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林彪集团后代们的现状:核心是林豆豆 依旧像公主

刘士余遭实名举报:这样的证监会主席,全世界都没有!

数据告诉你:中国人的学历和收入有多低

气质女神倪妮出道前太狂放,自慰拍揉奶照上传网络,冯绍峰已经解脱了,井柏然你心真大!

你不知道的赵家故事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原财厅副厅长危金峰的权钱演绎:久贪成“精”,拎重估测红包!

客家搜

30万元红包有多重、多高,装到袋子里体积有多大?广东省财政厅原副厅长危金峰对此“轻车熟路”,把袋子一拎他就知道了。假如送的钱少了,达不到他的要求,他还会当面呵斥送礼者。


因掌管巨额财政资金,危金峰给×县财政局局长打电话,要他当天送20万元来。虽然×县地处偏远,但该局长也不敢怠慢,当即找企业筹了20万元,坐飞机送到广州。

危金峰,男,汉族,1962年2月生,广东平远人河头镇人,为平远县的著名乡贤和人脉。1978年2月参加工作,广东省委党校政治经济学专业毕业,党校研究生学历。广东省财政厅原党组成员、副厅长。


危金峰于2012年6月因涉嫌严重违纪问题被双规接受组织调查;2012年10月被双开——开除党籍和公职。


在危金峰贪腐过程中,危金峰妻子、危金峰岳母和危金峰妻妹们等家属亲人均参与其中,形成家族式贪腐局面。危金峰妻子名叫饶小芸,饶小芸案发前在广东省纪委工作,现在饶小芸已经被处理;危金峰岳母曾云香曾被带走接受调查,后来因年龄过大被解除羁押;危金峰妻妹饶小香,原来在广东省经信委工业园区处上班,现在已被处理。


至于与危金峰“关系密切”的时任平远县财政局局长、后任主管财政工作的平远县副县长的赖彬洪则早被双规和调查,现在据传赖彬洪已经被判刑,而且刑期“令人难以置信的长”,目前正在服刑中。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消息,2012年6月18日下午,广东省广州市北京路376号,省财政大楼内繁忙如常,偶尔有人小声议论:“危金峰副厅长被省纪委带走了!”随即,广东省纪检监察网发布消息:“广东省财政厅副厅长危金峰同志因涉嫌严重违纪问题,正在接受组织调查。”


知情人称,事情来得十分突然,上午危金峰还在办公室,下午就被带走,一同接受调查的还包括其岳母、妻子及妻妹。


《中国纪检监察报》详细揭露了危金峰贪腐堕落之路。经查,危金峰在广东省财政厅工作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和职务影响,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多次收受他人贿赂,通过非法倒卖土地获取暴利。其家庭财产达7000多万元人民币,其中收受他人贿赂和非法获利3000多万元,另有4000多万元无法说明来源。2012年10月,广东省纪委、监察厅报广东省委、省政府批准,给予危金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收缴其违纪所得;将其涉嫌违法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走向贪婪

贿款拎拎就知多少


翻开危金峰的履历,仕途一帆风顺。农家子弟出身的他,1997年调至广东省财政厅工作,先后担任副处长、处长、副巡视员、副厅长等职务。然而,仕途顺利却没有让危金峰正确对待手中的权力,反而因为信念动摇、欲望膨胀,一步步把自己推向了腐败深渊。


1997年,时年35岁的危金峰调至广东省财政厅工作,任农业处主任科员。虽然官不大,但危金峰却大肆利用职务之便和职务影响,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和好处费。


上世纪90年代初,危金峰就倒卖车牌给顺德华通户外家具有限公司经理杨×,获得好处25万元。这是危金峰第一次收受大额现金。此后他开始肆无忌惮,玩起各种贪腐手段“驾轻就熟、得心应手”。


危金峰不仅索贿受贿,对红包也是来者不拒。据他交代,在其任财政厅副处长以后,春节等节日期间收受有关市县领导干部和财政系统人员送的红包共数百万元,仅2012年春节前后,就收受27人次所送礼金70余万元。


久贪成“精”,到后来,危金峰甚至练就了通过拎重来估测红包金额的“本领”。2012年春节期间,危金峰到平远县工业园参观一稀土公司,并说会支持公司的发展,在危金峰离开时,该企业老板将一个装有30万元现金的书包放在危金峰的车上,危金峰拎一拎重量,关上车门满意地说:“放心,全力支持你们公司的发展。”而对于别人送的达不到心中标准“重量”的红包,危金峰甚至会当面呵斥。


2012年5月,危金峰打电话向×县的财政局长索取20万元,并要求当天送到。这个县地处偏远,该局长立即找×企业老板筹集资金,赶当天最后一班飞机准时将钱款送到危金峰手里。

上下勾结

财政资金成“唐僧肉”


危金峰贪污腐败、大肆敛财的高峰期是在其担任省财政厅工贸发展处处长至财政厅副厅长期间。这一时期,危金峰手握财政资金审批大权,财政项目资金成为其手中的“唐僧肉”。


担任省财政厅工贸发展处处长后,危金峰把手中的审批“硬权力”,当做敛财的最有力工具。利用财政资金审批权,索取和收受财政下拨资金受惠企业贿赂。

危金峰把国库的钱看作自家的钱,伙同不法商人对财政资金进行肆意瓜分,并且按照拨付的款项收取20%至50%不等的“好处费”。危金峰帮助×建材公司获得财政扶持资金共900多万元,居然向该公司老板索要“好处费”300多万元。


