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性感医学女博士袁合荣出新写真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揭万庆良、李嘉、朱泽君“伯乐”:一个神秘而敏感的关键人物!

客家搜

2011年是广东省的换届年,很多人都盼着借此机会“动一动”。而这一切都取决于一个关键人物,主持2011年广东省市县领导班子换届的广东省委组织部副部长林存德。你可能已经猜到了,这是一次典型的买官卖官“广交会”,林存德落马后被查出在干部提拔任用等方面涉嫌受贿2400多万元。尤为关键的是,据说他还供出了一份曾对他行过贿的人员榜单,上面有多位曾在广东地级市担任过主要领导职务的官员。在此次换届中荣任地市市委书记的万庆良(广州)、李嘉(珠海)、朱泽君(梅州)等人后来都一一落马。


广东省委组织部原副部长林存德


作为一个厅局级副职,为什么很多级别高于他的官员对他竞相折腰?神秘面纱背后的林存德,究竟有何能耐,成为广东反腐剧中名副其实的“关键先生”?



(资料图片)林存德


落马近两年后,2016年8月12日,这名广东省委组织部原副部长站到了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被告席上。公诉机关指控其在广东省委组织部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在干部提拔任用、工程承揽及安排人员入学、就业等方面为他人谋利,大肆收受贿赂,折合人民币共计2400余万元。


《南方日报》报道称,庭审中,公诉人出示了相关证据,合议庭听取了控辩双方的意见,林存德当庭表示认罪悔罪。


2016年10月21日,据新华社报道,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广东省委组织部原副部长林存德受贿案,以受贿罪判处林存德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新华社转述庭审说明:被告人林存德在广东省委组织部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及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在干部提拔任用、工程承揽及安排人员入学就业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大肆收受贿赂,折合人民币共计2400多万元。


法院认为,被告人林存德的行为构成受贿罪。林存德身为负责组织人事工作的领导干部,知法犯法,在干部提拔、调整中为他人谋取利益,长期多次收受请托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在社会上造成恶劣影响。林存德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主动交代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主要犯罪事实,认罪悔罪,退清全部赃款。(新华社 毛一竹)


上述报道包括新华社、南方日报的报道均未提及林存德的具体犯罪事实,以及向其行贿的人员名单。


而据2016年8月25日公开发表的中国新闻周刊报道(作者 周群峰 原标题为:林存德:广东贪官的“伯乐”)采述多位受访者的消息是这样明确说林存德这个人的:

1、在广东政坛,林是个“敏感人物”,很多人忌讳谈这个人,他“位不高,权很重”,能量惊人:在省委组织部工作期间,主管地方干部的他对于地级市主要领导的任免,可以起到重要作用;

2、在十八大至今广东落马的“四虎”中,至少有“两虎”曾向他行过贿;

3、传闻他落马后供出了一个曾对他行过贿的人员榜单上面有多位曾在广东地级市担任过市委书记的官员。


中国新闻周刊很肯定地强调,林存德很神秘,至今未见官方公布其完整履历,甚至连其出生年月都少有人知道。除了因工作原因出席一些地市领导干部大会,传达省委关于地市党政主要领导职务调整的决定外,他鲜少出现在新闻报道中。


作为一个厅局级副职,神秘面纱背后的林存德,究竟有何能耐,成为广东反腐剧中名副其实的“关键先生”?中国新闻周刊为此揭开神秘林存德背后的面纱。


从“放牛娃”到“林副部长”



林存德落马后,坊间传言他和妻子、广东省原副省长招玉芳都是广东湛江市人。但湛江市多位知情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招玉芳的确为湛江人,但林存德籍贯湛江的说法属于误传。


湛江籍经济学博士胡炯锋曾在大约十年前与林存德有过两次直接接触。“他曾亲口跟我说过,他是海南人。”


