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性感医学女博士袁合荣出新写真啦!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朱泽君执政梅州往事记:“朱拆墙”名声大噪、外地客超速不罚款...

客家搜

1
纪委书记、市委书记互相看不上眼,对着干,谁也不服谁!

在梅州官场,不听市委书记朱泽君“指挥”的纪委书记李纯德,几乎是个特例。多位梅州政商界人士提到的细节是,朱泽君来到梅州后,很快树立起权威,副市长以上参加的会场上,朱泽君不点名没人敢开口;甚至在食堂里,干部们都要等朱泽君来了先吃才敢动筷。


谈到朱、李二人不和,不止一人向澎湃新闻记者分析称,两人均是秘书出身,所以互相看不上眼。


李纯德在2006年出任梅州市委常委、纪委书记前,工作的17年时间(除了挂职)都在广东省纪委度过,早年曾是时任省纪委书记(后任省政协副主席)王宗春的秘书。


比李纯德年长一岁的朱泽君,最早在老家茂名当教师,后来到了省委办公厅政治处,被引荐给时任省委副书记郭荣昌,做了5年专职秘书。

据网易路标报道,朱泽君李纯德两人同时调离的导火索,是一起“录音门”事件。为拿到李纯德的把柄,朱泽君曾授意当地一名处级官员宴请李,请托私事,故意谈及送钱细节,并全程偷录对话。事后,朱泽君直接将“录音带”交给广东省相关领导,要求查处。


澎湃新闻记者从多位梅州官场人士处也听到类似说法。据称,这名官员为梅州某县公安局局长,与朱泽君交好,曾被举报履历造假及贪腐等问题。该局长请李纯德在广州吃饭,希望帮助解决此事,同时还偷偷做了录音录像。此后,朱泽君拿着这一材料亲自去举报李纯德。


朱泽君一口咬定,李纯德在处理此事时涉嫌敲诈勒索。朱泽君还向财新记者解释,该局长在和李谈话时悄悄录音,事后扬言要公开材料。其认为纪委书记涉嫌敲诈不宜宣扬,所以主动压下此事,并亲往省纪委举报。


上述多位梅州官场人士则称,事实上李纯德并没有答应公安局长请托,举报内容最多够得上大吃大喝或打麻将等“违反八项规定”的情节。


广东省纪委调查后通报称,李纯德违反廉洁自律规定,收受他人礼品,违规接受私人宴请,违反财经纪律,违反社会主义道德。

2
“恐吓性”执政梅州

“做市长的时候抢书记的活,做书记的时候抢市长的活。”梅州官场对朱泽君曾有如是评价。


朱泽君精力之充沛,投入工作之热情,有目共睹。一位省级媒体人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有次专访朱泽君,聊到了半夜1点多,他还叫来几位干部,补充回答某些问题。


在熟悉梅州政情的资深媒体人杨宁(化名)的印象里,朱泽君经常召开千人以上干部大会,有时甚至从下午一直开到晚上,他本人口才了得,讲话发言长达几个小时,中途也不间断。


2012年4月的一场全市新型城市化工作会议,给很多人留下深刻印象。朱泽君在会上亲自演示了以“增城一天”、“德国一月”为主题的两个课件。这两个课件均由他本人拍摄的大量照片制作而成,通过展示增城和德国优美的城乡环境,意在激发大家追求宜居宜业宜游城乡环境的激情和热情。


朱泽君非常重视环卫工作。此前澎湃新闻曾报道,朱泽君曾因两次造访一所学校发现卫生状况不佳,而将校长免职;他还力推机关单位“拆围建绿”,本意是“还绿于民”,但在开放和安全的平衡之下,有的单位拆了围墙又拉铁丝或聘安保,“形式主义”之余,上百万财政花费难免浪费之嫌。这也令朱泽君收获了“朱拆墙”的恶名。


