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公元前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常识被颠倒?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为什么这只Kiger的皮肤没有拉链?难道被缝死了么?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万庆良、杨卫泽...恐惧语无伦次全身发抖!中纪委揭会场带走贪官情形!

客家搜

原标题:中纪委首次披露从会场上带走贪官情形


(法制晚报记者岳三猛)“会场顿时鸦雀无声,陈全彪双眼充满恐惧,脸色发白,全身发抖……”这是中纪委机关报刊文记叙广西北海“五毒局长”陈全彪在会场上被宣布接受组织调查时的生动细节。


法晚·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u)记者发现,这是中纪委首次披露贪官被从会场上带走的情形。而且由此可以看出纪检监察部门在会场上下手的3个特点:不动声色突然袭击、一举击溃贪官心理防线、警示震慑作用强大。


陈全彪

“五毒局长”会场上被带走


据中纪委机关报《中国纪检监察报》介绍,近日,广西北海市水产畜牧兽医局原局长陈全彪被双开,并移送司法。


这个被当地群众戏称为“五毒局长”的陈全彪,35岁即提任正处级领导干部,在当时的党政机关可谓凤毛麟角,前途一片光明。但此人满脑子财与色,连笔记本上面写的都是是“葡萄美酒夜光杯,金钱美女一大堆”等低级趣味的打油诗。


这人不但收受下属及管理和服务对象的166万元,还打起了渔船更新改造补贴的主意:通过假拆、假更新等手段,攫取近600万元。


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26日,北海市纪委在该局召开全体干部警示教育大会,通报陈全彪下属梁家禄严重违纪问题。在迎接市纪委工作人员时,他还连连表示“歉意”:“梁家禄出事,我作为一把手有责任,没管好干部带好队伍。

陈全彪落马半个月后


谁知,更劲爆的消息等着他——当全体人员坐好后,市纪委工作人员宣布,陈全彪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会场顿时鸦雀无声,陈全彪双眼充满恐惧,脸色发白,全身发抖,被执纪人员从会场带走。


事后,陈全彪坦言:“那一刻太出乎我意料了,顿时感觉灵魂都已经不在了,大脑一片空白,万万没有想到会有这一幕,会场下都是我领导的人啊!一下子打乱了预先的防调查心理准备


法晚·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u)记者梳理发现,虽然此前不少贪官,尤其是大老虎被曝出在会场上被带走的细节,但始终未获官方证实或者证伪。而陈全彪正是第一个获中纪委披露会场上带走情形的违纪违法官员。


突然袭击拿下万庆良、姚木根


 法晚·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u)记者认为,根据上文可以归纳出纪检监察部门在会场上下手的3个特点:不动声色突然袭击、一举击溃贪官心理防线、警示震慑作用强大。


突然袭击,表现在陈全彪案上面就是,该局的干部警示教育大会原本是为其下属而开。虽然早已证实其与陈有勾连,但此前纪检监察人员并未显露,而是按计划召开,甚至在会前任由陈全彪假模假样地“道歉”


进而直到会议开始,一切人员坐定,工作人员才亮出此行的真正目的——宣布其涉嫌违纪,并带走。由此,一名贪腐官员没有任何反抗就被拿下,非常干净利落。

万庆良


类似的情形还出现在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身上。2014年6月27日下午,万庆良正在省委开会,会议刚进行一半,纪委办案人员出现在会场,将其带走调查。详情请见相关链接:揭秘:“大老虎”万庆良到省委开会,被带走现场纪实知情人士称,当时他被多人拥簇从省委一号楼常委会议室出来,没有经过庭院,专梯下到停车场赶往机场。“老万走路不太稳,一直由两人携扶。”


江西省原副省长姚木根也是相似情形。2014年3月21日,姚木根正在山东出席一场有关水利方面的全国会议,在会议现场,姚木根被直接带走


值得注意的是,贪官被带走的会场除了如上文所展现的看似一切正常的会议,还有一些是为“请君入瓮”而专门召开的会议。


姚木根


在这方面最为典型的就是南京市委原书记杨卫泽。当时他正在主持召开南京市委常委民主生活会。会议正在召开中间,省委通知杨卫泽前去省委开会,市里的会议因此休会。知情人士说:“杨卫泽在办公室抽了十五分钟的烟。在省委,杨发现中纪委的工作人员后,立刻做出向窗户跑欲跳楼的举动,不过被摁住了。”