“放过牛、种过地、当过兵”,胡炯锋这样讲述他了解到的林存德身世。


1953年12月,林存德出生在海南省澄迈县一个农村家庭。童年时,林存德一边读书,一边还要当“放牛娃”。高中毕业后,林存德在海南一个农场工作了大约8年。此外,他还有过当民兵的履历。大约在上世纪80年代,林存德离开海南,进入广东省委组织部工作,从一名科员干起。2013年年底,他从广东省委组织部副部长位子上退休。


公开报道显示,林存德长期在广东省委组织部任职,历任广东省委组织部科教干部处处长,广东省委组织部干部五处处长,广东省委组织部副厅级组织员、干部五处处长,广东省委组织部副部长。


胡炯锋称,海南在1988年建省之前隶属于广东省管辖,林存德的老家澄迈县与湛江雷州市隔海相望。


2014年9月29日,已经退休近一年的林存德被纪委人员带走调查。


2015年初,广东省纪委通过南粤清风网晒出2014年度该省“反腐成绩单”。在被查处的部分落马厅官名单中,林存德位列其中。


胡炯锋称,通过他与林存德两次仅有的接触,感觉林为人比较低调谦和,待人也算热情。


《廉政瞭望》杂志曾援引一名接近广东省委组织部的人士介绍,林存德在组织部工作期间口碑不错,工作能力强,为人低调,甚至在外人看来还有些颇不得志的意味。“他的老婆都是副省长了,而他到退休前还是一个副厅。在组织部副部长的排名中,林存德也一直排在三、五名。外界传言他是常务副部长的说法并不准确。”


《中国新闻周刊》查阅相关资料,未发现林存德以广东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身份出现在公开报道中。


广东一位退休的正厅级官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省里开会时,他多次在会场跟林存德见过面,感觉他“为人还是比较客气”。


广东某高校一名教师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所在的学院与组织部有些关系,几年前,该学院搞庆典,院长多次当面邀请林存德参加,都被其婉拒。“当时感觉他有点傲慢。后来觉得这也许是他的做事风格和为官之道,不太喜欢在工作关系之外的公开场合抛头露面。”


但在低调、谨慎、不爱抛头露面的标签之外,林存德还有另外一面,尤其是在酒场上。


一位了解广东官场文化且与林存德有过直接接触的知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林存德的“江湖味”比较浓,且酒量特别大。


该知情者也曾和今年4月落马的广东原省委常委、珠海原市委书记李嘉有过接触。他说,李嘉给人的感觉是文质彬彬,而林存德与李嘉对比鲜明,尤其是在酒场上,“酒精考验”的林存德匪气非常明显。


上述知情者说,有一次,一位在广东地方上任职的女干部,跟时任省委组织部副部长林存德参加一个饭局。吃饭时,林存德不停与人推杯换盏,还多次劝这名女干部喝酒。这位女干部不得不喝,最终招架不住,直接挂吊瓶去了,而林存德却仍面不改色。


林存德落马后,他的妻子招玉芳也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2011年1月,招玉芳由广东省国土厅厅长升任广东省副省长。2016年1月,广东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表决通过决定,免去其广东省副省长职务。


广东省政府官方网站显示,招玉芳,1955年11月生,广东湛江人。目前,61岁的她身份为广东省政府党组成员,工作分工为:协助徐少华(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和何忠友两名副省长抓中国(广东)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和广东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工作。


落马伏笔


多位受访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林存德有过长达10年左右的广东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履历,这段时间也是他发生腐败行为的主要时间段。但是林具体哪一年开始任该职务,未见官方信息源透露。


《中国新闻周刊》在梳理相关公开报道时,查阅到两个关键时间点。


《茂名学院报》曾报道,2001年2月16日,广东省委组织部、广东省教育工委、广东省教育厅相关领导来校宣布茂名学院领导班子,茂名学院正科级以上干部参加了大会,会议由茂名市副市长林日娣主持,广东省委组织部科技干部处处长林存德在大会上宣读了相关任免通知。


