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北上广,她在山里做什么?

2016-11-06 七月 好好虚度时光 好好虚度时光

朝九晚五之外的活法,看「好好虚度时光」就够了!▲


对我来说 


只是换了个工作环境


无关诗和远方


每天早上九点


依然会像在城市一样


坐在电脑前开始一天的工作。


-------纳微



△纳微的窗外。



△纳微,有一份不限时间与地点的工作,五年前离开广州,回到湖北山里开始半农半工的乡居生活。

每天清晨六点,纳微起床推窗,泥土的香气扑鼻而来,昏沉的村庄在曙光中苏醒,门前玉米地里的穗苗,安详地期待着阳光照耀。

△山里的早晨。

△门前的河。

纳微平常的一天,就在清新的泥土味中开始。

午休后,纳微会去村里走走。村庄隐匿于群山之中,屋舍、墙垣、葡萄梯田、道路、植物与露台,看起来不新不旧,就像岩石、树木和青苔一般,是自然的一部分。

△纳微的家就在河边的一幢老房子里。

村子里,老人坐在墙角晒太阳,农妇赶着鸭子,孩子们在地上画了田字格,农田依偎着红黄交错的山丘,一路上听到阵阵鸡鸣狗叫。

△家旁的村人。
 
傍晚,要去湖边散步,找个长着芦苇和小树丛的地方走走。河口处,老农一边打盹一边拉着长长的钓线,黄昏的彤彩染红了西边的山头,直到太阳隐没在某座山头之后,纳微才起身往家走。

 △林中木桥与光影。

回家路上,经过黑漆漆的树林,玉兰花散发着浓郁的香气,明月在乌云简躲进躲出,山下的湖里有着村子点点灯火的倒影。
 
这是纳微平常的一天。



有人羡慕纳微的生活美好惬意,逍遥自在。纳微说:"这和避世、和诗与远方一概无关。"

 
纳微出生于湖北宜昌市长阳土家族自治县,是个土生土长的土家族姑娘。

和很多农村出生的人一样,年少时的梦想是走出乡村走向城市。

她如愿考上大学,如愿留在北上广工作,在IT公司写过代码,做过杂志编辑,还呆过教育行业,在城市的洪流里奔波了10年之久。

五年前,由于长期在电脑前工作,身体小毛病一大堆,纳微从广州回到湖北老家,开始了“半农半工”的生活。



不用在大城市吸霾,又没有完全切断与城市的联系,享受乡村自然闲适的生活,还能有城市的收入。这几乎是鱼和熊掌兼得的生活了。


很多人好奇她如何做到,她说,“我不是有钱人,只是恰好有一份不用坐班的工作。与真正实现财务自由的那种不一样,工作依然是我和城市连结的途径。”
 
纳微在广州一家教育公司工作,享有弹性工作时间,并且不受地域限制,出活就行。除了本职工作,她还给杂志社写稿,以及接些摄影和策划的私活。



用毛线缠啤酒瓶做成花瓶。


“回到老家后,很多工作都是同事朋友给介绍的,觉得幸运的同时,也要格外守时和认真。”
 
“对我来说,只是换了个工作环境,无关诗与远方。每天早上九点,依然会像在城市一样,坐在电脑前开始一天的工作。"

"每天确保固定的工作时间,收入比在城市时差距不要太大,这是我对自己的要求。”

△家乡的茶田。

“守拙归园田,复得返自然”。这样的生活值得羡慕,但前提是,有把兴趣转换为工作的能力和努力。

既让生活有所保障,又不失超然之心。不偏不倚,才能在出世入世间平衡本心。
 
十多年远离乡村,回来后重新感受,和这片出生成长的土地,有了全新的连结。也和内在的自己,有了更深的连结。


“有一次我在溪边坐着,一阵风吹来,好多树叶在眼前飘落,还没回过神时,风停了,一切恢复静默,简直让人以为刚才在做白日梦。"
 
