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后暖男,做出四海八荒最美的团扇

2017-03-01 清欢 好好虚度时光 好好虚度时光

朝九晚五之外的活法,看「好好虚度时光」就够了!▲



△李晶,85后,团扇手艺人,嗜闲居工作室主人。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这是纳兰性德一首《木兰词》中的诗句,引用的是汉班婕妤被弃的故事。在古代,画扇是女子的寄情之物。



画扇,指的就是团扇,是中国古扇的一种,唐宋时期最为流行,古人在团扇上题诗作画,绘山水楼台,花鸟草虫。


团扇不摇风自举。


夜合庭前花正开,轻罗小扇为谁裁。


△裂纨素兮似雪,制团圆兮如月。


这些都是李晶的团扇作品,全手工制作,完成一把常常要花费两三个月。


情起梨园,想修补残缺


高中时李晶喜欢上京剧、昆曲,大学读的虽是管理专业,但业余时间和精神寄托全部在戏曲上,大学时代跟着老师认真学习过,也演出过。


“春秋亭外风雨暴,何处悲声破寂寥......”


△李晶演出照片。


李晶说,京剧本身是一个集大成的艺术门类,不单单是唱念做打,它的各种首饰、道具非常讲究,很多都需要全手工制作。李晶是因为戏曲,开始接触传统手工艺品。


为了演出时的道具更讲究,李晶开始收集点翠,银篆刻等。也会开始收藏一些折扇,因为它是戏曲表演中非常重要的道具。


收藏折扇的过程中,他遇到了一些老的团扇。


“团扇的工艺非常精致,无奈的是,收来的团扇多是不完整的,有的扇框没有了,有的扇面没有了。”


李晶收来的残缺老扇柄。


看着精致漂亮却多少有点寂寞的老扇柄,李晶能想象它曾经美得不可方物,裂纨素兮似雪,制团圆兮如月。


李晶把它们带去苏州,想找到老师傅来修复,发现没有师傅能帮他。看着破损的团扇,惜物的心情无法抛却,于是想尝试着自己修复。


“现在看着好像挺简单的,但刚开始真是一头雾水。”



裱的第一把团扇,一点也不好看,坑坑洼洼,扇面上被浆糊弄得一塌糊涂。


“一开始很受打击,很长时间反复面对失败的作品,久而久之,竟慢慢掌握了门道,工艺越来越好,也越来越复杂。”



从修到做,一往而深


会修复团扇后,李晶便试着做团扇,而且要做就做别人做不了的东西。“老的东西固然好,但还是需要年轻人继承下去,就开始慢慢做一些全新的东西。”


一把团扇,往简单说,就是扇面,扇框,扇柄,流苏。做一把团扇,不过就这几个步骤,制扇面,烘扇框,做扇柄,裱扇面,配流苏。




但正如武学一样,外行看到的招数就那么多,而真正复杂和重要的,是招数背后的内功。


制团扇的每个步骤,都包含很多工艺。制扇面,可以做缂丝,可以刺绣,可以镶嵌银饰,也可以手绘,工艺众多,技艺繁复。


做扇柄,可做雕刻,做大漆,或嵌螺钿等等,材质也有竹木牙角之分。


扇框形制各异,有长圆、葵花、梅花、六角、匾圆之形。就是看似简单的流苏,也要花很多功夫。



这些工艺,绝无可能由一个人全部掌握。李晶手上,有三十多位精于各类传统工艺的老师傅。一把扇子,合多人之力。


李晶负责团扇的设计和工艺之间的统筹,他也参与具体制作,勾画稿,配线,烘扇框,包边,裱扇面。


李晶研究生读艺术设计专业,对制作团扇中的勾画稿一项,尤其有兴趣。他的嗜闲居工作室如今已积累了四百多种扇面图案,有些是仿古画,有些是仿古意,有些是完全自己全新设计。


“苏绣的繁花,缂丝的沙鸟,镶嵌的银饰,雕刻的花纹“,它们都能在李晶的团扇上找到安身之所。”



常常扇面裱好,扇子完成,已是半夜两三点。“我会把当天制好的团扇拿回房间放在床头,让它陪着我睡。我经常做这种别人觉得很可笑的事情,但我就是这样一个人。”


从追求工艺极致,到回归物品本身


这几年在做团扇的过程中,李晶的制作理念也在发生变化。


一些团扇,从设计、制作到完成,要花大半年。有些扇面要用到缂丝,刺绣等,都会请最好的师傅来完成。扇柄有的用清代老材质,还会用到现代的纯金纯银工艺,成本非常高。


一把团扇,售价常在几千上万元。



 “我发现这个东西虽然精致好看,但跟我们的生活相去甚远。客人买回后,只能作为收藏品摆在家里,我觉得这不是我真正想要的。”


李晶开始思考,做手艺的目的是什么?