《廉政瞭望》杂志的一篇文章引述某地纪委副书记的话:“方便办案才是首要考量,腐败官员警惕性最低的时候,往往就在会场中。”他还表示,在会场带离涉案干部,只有极个别人情绪激动,大多数人都“平静配合”。他分析,贪官心中虽已乱如麻,但毕竟不愿被众人看见自己的狼狈。


洛阳原书记电梯口被带走


击溃贪官防线,陈全彪事后的表现就是最好的证明:顿时感觉灵魂都已经不在了,大脑一片空白。


2014年7月,《人民日报》曾总结,“最强中纪委”有5大新招,其中一个就是“突然袭击”。这样的震慑是相当之大,不仅不给官员以任何的喘息空间,更给广大民众以极大的信心。如陈全彪一样,贪官突然被查后极其反常的动作,能鲜明地反映出他们的心理波动,进而有利于案件的侦破。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类似的情形也出现在原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身上。2013年5月的一个星期六,他被纪委人员从“部长楼”带走。当纪委人员按门铃时,刘铁男还强装镇静说:“有什么事?请在外面接待室稍等一下。”纪委人员和随行武警很快撬开了门,刘铁男随即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一面浑身发抖,一面语无伦次地求饶。


至于在会场上带走贪官所引发的震撼警示作用,直接传导给了所有与会人员。这种前一秒还高坐在主席台上意气风发,突然就成了反腐典型的反转剧引发了他们深深的思考。


陈雪枫


比如2016年首虎、洛阳市委原书记陈雪枫,落马前一天,还出席了洛阳市委扶贫开发工作会议,还公开会见了前来洛阳考察的客人。2016年1月15日下午,陈雪枫参加完一个会议后,正在电梯口跟市委常委某领导说话,被突然而至的调查组围住后带走。


据在场官员回忆,“整个过程非常迅速,就一小部分人看到了,当时大家都蒙了。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曾援引犯罪学上的心理强制说,认为要抑制犯罪,必须使人们知道犯罪最终得到的是不快乐。因此,要抑制腐败动机,应提高腐败成本,对领导干部形成强大的心理威慑力和心理压力,从而促使其腐败动机的良性转化。


而上文所提及的“蒙了”“目瞪口呆”“鸦雀无声”,正是心理受到强大威慑的最好表现。




揭秘检察官是如何“带走”贪官


面对一个个大大小小的狡猾的贪腐分子,检察机关又是怎样将他们控制,顺利带走的?下面,以某地一个基层检察院为例,为你揭秘检察官是如何“带走”贪官的。


通讯员 卢志坚 陈宏明 徐刚 扬子晚报记者 于英杰


自投罗网


顾名思义,就是自己跑到检察机关去的,这在法律上还有一个术语叫“主动投案”。从表面上看,这好像不是被检察官“带走”的,但这种类型的到案方式,除了当事人主观因素很重要外,一般还与检察机关的办案力度形成的震慑作用,以及法治教育工作相关,属于通过无形感化而“带走”的。


这类犯罪嫌疑人认罪态度一般比较好,因为是真诚悔罪,所以到案后会主动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一般办理这类案件,办案人员的工作量和压力相对较小。比如,今年江苏省高邮市检察院在查办一起专案时,通过迅速发布案件信息、及时以案释法和平息谣言的方法,最终成功促使4名职务犯罪嫌疑人主动到该院投案自首。


电话邀请


说得直白一点就是电话通知。虽然检察官没有到现场去把人“带走”,但是,确实是接到检察官电话才去的,所以也属于被“带走”的一种方式。这种方式一般适用于犯罪情节轻微、人身危险性较低的对象,是基层检察院常见的一种“带走方式”。这种犯罪嫌疑人到案后,如果能主动如实交代,一般还能根据法律定性为“自首”。


但是,并非每个接到电话邀请的嫌疑对象到案后,都有这么良好的表现,有时还要费一番周折,甚至经过较量。比如,2011年江苏省高邮市检察院在办理一起行受贿案件中,在受贿人已经交代的情况下,检察官通知行贿人到案,但行贿人拒绝承认双方有经济往来,直到检察官出示受贿人案发前为逃避处罚打给受贿人的虚假借条。


