场变成梅县机场,越搞越差,国道改道,兴宁衰落了。兴宁人才不会管你梅县县城和梅州市区是怎么区分的,反正你那地方都叫梅县,梅州市我是不敢叼,叼你梅县的勇气还是有点。梅县人骂兴宁人是兴独分子,兴宁人骂梅县是梅毒。虽然大家见面笑哈哈,一转身一上网就撕逼成狗。唉,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梅州人认同感不强的原因有很多,我个人总结了一下有三个:历史原因,行政区域划分错误,还有就是管理水平低下。

从历史上看,梅州本身都是从潮州府分离出来成立的,当时属于惠州府的五华和兴宁一起加入,共同创造了梅州,时间不到三百年,丰顺和大埔则是解放后才加入的,更是不到一百年。文化底蕴和人文积累显然比不上潮州。按理说,除开丰顺和大埔,三百年的时间足以融合一个地区,但是很可惜,梅州成立没有多久,从清末到民初到解放再到改革开放,整个社会都是在动荡中,梅州地区都是人口外出的多,以前是下南洋,现在是去珠三角。饭都吃不饱,谁有闲情会去管文化底蕴的积累和精神领域的建设?

梅州第一次的机会就在于1988年成立地级梅州市的时候,那一年梅县分成梅江区和梅县。作为马后炮,我个人认为,这个划分是有问题的。梅州当时就不应该这样划分,整个梅县改成梅县区或者梅江区不就好了吗?整个梅县统筹发展,梅城早就发展好了。而且设区后成长的那些人,如80后、90后甚至00后,掏出身份证一看:广东省梅州市梅江区。骨子里立马就会不假思索的认识到自己就是梅州人。这种认同感你都不需要刻意的引导,这些人有多少呢,我查看了一下,梅县和梅江两区有100万人。意味着就会有100万的的人会不由自主的认同自己就是梅州人。而不是什么梅县人。当然老一辈的那些人还会说自己是梅县人,但这些人只会越来越少。

梅县和梅江两区面积是3000平方公里,设区的话面积是大了点。但是以当时梅州的政治环境和地位来说,这个难度不大。叶帅才过世不到两年,影响力还是有的。况且,河源当时还设了两个区:源城区和郊区。只是河源这个郊区,城市化水平太水,不到两年后来给撤了,改成东源县。这个估计没有几个人知道。东源县有多大呢,4070平方公里。说明面积大小不影响你设区还是设县。后来福建龙岩的新罗区的设立就很好,龙岩当时就是把整个县级龙岩市改为新罗区。

梅县才3000平方公里,要命的是两个区还共享一个梅县盆地,注定了发展过程中会有许多不必要的斗争和内耗。


好东西堆在梅江区,包袱丢给梅县,换你你干吗?有一段时间,梅县的县城还搬来搬去。就差找风水先生了。
梅县还不能发牢骚,因为发了也没有人同情你。谁叫你是梅州的长子,谁叫你家出了一个叶帅能直通中南海。梅县和梅江其实就像一对夫妻,夫妻不和,家庭成员就会离心离德。在这样的环境中求发展搞建设,无异于缘木求鱼。

而梅州的管理水平低下则进一步导致其它县市更加的保守,比如当年建设梅坎铁路,你看百度百科介绍,大埔就认为当年是靠自己努力才让梅坎铁路拐了一个湾,根本就没有你梅州市一点丁点事。比如206国道改道,这种事情在其它地级市,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事,为什么兴宁人会耿耿于怀呢?国道改道了,兴宁在旧的国道上重新铺一条新的路不就完了吗?那些人流物流,该来的还会来,不来的,求它它也不来。

问题就在这里,当年兴宁肯定是没权决定修路,也没有钱修路。梅州改国道,目的就是吸引物流和人流。问题是周边都是穷地区,物流和人流就这么多,改了国道最多起到分流的效果,以前来兴宁的,现在有一半去了梅县城,结果是两边都发展不好。兴宁衰落了,不怪你梅州怪谁?比如机场,本来兴宁发展好好的,起码当年没怎么亏损吧,结果搬到梅城越搞越差,亏损了,现在居然还要建新机场,不是梅州市的责任是谁的责任?那些财政直管的县市肯定想,幸亏脱离了,不然窟窿还得一起背。以老隆师范学校为例,搬至河源后越做越好,现在都升级到了高等高职院校了。

