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数据下真实的中国:10亿人没坐过飞机,5亿人用不起马桶

中国最错误最害人的翻译:正义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技术分享】第16期:手机取证之“MFSocket推送失败”解决方案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夜市丨今晚,就别再让女朋友装高潮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3年游学将尽,我以坐火车穿越欧洲来结束这趟人生旅程

祝小兔 好好虚度时光


在火车上,就是一个收集故事、酿成好酒的机会,快节奏的都市不会给人们足够时间,去体验完整的酝酿过程。


▲ 主播/夏忆 配乐/许巍-第三极


文|祝小兔


坐火车穿越欧洲,是我在欧洲旅行的理想主义。


3年游学将尽,我以此来结束这趟任性的人生旅程。


欧洲是全世界铁路网最密集、站点最多、车次最频繁的大洲。我拿了一张欧洲铁路通票出发,满足了我总想着上路的梦想。


空白的票页靠自己手写时间和班次,全靠自觉,遇到检票员的次数屈指可数。

 

上车到站,下车漫步,每一个地方都所有不同,这样一直坐火车跨越了半个欧洲。

 

可以在包厢里睡一晚上,第二天被列车员叫醒,早餐被塞进手里,重新体会坐卧铺的感觉。

 

也可以行驶到小镇,坐在雪山脚下小教堂的木椅上,听周末的音乐会。他们的演奏技巧并非最专业,却是我听过的最接近天籁之音的。

 

也可以从伦敦到巴黎、从布鲁塞尔到阿姆斯特丹、到米兰、马德里……到欧洲任何一个有着古老文明的城市,走进塞尚、鲁本斯、伦勃朗、戈雅等任何一个艺术巨匠的故居,也可以去极负盛名的美术馆看展览。

 

没有单纯的旅行,一路上遇见的人、突变的天气、坐过的位置、吃过的食物、站台和目的地,沿路的风景,甚至是旅客们谈论的话题,最后都成了我们旅途的一部分。

 

“旅行是消除仇恨和无知的最好方法。”而我要说,火车上的旅行,就是最好方法中的最好。



1

1

1

 

小时候外公就曾对我说过,我会去到很远的地方。

 

那时每次去外公家,他都会用铜钱帮我卜卦。大部分时间是一种娱乐,他用毛笔蘸了墨汁,写写画画,再给我写上一些吉利话,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我将来是一个离家很远的人。

 

后来每次跳上火车远行,便想起外公的预言,感知自己会坐车火车行很远的路,对远方充满欲望。

 

我喜欢火车,火车唤醒旅行的意义。也喜欢听铁轨摩擦有节奏的声音,那是车轮与车轨碰撞的声音,咣当咣当咣当,频率渐渐拉长,渐渐没有,似乎已经靠站。

 

那声音让人心安,让人满足。

 

不过小时候每次跳上绿皮火车,多多少少承担着父母的期望。无论是读书还是夏令营还是旅行,他们都希望你学业有成,最好有个好前程。

 

而在欧洲的火车旅行,没有小时候背负的长辈的期待,只是背起行囊,为自由和美,也为验证一座又一座古老城市的存在。



1

2

1

 

从维也纳到瑞士东部的圣莫里茨,是一次开往天外仙境的经历。

 

这个名字我不止一次从英国人的口中提到过。他们带着晒红的肌肤回到伦敦,特别心满意足地推荐一个滑雪胜地——圣莫里茨。

 

去过瑞士,却从未到达过这个地方。雪山之下的城市,是我心中的疏方远域。

 

于是坐着火车前往。

 

再没有比瑞士旅行更适合坐火车的了。在那里,最美的风景都在路上,你甚至需要一张详细描绘的地图,以在标记的景点处往窗外看。然后你会一次又一次发出惊叹,每次经过的站台也是一种打卡。

 

窗外,是丰富的地貌和奇花异草,只有在火车上你才能捕捉到变化。一段一段的旅程,像断断续续的乐章,不时会有插曲出现,站台是他们的终止符。

 

在火车上很容易打瞌睡。我在火车进入山区后醒来,红色的车身在山半腰蜿蜒前进,时而躲进山里,时而开上拱桥,时而冲进雾气。


光线忽明忽暗,因为随时我们就开进隧道,再次出来又是一片极致景色。

 

