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技术分享】第16期:手机取证之“MFSocket推送失败”解决方案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骚妈妈,贱妈妈

血饮丨香港暴动背后是中国拔掉中情局最大海外据点的中美谍战较量!

韩国小清新污漫画《同居》第23话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一醉,解千愁 | 宽宽

宽宽 好好虚度时光


世上无可恋念,皆不合心,不能上眼,故逃之于酒。

——顾随

 

文 | 宽宽

▲主播/夏忆  配乐/胡婷婷 - 饮酒  巫娜 - 空怀若谷

 

1

 

我好酒。这喜好不知从何而来。

 

小时候第一次生病住院,是得了急性肾炎,大概四五岁的样子。起因是父母在家宴客,一不留神,我偷喝了小半瓶葡萄酒,醉不可当。

 

几天后,我在大院里玩耍,小便时看到自己排出了红色的液体,像葡萄酒一样,我以为自己要死了。

 

因为这次酒醉,我在医院里躺了两周,一间病房住了6个人,都是肾病,我最轻。

 

我看到粗大的针管扎进同病房小姐姐的胳膊里,听大人说,她得的是严重的慢性肾病。

 

我记得她的模样,十六七岁,瘦,眼睛大而浑浊,脸黄得,像黄沙漫天时遮住的晕黄的太阳。

 

等我出院时,小姐姐还继续住着,我从大人的言谈中明白她出院的日子遥遥无期。


那晕黄的面孔,覆在我心上,过了这么些年,竟还很透亮。

 

这桩醉酒的意外,后来被传成“那谁家的小女孩酒量忒大”,在家族中口口相传着,直到我长大离家,依然带着这响亮的标签。

 

我的家乡地处塞外,崇尚豪爽不羁的性格,有一座同时供奉儒释道三祖的颇有名气的寺庙。那里的民风,后来想想,也与这三教合一的基底脱不了关系。

 


入仕,修道,吃斋念佛,这三桩事都有不少追随者,并不厚此薄彼。


你当官也好,经商也好,啥也干不成活得开心也好,甚至做一方赌徒也竟能颇受尊敬,亦正亦邪,反正你自己觉得好,就行。

 

不像我先生的家乡,独尊儒术,贬斥佛道,在各种规范、守则、礼仪中浸染出来,表面上一派努力上进守家报国,背后却见不少伪善的面孔。

 

即便劝酒此种小事,习俗也几乎相反。我那蛮荒的家乡,逢宴客,主人必先饮尽三杯,表达诚意后,客人你看着办。

 

而那礼仪之乡,主人一杯酒端起,必要舌灿莲花地说上极长一通道理,上至天下万民,下至匹夫心情,客人被晕乎乎地一通绕后,发现不过一个目的,尔客需饮尽三杯,我主随意。

 

唉,何必!


我初入夫家地盘那几年,倒是如鱼得水尽兴得很,您不必说那么多啦,我喝了就是。仰头饮尽,才看到主人一脸懵。

 

我不喜欢这种宴席,虽有酒,却无性情。

 

小时候所见的宴席,如遇那种能喝却唧唧歪歪推脱半天的人,或者举杯后磨磨蹭蹭绕着弯子拒酒的人,都会被众人在心里看低一等,有不少直率之士,会当场出言教训。

 

后来回看,那种彪悍粗野的民风,豪饮的作风必然被归入“陋俗”之列,可于我却受用得很。因至少在酒席上,看得到一个人的真性情。

 

无论如何,我记得出院时医生对着那个四五岁的小姑娘,认真叮嘱道:吃食上少盐,不可过量饮酒。

 

那小姑娘郑重承诺:嗯,好!