多位梅州退休干部分析,朱泽君此举更大意义在于树立权威。


有一段时间,当地党报在头版刊登朱泽君的会议新闻时,还会配发“朱泽君经典言论”。


在剑英公园里,一排廉政教育橱窗中,朱泽君作词的“公务员之歌”与国歌等并列。


而在教育工作上,朱泽君提出“博学善思、尊道厚德”的口号,也很快就挂满了各个中小学。梅州最好的学校东山中学还在楼顶竖起了刻有这8个字的霓虹灯牌,到了夜晚,格外夺目。


在梅州的大会小会上,朱泽君常常把“科学规划”放在嘴边,这也是他在增城工作13年的心得,增城三大主体功能区规划思路曾广受好评。但很多梅州干部看到的却是朱泽君的“另一面”。


梅州市下辖丰顺县的一位干部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电声是丰顺支柱性产业,作为全国三大电声主要生产基地之一,丰顺电声产量占全国电声产量十分之一。朱泽君在担任梅州市长时,却严令丰顺不准搞工业,所有工业企业必须关掉,声称丰顺“喇叭越响死得越快”。但几年后,朱泽君担任市委书记时,又反过来鼓吹梅州希望在丰顺,寄望于丰顺电声行业做大做强,“喇叭吹响全世界”。该干部称,朱泽君前后两种思路判若两人,让人不解。


他似乎也已不是当初那个尊重法律的朱泽君了。《海南日报》“两广考察”系列报道曾称,在增城时朱泽君很注意避免行政违法,每次市委常委会、市政府常务会,都会请律师到场。


但在梅州,朱泽君曾在大会上公开要求,在梅州高速公路上竖块牌子:“超速不罚款”。他的说法是,人们开车来梅州是给梅州送钱的,开得越快送得越多。


在征地拆迁方面,朱泽君也独创了一套工作办法。为了防止被征地居民在赔款问题上闹访,梅州当地党报上会刊登一则则征地赔偿款的公证信息,逾期不领,即自动没收、上缴财政。


杨宁评价,此举看似法治思维,实际上却是权力的滥用,带有恐吓的性质,民众丝毫没有协商和选择的余地。


在公开会议场合,朱泽君一次次语出惊人。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在增城的一次干部大会上,朱泽君曾用三个词总结打造增城北部旅游区经验,即“造树、造景、造谣”。他解释,“造谣,就是要做好宣传工作,很多文化典故其实都没那回事的……”


“造谣”说也被带到了梅州。在朱泽君的倡议下,2013年6月,市委市政府发起了“我带大家游梅州”的主题活动。在现场会上,朱泽君说,要培养引进一批高素质、懂“造谣”(即会编故事)的导游队伍。

3
抓经济要求“空手套白狼”

除“造谣”外,朱泽君还有一句知名的“贬词褒用”语录——政府发展经济要“空手套白狼”。意思是,政府不花钱建设公共服务设施,而是给开发商地块,让其在开发商业项目的同时配套完成投资建设。


2010年7月,海南省党政代表团赴广东考察,时任广东省省长黄华华还特别将刚刚赴任梅州几天的朱泽君召回广州,为考察团担任“讲解员”,介绍上述经验。


据《海南日报》报道,朱泽君当时对考察团说,有油有盐谁都能烧出好菜,没油没盐也能做好菜,才算真本事。


2013年,朱泽君力推的嘉应歌剧院,由梅州客家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投资6.8亿元开工建设。该公司股东包括三家省市级传媒集团,大股东则是民企北京国丰源投资有限公司。梅州官方将该项目描绘为,“按市场规律,由投资方自主投资建设运营”。


嘉应歌剧院只是庞大的客家文化产业基地的核心项目之一。该产业基地总规划有3300亩,首期建设项目除了歌剧院文化综合体,还有文化产业孵化区、传媒文化中心等。


值得注意的是,歌剧院文化综合体项目,还包含了酒店和商业住宅。


公开资料显示,梅州客家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拟在梅龙东路以南、梅水路以西的用地上,建设嘉应歌剧院文化综合体商住小区。具体方案为:该商住小区规划用地面积45683㎡,建筑占地面积13704㎡,总建筑面积184400.6㎡,容积率3.2,建筑密度30%,绿地率35%。