远处的山顶披着常年不化的积雪,白色的雾气宛如脐带,缠绕在每一座山头上,山顶上是成片生长的松林。松林挺拔,更近处是牧场和小溪,偶尔可以看到插着红色国旗的小木屋。

 

跟着火车进入阿尔卑斯山地区。如果眼睛可以摄影,每一帧都是一张明信片。



1

3

1

 

一个出发远行的人,必然渴望到达目的地。

 

抵达圣莫里茨后,我恰巧也住在阿尔卑斯山脉脚下的沃德山庄。那是会在小说里读到的那种酒店,充满怀旧的气氛,大堂里也散发着松木的味道。

 

比起欧洲其他的城堡或者古老的酒店,这里更多用当地的岩石、坚果、木头来装饰,推开窗户就能见湖畔和雪山。

 

想起《海蒂》的故事,一个喜欢光脚满山跑着玩的小姑娘海蒂,在物质更丰富的城市和阿尔卑斯山的生活之间,凭借天性毅然投奔了大自然的怀抱。

 

在这里我第一次听说一个词语“香槟气候”,顾名思义空气里是香槟甜甜的清新味道,也有开启香槟时的梦幻感觉。

 

这都是因为圣莫里茨1800米的海拔,全年长达320天的日照,干燥的空气常常和闪耀的日光结合在一起,空气也充满晶莹的闪光感。 

 

带我去爬雪山的教练是一个72岁的老爷子,却一点不像这个年龄的人。


充满活力,笑起来眉毛像镰刀,单身独居,没有孩子。他热爱一切户外运动,徒步、骑自行车、高尔夫、帆船、骑马……

 

特别是自行车,他每年都会组织一队的人骑车远行,最远到过拉萨,到过喜马拉雅山。

 

瑞士和意大利的边界处是山峦的缺口,他告诉我,一到春天,就会从意大利境内随着季风飘来形状奇特的雨,晶莹剔透。


而到了夏天的时候,会出现另一种独特的自然现象,如同巨龙般的云层穿过山谷蜿蜒而至,随着风向偏移,扫去所有的闷热,给人们带来阵阵凉爽。 

 

这就是奇特的阿尔卑斯。

 

再次出发前,我已经写好明信片,上面印着阿尔卑斯山的风景,拜托酒店的前台帮我寄出,随后再次乘火车远行。



1

4

1

 

乘火车的旅途并不是时时如意。

 

欧洲的火车发车总是精确到分钟,却不代表不会发生意外。早晨出发还有的班次,很可能到了月台因突发事件被临时取消了。

 

不如转念一想,路途顺利要高兴,路途曲折也要高兴,想想毕竟是在路上,还能有什么苛求呢?无处可逃的时候要接受,有路可走再多麻烦也要喜悦。

 

路越走越远,作为旅人会明白,我们此生可以拥有的真的是太少。

 

每次到站,就会有人下车,站台上总有相拥的人。每一个站台连名字都看上去是充满情谊的。

 

而无论站台上是否有人等着我们,被火车载着奔向远方都充满了期待。我的行李仍在头顶的行李架上,我的火车穿过春树暮云,穿过布满繁星的夜空。

 

我亦没有想到自己长大后对火车仍旧怀有情感,也许它是最古老且能达到无限远方的交通方式。

 

在火车上,就是一个收集故事、酿成好酒的机会,快节奏的都市不会给人们足够时间去体验完整美感的酝酿过程。

 

就像电影《布达佩斯大饭店》所描绘的那种古老与典雅。在那里,重要的场景除了在饭店就是火车的车厢。


饭店的主人古斯塔沃和他的小门童在火车上历经危险,建立信任。车厢更是欧洲文明的象征,鼓鼓的天鹅绒座椅,华丽的地毯。

 

古斯塔沃在车厢说:“你看,在野蛮的战场上还是有些文明的微光在闪动,那就是人性所在。确实,那就是我们仅有的谦卑的温和的方式。”


我的行李仍在头顶的行李架上,我的火车穿过春树暮云,穿过布满繁星的夜空。山海不可平,我愿意用古老的方式抵达你。




-END-


推荐阅读:

《ZHU在英国》第十期:伦敦文艺新地标—隧道里的“暗黑”剧院

《ZHU在英伦》第九期:孕育出“湖畔诗人”的美景,真的可以洗涤心灵!

我们在一起,已是最了不起的梦想



▼ 点击“阅读原文”,开启伍宝中华茶道课!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