危金峰伙同有关市、县财政系统和受惠企业上下勾结,以虚假材料骗取国家财政专项资金,“打造”了一条以财政资金审批权为核心的腐败链条——有关市、县财政局人员帮助企业向省财政厅提交申报材料,经由掌握审批权的危金峰帮助并顺利获得财政资金。市县财政局人员从企业收受“好处费”,再从中拿出部分送给危金峰。


被危金峰视为朋友的×市财政局副局长陈×,这样讲述其与危金峰的关系:“我任市财政局副局长后,认识了时任财政厅工贸处处长危金峰,当时与危金峰是工作关系,并不熟悉。直至2008年危金峰前往新疆挂职后,我觉得他以后要当财政厅的厅领导,和他搞好关系十分必要,而且他一个人在新疆,应该比较寂寞,正好趁这个机会和他加强联系。所以在危金峰挂职期间,我经常给他打电话聊天,慢慢就和他熟络起来。”经过陈×的精心经营,两人发展成为利益同盟,肆无忌惮贪污、套取财政资金。

肆无忌惮

家族式腐败令人惊


在危金峰腐败案中,家族式腐败是一个显著特点。


危的妻子、岳母、兄弟、妻妹等近亲属全部涉案,打造了一个以危金峰为轴心,以其妻为“操盘手”,以不法商人为对象,以其岳母、哥哥等为赃款接收者的腐败“网络”。


危金峰贪腐案整个家族起到了推波助澜、出谋划策的作用,其妻更是“操盘指挥”、“亲力亲为”。×公司送的30万股原始股,危金峰妻子以自己母亲名义收受,并亲自经手办理。为了方便收赃、转赃,其妻甚至把身边的朋友当做丈夫受贿或转移财产掩人耳目的一个工具,利用朋友的身份证开户存钱,再通过其他方式转移赃款。到后来为了消除犯罪痕迹,其妻编造各种谎言,骗取开户人到银行销户。


听闻纪委摸排调查的风声,危金峰整个家族忙于销毁证据,伪造相关收据,进行串供,同时威胁相关涉案人员不要乱说话,否则对其不利。其妻还利用自己的公职身份和人脉关系,四处为丈夫刺探“情报”。

明知故犯

写论文痛批审批漏洞


广东省从2003年起连续5年,每年由省财政安排2亿元专项资金扶持中小企业,而危金峰正好掌管省财政扶持中小企业发展专项资金的审批权。


虽然省里针对该专项资金的审批拨付出台了专门的管理办法,明确要求对企业申报的条件和申报材料的真实性进行初审,对专项资金扶持的项目进行跟踪和检查,但如何落实这些管理措施,既缺乏有针对性的工作部署,也没有相关责任追究措施,导致资金审批存在随意性与可操控性,这给危金峰留下了巨大的寻租空间。


一位涉案企业老板抱怨:“来自财政的资金既要打点技术专家,也要招待本地官员,还常常要以高规格接待上级领导,自己捞不到太多好处,但是上了这条路,不做又不行,国家给的钱,至少一半到了私人腰包,我们也很无奈。”


危金峰由“管钱的”变成“劫钱的”,个中原因值得深思。财政部门掌握着大量资金,行使“收、支、监、管”的权力,这就注定了财政部门中的很多人员拥有很大的权力。如果不加大对财政人员的监管,就很容易出现“灯下黑”,形成“批出来”的腐败。


危金峰曾在其所著的一篇论文中写道:专项资金分配缺乏公开性和透明度,权力过度集中为设租、寻租提供了温床。他非常清楚财政审批滋生腐败的原因,更明白制度设计的漏洞,但他并没有积极去改变和堵塞,反而利用手中的权力大肆敛财。


  

权力让我忘乎所以

我是农民的儿子,出生在粤东北的一个小山村里,从小渴望走出大山。大学毕业后,我一步一个脚印,走上了厅级领导干部岗位,担任广东省财政厅副厅长。本来应该在这个岗位上更好地为党和人民工作。但是,我不珍惜党的培养教育,不珍惜领导的爱护和栽培,不珍惜同事的信任和帮助,没有绷紧思想上廉洁自律那根弦,做出了违纪违法的事情,时至今日,后悔莫及,剖析原因如下:

一、法制观念淡薄,身为厅级干部还是法盲。如收受一家公司原始股一事,我根本不知道触碰了红线。

二、党纪观念差,对纪律教育应付了事。自己置若罔闻,作为领导干部,一方面在各种大会小会上大讲廉洁自律、洁身自爱;另一方面自己却利用逢年过节的机会肆无忌惮、心安理得地接受红包。

三、贪念作怪,自身免疫力下降。我回想一下,随着地位的变化,贪念和私欲随之而来。在省财政厅当副处长时,基层单位有时会送一点茶水费、红包,当时自己还会拒绝。当处长时开始有人送1万、2万元的红包、好处费时,心中非常害怕,后来由于贪念作怪,私欲膨胀,最近几年收受1万、2万元的红包、感谢费、好处费显得很自然,甚至收受几十万元的感谢费、好处费也脸不红、心不跳,一副贪婪无耻的嘴脸。

四、追逐金钱,权力成了谋私工具。(节选自危金峰忏悔书)


客家搜 素材来源:羊城晚报、中国纪检监察报、财新网、乌海网等


广东反腐在行动: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