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第三十五届学生会执委会主席团候选人:陈宝珊

经济到底困难到什么程度?用数据说话

李小璐和PGone出轨照片流出,不拉窗帘,网友:比陈冠希还猛!

气质女神倪妮出道前太狂放,自慰拍揉奶照上传网络,冯绍峰已经解脱了,井柏然你心真大!

被后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汪洋治粤往事:强势反腐引领广东经济更上层楼!

客家搜

汪洋的仕途经历被很多人称为“一刻也不曾耽误”,而且其在政治舞台上的出场也显得异乎寻常,可谓“一亮相就风华正茂”。如今身为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的汪洋,他的升迁之路又有哪些不一样的故事?


从17岁高中未毕业就因家庭贫穷而进入食品厂当工人,到26岁当副县(处)级官员、27岁县(处)级、28岁副地(厅)级、33岁地(厅)级、38岁副省(部)级、48岁官至正部,“少壮派”汪洋的仕途经历不仅“一刻也不曾耽误”,而且其在政治舞台上的出场也显得异乎寻常,可谓“一亮相就风华正茂”。


 年轻的汪洋。


一位认识汪洋的人士如此评价:其升迁之快,与他本人严以律己、积极进取的做人风格密不可分。


据称,在汪洋担任安徽省体委主任后,他的一位老朋友到合肥办事,想和他叙叙旧,汪当时已有自己的专车,却骑着自行车到火车站接他。


不过,熟悉他的人表示,这远远不是汪洋性格的全部,工作中的汪洋表现出的超前思维和果敢作风,在他出任安徽省铜陵市长,真正开始主政一方时展现得淋漓尽致。


一、铜陵改革


“娃娃市长”是汪洋在任职安徽铜陵市长时,当地政界及老百姓对他的戏称。


汪洋于1988年11月出任安徽省铜陵市委副书记、代理市长。


铜陵是个较小而且贫困的省辖市,在安徽并无特别重要的地位,但在铜陵4年,汪洋雷厉风行,颇具改革和创新意识,并做了一件轰动一时的事情,震惊海内外。


1991年11月14日,《铜陵日报》发表署名龚声的文章《醒来,铜陵!》,呼吁“改革大潮汹涌澎拜。历史不允许我们躺在计划经济上酣睡了。必须解放思想,向一切僵化、陈腐、封闭的思想观念开刀”。


一场有关思想解放大讨论的序幕轰轰烈烈地拉开,在整个铜陵激起强烈反响。


此文犹如平地惊雷,由这个贫穷的皖南山区传遍了神州大地。而汪洋就是这件事的开创者。。


令人振奋的是,15年前在皖北山沟吹响的“解放思想”的号角,在15年后汪洋主政之下的南粤大地再次响起。


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历史的巧合。但与其说是历史的巧合,不如说是历史的必然。


汪洋当时在电视讲话中说:“要改变观念!有人养鱼怕偷,做生意怕骗,就是不怕穷。”


这与此后中共领导人邓小平著名的南方谈话思想很接近,显示出汪洋敏锐的政治嗅觉。而铜陵的做法也引起了中央高层,尤其是邓的关注。


主政铜陵时,汪洋还对当地旧体制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


打破“三铁”(铁饭碗,铁交椅,铁工资),且住房制度、用工制度、干部管理、机构设置等等都被列入改革计划,多家全民国有企业列入改革范围。


整个改革被推上高潮。


但是,这些改革举措很快就招致了许多保守势力的反对。


为了平息这场纷争,中央高层放话:可以先行试点。此后,《人民日报》还发表了一篇社论:《醒来,不仅仅是铜陵!》


对这次改革,汪洋自己评价:拟定方案,难得出奇;启动实施,顺得意外。


而铜陵百姓也对他这个“娃娃市长”的做法从怀疑到逐渐认可,并评价他:聪明能干、思维超前、魄力很强、做事果敢。

 

铜陵改革的成功让世人瞩目。


中国青铜文化节即是从1992年开始的,汪洋当时的主旨是: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直至今日,铜陵人依旧会不由自主地把后来的铜陵市长与汪洋作对比。


“铜陵改革”让汪洋获得了邓小平的赏识。


有说法称,邓南巡回京途中在安徽蚌埠停留,并特别召见了汪洋。


也有香港出版的相关图书如此描述:“1992年邓小平南巡来到安徽合肥,接见安徽有关领导,时任铜陵市长的汪洋也被点名要求参加。会见后,邓对汪印象深刻,认为其是个人才。”


知情人士透露,关于邓小平接见汪洋的说法版本不一,很难有人能准确判断,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邓显然在见汪洋前就已注意到他。


果然,此后不久,汪洋即调离铜陵,担任安徽省省长助理兼省计委主任。1993年,38岁的汪洋出任安徽省副省长,成为当时全国最年轻的副省长,并继而进入省委常委。


在安徽省工作期间,汪洋鲜明的施政风格,给当地官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据称,汪洋的超前意识很强,在任常务副省长分管财税工作时力推一项改革,连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都说他“年纪不大、胆子不小”。