另据暨南大学官网的消息,2005年9月19日下午,由中共广东省委组织部主办、暨南大学承办的广东省领导干部企业管理专业培训班开学典礼在暨南大学举行。暨南大学校长刘人怀,党委书记蒋述卓,中共广东省委组织部副部长林存德等出席了典礼。


结合上述两条新闻推断,林存德是在2001-2005年之间开始上任广东省委组织部副部长。至其2013年退休,他在该岗位上工作了大约8-12年。


值得注意的是,林存德退休前,还以广东省委组织部副部长身份主持了一项重要的工作——2011年广东省市县领导班子换届。


2012年1月18日,广东省委组织部召开市县换届工作新闻发布会,宣布2011年广东省市县领导班子换届工作结束,20个市121个县(市、区)领导班子全部选举产生。


在新闻发布会上,时任广东省委组织部副部长林存德介绍,2011年是广东省市县领导班子集中换届年。整个市县换届工作于2011年5月正式启动,除深圳市已于2010年换届外,到2012年1月,20个地级市、121个县(市、区)两级党代会、人代会、政协会顺利完成,新的领导班子全部选举产生。广东省委批复的20个市换届人事安排方案和各地级以上市委批复的县级人事安排方案100%顺利实现,组织提名的人选100%高票当选,这标志着广东省市县领导班子换届工作圆满结束。


该发布会对此次换届工作“评价颇高”,说此次换届工作做到了组织严密,程序规范,统筹推进,平稳有序,风清气正。“重点突出了‘扩大民主、推进改革、严肃纪律’三大举措”。


2011年5月,在广东省委组织部的新闻发布会上,林存德还以省市县领导班子换届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主任的身份发表讲话,说搞好换届工作是当年组织部13项重点工作之首。在介绍换届工作的“六个突出”时,他特别强调要“选优配强党政正职”,也要“突出营造风清气正的换届环境”。


但是,多位此次换届时升迁的官员后来相继“出事”。如万庆良,当时由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升任市委书记;李嘉,当时由梅州市委书记升任珠海市委书记;朱泽君,由梅州市长升任市委书记;梁毅民,由茂名市长升任市委书记。

其中的万庆良、李嘉,后来都跻身广东省委常委序列。


十八大至今,广东已打下“四虎”。除上述二人外,还包括广东省原政协主席朱明国和广东省原副省长刘志庚。万庆良和朱明国此前为第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

坊间传言,至少有万庆良、李嘉、梁毅民、陈弘平(揭阳原市委书记)四位原市委书记,被指与林“关系不正当”。


除了上述已经被公开宣布落马的四人,还有其他担任过市委书记的官员被传正被调查。


广东一位退休的副厅级官员对《中国新闻周刊》透露,2011年,某60后官员出任位于广东省中西部某地级市的市委书记。今年3月,她转任广东省政府副秘书长,但是仅仅履新不到3个月,就遭遇免职,现在正处在被调查阶段。


事实上,万庆良、李嘉等人早在地市工作期间,就被传有大量举报信。可在落马前,这些官员却一路被带病提拔,总能在关键时候遇到“伯乐”,难免引人猜测。


舆论认为,因多个得益于这次换届而仕途升迁的重要官员纷纷落马,也使得这次换届为林存德的最终落马埋下“伏笔”。


“林氏榜单”


《中国新闻周刊》梳理相关案情发现,这些涉嫌跟林存德进行过利益输送的落马官员,行贿的心态各有不同,有人为了在职务调整时获得升迁机会;有人预感要被查,托林存德疏通关系;有人看到其他重要岗位有落马人员,想抢先一步去补肥缺;有人为了混进其圈子,结交更多省级要员;还有人为了借其力量,摆平“不听话的下属”。


多个信息源透露,中纪委在查办万庆良案过程时,发现林存德涉嫌违法违纪的线索,遂将线索移交广东省纪委,要求查办此案。


2011年底,万庆良调任广州市市长仅一年零八个月后,当选为广州市委书记,此后又先后当选广东省委常委和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一时风光无两。但随着他曾主政过多年的揭阳市爆发贪腐窝案,万庆良将被查的消息开始在坊间流传。


