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全网首发!Peterson 和 Žižek 辩论翻译(开篇陈述部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粤东北桃尧革命珍贵史载--红色火烛在李塔村熊熊燃起!

饶小舒 客家搜

李塔村—李子坪、塔子里二个小自然村合称,隶属广东省梅县区桃尧镇桃溪村,与福建省永定县峰市毗邻。


1929年前后,福建上杭的刘永生,永定许益辉、饶化龙,龙岩的饶仁珊等共产党员以刻印章、漆眠床、做泥水师傅等为名,经常在李塔村一带活动。先后发展了李子坪的饶粦衡、饶粦品、饶洪江,塔子里的黄松华等一批热血中青年参加红军。


据饶福钦老人描述,早在1927年,饶粦衡(花名李狗古)、饶粦秀等人在永定、上杭一带行走江湖时,就先后结识了邻近村庄福建省永定县峰市乡礤下村的饶化龙、上杭的刘永生,后来又结识黄姜坪村的归国华侨许益辉等人,才有饶、许等人后来在李子坪一带的活动,在饶化龙等人的鼓励下,饶粦衡参加了红军赤卫队(松江赤卫队五分队,队长许益辉。实际上,早在1927年9月,八一南昌起义部队南辙,进行三河坝战役时,饶粦衡已参与了在峰市贴标语、发传单、配合先遣队到三河汇城征船的行动,后来许益辉、饶化龙随部队辗转上井岗山参与会师,饶粦衡被指示留下没随军,1929年4、5月间,随红四军东征,许益辉被派遣回闽西组织红军赤卫队),后转为中国工农革命军,并发展兄饶粦品(花名二叭子)、村人饶洪江等加入红军。


1929年12月,梅县松口国民党部队与峰市民团陈荣光部合围松江赤卫队赖一能、许益辉部,赤卫队员从鸭子栏窝村(隶属桃尧镇石螺岗村)鬼子礤营地往李塔村突围,在塔子里村敌我双方交火,战斗打得十分激烈,后来队员突围时,黄松华被子弹击中后腰部,重伤被俘,中队长饶洪江化装突围,不慎跌入化粪池,在战后被敌搜出抓捕。

 


重新楼——原红色据点益金楼重建 拍摄:小舒


黄松华、饶洪江被押往峰市,途中,黄松华伤重牺牲,到了峰市,因饶洪江被抓时没任何证据证明其参与了战斗,加上饶姓人到处传授功艺,在峰市一带名声很响,出力营救,陈荣光怀不可告人目的,不但没杀饶洪江,还征他为峰市小吏员。


1930年4月中旬,游击队长许益辉率部分队员去宝坑堡珠玉村(解放后划归桃尧镇)执行公务,被敌人侦知,松口国民党水上警察部队派兵围攻,近百人的部队四面围村,双方激烈交火,因装备差异太大,游击队伤亡惨重,武艺高强的饶粦衡背着轻伤的许益辉,与吴扬生等队员突出重围,到达塔子里后,在塔子里村益金楼(后重建为“重新楼”)召开紧急会议,又被福建峰市国民党民团陈荣光部包围,经激烈交火,许益辉、吴扬生、饶粦衡掩护队员突围,弹尽不能相顾,饶粦衡凭高超武艺及熟悉地形走脱,许益辉、吴杨生藏于益金楼夹墙内,国民党兵纵火,并在火中撒辣椒粉烟熏益金楼,许益辉、吴杨生被俘。


在峰市,许益辉受尽酷刑,钉在墙上做蜘蛛挂壁,竹签钉十指等,疼痛难熬,他向施审者要人参吃,然后,大义凛然地对进来要口供的陈荣光说:“许益辉为革命不怕死,今日杀了一个许益辉,还会有千千万万个许益辉”,坚贞不屈,只认自已一人为共产党,拒不供出同伙及游击队去向,4月18日,正是峰市墟日,恼羞成怒的陈荣光残酷地用一根铁丝穿过许益辉肚子,用刀片割开许益飞头皮撕下遮住双眼,牵着他游街示众,然后先钉门板后吊起在峰市镇中心三角坪示众,极尽凌辱。据见过现场的人说,许浑身是血,先是身体被钉在门板上,后来头被用铁丝穿过,吊起在亭梁上,颈下又有十多块砖头挑着,人都拉得变了形。临近中午时,押到下更楼天后宫,施刑者以惨绝人寰手段,把许凌迟活剐、杀头挖心,一直到死,许益辉用微弱而不太清晰的声音呼喊“红军万岁”、“打倒国民党”等口号。


