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性感医学女博士袁合荣出新写真啦!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这是你的故事,也是他的未来,更可能是你我他的最终归宿

洪巧俊 客家搜


《爷爷,我的故乡在哪里?》

 

/洪巧俊

 

如今你常回家乡,是因为生你养你的老父母依然生活在家乡


父母在哪,家就在哪


春节,不管多忙,不管多远,不管车票多难买,不管车上多拥挤,你依然义无反顾地拖儿带女,一定要回家乡与父母团聚。


人最最不能动摇的情感,是那深深的爱母爱。


人们心底最深的牵挂,是那生你养你的家。


若干年以后,如果父母不在了,春节就不再千里万里地奔袭,但清明节,你无论如何也回家


以前祭祖的,是你的父母,当他们也躺在村里的那块坟地,祭祖这庄重的任务自然而然就传递到了你的手中


于是清明节都必须回家乡祭祖。


祭祖成了你寄托乡愁重要一种仪式


乡愁是什么呢?


余光中先生说: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乡愁,对于我们这些普通的游子来说,就是生你养你的那个村庄,是村头的那棵古树,是村里的那口古井,是村中那条蜿蜒崎岖的小路,是里那栋历经风雨斑驳不堪却亲切无比的老房子


次回家乡,你都要仔细检查,顶上的瓦片有没有残缺会不会漏水?屋檐下的棬子是不是被旁边的树枝摇坏要不要修补


每次回去,你都要叫来泥工木工把老房子修整一番,确认不漏不缺了,你才放心地回去工作

(网络图片)

在你的内心深处,你总有这样一种愿望,尽管离家千里,早已在城市里安家置业,但是百年后一定是要回家乡的


叶落归根,到那时你的后人还要在这老房子里为你举行庄重的告别仪式,然后遵照你的遗愿,把你安葬在你的父母身旁


每个清明节你的子孙都会回到这块土地,用最古老的仪式来祭奠你。


你的儿子会告诉你的孙子,这是我父亲出生的地方,他给我讲过许多童年的故事,这里有口古井,有几棵古树,有爷爷建的老房子


后来孙子回到这块土地,他继续的儿子讲你的故事,并嘱咐儿子要看管好这老房子。


虽然他们都远离这块土地,但这老房子却是他们共同的根,是他们记忆中不可抹去的乡愁。


如果你在别人的城市干得风生水起,名声大噪,家乡也把你称为乡贤,清明节你回家,当地政府邀请你和其他老板们开乡贤大会,号召你们支援家乡建设。


你们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都很乐意为家乡做贡献,因为你们始终都认为这里有你们乡愁,你们的根在这里。


但是你做梦也没想到,一场轰轰烈烈的宅改,你家的老房子被推倒了,村口的古树也被砍掉了原先的村庄早已面目全非,没有了过去的模样。


那么,你带儿子回来看什么?讲什么?


房子没了,你最后的那点乡愁也被斩断了


没有了老房子,你百年之后也无法回到村里举行那庄重的告别仪式,你作为一个漂泊的游子,你的肉身和灵魂都彻底飘着了,因为你的故土再也回不去了


更让你没想到的是又一场轰轰烈烈的殡葬改革,村庄的那块墓地再不葬人,而要葬到建在邻村的公墓里


这个漂泊的人,百年之后连葬在家乡公墓里资格都没有


若干年后,当你寿终正寝,的后代将为你在生活的城市里用高价买下一块使用期二十年的墓地,让你苟且入土你魂归故土守护在父母身边的愿望成了奢望。


从此你的子孙后代再也不需要回到你的家乡祭祖


随着时间推移,你的子孙们将慢慢忘记你来自哪里,你的家乡在何地


乡愁,就这样消灭


这是你的故事,也是他的未来,更可能是你我他的最终归宿。


乡绅被消灭了,今后乡贤向何处?


巧哥前不久写我们的灵魂将安放何处?》里面讲了这样一个真实故事:


南方沿海一个小村庄,一位东南亚的老华侨回国寻根。老华侨思乡情重,怀揣着3000多万资金,准备回乡帮村里规划建设。

可当他回到阔别60多年的村庄,他傻眼了,他家的老房子不见了,村头的那棵古榕树也不见了,记忆中的故乡再也找不到了。

老华侨最后要求去村里的祖坟山看看,来到山上,他家的祖坟也不见了。

老华侨顿时跪地长哭:“我的祖先在哪里?我的根在哪里?还有哪里可安放我们游子的灵魂?”

老华侨最后悲痛离去,临走给村民理事会留下3万元,交代他们给村里每个老人发点补贴,最后他含泪说,这辈子再也不会回来了。


其实你就是这个老华侨的覆辙者。


岁月不饶人,你老了,望着故乡的方向,老泪纵横,孙子惊讶看着你:“爷爷,您为什么哭了?


你声音哽咽,无语凝噎爷爷在思念故乡……


“您的故乡在哪里?我有故乡吗”孙子仰着可爱的小脑袋,睁着亮晶晶的大眼睛看着你


无力回答,浑浊的双眼里只剩下一片凄凉的茫然……


编后记:工业革命早期,西方城市空气污染,拥挤,贫民窟蔓延,交通堵塞,一系列城市病出现了。为了解决它们,西方也摸索许久,例如奥斯曼的巴黎改建、霍华德的田园城市、柯布西耶的光辉城市、芝加哥的城市美化运动,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 


把解决问题的希望,寄托于规划总图。以为大规模改造后,就能重建一座理想城市的秩序。  

尤其是柯布西耶,主张扫清城市的历史,视过去为一切阻碍。在他的倡导下,大量城市的老建筑被拆除,大批现代高楼拔地而起。   

直到20世纪60年代,西方城市才慢慢觉醒,开始对大拆大建进行反思。联合国此后提出《威尼斯宪章》,推动全世界保护历史建筑,后来又发布《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     

今天的中国城市,也从大拆大建的推土机时代走出来。而广大的中国农村呢?祖辈们千辛万苦建起来泥砖房命运如何?


民生热文推荐:




广东反腐在行动: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