 

多少年了,一想起这个画面,总能让我乐上片刻。

 


2

 

我少时爱读苏东坡,再大些迷恋陶渊明,除了他们的诗词自然自在,将“完成自我”置于“立功立德立言”之上外,或许还有个重要原因,此二人都极好酒。

 

苏东坡日日饮酒,却酒力不逮,常常几盏之后,晕醉过去,不多久复又醒来。


他的许多旷古名篇,就在这醒醉之间,自心中不管不顾地流淌出来。

 

乌台诗案后,苏轼被贬至黄州,蒋勋说,“这段时间是苏轼最难过、最辛苦、最悲剧的时候,同时也是他生命最领悟、最超越、最升华的时候。”

 

与陶渊明一样,为了生计,苏轼亲事躬耕,开垦东坡,随身戴一酒囊,“扁舟草履,放浪山水间”。

 

此际,在人间最孤寂的角落,相隔700多年,苏东坡深深地进入陶渊明的内心。


他一遍遍抄写《归去来兮辞》,写,“梦中了了醉中醒,只渊明,是前生。”

 

他读懂了渊明的消极,是真正的积极,他不是避世,而是入世。只不过这个“世”,不同于那个“世”。

 


他二人,虽时空远隔,却极多相像之处。都爱儒,爱道,爱佛,爱酒,爱诗词,爱交友,爱自然。

 

他们日日饮酒,当它是安眠曲,是催化剂,它逼出真性情,与自然风雨融合,化为千古名篇。

 

苏东坡常与朋友们在深夜畅饮,一次酒醉复醒,三更天回来家中,见大门紧合,敲门家童不应。

 

他只好坐于门前,拄着手杖,暗夜里听着滚滚江涛的声音,吟出:

长恨此身非我有,

何时忘却营营。

夜阑风静縠纹平。

小舟从此逝,

江海寄余生。

 

此时他离朝堂千里,祖坟亦远,寄托半生的入仕报国与光耀门楣的志向,都成了妄想。

 

所余,只剩江海般茫然难辨的人生路,与载浮载沉的自我。透骨的孤寂中,余醉的朦胧中,体会到人生另一重辽阔、安宁与平静。

 


3

 

今人喝酒多喝格调,早年新旧世界的鄙视链一出,喝的是概念和标签。聚众拼酒杯盘狼藉,喝的是交情和关系。

 

林清玄道,上乘的喝法,是一个人独斟自酌,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但如今此种喝法,难免会被训为“矫情”。

 

我一日日愈加好酒,也聚众,也独酌,早把小时候医生的叮嘱忘之脑后。

 

睡前必来一杯,就着月光书页,觉得这一日结束于如此气氛中,真不白过。

 

与友相聚,最喜那种真的好酒的朋友。她常面带笑意地、郑重地从身后托出一瓶酒,小声耳语,这酒啊,如何如何。听着介绍,就让人酒虫大动。

 

真正好酒之人,倒不爱拼酒,多少自在人取,喝舒服了为止。也因此,席面上常千杯不倒豪饮之人,其实最不好酒,因那拼酒的作为里,都是杂念。

 


我离开北京两年多,毫不怀念其他,唯一常忆起的,是那时多少个暗夜里,我家的一场场酒局。

 

做几个家常小菜,或涮火锅当晚饭,吃至九十点,开几瓶酒,点上半桌蜡烛,就着絮絮不歇的话语,一个个面色红润,烛光中眼神越来越松弛,元神复位,开始做自己。

 

有人在这烛光酒气中平静地出柜,有人和和气气地分手,有人做出转换跑道的决定,有人拨琴哼曲,谈佛谈道谈入世谈归隐。


常至两三点,酒喝干了,蜡烛烧完了,一个个散去。

 

真庆幸有那般日子,白天的艰劳立世,淤塞于雾霾车阵中的沮丧全不记得了,留下的是点点火光微醺中的畅然。

 

我道酒,真是好东西。怡情,见性,生豪气,养悲悯,软化在尘世劳碌中越来越坚硬的壳,安顿那颗本就无所凭借无处倚靠的寂寞心。

 

看陶渊明诗,篇篇说酒,何也?

 

顾随解:“世上无可恋念,皆不合心,不能上眼,故逃之于酒。”

 

只因这人生“哀荣无定在”,不如“忽与一觞酒,日夕欢相持”。所恋念的,无非在酒中显现的,那一点真性情。




-END-


推荐阅读:

没有“人设”的生活,是不是只剩下一地鸡毛?| 宽宽

人当计长远,要么不说,要说就说真切的话 | 宽宽

一个90后,与姜文有关的日子


▼ 点击“阅读原文”,开启虚度草木染课程!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