“山里只要不下雨就有星空,特意在晚上去田间走走,走到田中间躺下来看星星,星星像熟透了似的,沉沉地挂在夜空。”
 
当回归自然,回到和大自然同频的状态,就像树有根,枝有叶,花朵朝向果实,会让人重新信任生命本身,自身生命存在的意义,就在这过程里。


人需要和自然重新连结,让内在的精神属性苏醒过来。
 
纳微开始像农人一样生活。她学着耕种一块土地,爱上一块土地,遵守千年来亘古不变的农事作息。

"打银鱼时,在天还没亮时下河,划着小船在江上,看着天一点点放亮,闻得到水里的味道,和小伙伴小声说话,感觉还真是很桃花源记。”
 
春天山溪潺潺,水自岩间滴落。三四月茶树刚抽出的嫩芽,加入山里的野蜂蜜,做成蜂蜜柚子茶。五月院子里的樱桃成熟,就做成樱桃酱。

△山里采的野樱桃

△野生树莓

夏天到,白日渐长。六月栀子花开,屋前屋后连片的白色。清晨时分采下带有露珠的栀子花瓣,用心调制做成栀子花纯露。

△房前屋后遍布栀子花。

九十月,秋雨纷纷,山里栗子落地。捡一筐拿回家做板栗糕再好不过。门前地里的玉米随手摘回家,烤张玉米饼,看着炊烟跳舞。



冬天,林叶落尽,远山蒙上一层雪色,晶莹剔透。十一月栀子红了就拿来做草木染。




△栀子红了拿来做草木染。


纳微安于乡野,应季而食。亲手采摘,亲手烹调,没有浓烈的味觉刺激,也无需心存戒备。
  
一月到十二月,四季的食物吃过一遍,这一年就过完了。山里的日子和山里的人一样,总是要缓慢一些。


△自己做腊肉


闲下来的时候,纳微会给村民们拍拍照,同他们聊聊天。

 

“村民不会摆pose凹造型,就是那种完全自然原生的状态。我说要给他拍照,他就笑眯眯地看着镜头。”


△闲时就给村人们拍照。


拍得多了,就和村民们更熟络了。有好看的好玩的都来找纳微去拍,“山上捡的奇型怪状的树根、鸟蛋、路旁的蘑菇,都问我要不要拍。”
 
在山里生活了五年,纳微深切地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与纯真。那种被我们遗忘很久的邻里关系,在山里人的生活里,依然是日常。



邻居阿姨总是送柿子板栗给她,去隔壁村子遇到大雨,被村民留下来吃饭,为她做了满满一桌。

 
“回到村里后,特别容易被感动。被大自然的细节感动,被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感动。”
 
城市的现代化碾压一切,但总还有些地方被遗露,保留住了人与人之间,人与自然之间,最简单的东西。

△邻居家

五年的山里生活,纳微说自己最大的改变是,以前关注的全在外物,现在更多是与内心交流。
 

这种转变,除了大自然的疗愈,也是当心慢下来后,清晰的自我才得以显现。




摄影:纳微


本期作者:七月

图片提供:纳微


-END-


往期精彩阅读:

她离开央视去教编织,再晚的开始也好过从未尝试

有没有一个世界,能让孩子就做个孩子

生活不曾取悦于她,所以她创造自己的生活 | 祝小兔

难得一人饮 ,莫做无心人 | 一人一荐

要有多少钱,才能任性生活?卖房移居大理终结版 | 小兔问宽宽

成为一个手艺人之前,我经历的两个成长故事

既要朝九晚五,又想不负光阴,于是我开了间肥皂铺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黄金时代 | 荐画

裁缝徐静蕾:想要幸福,先学会享受孤独



【转载、投稿、合作】

请邮件联系:hhxdsg@qq.com

▼ 点击"阅读原文",买虚度严选好物
离开北上广,她在山里做什么?