悼英雄许益辉


血溅汀江逐淃涟,人生事事化云烟。

不如喳岸攀青雀,自在丘荒活几年。


陈发生(许益辉外甥)提供


饶粦衡等游击队员在峰市舞狮,与饶洪江暗中勾通,准备劫法场,不慎被陈荣光部下侦得,饶粦衡等战士逃脱,饶洪江再次被捕,立押下更楼枪杀,同时被杀的还有吴杨生同志。


松入风. 汀江河畔雁回翔

一一一悼念血溅汀江的英雄


汀江河畔雁回翔,再就凄凉。

久荒堤垸多狐鼠,水浑浑,碍了韶光。

不省莺枝问柳,径飞鹤渚嗟伤。


飞梭吹网舞斜阳,破惑刚肠。

驱风博浪心何苦,到头来,命损苍茫。 

青冢鹃啼世醒,沉檀火烬炉香。



饶洪江烈士一度被误解,但他在峰市任小职员其间仍一心只有共产党,没做过任何有损共产党利益的事,解放后,当地群众证明了饶洪江的清白,经桃尧民政所长李仁昌等审核,被评为革命烈士。


许益辉牺牲后,饶粦品、饶粦衡均奉命转为红军游击队军事交通员,利用熟悉地形,走江湖卖艺身份,往来于闽粤边界传送情报。


李子坪华萼楼,塔子里益金楼成为游击队秘密联络基点,华萼楼还是游击队草鞋生产基地之一,其中积极分子有俞唱娣、曾秀英、张莲招等。


有一次刘永生亲带独立团部分队员在李子坪村休整,饶粦品、饶粦衡兄弟受命在伯公岗上为部队放哨,正遇峰市陈荣光民团前哨从福建过来,兄弟二人合力打伤敌兵,成功利用地形,走高南竹窝翻山回村报信,使部队未受损失。


延伸阅读:


被遗忘的红色景点----李子坪古道之伯公岗


伯公岗上听啼鹃,古树寒藤夜不眠。

已是春阳光普地,因何不见照身前。


有一次,刘永生部十多名队员在闽粤交界的畚箕窝休整,桃源堡(桃源乡)国民党民团联合国民党驻军共三十多人出兵偷袭,正好饶粦品、饶粦衡兄弟在伯公岗砍柴放哨,被团兵包围,饶粦衡打伤团兵冲出包围圈报信,游击队转移,队员饶化龙等三人断后,被团丁追击,躲入废炭窑,团丁不敢进去抓捕,就凶残地砸塌炭窑,三名战士英勇就义。粦品被抓到桃源堡关了一晚,因没证据证明他是游击队员,他又常在各村墟场走动,团丁没几个不识他的,粦品当时已40多岁了,年纪大、样子老实,穿着破衣,当地群众看他的穷样,问团丁抓个穷鬼来干什么?纷纷为他开脱,他也趁机故耍泼皮,拿起扁担要与团丁同归于尽,终于逃过一劫。


诗颂畚箕窝三勇士


谷口寒鸦忽自惊,民团丑虏面狰狞。

寒窑据守心无惧,一缕红烟缀太清。


1934年底,主力红军长征,一部分留守的战士被国民党疯狂清剿,革命进入低潮,上杭、永定一带留守红军分散隐蔽,坚持游击斗争,1936年前后,驻上杭西阳坪一带的红军战士,有男有女十多人来到李子坪反顽求生存,开辟根据地,李子坪人拿出极大热情协助红军,把山上多年不愿砍伐出售的大杉树换钱供养这部分红军,红军战士则帮李子坪人锄土开基,(饶福钦犹记得其中有马姓、彭姓同志)在刘皇礤上打屋迹(此屋迹还在,没建成房),刘皇礤上战士们还搭了一个树皮盖的木屋作为据点,断断续续,直到后来抗战爆发,国共合作,游击队活跃起来,他们纷纷离开,此据点才作废。


