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公元前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常识被颠倒?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为什么这只Kiger的皮肤没有拉链?难道被缝死了么?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要案回顾|广东落马高官这样卖代表委员

客家搜

代表委员的价码


当笑星周星驰、影星彭丹分别作为广东、甘肃两省的政协委员亮相时,舆论对这一职务的产生程序表露出极大的兴趣。

  

政协委员的产生不同于人大代表,无需选举,是由各级政协协商“同意”或“邀请”。作为1949年以来首个因贪腐落马的省级政协主席,陈绍基案却揭开了隐秘的一角——政协委员可以买卖。

  

在当前的政治现实和制度框架下,政协主席一职多由接近退休的官员担任。政协作为统一战线组织、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机构,主要职能是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虽不具有实权,但“软实力”不容忽视。

  

据财经杂志报道,2004年,59岁的陈绍基由广东省委副书记改任省政协主席,从实权位置退居二线。曾当选为该省政协第九届常委的广东省政府参事王则楚介绍,陈绍基到政协后,在组织政协委员联谊、举办各类比赛、改善政协机关的福利等方面着力不少,并推动成立广东繁荣粤剧基金会。


  

陈绍基并不想在政协有更大的突破。在广东省政协的一次中心组学习会上,王则楚说民盟想就教育投入的问题提出建议案,政协协商讨论后可向同级人大或者政府提出建议,“陈绍基听了之后说,我们不要钻牛角尖了,中央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

  

在政协任职时,陈绍基并不掩饰他和民企商人的关系。“和他去地方考察,总会有一些民企老板请他去唱戏或者聊天。”一名政协委员说。

  

2009年4月,陈绍基东窗事发,司法认定,其近三分之一的案情缘于买卖广东省政协委员或者常委,并因此收受商人贿赂。

  

根据全国政协章程,每届政协地方委员会委员名额和人选及界别设置,经上届主席会议审议同意后,由各级政协常委会协商决定。如有必要增加或者变更委员名额和人选,经本届主席会议审议同意后,由常委会协商决定。

  

这一规定并未被切实履行。王则楚任政协常委时,并未协商决定过下届政协委员的名额和界别设置,“当时我作为民盟广东省委专职副主委,我都事先不知道民盟有几个名额。”

  

王则楚介绍,广东省政协第十届委员会吸收了不少经济界的人士,党派的人数在相应减少。这届政协共有950人,较上届多了103人。

  

名列这一届政协经济界人士的杨楚贤和蔡如青、工商联詹玉湘、香港人士连卓钊,均被认定曾受益于陈绍基的“帮助”。司法材料显示,陈绍基接受某人的请托,为请托者亲属当选广东省政协委员提供了帮助。陈接受深圳市祥瑞和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詹玉湘请托,助其担任这一届广东省政协民族宗教委员会副主任。


在上一届中,陈即利用职务便利,帮助“公海赌王”连卓钊增选为广东省第九届政协委员,帮助广东华标集团公司董事长蔡如青增选为广东省第九届政协常委。

  

陈绍基从这一交易中获得的是丰厚的钱财回报,仅蔡如青一人,2008年至2009年先后三次进贡60万港元。

  

在2010年1月30日广东省政协会议上,政协委员徐庆安的发言语惊四座——“不应该让商人掏钱进政协,这会让广大人民群众失去信心。”次年9月13日,广东省委下发通知,要求完善政协委员的产生和退出机制。政协党组配合党委有关部门研究换届时有关界别设置、政协委员名额、人选和常务委员人选以及届中委员调整的有关问题,并提出建议。




地产商的“参政”热情


广东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周镇宏案判决书,近日经这方披露。除了此前已经通报的茂名买官卖官案,另有五家房地产企业的董事长向周镇宏行贿,谋取广东省政协委员资格。


这五家房地产企业,以及分别对应的人员是:广州恒鑫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杨秋的儿子杨振鑫、深圳京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华、广州远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林映文、广东元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建锋、深圳润恒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赖汉宣,他们都成功出任广东省第十届政协委员。



政协委员的产生一般需经如下步骤:首先由各党派、人民团体、无党派民主人士、各个界别等协商提出推荐名单;再由中共党委组织有关部门进行综合平衡,反复同各推荐方面协商形成建议名单;最终由政协常委会过半数同意予以通过。


实践中,各级政协委员的产生主要是依据《中共中央办公厅关于各级政协人士安排问题的通知》,党内的由同级党委组织部提名,党外的由同级党委统战部提名,建议名单由统战部汇总,在征求组织部、政协党组意见后,报党委审定。委员建议名单提交政协常委会会议协商和表决后予以公布。最后把关的表决程序则流于形式,“常委会一般都不会否决建议名单。”

  

因提名名单和“协商决定”的不透明,现有的政协委员产生机制给暗箱操作留下可能,现实中又存在诸多需要政协委员光环的商人。身为政协委员的一名广州商人说,“商人进政协可以自我标榜为红顶商人,和政府机关如工商、税务等也更好打交道,容易获得政府的信任。”


2007年12月28日,广东省第十届政协委员名单获得通过。周镇宏当时担任广东省委常委、省委统战部部长。判决书显示,这五名省政协委员为感谢周镇宏提供的帮助,在成为政协委员前后向周行贿15万至94万不等。


2012年1月,周镇宏接受中纪委调查。他是广东茂名官场窝案中的首犯。周镇宏落马和接替他担任茂名市委书记的罗荫国有直接关系,罗荫国案有两点特别重要:一是罗荫国贪赃金额巨大。办案人员仅在其住所及办公室就起获赃款1000多万元,100多幅名贵字画,10块劳力士手表;二是罗荫国言语雷人。罗荫国在接受调查时称:“要说我是贪官,说明官场都是贪官。”

  

2014年2月28日上午,河南省信阳市中级法院对周镇宏作出一审判决,认定其犯受贿罪,判处死缓。此案延续三年,上述五名广东省政协委员的行贿之举,未见有何处理。这五人中,仅有林映文连任广东省第十一届政协委员。


五名地产商的贿赂,在周镇宏受贿案中只是一小部分。判决书显示,周镇宏先后173次收受来自33人的贿赂,共折合人民币2464万元。其家庭财产和支出共计折合人民币1.35亿人民币,其中有3700万无法说明来源。


除了政协委员,名流富商还争相捞取人大代表的光环。


在周镇宏案中,还有一例贿赂,是其为蔡日芬获取茂名市第十届人大常委会委员,受贿51万余元。


此前的韶关腐败窝案,自曝行贿31名厅处级干部的粤北首富朱思宜,为了当选全国人大代表曾多次行贿广东省人大常委会选举联络人事任免工作委员会原副主任杨成勇。


据判决书,2007年,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选举筹备工作启动。朱思宜为此谋划,找到杨成勇,杨指点人大代表选举的流程和换届的总体安排。2008年1月,朱思宜当选全国人大代表,五次送给杨成勇20万元。

  

这仅是冰山一角,杨的辩护律师在庭审中透露,朱思宜谋求全国人大代表职务过程中,收受其财物的官员不少于十人,其中一些人只受到党纪政纪处分。

  

颇有讽刺意味的是,2008年6月,新任人大代表未几,朱思宜因一名受贿人被查担心案发,咨询杨成勇全国人大代表的逮捕程序;两个月后,再问有关部门能否对人大代表“双规”,并为此分别送上“咨询费”与“礼金”。加上前五次,杨被指控一共收受朱思宜贿赂37万元。


热文推荐: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