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刘士余遭实名举报:这样的证监会主席,全世界都没有!

林彪集团后代们的现状:核心是林豆豆 依旧像公主

有些网文为啥突然就404了?不少是蛀虫受贿后所删

气质女神倪妮出道前太狂放,自慰拍揉奶照上传网络,冯绍峰已经解脱了,井柏然你心真大!

你不知道的赵家故事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叶剑英的预见:对时局总是能洞彻先机

党史博览 客家搜

导读



        虽然是军人出身,但他总是孜孜不倦地学习,自己80多岁还在学外语。或许正因为这种学习精神,使得他能在纷繁复杂的各种现象中去伪存真,去粗取精,抓住要害,洞彻先机。他就是开国元勋,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叶剑英。



一生中最重要的政治预见

1949年1月,解放军开进北平

战争形势的变化证实了他的预言。

叶剑英年少即有大志,中学毕业后,考入云南讲武学校,毕业后追随孙中山,先后参加了东征和北伐,在战争中显示出过人的才干,深受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介石器重,甚至被视为蒋的嫡系。1926年11月,30虚龄的叶剑英被蒋委任为新编第二师代理师长。

年轻时的叶剑英(中)与周恩来、秦邦宪

然而,当蒋介石背叛孙中山的三大政策(“联俄、联共、扶助农工”)、向共产党人举起屠刀时,叶剑英毅然抛弃每年光薪水就有20万块大洋的师长职务,通电反蒋,并在1927年7月白色恐怖最严重之时加入中国共产党。

当时他作出这个常人难以理解的抉择,一方面是因为感觉中共才是真正救国救民的革命党,这与他的人生理想高度吻合;另一方面是认为国民党虽然当时形势大好,半年内即打下半壁江山,是中国当时唯一的执政党,但“享乐腐化,必然失败,共产党朝气蓬勃,必然要胜利”。可以说,这是叶剑英一生中最重要的政治预见。

国共第二次合作后,1938年,叶剑英回到广州进行统战工作,并利用治病之机看望家人。弟弟叶道英当时想去延安学习,但叶剑英觉得母亲年迈又有病,需要叶道英耐心奉养并照顾一家老小,便没有答应。当叶道英问及时局发展和国共两党前途时,叶剑英打比方说:“国共两党正如两个人赛跑一样,谁进步,谁跑在前头,预计十年内即可见分晓。”

解放军攻占南京

叶剑英对国共前景的预见并非偶然为之,而是他深思熟虑后的判断。1944年,叶母病逝,由于当时通信不发达,叶剑英并不知晓。此时家人正好收到叶剑英给母亲的信。信中说:“母亲,尔今年七十三寿高龄了,我很抱憾,当尔六十一寿辰、七十一寿辰,都不容儿子为母亲祝寿,希望母亲长命活下去,当尔八十一寿辰时,那时将是新中国,我就一定能在尔的身边,为母亲祝寿了。”

叶剑英家族合照

抗战胜利后,叶剑英参加了国共和谈。1947年2月,军调部中共代表团撤离北平前,叶剑英在北平饭店向各界友好人士话别。他坚定地说:“我们离开北平只是暂时的,我相信,过不了几年,我们一定会回来的。”

中共代表团离开北平前,九三学社在北京大学医学院教授薛愚的寓所以家宴形式为他们送行。中共代表团随后举行告别与答谢宴会。叶剑英告诉九三学社的朋友们:“美蒋不讲信用、不愿和平……蒋介石虽然有美国撑腰,但他是外强中干。我们一定会胜利。不出两年,我们还会回到北平!”

解放军开进北平

战争形势的变化证实了他的预言。果然不到两年,1949年1月,解放军开进北平,中共第一任北平市市长即是叶剑英。

军事大局上的战略性预见

1941年日军进攻东南亚,

证实了叶剑英的预见。

叶剑英是一位职业军人,军人自然离不开军事。作为军事家,叶剑英除了在指挥具体战役时对敌情做出正确研判,还有不少战略性的预见。

1941年6月,苏德战争爆发,德军攻势迅猛,很快就逼近列宁格勒,苏军处于极其被动的不利局面。面对如此严峻的国际形势,中国战场上的日军将有何举动,八路军、新四军的战略方向应如何确定,这是关系到中国抗战和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大局与前途的一个重要战略问题。

中国抗战揭开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序幕

时任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参谋长兼八路军参谋长的叶剑英,当即领导参谋部人员讨论这个重大问题:苏德战争爆发后,我国抗日战争形势将如何发展?侵华的主攻方向将有何变化?