俗话说,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梅州和河源同为山区城市,虽然河源经济也不怎么样,但是起码人家人均GDP没有倒数第一吧。

从机场这个例子可以看出,梅县机场亏损了还能申请新建扩建,说明梅州水太深,能人太多,只是这些人啊,没有用对地方。

梅州经济不好,广东省府负有相当大的责任。比如给梅州这一笔钱,梅州拿回去,顺序是这样的:梅江区肯定是第一个来拿,梅县第二,大埔丰顺平远蕉岭五华第三,兴宁最后。为什么梅江区第一,因为我是大哥,为什么兴宁最后,因为你是县级市啊!你都叫市了,让一下别的贫困县会死。

当然这个全国都这样的,本来是没有什么好说的,问题是这笔钱不多也不少,发展了经济但也饿不死你。梅江区一拿完,基本上像样的就没有多少了。换做在其它城市,最后来拿的县市起码还能拿的像样点。反观在梅州,最后的就只能拿到渣了。

所以财政省直管政策一放开,第一批,兴宁上榜。第二批,五华上榜。第三批,丰顺上榜。第四批,大埔上榜。梅州下面的县市,翅膀稍微硬点的都单飞了,梅城你自己慢慢玩吧。剩下的平远和蕉岭是想跑不敢跑,人口太少经济太弱。

反观河源,四批下来就只有龙川一个财政省直管。 为什么梅州的经济落后,就是因为上面对你不行,自己又不行。梅州怎么能行?

所以说在下面的县市看来,梅城官样文章写出来啪啪啪,口号喊起来比谁都响,看你朝中有人以为你挺行的,以为跟你能享点福,原来这一切都TMD是虚的。要权没权,要钱没钱,还一天到晚瞎指挥,怎么会没有怨气?怎么和你同心同德?

梅州经济不行,绝对不是什么梅县盆地限制发展,绝对不是什么政策不好,省府也不是占全部责任,都是人的错。自己都扶不上墙,就怪省府另眼相待,那是阿斗好吗。

本人小时候都在外地,从小学到初中在兴宁居住了九年,之后一直在深圳。所以家乡的很多事情了解的不够深刻,举得例子也非常有限。希望各位谅解。

而梅州第一次建设高铁,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拉拢人心取得共识的契机,多听取其它县市的意见。听听人民的心声需要什么样的高铁。而不是梅州市自己闭门造车,想修哪条就修哪条。如果当初那样做了那该有多好,以前河源市市委书记陈建华就是一个很好例子,陈建华大家都叫他华哥,很务实还很亲民。还主动跟网友互动。

2010年兴宁的财政省直管,本身就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可惜梅州市没有重视。如果梅州市当初把高铁方案拿出来,鼓励大家参与讨论,看看有多少是支持走梅龙线的,有多少是支持梅汕线的。不是很好吗?

当然不是说大家说想修哪里就能修哪里,这个梅州说了也不算,把两条线路的困难和方案摆出来比较,问题是梅州当初有跟大家讨论过吗?反正我认识的很多五华人兴宁人,说起这条高铁就是一句话:关我五华兴宁叼事。


即使当初大家多数主张修梅龙线,但是梅州没有争取成功,失败了。大家也不会怪梅州市。我相信梅州大多数人还是务实的、识大体顾大局的。梅州市真的是尽过力了,只是因为选择权不在我们这边而已。

但是通过这么一个举动,让梅州的所有人都看到了一个事实:政府和我们心连心在一起。我们一起为了梅州发展共同出过声发过力。态度很关键,共同的参与与经历更是弥足珍贵。

可惜的可惜就是,梅州这些年主政的都是庸官和垃圾,都是一些朱泽君、李嘉、李纯德之流,他们在梅州的历史长河记载上,永远都刻写在耻辱的本子上。


如果当初选择建设梅龙高铁,就算得不到平远、蕉岭、丰顺的支持,五华、兴宁、梅县、大埔四个人口大县,加起来的人口也占了梅州五分之四了,已经团结到了梅州绝大多数人了。因为我们(五华、兴宁、梅县、大埔)共同争取过,共同努力过,这是我们共同的记忆。(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权请联系删除!)


近期热文推荐:




关注客家搜,看更多精彩内容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