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濟公老師對小鄭兄慈悲 : 開齋破戒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性感医学女博士袁合荣出新写真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这位梅县人曾是孙中山得力干将,蒋介石克星!若不死,历史或改写!

客家搜

从广州动物园北门向黄花岗地铁站方向走100米左右,有一座幽静的墓园,其入口有一座石牌坊,上书“张民达先生墓道”。这个墓园平时鲜有人出入,只有夜晚门前的烧烤摊能吸引途人驻足。他们之中或许没几个知道墓主人的生平,更不知道他曾被称为蒋介石“克星”。


张民达是被历史遗忘的人。他曾经是孙中山心中能与邓演达并驾齐驱的人,他从法庭翻译转身成粤军师长的经历堪称传奇。作为粤军同事,张民达与蒋介石的关系极为恶劣,其实力与功绩令后者愤恨难堪,甚至获得蒋介石“克星”的称号。若非他在找蒋晦气的行程中意外身亡,中国的历史或大不相同。



1885年11月9日,张民达出生在广东梅县桃尧石螺岗的一户贫苦农家。父亲张瑞兴因家贫赴南洋谋生,张民达出生不久,母亲病逝,无所依靠,9岁便随叔父张福赴马来西亚庇能(加)父亲处。曾就读英文学校,继入方言传习所。毕业后,通晓多种语言,先后在吉隆坡、芙蓉、怡保等埠审判厅当传译员。


辛亥革命前,孙中山漫游南洋各地,张民达通过同盟会南洋组织负责人之一邓泽如的介绍,认识了孙中山,后加入同盟会,从此,他在孙中山民族民主革命的旗帜下,矢志忠于革命事业,是孙中山的忠实追随者。1917年,孙中山南下护法,张民达即返国投效孙中山,9月返抵广州,在大元帅府侍卫孙中山。1918年他加入援闽粤军第二支队(司令许崇智)任军事委员,出发援闽,旋以功绩升任少校副官。


张民达生平留下的照片很少,这是比较罕见的一张


1920年,粤军从福建回师驱逐占据本省的滇桂军阀。许崇智部谋取河源,遭过万顽敌反扑,河源城三得三失。时粤军急需一营死守某据点,却无人担此重任。张民达竟抱病受命,临时以副官之资历指挥第五十七营,击破桂军5个营,帮助扭转战局。从此张民达在声名鹊起,虽毫无军事经验却成为正式营长。


经过讨桂、北伐、讨贼(指陈炯明)等一系列战斗,他晋升迅速,1921年5月提升为第九旅第十八团团长。1922年10月提升为第八旅旅长。1924年春,建国粤军正式成立,同年6月,张民达由孙中山任命为第二师师长,成为粤军总司令许崇智的嫡系心腹,亦为孙中山倚重。孙氏曾对人说:“干革命,有两达,革命有希望。”这两个达分别指邓演达和张民达。


1924年张民达(中间持手杖者)在中央公园(今人民公园)结婚时的合影。左边第四位是叶剑英


蒋介石“克星”这一称号出自张民达的老部下,一些因蒋而下野的粤军干部亦深以为然。张民达生活中没有不良嗜好,出席宴会多穿笔直西装,为人豪迈果敢;蒋介石出席宴会则穿中式长衫,总是寡言慎行,两人对比鲜明。张民达毫不掩饰对蒋的厌恶,常对人说“蒋介石的所作所为都是做戏”,“此人若不早除,日后必是个大奸臣”,“许军长这样信任蒋介石,将来有一天要膝头揩眼泪”。


1925年1月15日,孙中山北上后,盘踞东江流域的军阀陈炯明,在英帝国主义、北洋军阀支持下,乘机反扑,自称“救粤军总司令”,准备进犯广州,推翻广州革命政府。广州革命政府决定东征陈炯明,当日发布东征命令。蒋介石生独立领导的“党军”参加讨伐陈炯明的东征。不过当时作主力的实为许崇智的嫡系部队,包括张民达的第二师。东征开始不久,许崇智欲委任蒋介石作“前敌总指挥”,有权调动包括第二师在内的部队。他知张民达与蒋不合,遂派人询问其意见。张民达闻讯即骂:“蒋介石这个契弟,就是他归我指挥,我也不要他哩,何况要我受他指挥?!要他指挥我,除非打过先!”许崇智只好取消委任。


张民达为人勇猛、凶狠,与参谋长叶剑英密切配合,提出了以猛攻猛进为唯一的作战方案,沿淡水、平山、海丰、陆丰及潮汕、兴梅的进军路线挥师出击,所向披靡。与此相比,蒋介石领导的党军在淡水之战中一度溃败。淡水是今天广东惠阳县旧城,过去有厚1米,高4至6米的城墙。1925年2月15日上午,黄埔党军攻陷淡水,随即与第二师一起布置防务。但敌援军兵分两路,一路在下午突破党军城外阵地,直逼淡水城下。随军的苏俄顾问回忆,蒋介石“吓得半死,他叫嚷着要一团、二团撤往清坑,随后就同士兵一起跑了”。当时党军一片混乱,部分人从淡水溃逃,一直逃至今天深圳的龙岗。


东征淡水的情形


在紧急关头,城内的张民达指挥镇定,亲率警卫连以机枪、驳壳枪冲锋扫射近城敌军,“歼灭前锋三四百人”,又指挥两营部队击退另一路敌军,完全扭转战局。几天后,第二师继续猛追敌军,迅速攻领海、陆丰,普宁等县城,而党军则继续在后面“吃尘”。


对于上述经历,蒋介石自感万分羞愧,对张民达又充满怨恨,其日记里真实记录了他的情绪:

“不能自强,一至于此。平日之所言生死置于度外者,安在哉?过而不改,殊耻辱何? ”

“张民达来谈,一副祚伪取巧面○(日记原文无法识别),见之可恶!”


粤军第二师部分官兵东征期间的合影。中间有标志的为张民达,左侧有标志的为时任该师参谋长的叶剑英


东征军平定梅州、潮汕一带后,许崇智委任张民达做“嘉应五属督办”,委蒋介石做“潮汕十属督办”兼汕头警备司令。有人回忆那年4月,张民达闻蒋被重用,极为不忿。遂一边自请辞职,一边召集卫队,带四十多支驳壳枪,十几挺机枪,扬言坐船去汕头赶蒋下台。


1925年4月5日,张民达所乘的小火轮在潮州湘子桥触碰锁江铁链,火轮翻沉,张民达和26名随从溺亡,时年仅40岁。蒋介石或因此“逃过一劫”。一年后,一农民在距湘子桥东数十里的七都祠沙滩检获张的遗衣,内装袋表一个,刻有“民达弟存,汝为赠”字样事闻于许崇智,出钱收回,并于广州东北郊即今先烈路东侧许崇智墓附近辟地营衣冠家。


同在这一年,包括第二师在内的大部分粤军将领都因涉嫌参与谋杀廖仲恺,或被解职、或被拘捕,总司令许崇智也被流放上海,其士兵被解散或改编,这一切都有蒋介石参与。这些粤军将领回忆往事,多感慨若张民达这个“克星”不死,蒋又怎能为所欲为呢?但这一切都是只能是无法被证明的猜想了。



客家精英手机报综合广东省情调查、中华英烈网、孤清说史等


热文推荐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