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粮价,正在悄悄的暴涨……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韩国小清新污漫画《同居》第23话

复旦教授:少沉迷中国历史,多了解世界文明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抓住“天启”,持戒前行

2017-10-06 宽宽 好好虚度时光 好好虚度时光


即便是一条十分愿意走的路,未来所遇到的艰难险阻也一点不会少。

不同的是,在出发时就有了一颗心甘情愿的心。

而路上小径旁逸斜出,若没有理性加持,往往走着走着就忘了,为什么要上这条路。


▲主播/苏维  配乐/赵照—声律启蒙


文|宽宽

 

总是被问,“做决定前是怎么权衡的?”

经常答不出来,只好玩笑带过:“出来混,拼的就是命硬!”

 

朋友眼里,我经常做一些很冒险的决定,却大多幸运地没有滑入堕落的深渊,反而有峰回路转的机缘,次数多了,就像是里头隐含着什么秘诀。

 

其实,稍微大点的决定,从不深谋远虑。起初是不会,后来是不愿意。

 

近来,对于怎么做选择,靠理性还是靠感性,逐渐有了些明晰的观点,尚可算作年岁渐增的一项好处。

 

什么算大事?


跟谁结婚,生不生孩子,到哪个城市安居,选什么职业方向,信佛还是求道——这些“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决定,可以划入“人生大事”的范畴。

 

什么算小事?就是大事之下,那些周而复始的日常。


每天几点睡几点醒,做什么运动,跟谁见个面,都不过日常小事。要对人生层面产生影响,必需积累足够多的量,也就是需要经历时间。

 

几乎每个人的生活,都陷在大事和小事的纠缠中。感性的人容易一路感性下去,理性的人也容易处处理性。

 

只是把人生当一场体验的话,无所谓如何应对,反正怎么应对都会过去。


而如果想要在这短暂人生中体会点什么,那么必然会需要时时体悟,以怎样的头脑和心境来面对一切。


 

1

1

1

 

如何应对大事和小事,说的是活法。


时代太久远的例子,不好直接用作现实参照,所以略去不谈。在世的人里,最赞赏的活法之一,莫过于日本作家村上春树了。

 

对他人生态度的欣赏,甚至大过对作品的喜欢。

 

村上春树如何面对人生大事与日常小事?

 

他大学没毕业就结了婚,又讨厌进公司就职,于是决定自己开家小店——一家爵士咖啡馆。

 

“因为我当时沉溺于爵士乐,只要能从早到晚听喜欢的音乐就行啦!就是出于这个非常单纯、某种意义上颇有些草率的想法。”


 

就在咖啡馆运转日渐正常,积累了一批老主顾,“眼前展现出一片从未见过的全新风景”时,村上春树突然决定跟随“天启”。

 

所谓“天启”,发生在一个晴朗的下午,村上春树在神宫球场看棒球赛,四周稀稀拉拉的掌声里,“一个念头毫无征兆,也毫无根据地陡然冒出来:‘对了,没准我也能写小说。’”

 

30多年后,那日的感觉,村上春树仍然清楚记得细节:


“似乎有什么东西慢慢地从天空飘然落下,而我摊开双手牢牢接住了它。

它何以机缘巧合落到我的掌心里,我对此一无所知。

当时不甚明白,如今仍莫名所以。

总之它就这么发生了,就像天气预报一般。”


以此为界,他的人生状态陡然剧变,走上职业小说家的路。

 

冲着这股处理人生大事时的草率劲儿,差点就要以为他是个随性而为的人了。

 

然而,村上春树作为小说家的日常是怎样的?想必很多人都无比熟悉了。

 

“要写一部长篇小说,就得有一年还多(两年,有时甚至三年)的时间,独自伏案埋头苦写。

清晨起床,每天五到六小时集中心力执笔写稿。

这样一种生活过久了,肯定会导致运动不足,所以我每天大概都要外出运动一个小时,然后再准备迎接第二天的工作。

日复一日,就这样过着周而复始的生活。”


这样的日常,重复了30多年。

 


大事随心,跟着感觉走,小事理性,仰赖铁一般的纪律——用以总结村上春树的半生,我觉得很贴切。

 

并且,越来越觉得这样一种人生态度,恐怕更适合像我这般资质平庸,却又想尽力将人生过出些味道的人。

 


1

2

1

 

我们大多数普通人,从小听多了“人生关键的就那么几步”这种道理,自然会认为身逢大事,必要百般权衡,千般思量,尽量不要行差踏错。

 

而日常小事嘛,“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啦。

 

拿结婚大事来说。

 

你见过选老公要列一张Excel表的吗?

 

我这位朋友在一家知名会计事务所工作,天天跟数据过手,养成了严谨理性的思考习惯。


大到买什么地段的房子,小到什么衣服配什么包,都能总结出一套逻辑自洽的说辞。

 

从来不见她有慌乱的时候,每次闺蜜聚会,大家吐槽遭遇的奇葩境况,她都会来一句:

“这本来都是可以解决的啊,拜托你们多用用脑子啊。”

 

大部分我都非常赞同她理性的处理方法,只有一条例外——她每遇到心动的男人,都会先暗中观察,列出对方的优劣势,来总结匹配度。

 

后来甚至成了思维惯性,她傲娇地对我说,

“只要有男人向我表示出好感,我脑子里会迅速生成一张分析表,几分钟后,就知道这男人适不适合继续交往。”

 

我当时听了,大为惊讶。

 

她想找到一个以爱情做基础的结婚对象,然而十多年过去了,能通过她分析表的男人寥寥无几,更遑论有所进展。

 


这几日假期,她独自在家,可能是突然闲下来就会胡思乱想,久未联系后,她忽然给我电话:

“你结婚时,你俩当时的条件匹配度是怎样的?你是根据什么做出结婚的决定?”