二、很少有人知道,汪洋还是个孝子


但自从离开宿县以后,汪洋就很少回到家乡。


尤其是后来,他也想把母亲接到合肥、北京长年居住,但都被母亲婉言拒绝了。


汪洋在安徽省任职期间,每年春节都要回宿县看望母亲,母亲认为路费很贵,表示打个电话就可以了,不必每年都回。


汪洋到北京工作以后,时间更加紧张,回老家的机会也愈发稀少。


6年间,只有一次春节回家看望母亲,而且还是悄悄地,没有带秘书,也没有惊动地方政府,汪洋自己乘坐火车从北京回到了宿县。过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他又悄悄地离开了。


 早年工作中的汪洋。


知情者说,整个过程非常安静,即使他们家的邻居也没有感觉到,他的母亲也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过。


三、重庆治吏


由于汪洋过硬的政治素质和干练、超前的改革思维,再加上其有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委员的任职经历,使得中央在考虑西南重镇重庆市委书记的人选时,迅速锁定汪洋。


记者多方调查获悉,国家在1999年提出西部大开发战略后,致力缩小东西部发展差距,但收效并不明显。


重庆作为长江中上游的核心城市和西部大开发战略结合重点,急需一个年富力强、有魄力、有能力、有眼光、能把握大局的当家人来规划和协调大的区域经济整合,汪洋正是合适人选。


2005年底,汪洋空降重庆,正式履新。


据信,这一人事任命是考量其曾在国家计委工作,熟悉经济课题,并参与制订“十一五”规划,对中国经济未来5年的发展脉络非常清楚,可助力这座中国最大直辖市新阶段的发展。


此外,中央曾为解决三峡库区百万大移民等因素而决定重庆直辖。


8年间,重庆主城区获得了发展,但三峡库区却困难重重。而在处理库区矛盾方面,汪洋富有经验。


2004年,四川大渡河兴建瀑布沟水电站,汉源县约10万人将被迫迁移。


由于居民不满政府的土地征收赔偿方案而引发抗议,并与警方发生冲突。当时,就是汪洋带着胡温的四点重要指示前往汉源平息。


平息“汉源事件”,让外界对汪洋的手腕与才干评价颇高。


当地官员称,汪洋对中央三峡库区的政策了解透彻,也因做过宣传工作,他知道如何把握舆论,让全国知道重庆在三峡工程中所作的牺牲,从而争取到中央和其他省市对三峡的支持和投入。

 

在汪洋的强力治理下,截至2007年4月,重庆已迁移三峡库区移民102.4万人,完成了113.8万人任务的90%。汪洋当时自豪地说,“对于三峡百万移民这个世界级难题,我们已是胜券在握了。”


汪洋到任后,重庆的一个重大变化就是,重庆官风被严厉整顿。


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是,在重庆2006年遭遇特大旱灾时,汪洋到农贸市场视察,菜农坐在地上回答他的问题,随行人员便态度傲慢地两次叫菜农站起回话。


汪洋突然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他从菜农箩筐里抓起一个大青椒,转身砸向该工作人员,事后表示:“今天我对有些工作人员不客气,干什么要群众站起来说话?我们是人民的公仆,站着的当然应该是我们!”


也有人指汪洋是在作秀。但后来的一些事实让这种论调很快破产。


一个突出事件就是,震惊2007年中国新闻界的“最牛钉子户”事件。


汪洋最广为人知的事情是以开明、冷静、务实的态度解决了重庆“最牛钉子户”事件。当时,“钉子户”户主杨武爬上孤岛般的楼顶大喊:我要见汪洋!


舆论一下子将汪洋推到了风口浪尖。


汪洋没有寻求有关部门封锁媒体的报道,没有动用执法部门“硬来”,而是指示各方与户主积极谈判,并最终以一种理性、和平的方式圆满解决了此事,赢得了国内外媒体的高度称赞。


有媒体说,汪洋此举为各级地方政府解决同类纠纷提供了一个可资借鉴的模板。还有媒体甚至戏称,汪洋通过了“考试”并获高分。


香港《亚洲周刊》评价说,“最牛钉子户”结局皆大欢喜,汪洋为胡温强力冲关通过的《物权法》、为大陆私权保护,写下了一个理想的注脚。


而就在“最牛钉子户”事件被炒得沸沸扬扬之际,汪洋的另一个重大举动在山城重庆火爆出炉。


2006年年底,重庆市出台了一份传媒改革文件,在全国首开先例。


文件要求,重庆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市长、市政协主席除涉及全局性重要活动以外的常规性调研活动,《重庆日报》二版刊发消息,字数原则上不超过1000字;广播、电视报道不上头条,长度原则上不超过3分钟。