团扇在古代,就是一个日常用品,男女皆用。


△《韩熙载夜宴图》


李晶希望自己做的团扇,能在现代生活中,实现它的实用之美。“我希望我设计的团扇是美的,符合现代人的审美,能供现代人使用,或者放置在他们的生活空间里,不会有违和感。”


为此李晶设计了很多款造型简约、工艺简单些的团扇,依然很美很有古意,手工制作,但制作成本相对降低了。



“想让更多人真心喜欢团扇,能用得上团扇,这个实用不是说要扇多大的风,而是在合适的场合,合适的心境,想要配来使用。喝茶,跟朋友聚会,出去游玩,穿传统衣服的时候,都可以用到它。”



物品被使用,你才会有亲近感,这个东西才跟你的生活有联结,你才会与它有交流,与它背后的文化有交流。


李晶从最初追求工艺的极致,慢慢回归到物品本身。


“我所理解的‘把工艺流传下来’,是指工艺需要符合市场,但也不是完全迎合市场——找到一个折衷的点,把它保留下来。师傅能够活下来,我能够活下来,同时大家也能喜欢这个东西,这就是落入生活的实质了。”



“日本追求的是工匠精神,要把东西做到极致,无人超越。中国人更多是点到为止,但意味深长,余韵无穷。”


李晶微博上的粉丝有时会留言说,团扇很贵,我买不起,但真的被美哭了。


“我觉得可以不来购买,但只要能够打动你,你通过团扇喜欢上刺绣、缂丝,或者喜欢上传统文化、诗词歌赋,那对我来说,也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



对未来的希望,李晶说,“今年做的团扇比去年好看,明年做的比今年好看,那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自从做了团扇,李晶觉得,做自己喜欢的事,人生每个阶段都挺理想的。总是在越来越好,自己的作品越来越好,收入也越来越好,每一年都在进步。


“我挺安于这样的状态。”  




本期作者:清欢

图片提供:李晶


-END-




【转载、投稿、合作】

请邮件联系:hhxdsg@qq.com


▼ 点击"阅读原文",买虚度严选好物

85后暖男,做出四海八荒最美的团扇

85后暖男,做出四海八荒最美的团扇

2017-03-01 清欢 好好虚度时光 好好虚度时光

朝九晚五之外的活法,看「好好虚度时光」就够了!▲



△李晶,85后,团扇手艺人,嗜闲居工作室主人。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这是纳兰性德一首《木兰词》中的诗句,引用的是汉班婕妤被弃的故事。在古代,画扇是女子的寄情之物。



画扇,指的就是团扇,是中国古扇的一种,唐宋时期最为流行,古人在团扇上题诗作画,绘山水楼台,花鸟草虫。


团扇不摇风自举。


夜合庭前花正开,轻罗小扇为谁裁。


△裂纨素兮似雪,制团圆兮如月。


这些都是李晶的团扇作品,全手工制作,完成一把常常要花费两三个月。


情起梨园,想修补残缺


高中时李晶喜欢上京剧、昆曲,大学读的虽是管理专业,但业余时间和精神寄托全部在戏曲上,大学时代跟着老师认真学习过,也演出过。


“春秋亭外风雨暴,何处悲声破寂寥......”


△李晶演出照片。


李晶说,京剧本身是一个集大成的艺术门类,不单单是唱念做打,它的各种首饰、道具非常讲究,很多都需要全手工制作。李晶是因为戏曲,开始接触传统手工艺品。


为了演出时的道具更讲究,李晶开始收集点翠,银篆刻等。也会开始收藏一些折扇,因为它是戏曲表演中非常重要的道具。


收藏折扇的过程中,他遇到了一些老的团扇。


“团扇的工艺非常精致,无奈的是,收来的团扇多是不完整的,有的扇框没有了,有的扇面没有了。”


李晶收来的残缺老扇柄。


看着精致漂亮却多少有点寂寞的老扇柄,李晶能想象它曾经美得不可方物,裂纨素兮似雪,制团圆兮如月。


李晶把它们带去苏州,想找到老师傅来修复,发现没有师傅能帮他。看着破损的团扇,惜物的心情无法抛却,于是想尝试着自己修复。


“现在看着好像挺简单的,但刚开始真是一头雾水。”



裱的第一把团扇,一点也不好看,坑坑洼洼,扇面上被浆糊弄得一塌糊涂。


“一开始很受打击,很长时间反复面对失败的作品,久而久之,竟慢慢掌握了门道,工艺越来越好,也越来越复杂。”