 

条件匹配度?问得我哑口无言。



“我,我没有比对过条件。”

“不可能,那你怎么做决定?”

 ......

“唉,我结婚时,没想过比对条件,也没有好好商量过房产证上写谁的名字,稀里糊涂地过来,那些爱情专家们预测的隐患,至今也没浮出水面。按你的分析法,我们都属于你绝对瞧不上的傻白甜。”

 

“我一直以为你是个理性的人。”

 

“如果要的婚姻只是条件适当的一纸契约,那么理性分析的方法可行,但如果想要有爱情,那得动用所有感性去感受,彼此是不是来电?以爱情为前提进入婚姻生活后,又需要动用全部理性。” 


她沉默不语,我知道,对她来说挺难的,“感性”这种词几乎早就消失在她的人生字典里。



结婚这种大事,我至今受益于当时的随心而为。


“领证时我们两都一无所有,但明显觉得他是个好人,在一起我觉得很自在,像是无论做了多丢脸的事,他也不觉得丑。


最重要的,我觉得他不市井,做人有些格局。就这些。

 

全部都是“我觉得”。如果用理性分析,那么当年彼此对对方来说,都不算最好的选择。

 

其中一点——不市井,有格局——这点说起来特别虚,可对我来说,又特别重要。”

 

具体来说,是不是日日只盯着自己碗里那几粒米,是否会为了一己的蝇头小利去费心钻营,是否对他人的不幸充满同情并尽可能有所行动,是否受尽现实的琐碎折磨仍会仰望星空......

 

这些都无法放进excel表格,因为说不清于现实生活而言,这是优势还是弊端。


像是“仰望星空”这种品质,对现实竞争来说,往往还会拖后腿。

 

然而这些年过下来,发现结婚时看重的这一点,无数次反映在生活细节上。


比如买房子,人家将升值潜力分析得头头是道,我们两却为了窗外有一棵大树,而立马决定就是它了。

 

能达成一致搬来大理,也是因为这虚头巴脑的一点格局。


 

有一晚睡前闲聊,我两聊到希望女儿将来成为一个怎样的人:



“等她长大要离开我们时,我要跟她说:

爸爸希望你永远去追求你想要的生活,实现你的独特价值,这是带你来这个世界唯一的意义。”

“她会问你:爸爸,你这辈子过得是想要的生活吗?”

“呃,并没有......如果她再问我,为什么你没有去追求想要的生活呢?”

......


这就尴尬了。

我两都沉默了。

 

那晚的对话,成为最后一根稻草,我们义无反顾地开始安排搬家的事,从此,再没有质疑过这条路。

 

从来都不确定前面是不是想要的生活,但至少,要奋力跳过去看一看。

 

希望孩子成为怎样的人,我们做父母的,要先努力去成为那样的人。这一点信念,大过现实的安全感,和所有理性的权衡算计。

 

大事随心,是不是太简单了?


是,越是重大的决定,越像自己布下了一场赌局。要不要赌这一场,没有应该不应该,只有愿意不愿意。

 


1

3

1


人生是一场长跑,大事全然理性,权衡计算,做了所有的“我应该”,代价常常是压抑了“我愿意”。

 

越理性的人,压制的时间就越长。甚至压制了一辈子,终至成为一个永远正确却十分无趣的人。

 

所以面对人生大事,第一个要问的,是你愿意如何?

 

但即便是一条十分愿意走的路,未来所遇到的艰难险阻也一点不会少,不同的是,在出发时就有了一颗心甘情愿的心。


而路上小径旁逸斜出,若没有理性加持,往往走着走着就忘了为什么要上这条路。

 

日常生活,每一天怎么过,如何分解目标达成所愿,哪些小径可以张望一下,哪些完全不能动心,这里面存在着严格的纪律,甚至可以算戒律。


因为不积硅步无以至千里,没有纪律,常至临大事也不能随心而为。

 

这些年媒体报道了许许多多日本的匠人,我喜欢观察他们面对人生大小事时的态度,发现无不是大事随心,小事理性。

 

80多岁的寿司之神小津二郎,每天从家步行走到店里,单程近两个小时。

 

他一定很喜欢走路吧?事实是,他说,“如果不是坚持走路,我怎么能80多岁还在店里一站一整天啊。”

 

选择了一条喜欢的路,就要坚持以最好的姿态走下去。


坚持这件事,从来就不是感性的。

 


为什么周围有那么多不幸福不开心,过得不如意又抱怨连连的人?


原因或许很多,受业力之风吹拂,每个人都不一样,但近年来观察,还有一个普遍原因是:

 

面对大事时,很少尊重自己的感受,没有走上真正想走的那条路。


身处日常时,没有心甘情愿的心,没有纪律,每一天也就随便过过了。


大事随心,需要信任自己的心,和相信真有“天启”这回事,能抓住瞬间飘来让心震动一下的声音。


做一个彻底诚实的人,放下算计和权衡,那条路就会清晰无二地,呈现在面前。

 

当行于一条随心选择的路上,要甘愿一力承担它的辛苦,动用所有理智和头脑,养成纪律,持戒而行。

 

或许唯有如此,以我们大多数人的平凡资质,才可能品尝到一点理想人生的滋味。



-END-


推荐阅读:

都说逃避可耻,但有用啊

莫使金樽空对月,举杯幸会有缘人

能活在盛放,也能活在凋零



▼ 点击“阅读原文”,开启唐七餐桌美学课!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