这个名叫“壹江南”的高端住宅区,于2014年1月5日开盘,但一些地产网站信息显示,其开发商为广东国丰源置业有限公司。开盘时8500元/平方米的均价,在梅州偏高,令很多普通市民望而却步。


该项目也引发了不少质疑。梅州一位退休干部与澎湃新闻记者聊起此事时,语气愤然,“名义上政府建设歌剧院没出钱,但低价出让土地开发住宅,损失的土地出让金至少数十亿。”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梅州客家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还投资成立了数家房地产企业:梅州万源房地产有限公司、梅州嘉应新天地有限公司、梅州嘉印象物业有限公司、梅州四季东方园林绿化有限公司、梅州状元坊房地产有限公司。


同样引发争议的还有碧桂园地产在梅州的迅速扩张。


据《中国青年报》2007年一则有关“增城现象”解读的报道,朱泽君曾“三顾茅庐”,请来“碧桂园”老总杨国强,大手笔建设“凤凰城”。


报道称,这一大片闲置多年的荒地,过去欠农民征地款和银行贷款10多亿元,在碧桂园的开发下,内建有五星级的凤凰城酒店和专为外商服务的别墅区,仅酒店年纳税额就达3000多万元。


“良好的人居环境,既为当地市民造福,又能筑巢引凤,一批生产力骨干项目争相落户增城,凤凰城因此成为优化增城投资环境的一个重要节点。”上述报道的总结,正代表了增城官方对该项目的态度。


朱泽君调任梅州后,碧桂园又跟随其脚步,在梅州开花。目前除平远和大埔两县外,其余6个县区均各有一个碧桂园的商业和地产项目。


澎湃新闻记者查询梅州国土局官网公示的土地出让信息发现,2013年梅州碧桂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获得梅江区金山办月梅村三块土地,均以起拍价成交。三块土地出让金分别约为80万元/亩、54.8万元/亩和51.47万元/亩。目前上述土地已被开发为梅江碧桂园。


值得注意的是,梅市国土资网拍出告字[2012]第4号文件显示,梅州市国土局要求,参与竞买上述三个地块的申请人,注册资金分别应达到2亿元以上、1.5亿元以上和1亿元以上。


与之类似的是,碧桂园在丰顺县以起拍价获得了三幅总计约318.5亩的商住用地,在拍卖阶段,该县国土局对竞买人提出更严苛的要求:须具有房地产开发一级资质的上市公司;注册资本不得低于人民币10亿元;此外还必须提供境内银行或其分支机构出具的不少于人民币6亿元资金证明。


碧桂园在蕉岭县获得的约139.5亩商住用地,该县国土局此前亦要求竞买人出具3亿元资信证明,此外还对四星级酒店建设工期和营业期限做出细致规定,最终碧桂园又以起拍价成交。


多位梅州退休干部评价,如此设立申请门槛,有为企业“定制”的嫌疑。

4
面对举报,胜似闲庭信步?

2013年底至2014年年中,《增城5市民实名举报梅州市委书记朱泽君》、《“梅州一群干部”举报市委书记朱泽君》等网帖相继出炉,广泛传播,土地交易是其中列举的共同“罪状”。


一位知情人士对澎湃新闻称,朱泽君此后曾多次找省委和省纪委领导自白澄清。


在2014年初广东全省的一个会议场合,朱泽君曾公开回应称,被举报后有点抬不起头,被人家视为腐败分子,甚至害怕电话被监控而不敢接电话。


他特别感谢省里成立调查组对实名举报进行核查,“我非常感动,说实在的,感动到流泪。……不管结果如何,我接受组织的考验。”


朱泽君甚至当场立下“战书”:“如果举报准确,就拿我贪污的钱,拿出5%来奖励举报者。如果没有的话,你讲话要负责任,举报人家要承担责任……我们哪怕牺牲自己都在所不惜,不然的话,不能流汗流血又流泪。”


(客家搜综合澎湃新闻、海南日报、中国青年报、南方都市报、网易内容

相关阅读:

梅州前官场:朱泽君主政时代的荒唐奇闻轶事......


广东最新反腐消息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