当时有人认为,日本和德国是轴心国,作为德国的同盟,日军将会北上进攻苏联,东西夹击,以支援策应德军,因此,我国抗日的重点应该放在防止日军北上方面。叶剑英带领大家研究了大量资料,分析日军北上与南进两种可能。

在对各种情况进行研判后,叶剑英得出相反的意见,认为侵华日军仍将继续南进。扩大占领我国南方富庶地区,夺取足够的资源,进而向东南亚发展,实现其更大的侵略野心。他认为,对日军而言,北上进攻苏联是啃骨头,得不偿失,很难取得战果。因此,他向中央建议:中共的战略思想和战争准备的重点应放在对付日军南进方面。

日本进攻东南亚的作战情况

半年后,日军进攻东南亚,证实了叶剑英的预见。他对日军战略动向的正确预判,对中共中央制定相应的方针政策发挥了重要作用。

1942年7月,德军大肆进攻斯大林格勒。国内很多人被德国法西斯的嚣张气焰吓倒,对苏军的前景忧心忡忡。叶剑英提醒人们:观察战局要着眼于发展,不能只看一时的表面强弱,要能透过现象看本质,对苏军转败为胜要有充分的信心。

战局的变化再次印证了叶剑英的预判。果然,苏军在当年11月即开始转入反攻,并在次年2月取得斯大林格勒战役的伟大胜利。

如何评估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的意义呢?这只是一般性的战役胜利,还是带有根本转折性的战略胜利?当时延安各界对此众说纷纭。叶剑英组织参谋部人员展开讨论,他得出结论,这个胜利是整个苏德战争的转折点,对中国抗日战争的发展十分有利。他将这一重要判断写成书面材料报告中央,得到了毛泽东和朱德的称赞。

核武器没有改变战争的基本规律

当时数次中东战争以至后来的海湾战争,

都证明了叶剑英的正确。

1954年9月,叶剑英在一届全国人大之后担任国防委员会副主席,随后又担任解放军武装力量监察部部长。他将自己的全部精力,投入到了国防现代化建设之中。

当时,解放军的武器装备水平、军兵种建设、指挥组织系统比“小米加步枪”时代都有了显著提升,但就整体而言,距离打赢现代战争的要求还相去甚远。叶剑英多次发表文章和讲话,积极探讨未来战争和现代条件下的军队建设与作战问题。


解放军的武器装备

他着重强调:现代战争已进入原子时代,在我们面前出现的将是一幅全新的战争图画。他用中国古代神话来打比方:“雷达的发展,使战场成为一眼望尽的象棋盘。红外线的使用,使黑夜变成白天。风火轮、芭蕉扇、雷震子、土行孙、千里眼、顺风耳等等《封神榜》上的东西,有许多都在我们的时代出现了。”

他分析了20世纪世界上发生的大规模现代战争,从总体上概括了现代战争的三个显著特征:第一,战争出现的突然性(“不宣而战”“迅雷不及掩耳”);第二,战况发展的迅速性(“地中鸣鼓角,天上下将军”“瞻之在前,忽然在后”);第三,组织协同的复杂性(“诸军种、兵种在时间、空间上的组织协同,复杂的作战指挥”)。从当时数次中东战争以至后来的海湾战争,都证明了叶剑英的正确。

当时中国国力薄弱,毛泽东提出要搞“两弹”,一些领导人不太赞同,但叶剑英态度鲜明地支持毛泽东、周恩来的意见,并对“两弹一星”研制工作多次予以配合支持。

毛泽东与“两弹一星”成就

解放军一些干部对核式器威力认识不足,另一些则夸大核武器的作用。针对这两种倾向,叶剑英告诉大家:核武器确实是一种具有很大威力的突击武器,但只靠核武器并不能解决战争的胜负。核武器的产生和使用不仅不能代替其他兵器的作用,恰恰相反,核武器要有其他兵器的密切配合,才能发挥作用。

叶剑英强调指出:“原子武器的出现和现代军事技术的发展,并没有根本地改变现代战争的基本规律及其指导原则,而只是为作战双方提供了充分利用现代战争规律的更加有利的条件罢了。对我们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干部来说,更应该指出的是,毛主席在解放战争时期所拟定的十大军事原则,在现代战争中仍然具有现实的指导意义。”

来源:《党史博览》


民生热文推荐: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