离开北上广,她在山里做什么?

2016-11-06 七月 好好虚度时光 好好虚度时光

朝九晚五之外的活法,看「好好虚度时光」就够了!▲


对我来说 


只是换了个工作环境


无关诗和远方


每天早上九点


依然会像在城市一样


坐在电脑前开始一天的工作。


-------纳微



△纳微的窗外。



△纳微,有一份不限时间与地点的工作,五年前离开广州,回到湖北山里开始半农半工的乡居生活。

每天清晨六点,纳微起床推窗,泥土的香气扑鼻而来,昏沉的村庄在曙光中苏醒,门前玉米地里的穗苗,安详地期待着阳光照耀。

△山里的早晨。

△门前的河。

纳微平常的一天,就在清新的泥土味中开始。

午休后,纳微会去村里走走。村庄隐匿于群山之中,屋舍、墙垣、葡萄梯田、道路、植物与露台,看起来不新不旧,就像岩石、树木和青苔一般,是自然的一部分。

△纳微的家就在河边的一幢老房子里。

村子里,老人坐在墙角晒太阳,农妇赶着鸭子,孩子们在地上画了田字格,农田依偎着红黄交错的山丘,一路上听到阵阵鸡鸣狗叫。

△家旁的村人。
 
傍晚,要去湖边散步,找个长着芦苇和小树丛的地方走走。河口处,老农一边打盹一边拉着长长的钓线,黄昏的彤彩染红了西边的山头,直到太阳隐没在某座山头之后,纳微才起身往家走。

 △林中木桥与光影。

回家路上,经过黑漆漆的树林,玉兰花散发着浓郁的香气,明月在乌云简躲进躲出,山下的湖里有着村子点点灯火的倒影。
 
这是纳微平常的一天。



有人羡慕纳微的生活美好惬意,逍遥自在。纳微说:"这和避世、和诗与远方一概无关。"

 
纳微出生于湖北宜昌市长阳土家族自治县,是个土生土长的土家族姑娘。

和很多农村出生的人一样,年少时的梦想是走出乡村走向城市。

她如愿考上大学,如愿留在北上广工作,在IT公司写过代码,做过杂志编辑,还呆过教育行业,在城市的洪流里奔波了10年之久。

五年前,由于长期在电脑前工作,身体小毛病一大堆,纳微从广州回到湖北老家,开始了“半农半工”的生活。



不用在大城市吸霾,又没有完全切断与城市的联系,享受乡村自然闲适的生活,还能有城市的收入。这几乎是鱼和熊掌兼得的生活了。


很多人好奇她如何做到,她说,“我不是有钱人,只是恰好有一份不用坐班的工作。与真正实现财务自由的那种不一样,工作依然是我和城市连结的途径。”
 
纳微在广州一家教育公司工作,享有弹性工作时间,并且不受地域限制,出活就行。除了本职工作,她还给杂志社写稿,以及接些摄影和策划的私活。



用毛线缠啤酒瓶做成花瓶。


“回到老家后,很多工作都是同事朋友给介绍的,觉得幸运的同时,也要格外守时和认真。”
 
“对我来说,只是换了个工作环境,无关诗与远方。每天早上九点,依然会像在城市一样,坐在电脑前开始一天的工作。"

"每天确保固定的工作时间,收入比在城市时差距不要太大,这是我对自己的要求。”

△家乡的茶田。

“守拙归园田,复得返自然”。这样的生活值得羡慕,但前提是,有把兴趣转换为工作的能力和努力。

既让生活有所保障,又不失超然之心。不偏不倚,才能在出世入世间平衡本心。
 
十多年远离乡村,回来后重新感受,和这片出生成长的土地,有了全新的连结。也和内在的自己,有了更深的连结。


“有一次我在溪边坐着,一阵风吹来,好多树叶在眼前飘落,还没回过神时,风停了,一切恢复静默,简直让人以为刚才在做白日梦。"
 