2014年6月27日,中央纪委宣布,万庆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组织调查,他也成为十八大后落马的广东首虎。


据悉,在被调查的过程中,万庆良供出了林存德,承认自己为从广州市市长升任市委书记,向林存德进行了利益输送。此外,他预感自己被调查后,还曾请托林存德疏通关系。纪检部门根据万反馈的这一线索,在万落马大约3个月后,将林存德带走调查。


有知情者称,林存德的落马,是促使广东反腐数字“飙升”的原因之一。


近年来,广东省反腐力度备受瞩目,该省厅官落马数量在全国领先。公开数据显示,十八大至今,广东查处的厅官数量已经接近400人:2013年38人、2014年95人、2015年170人、2016年1-7月共计88人。


据传,林落马后,供出了一个向其行贿官员的名单。《中国新闻周刊》发现,这份“林氏榜单”上的官员有100多人。对于这份榜单的人数,还有一些其他的说法。


据财新记者了解,林存德在接受调查期间,供出向其行贿的官员人数不下50人。对这些官员,纪检部门已根据情节严重程度分别给予不同处分,一些涉嫌犯罪的官员已移交司法部门。


湛江市一位知情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该市已有4名现任官员,因涉林存德案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除了万庆良,广东省还有多位原市委书记疑涉林存德案。


2016年3月23日,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广东省委常委、珠海市委书记李嘉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早在2013年底,中央第八巡视组进驻广东后,就收到了对时任广东省委常委、珠海市委书记李嘉的举报材料,主要指向其在梅州任上的违纪违法行为。有当地知情者透露,李在由梅州副市长升任市长,和由市长升任市委书记的过程中,都涉嫌向林存德进行过利益输送。


2012年12月,因涉嫌严重违纪问题,揭阳市原市委书记陈弘平接受组织调查。2015年4月21日,陈弘平贪腐案在佛山中院第一法庭开庭。


据检察机关的指控,2011年,陈弘平为能在地级市领导班子换届后继续留任揭阳市委书记,以及留任后能按自己的意愿对揭阳市领导班子人员进行调整,向林存德贿送100万港币。2012年10月,林存德将这100万元港币退还给了陈弘平。


对于行贿指控,陈弘平承认的确送了100万给林存德。但是他认为,他作为一个地方的市委书记,去留由省委决定,与林存德没有关系。他送钱给林,是因为他觉得当时政府的两名主要人物拉帮结派,影响了工作,他作为市委书记,有责任向主管的组织部副部长汇报。当时他还想让这些人的岗位做个调整,于是趁着去省里开会的时间,找到了林存德,希望他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同时把100万送给了他。“我送钱是为了公不是为私。”


茂名的原市委书记也上了“林氏榜单”。


2014年9月20日,央视《新闻调查》节目播出《高墙里的官员们》,揭秘了几个落马官员的狱中生活。正在广东阳江监狱服刑的茂名原市委书记罗荫国是该节目主角之一。在电视画面上,穿着囚服、剃着光头的罗荫国,称自己每日去车间劳动,加工4000个灯泡。


当时,时任茂名市委书记的梁毅民也看到了这段影像。此后,他还在会议上提及此事,并劝诫下属们要汲取教训,洁身自好。但是仅仅一个月之后,梁毅民落马。


2014年10月31日,南粤清风网发布消息称,茂名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梁毅民正在接受组织调查。关于梁毅民的落马,坊间传言不少。有称他在佛山期间与某些富商之间有钱权交易关系。一名熟悉当地政情的人士介绍,梁极有可能是受原林存德案的牵连。