汪洋的一句“让读者习惯到二版找汪洋”,让重庆新闻界至今仍记忆犹新。


四、南粤新政


2007年,任职重庆两年之后的汪洋,奉调南下,主政广东。


汪洋履新广东时曾表示,广东要继续走在全国的前列,走在思想解放的前列,走在改革开放的前列。


不过,汪洋所面对的挑战不少,因为今天的广东已不是以前那个拥抱改革,时刻希望走在前沿的广东了,而是官场积弊重重。


所以,汪洋要使广东再次成为改革开放的排头兵,就必须另辟蹊径。


当年邓小平铺开改革新局时,广东也是他十分重视的地方。


杨尚昆、任仲夷、习仲勋、吴南生等中共元老,均曾主政广东,力推改革。1992年邓小平向极左阵营开火,为市场化改革打气,也是通过南巡广东实现。


在就任广东省委书记后召开的第一次省委全会上,汪洋就给各级官员以“当头棒喝”,一口气说了22个“解放思想”,并号召各级领导发扬当年“杀开一条血路”的精神。

 

此外,汪洋还大力推动“双转移”经济战略,即进行全省产业转移和劳动力转移,把落后的密集型企业驱赶到广东偏远地区,然后在原有的地方进行产业升级。


汪洋还主张企业“该倒的就让它倒”,让发达起来的企业去施惠普罗大众,问题是,受到全球金融海啸牵连,广东近来有五万多家企业倒闭,庞大的失业潮迫使总理温家宝站出来表态“该扶的就要扶”,这种中央与地方互杠的罕见现象,令外界多所揣测。


广东媒体甚至报导,在广东省特区工作会议上,汪洋还坚持说,“不管别人怎么说,双转移要坚决,‘腾笼换鸟’要坚决。千万不要因为要保增长,不管什么都继续上”。


与“解放思想”和“腾笼换鸟”相伴随的,则是广东官场的持续震荡。


知情人士透露,广东虽为改革开放排头兵,但本土官员的保守意识却由来已久。


比之更甚的,则是广东官场的贪腐之风。


2009年,广东爆发官场大地震,原广东省政协主席陈绍基、省纪委书记王华元、深圳市长许宗衡因严重违纪,被中纪委革职查办,广东官员人人自危。知情人士表示,陈、王、许的落马,与汪洋的强势治贪有关。


香港媒体指,解放思想,整肃官场,是汪洋主政广东后的得意之作。但广东本土官员对汪洋阳奉阴违、消极支持,使得汪洋治粤阻力重重。


分析人士说,查办贪腐案,对于汪洋来说,既是一次政治考验,也是一次政治契机。汪洋如果在其任内大力刷新广东吏治,引领广东经济更上层楼,其仕途再上一个台阶亦未可知。


观察人士分析,广东官场历来排外倾向严重,所以中央空降省委书记时,通常以兼任中央政治局委员的方式来强化其权威,以便开展工作。


而汪洋是政治局中资历最浅的委员,虽然有安徽、重庆工作的地方经验,但这些省市的地位仍难与广东相提并论,故部分广东官员对其持听其言、观其行的态度,看他到底能否压得住阵脚,能否带领广东走出新天地。


正因如此,在一次省委会上,汪洋还痛斥广东官员的优越感,要求他们克服自满情绪,增强忧患意识;克服狭隘视野,树立世界眼光;克服见物不见人的观念,坚持以人为本。同时,汪洋还痛批50名代表缺会,要求纪委严查,此举迅速震慑广东官场。


 汪洋。


时至今日,多方事实证明,汪洋治粤已显成效。


五、敢想敢说敢为的“个性官员”


汪洋是一位难得的“个性官员”,其个性表现在,敢想、敢说、敢做、敢为、敢爱、敢恨,敢背弃官场规则,敢与上级意旨相争辩,不按官场常理出牌。


一个典型事件是他对广东媒体的批评。


汪洋就任广东省委书记后,当地媒体按惯例争先报道汪洋的调研。


但汪洋对这些报道也“烦”了,说:“我下去调研,跟群众交谈,这有什么新闻性?也真难为了摄影记者,每次要拍出不同姿势,我又不是体育运动员,运动员摆不同的姿势还有意义,我拍来拍去不就那个样子吗?有些报道里,大会才刚开,就说‘大会一致认为’,这不是糊弄群众吗?”


六、朱镕基:汪洋不能撤啊


2013年3月6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期间,汪洋到自己的老家安徽代表团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时,曾提到当年在安徽任职期间,因为农业问题向时任总理朱镕基提建议的事情,并开玩笑说,“朱总理当时差点把我给撤了。”


而汪洋当时的建议是希望国家成立粮食风险基金,与当时中央的财政基金配套,为农民涨两分钱。


据汪洋回忆,彼时朱镕基总理因为当时基金太多,反问汪洋,“这基金,那基金,现在基金还少吗?”并表示,“谁再谈基金就撤了谁”,不过朱总理后来还是说,“汪洋是不能撤的”。


故事的后续是,1999年汪洋离开安徽出任国家计委(发改委)副主任,就是时任总理朱镕基亲自点的将。(来源:山东政库)


热文推荐






广东反腐快报: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