“山里只要不下雨就有星空,特意在晚上去田间走走,走到田中间躺下来看星星,星星像熟透了似的,沉沉地挂在夜空。”
 
当回归自然,回到和大自然同频的状态,就像树有根,枝有叶,花朵朝向果实,会让人重新信任生命本身,自身生命存在的意义,就在这过程里。


人需要和自然重新连结,让内在的精神属性苏醒过来。
 
纳微开始像农人一样生活。她学着耕种一块土地,爱上一块土地,遵守千年来亘古不变的农事作息。

"打银鱼时,在天还没亮时下河,划着小船在江上,看着天一点点放亮,闻得到水里的味道,和小伙伴小声说话,感觉还真是很桃花源记。”
 
春天山溪潺潺,水自岩间滴落。三四月茶树刚抽出的嫩芽,加入山里的野蜂蜜,做成蜂蜜柚子茶。五月院子里的樱桃成熟,就做成樱桃酱。

△山里采的野樱桃

△野生树莓

夏天到,白日渐长。六月栀子花开,屋前屋后连片的白色。清晨时分采下带有露珠的栀子花瓣,用心调制做成栀子花纯露。

△房前屋后遍布栀子花。

九十月,秋雨纷纷,山里栗子落地。捡一筐拿回家做板栗糕再好不过。门前地里的玉米随手摘回家,烤张玉米饼,看着炊烟跳舞。



冬天,林叶落尽,远山蒙上一层雪色,晶莹剔透。十一月栀子红了就拿来做草木染。




△栀子红了拿来做草木染。


纳微安于乡野,应季而食。亲手采摘,亲手烹调,没有浓烈的味觉刺激,也无需心存戒备。
  
一月到十二月,四季的食物吃过一遍,这一年就过完了。山里的日子和山里的人一样,总是要缓慢一些。


△自己做腊肉


闲下来的时候,纳微会给村民们拍拍照,同他们聊聊天。

 

“村民不会摆pose凹造型,就是那种完全自然原生的状态。我说要给他拍照,他就笑眯眯地看着镜头。”


△闲时就给村人们拍照。


拍得多了,就和村民们更熟络了。有好看的好玩的都来找纳微去拍,“山上捡的奇型怪状的树根、鸟蛋、路旁的蘑菇,都问我要不要拍。”
 
在山里生活了五年,纳微深切地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与纯真。那种被我们遗忘很久的邻里关系,在山里人的生活里,依然是日常。



邻居阿姨总是送柿子板栗给她,去隔壁村子遇到大雨,被村民留下来吃饭,为她做了满满一桌。

 
“回到村里后,特别容易被感动。被大自然的细节感动,被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感动。”
 
城市的现代化碾压一切,但总还有些地方被遗露,保留住了人与人之间,人与自然之间,最简单的东西。

△邻居家

五年的山里生活,纳微说自己最大的改变是,以前关注的全在外物,现在更多是与内心交流。
 

这种转变,除了大自然的疗愈,也是当心慢下来后,清晰的自我才得以显现。




摄影:纳微


本期作者:七月

图片提供:纳微


-END-


往期精彩阅读:

她离开央视去教编织,再晚的开始也好过从未尝试

有没有一个世界,能让孩子就做个孩子

生活不曾取悦于她,所以她创造自己的生活 | 祝小兔

难得一人饮 ,莫做无心人 | 一人一荐

要有多少钱,才能任性生活?卖房移居大理终结版 | 小兔问宽宽

成为一个手艺人之前,我经历的两个成长故事

既要朝九晚五,又想不负光阴,于是我开了间肥皂铺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黄金时代 | 荐画

裁缝徐静蕾:想要幸福,先学会享受孤独



【转载、投稿、合作】

请邮件联系:hhxdsg@qq.com

▼ 点击"阅读原文",买虚度严选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