1937年2月,刘永生部袭击洪峙炮楼,国民党当局怀疑饶粦衡参加了行动,新任国民党桃源乡大乡长张理明亲带团丁把他抓到乡公所,3月转送到宝坑的连部,他被倒吊在宝坑堡炮楼,家乡亲人闻讯,饶文锦为头,带领功夫兄弟及群众大闹炮楼,国民党当局不能出示证据,他成功获释。


1942年底,中共南方局书记方方(化名陈瑞);1946年前后,中共杭武蕉梅县委书记谢毕真、谢抡赞所领导的游击队,冷水坑游击队长饶仁珊(花名阿缺,因嘴角曾被国民党刺刀刺穿)、王志安、马伯玄等带领的游击队成常态在李塔一带活动。随着游击队队伍不断壮大,李子坪、塔子里、鸭子栏窝、高塘、三畲、礤下一带,成为共产党游击队粮食、财政、经济筹备及流转地。


一直以来,国民党政府怀疑李子坪是共产党游击队营地,认为李子坪人包庇游击队,对李子坪人恨之入骨,多次出兵包围李子坪村。


1945年末,桃源乡(桃源堡、桃溪堡、黄沙堡三堡合一乡)武装还乡团一队24名团丁(饶福钦老人犹记认得其中的三名团丁名叫张华保、张其生、张杰中),要抓李子坪的游击队员,把李子坪大部分人围在华萼楼,大家紧急搓商后,饶粦衡使棒、张莲招(饶粦秀妻,当时饶粦秀已亡)舞双刀,二人打出前门,弄得团丁目瞪口呆,吓得不敢上前,饶粦品柱杖随后跟出,后门守卫的团丁被前门情况吸引,分神之际,由身体壮实的饶福春使耙头、饶福灯使钩镰枪首先冲出后门,饶福源、饶福有、饶福钦、饶福贵、饶福兴等饶家兄弟使用各种舞狮器械或农具推倒团丁,掩护正在蹲点的游击队员施佳善、廖仕祥等钻入山林,饶粦衡、张莲招估计大家已成功脱险,就杀出包围圈,冲向山林,当时还乡团有一挺机枪,激烈地向山林开火,大家嘲笑为送行鞭炮,然后,团丁把华萼楼牲畜洗劫一空,饶粦品被当作领头人五花大绑抓到桃源乡公所,在乡公所关了三天;团丁再次到李子坪,遍搜华萼楼,搜出许多草鞋,就抓捕了饶粦品的妻子俞唱娣,国民党团丁认为草鞋是为游击队纳的,到了桃源乡公所,国民党想上刑逼供,俞唱娣大吵大闹,坚称是纳来麻坝墟场卖的,反叫团丁抓紧上刑,反正家里穷,她不走了,就死在乡公所,吓住了团丁;饶粦品、饶粦衡兄弟又到松口车田村寻到原广东省教育司司长、琼崖道尹饶芙裳子饶姜石出面营救,饶姜石到桃源堡以上报团丁抢劫事向乡公所施加压力,乡公所也怕喻唱娣真弄死了不好交代,关了二日,派二个妇人送俞唱娣到塔子里了事。

 

游击队草鞋基地,华萼楼正门


据老游击队员塔子里村张文维(49年铁坑之战曾背负游击队排长张发新辙出战场)生前描述,1946年前后,廖仕祥等同志一直活动在峰市、李塔、高塘、礤下、冷水坑一带,当时手表金贵,游击队急需一块表,李子坪村人饶冬昌作为国民党桃溪乡副保长,暗里为共产党办事,设法弄到一块表,送给廖仕祥用。