瓮中捉鳖


自动投案或者电话邀请的手段,相对比较文明。但很多时候,为了办案需要,检察机关也会主动出击,像公安机关抓捕犯罪嫌疑人一样采取一些强硬手段,而出击地点的选择往往很重要。


俗话说“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办公室和住宅是嫌疑对象出入的固定场所,这也为检察官的伏击守候提供了具体的目标。上述两个场所,往往也是腐败分子藏匿罪证的绝佳场所,如受贿的钱财、物品等,这些都是定案的关键证据。到这两个地方把人现场带走,往往会让嫌疑对象措手不及,来不及转移或者消灭涉案的证据。因此,检察官除了到现场把人带走之外,在有必要的情况下还会对这两个场所进行“起底”搜查。


开会带走


腐败分子开会被检察官带走,是常见于新闻报端的一种到案方式。这种方式一般是在两种情况下实施:一种是嫌疑对象正好在开会,但检察官出于人性化考虑,等会开完了直接把人带走,或者与办会领导联系,中场休会把人带走。所以很多人会发现,有人开会开着开着就不见了,后来才发现已经被检察官“带走”了。


还有一种就是检察机关事先与嫌疑对象的上级领导沟通好,通知嫌疑对象来开会,嫌疑对象到达指定地点后,直接被检察官带走。这种方式能够较大降低办案的安全风险,是常见方式之一。比如,2013年高邮市检察院在办理一名副镇长涉嫌贪污案件中,因为犯罪嫌疑人请假并身在外地,检察官通过该镇领导以通知其到指定地点参加一项重要会议为名,成功将其“带走”到案。


蹲守追踪


并非每个贪腐犯罪嫌疑人到案都是一帆风顺的,有的犯罪嫌疑人为了躲避侦查,会选择隐匿自身行踪,跟检察官玩起“躲猫猫”。这就需要检察官发挥自身聪明才智,通过准确研判各类信息,将犯罪嫌疑人找到,为防打草惊蛇,这种追踪一般都是秘密进行。


比如在高邮市检察院侦破的一起退休领导干部贪污案件中,犯罪嫌疑人躲在本地自己不常住的一栋住宅内,不出门,不用手机,晚上还不开灯,与外界暂时失联。但是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检察官通过长期蹲点观察,研判出其藏身的屋内有人居住,最终将嫌疑对象抓获并“带走”。


网上追逃


既然待在家里、待在本地不行,那跑出去行不行?所以,有些贪腐犯罪分子听到一点风吹草动,连家也不要,拔腿就跑,这样的情节在电视剧中也不少见。但是神州大地,腐败分子跑到哪儿,检察官就会追到哪儿。即便是插翅逃到海外,国家也有专门的“追逃”措施处置。所以,最终等待他的还是一副冰冷手铐。

比如,高邮市检察院在办理一起职务犯罪案件中,犯罪嫌疑人把检察官要求其迅速到案的要求当作耳边风,推三阻四,长期滞留边疆一省份,以为办案机关鞭长莫及。结果,他在机场一露面就立刻被警察抓获,惊慌失措的他,后来才知道自己被网上追逃了。


纪委移送


一些官员既违纪又违法,每年官员因违纪被纪检部门立案审查的官员不在少数。尤其是近年来,频频见诸报端的查办诸多“大老虎”腐败案中,通常都是由纪委率先查办,然后移送检察机关的。


对待这些既违纪又违法的官员,纪检部门在调查过程中,如果发现他的行为可能涉及到职务犯罪,会将案件依法移送检察机关,当然,涉案官员也会和案件相关证据材料一并移送。在此基础上,检察机关会对案件进行深入调查,查明涉案官员的犯罪情况。当然,检察机关在查办职务犯罪案件中发现党员干部涉嫌违纪的线索也会移送纪检监察机关。如今,执法执纪已形成了反腐合力。


结语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对于官员来说,手莫伸,伸手必被捉。一旦涉及贪腐,不管是在单位,还是在家中;也不论是在会议现场,还是在旅行途中、逃亡路上,都可能有检察官在等候。只要贪官敢腐,检察官就敢抓,这么多“带走”方式,总有一款是合适你的。不过,检察官最想说的还是:远离职务犯罪,珍惜幸福生活!(综合中纪委网站、法制晚报、人民日报、中青报等内容)


广东反腐在行动: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