从修到做,一往而深


会修复团扇后,李晶便试着做团扇,而且要做就做别人做不了的东西。“老的东西固然好,但还是需要年轻人继承下去,就开始慢慢做一些全新的东西。”


一把团扇,往简单说,就是扇面,扇框,扇柄,流苏。做一把团扇,不过就这几个步骤,制扇面,烘扇框,做扇柄,裱扇面,配流苏。




但正如武学一样,外行看到的招数就那么多,而真正复杂和重要的,是招数背后的内功。


制团扇的每个步骤,都包含很多工艺。制扇面,可以做缂丝,可以刺绣,可以镶嵌银饰,也可以手绘,工艺众多,技艺繁复。


做扇柄,可做雕刻,做大漆,或嵌螺钿等等,材质也有竹木牙角之分。


扇框形制各异,有长圆、葵花、梅花、六角、匾圆之形。就是看似简单的流苏,也要花很多功夫。



这些工艺,绝无可能由一个人全部掌握。李晶手上,有三十多位精于各类传统工艺的老师傅。一把扇子,合多人之力。


李晶负责团扇的设计和工艺之间的统筹,他也参与具体制作,勾画稿,配线,烘扇框,包边,裱扇面。


李晶研究生读艺术设计专业,对制作团扇中的勾画稿一项,尤其有兴趣。他的嗜闲居工作室如今已积累了四百多种扇面图案,有些是仿古画,有些是仿古意,有些是完全自己全新设计。


“苏绣的繁花,缂丝的沙鸟,镶嵌的银饰,雕刻的花纹“,它们都能在李晶的团扇上找到安身之所。”



常常扇面裱好,扇子完成,已是半夜两三点。“我会把当天制好的团扇拿回房间放在床头,让它陪着我睡。我经常做这种别人觉得很可笑的事情,但我就是这样一个人。”


从追求工艺极致,到回归物品本身


这几年在做团扇的过程中,李晶的制作理念也在发生变化。


一些团扇,从设计、制作到完成,要花大半年。有些扇面要用到缂丝,刺绣等,都会请最好的师傅来完成。扇柄有的用清代老材质,还会用到现代的纯金纯银工艺,成本非常高。


一把团扇,售价常在几千上万元。



 “我发现这个东西虽然精致好看,但跟我们的生活相去甚远。客人买回后,只能作为收藏品摆在家里,我觉得这不是我真正想要的。”


李晶开始思考,做手艺的目的是什么?


团扇在古代,就是一个日常用品,男女皆用。


△《韩熙载夜宴图》


李晶希望自己做的团扇,能在现代生活中,实现它的实用之美。“我希望我设计的团扇是美的,符合现代人的审美,能供现代人使用,或者放置在他们的生活空间里,不会有违和感。”


为此李晶设计了很多款造型简约、工艺简单些的团扇,依然很美很有古意,手工制作,但制作成本相对降低了。



“想让更多人真心喜欢团扇,能用得上团扇,这个实用不是说要扇多大的风,而是在合适的场合,合适的心境,想要配来使用。喝茶,跟朋友聚会,出去游玩,穿传统衣服的时候,都可以用到它。”



物品被使用,你才会有亲近感,这个东西才跟你的生活有联结,你才会与它有交流,与它背后的文化有交流。


李晶从最初追求工艺的极致,慢慢回归到物品本身。


“我所理解的‘把工艺流传下来’,是指工艺需要符合市场,但也不是完全迎合市场——找到一个折衷的点,把它保留下来。师傅能够活下来,我能够活下来,同时大家也能喜欢这个东西,这就是落入生活的实质了。”



“日本追求的是工匠精神,要把东西做到极致,无人超越。中国人更多是点到为止,但意味深长,余韵无穷。”


李晶微博上的粉丝有时会留言说,团扇很贵,我买不起,但真的被美哭了。


“我觉得可以不来购买,但只要能够打动你,你通过团扇喜欢上刺绣、缂丝,或者喜欢上传统文化、诗词歌赋,那对我来说,也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



对未来的希望,李晶说,“今年做的团扇比去年好看,明年做的比今年好看,那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自从做了团扇,李晶觉得,做自己喜欢的事,人生每个阶段都挺理想的。总是在越来越好,自己的作品越来越好,收入也越来越好,每一年都在进步。


“我挺安于这样的状态。”  




本期作者:清欢

图片提供:李晶


-END-




【转载、投稿、合作】

请邮件联系:hhxdsg@qq.com


▼ 点击"阅读原文",买虚度严选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