解放战争期间,李塔村民常被国民党军队抓去挑武器、弹药,叫挑“兵担”,一次,俞唱娣等李子坪妇女被抓去给刘永图部队挑“兵担”,到瓦古泥的时候,国民党兵兽性发作,想糟塌妇女,幸其中有一排长叫巫毕华的,是邻村三畲人,他极力阻止了暴行。


1948年:游击队员巫广联运送游击队军款一袋约五百多枚大洋经过李子坪,在华萼楼门口不慎散落于地,李子坪人帮忙找寻,点数,遗失二枚,饶福钦作为队员,开出证明,证明巫广联清白。


1948、49年前后,冷水坑游击队编入解放军粤东支队独七大队,饶仁珊任大队长(后又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闽粤赣边纵一支队第二团、第四团),1949年2月上旬,谢抡赞、饶仁珊、王志安、丘苏等率领独七大队及武功队人马从大埔回师桃溪高塘、李塔一带,丘苏交给李子坪人十二支枪(长枪七支,快放5支),鼓励村民一起暴动,计划攻打桃源乡,在桃源村鸡冠山周围埋伏了三天,驻在桃源公学的国民党驻军(属蓝举初营二连徐育达部)防守严密,没有机会,不能动手,主力转而部署智取宝坑,李子坪人与部分游击队战士被安排埋伏在半径准备打援,而直到宝坑战役结束,驻桃源国民党部队不敢出动增援,中午伏击解除,下午,桃源国民党部队慌忙往松口方向逃窜。


1948年冬,饶粦品儿媳临产,这时正有游击队员张龙显妻藏在家中生产,为方便护理,亦为掩护游击队家属的安全,俞唱娣叫熟悉地形的儿媳到山上炭窑躲藏生产(子名饶梅添)。

 

老游击队员:饶福招

 

   游击队交通员:饶福钦

 

90岁的饶福钦


饶粦品、饶粦衡的子侄饶福贵、饶福有、饶东昌等,先后参加了民兵,饶福贵后来成为桃尧区(尧塘堡)政府武功队保卫干事,1949年参与领导民兵、农会成员武装攻打峰市碉堡,经三天而破。饶粦品子饶福钦为谢抡赞、饶仁珊等领导的冷水坑共产党游击队(独七大队)交通员,多次往来于冷水坑、寻武(属江西)、上杭、永定、峰市、青溪、桃尧、松源、松口一带护送伤员、传送情报,好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1948年,他受命送情报到松口,穿破衣,肩挑薯莨,被国民党刘永图(峰市下水人)部哨卡所疑,抓到乡公所受审,幸与邻村三畲人,国民党松口、松南、松北大乡长巫万福认识,巫随口一句话救了他,右后肩背被国民党兵用快放枪柄连击三下,当场吐血,轻伤至今未愈。


塔子里村成份复杂,张文生,是驻松口国民党的国民党部队团长刘永图的妹夫,其父子凭刘永图关系,称王称霸,游击队联络员张沐方暴露,张文生子张公显(刘永图部下),本要称张沐方为叔公,却凶残地把他活埋于塔子里村大水塘松树下。


塔子里人黄德来,是桃溪村共产党地下副村长(桃溪村村长为黄镇昌),黄德胜,是共产党桃尧区交通站工作人员,因与张文生争地基,张文生不顾同村之谊,1948年8月,张文生向刘永图告密,说黄家兄弟是共产党,国民党当局立即出兵包围共产党地下联络点塔子里村益金楼,张文生先行偷偷把益金楼后门封死,致黄家兄弟无法突围,国民党兵纵火烧楼,黄家多人被抓,经严刑,德胜、德来被杀于松口梅江河畔。


当时,国民党兵还要抓捕李子坪村饶福钦、饶福贵,因有群众报信没得呈。

张文生,解放初逃往南澳,被人民解放军抓获押回松口枪决。


解放后,共产党政府出资协助黄德来、黄德胜后人重建了益金楼,改名重新楼(比原规模有所缩小),不过因各种原因,后续修缮不够完善,希望各部门趁东风,重振革命遗迹“益金楼”、“华萼楼”。