《廉政瞭望》杂志援引当地一位政坛人士的话说,梁毅民当初倾力结交的省上要员中,林存德就是其中的一位关键人物。


林存德落马后,还牵出深圳市原政法委书记蒋尊玉。蒋尊玉是十八大至今,深圳市落马的最高级别官员。


2009年10月24日,深圳市龙岗区原区委书记余伟良涉嫌严重违纪落马。同日,在深圳市龙岗区召开的全区干部大会上,蒋尊玉被任命为龙岗区委书记。

当地官场和坊间都在盛传,蒋尊玉获得的这顶副厅级官帽,是向林存德进行利益输送换来的。


深圳多位知情者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余伟良落马时,蒋尊玉刚刚从深圳市水务局局长任上调任深圳市人居环境委员会主任仅仅2个月,他为了去填补这个空缺,向林存德行贿数百万元。“当时很多人说老蒋调动频繁,这次去龙岗做书记,这个位置确实是个肥缺。”


此外,有些官员为从区县去省里当厅官,也涉嫌向林行贿。


2010年7月,时年48岁的林楚欣由南雄(隶属韶关的县级市)市委书记升任广东省财政厅副厅长。知情者透露,在这次由正处升为副厅的过程中,林楚欣涉嫌向林存德行贿。2014年12月12日,据广东纪委监察厅网站消息,林楚欣涉嫌严重违纪问题,接受组织调查。


林存德究竟牵出多少个官员,尚待官方的进一步披露。


“选官之官”的权力


因干部培训事宜,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院长肖滨曾跟林存德有过直接接触。肖滨认为,林存德案与官员异地任职有一定关系。


肖滨称,为避免或降低本地官员的腐败几率,近年来,许多重要领导岗位的一把手,例如组织部长、纪委书记等,基本由异地派来任职。但是,他们一开始往往对当地的干部状况、风土人情等并不熟悉,这就为熟悉当地情况且掌握重要权力的副职提供了插手的机会。


“所以说,领导干部异地任职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还需要完善一系列配套措施。林存德案件说明,我们不应把领导干部异地任职看得过于理想化。”


组织部官员是“选官之官”,有分析认为,选官之官搞腐败,其结果是灾难性的,不仅给群众的观感极差,影响了群众对官员信任度,还带坏了干部队伍和政治生态,最后一个人出事,一群干部跟着出事。


林存德的落马,也引发舆论对如何管好组织部官员,杜绝这类官员腐败的热议。肖滨认为,按照目前的制度,组织部门的领导并不能直接决定干部的升迁提拔,但掌控了筛选环节。“组织部挡你一下你就进不来,拉你一下你就可能有机会,这使组织部门的权力很大。”


对于如何管好“选官之官”,肖滨认为,首先,组织部工作的透明度还要加大。在党内的部门中,宣传部、统战部等对外界联系较多,开放性稍强,党委里面最神秘的就是组织部。


另外,肖滨认为,组织部门领导班子的配置要精心细致。“不仅要选好一把手,而且要在结构上下功夫,要精心配置好整个班子。”


肖滨还建议,组织部干部任职期限不能太长。林存德长期在组织部任职,在副部长位子上干了10年左右。在这个位子上久了,难免会编织成牢靠而庞大的关系网,话语权越来越大。地方官员看到这一点,就追求长线投资,“养林存德千日,用林存德一时”。如果对组织部领导岗位适时轮换,不断补充新人,就会让想“长线投资”的人失去了目标。(中国新闻周刊 周群峰)



延伸阅读:

广东四大市委书记落马 林存德难逃干系


来源:长安街知事


林存德是谁?听到这个名字,很多人可能对不上号。但如果要说广东反腐中的重要人物,就不能不提林存德。坊间传言,他供出了一份名单,有上百人。


检察机关的表述是:林在干部提拔等方面涉嫌受贿折合人民币2400万元。案发后,他主动交待了办案机关未掌握的部分受贿犯罪事实。


十八大后,广东省反腐力度之大备受瞩目,其厅官落马数量位居全国第一。数据显示,2013年以来,广东查处厅官的数字逐年上升,分别为2013年38人、2014年95人、2015年170人。长安街知事发现,广东落马的诸多重量级老虎案件中,都有广东省委组织部原副部长林存德的身影。