最后,我以一首诗来高歌红色李子坪。


忆红色李子坪


风萧萧

马刀寒

红旗高飘闽粤边

烧红一片天


李子坪

勇当先

平阳堂子弟突在前

伯公坳上山径险

青纱帐里力驱顽

护得

星星之火好燎原


洪江叔

真英雄

投身革命是红军

东征西讨酬壮志

洒血峰市下更楼

   

   卧沙场

君莫笑

客家儿女有担当

数风流

非一朝


主要来源:饶福钦、黄玉玲(黄德胜子)等老人口述。

参考文献:

1、中共梅县县委编《中国革命烈士英名录》164面、166面。

2、《梅县文史资料》46面。

3、《桃源村志》

4、《松溪风云》

5、张锡康撰写:《碧血丹心照汗青》文章。

                                                       

                                  撰文:梅县桃尧镇 饶小舒

                                  2017/3/25



附部分革命历史人物简介:


许益辉(1903-1930)

饶粦品:(?-1949)花名二叭子,松江赤卫队队员,后为红军交通员、游击队交通员。

俞唱娣:(?-1949),饶粦品妻,先进群众、积极分子,常为游击队纳鞋、护伤员、送情报。

饶粦衡:,(1895-1978)花名李狗古,松江赤卫队队员,后为红军交通员、游击队交通员。

饶粦秀:(?-1944)武艺高强,武术教练,活跃于福建省永定、上杭及广东省大埔县青溪、湖僚,梅县松口、桃尧一带,善使钩镰枪,与本村堂兄饶粦衡为舞狮双雄。他夫妻多次掩护共产党游击队员,1944年他正在澄坑、螺江一带当功夫教头,因国民党特务何三使奸计,诈请吃酒,在握手时先下手点中穴位,他立即反制,何三说他还有三个月命,他反说何三多活三月而已,回村与堂兄饶粦衡说知此事,村里人知而先期办后事,果然三月而死,何三于再三月后亦殁。

曾秀英:(?-1948)饶粦衡妻,积极分子。

张莲招;(?-1957)饶粦秀妻,武艺高强,善使双刀,先进群众,积极分子。

饶洪江:(?-1930)松江赤卫队员,后为红军战士、中队长,牺牲于峰市,烈士。

黄松华:(?-1930)松江赤卫队员,后为红军战士,牺牲于塔子里战役,烈士。

黄德来:(?-1948)地下工作者,烈士。

黄德胜:(?-1948)游击队交通员,烈士。

饶福钦:(1925--)化名饶献文,1948年元月初七(农历)梅县松东锯坊坪入伍,加入冷水坑游击队,当时游击队长为饶仁珊,成独七大队战士,受命回李坪守卫交通基点,送信、护伤员、转运物资金等,1954年入党。

饶福贵:(1927-2013)花名阿林狗,48年加入农会,后转为武装民兵,武功队员,49年为桃尧区政府干事,1953年入党。

刘永生:(1904-1984),福建省上杭县稔田乡严坑村人,共和国将军。

饶仁珊:(?-?)花名阿缺,福建龙岩人,埔永梅游击队星火队大队长,因参加革命四兄弟止剩一人,是最常在李子坪活动的游击队员,说起阿缺,上辈李子坪人无人不识,后为闽粤赣边纵队一支队独七大队(早期队长谢抡赞、政委谢毕真)队长,1949年中国人民解放军闽粤赣边纵四团在桃源乡成立,他为团长。后为福建省林业厅长。 


饶小舒

文章作者饶小舒,现为梅州市诗词学会监事长,梅岭诗词联学会副秘书长,梅县区客家文化研究会理事,梅江诗词学会会员,梅县区作协会员,《梅岭诗风》责任编辑,《客家文化》主编,文章、诗词多次获奖,散见于各报刊杂志及悬挂于多个景点。


热文推荐: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