2014年6月“广东首虎”万庆良落马,当时有媒体称,万牵出了茂名市委原书记梁毅民,还牵出了林存德。梁毅民被带走的原因,也被指向林存德进行利益输送以换取其对职务升迁的照顾。


另有报道称,2012年初,万庆良从广东省副省长调任广州市市长不到两年,就当选为广州市委书记,正是得益于林存德。


广东省委原常委、珠海市委书记李嘉在梅州市长和市委书记的任期内,也被指涉嫌向林存德行贿。


林存德落马的消息,公开得十分低调。2015年初,广东省纪委全会召开时,南粤清风网挂出2014年度反腐成绩单。在被查处的“老虎”名单中,林存德的名字赫然在列。


大致是在2014年10月左右,已经退休近一年的林存德被广东省纪委带走调查。有消息证实,林存德“进去”后,先后牵出了李嘉以及深圳市委原常委、政法委书记蒋尊玉等多名重量级老虎。


有小伙伴会问,林存德只是一位厅局级干部,还是副职。为什么有这么大的能量呢?连后来当上副部的万庆良、李嘉等人都要找他办事。


事实上,万庆良、李嘉等人,早在地市工作期间,举报之声就不绝于耳,万庆良更是早在担任团省委书记时就开始涉腐。可是,他们边腐边升,带病提拔,总能遇到“伯乐”,确实让人匪夷所思。


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院长肖滨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广东落马厅官数量多,与高压反腐有关,也与林存德的落马有重要关系。林存德在省委组织部工作期间,分管地方干部,很多厅级官员的提拔跟他有关。


值得关注的是,林存德退休之前,还主持了一项重要的工作:2011年广东地级市集中换届。


这次换届时就任地市主官的干部,已有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茂名市长梁毅民(后任茂名市委书记)、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后任广东副省长)、梅州市委书记李嘉(后任珠海市委书记)、梅州市长朱泽君(后任梅州市委书记)、揭阳市委书记陈弘平等多人落马,肇庆市委书记徐萍华也被指接受调查。他们当中,至少有万庆良、李嘉、梁毅民、陈弘平四大书记被指跟林关系“不正当”。


虽不能笼统地说所有上位者都是在向林存德买官,但是此事背后的官场心态,却让人细思极恐。


据检察机关的指控,2011年,陈弘平为了能在地级市领导班子换届后继续留任揭阳市委书记,以及留任后能按自己的意愿对揭阳市领导班子人员进行调整,向林存德贿送港币100万元。2012年10月,林存德将这100万元港币退还给了陈弘平。


对于行贿指控,陈弘平承认的确送了100万给林存德。不过他认为,自己作为一个地方的市委书记,是去是留应该由省委决定的,与组织部副部长根本没有关系。他送钱给林存德,是因为他觉得当时政府的两名主要人物拉帮结派,影响了工作,他作为市委书记,有责任向主管的组织部副部长汇报。当时他还想让这些人的岗位做个调整,于是趁着在省里开会的时间,找到了林存德,希望他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同时还把属于自己的一百万自有资金给了他。“我送钱是为了公不是为私。”


就在前日,江西省公开通报了一则案件:该省纪委新提拔的一位局级干部,刚上任就被省委组织部干部教育处处长拉到私人会所“庆祝”。这则案件,不仅上了党报头版,还被中纪委转发通报了。虽说被通报的干部级别不高,却很有典型意义。像纪委、组织部这样的部门,肩负重要职责,在这里工作的干部,绝不能按一般干部标准来要求。


上文陈弘平所言,从一个侧面反映出选官之官的权力之大。选官之官搞腐败,其结果是灾难性的,不仅给群众的观感极差,影响了群众对官员信任度,还带坏了干部队伍和政治生态,最后一个人出事,一群干部跟着出事。从这个层面说,中央现在狠抓换届纪律,真是切中要害。


林存德一案,就是镜鉴。



广东反腐在行动:




民生热文推荐: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