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美图赏析:Flickr摄影师 林巜巜 作品选

真人漫画||《家有色鬼》10话-大结局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8月18日 上午 12:45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2019年,首富们很难堪

商鞅谋略 今天

◆遏制贪欲、脚踏实地,才是首富们的生存之道。

来源:正解局( zhengjieclub)
作者:正解局


富豪,是一个国家和社会骨子里的烙印与气质,特别是对首富来说,这种烙印显得更为沉重、深刻。


这不单单意味着他们拥有常人一辈子难以想象的财富,更是因为他们代表了一个经济社会和磅礴时代的精气神。


中国的家电零售时代诞生了黄光裕,房地产时代催生了许家印、王健林,互联网时代使得二马横空出世……这些首富,在顺着时代大河直下的同时,也卷起万丈波澜,豪气冲天。


(近十年中国首富及所属行业,数据来源:胡润百富榜)


然而,经济换挡的大时代下,首富纷纷“翻车”,却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


01
2019,“造负”之年  

过去三四十年里,中国国力蒸蒸日上。高楼大厦多了,桥梁铁路长了,还有钱包也鼓了。


从数据层面来看,这种巨变更为明显。1989年,中国只有1家企业登上世界500强。到今年,已达129家,首超美国,四分天下有其一。


(中国第一家五百强企业:中国银行)


GDP,更不用说了,1980年,中国连前10的都没迈进,2018年就以13.6万亿美元的总量,稳居世界第2。 


大国崛起,莫非如此。


而首富,就是国运下的宠儿,所谓大水之中的大鱼。


1999年,中国首富荣毅仁的身价为80亿元。

2018年,首富马云的身价,定格在2700亿元(380多亿美元)。


说其富可敌国也不为过,如果把马云看作一个经济体的话,他能排到全球94、95之间,要知道全球上榜的经济体有186个。


(2018年部分国家GDP(单位:百万美元))


一花独放不是春,春天,自然是百花齐放。据《2019胡润全球富豪榜》,全球2470名十亿美金富豪 ,中国共有658名。这些人中,很多都是各省、各市的首富。


然而,造富的速度固然很快,首富们倒下的速度,一样风驰电掣。


特别是今年,是一个实打实令首富们忐忑不安的年份。


2010年,72岁的尹明善带领力帆股份登陆A股,身价超110亿,一跃成为重庆首富,春风满面。


如今,却已物是人非,尹明善和他的力帆集团,陷入债务泥潭。举头四望,皆是债主。

图/图虫


2018年,力帆总负债高达203.53亿元。连续三年扣非净利润为负,最高亏损额达26.13亿,期间,数次变卖资产。



曾经的浙江女首富周晓光,也正面临巨大的债务压力。

图/图虫


2017年,她以330亿元的身价在胡润百富榜排名第65。当年,在她儿子的婚礼上,不仅请来了杨澜作为主持人,还邀请了马云、王健林等一众名人。风头一时无两。


然而,2019年4月,其控股的新光集团逾期未偿还债务达200多亿元,还有数百亿的短期负债即将到期,不得不申请破产重整。


另一位曾经的浙江女首富,东方园林创始人何巧女的遭遇,和周晓光倒有点同病相怜。


2009年,东方园林上市,受到强烈追捧,股价一路走高,甚至被誉为“园林茅台”,何巧女身价也水涨船高。


然而,这两年,东方园林融资紧张,裁员、欠薪等一系列问题接连爆发,被各地法院列入被执行人名单,何巧女本人也被限制高消费。


前面几人,好歹都撑了几年,银亿集团控制人熊续强,从成为宁波首富到申请企业破产重整,只有短短的247天。位子还没坐暖,就已黯然离场。



除了上面几位,曾经的云南首富赵兴龙、河南首富朱文臣、宁夏首富贾天将等,也先后在今年折戟沉沙。


说2019年为“造负之年”,倒也不过分。


02
何至于此  

阿基米德有一句脍炙人口的话: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撬动整个地球。可见,杠杆的力量之大。


在商业社会里,杠杆同样有无穷的力量。前一阵子,股票市场曝光了一则丑闻:一个叫阳雪初的牛散,参与内幕交易,通过100万本金,加上93倍杠杆,4个月赚了1.97亿。


(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阳雪初) )


成也杠杆,败也杠杆,并非虚言。


首富和“首负”,一字之差,天壤之别,其背后皆是杠杆的影子。


周晓光、何巧女等首富的轨迹,自然也在杠杆之中。


有人曾以周晓光的创业故事为原型,拍了一部电视剧,名字叫《鸡毛飞上天》。那时,周晓光还风风光光。


但要知道,鸡毛很轻,只要有点风,它就能飞上天。而如今,风停了,鸡毛也就落下了。


周晓光旗下的新光集团,在债务爆雷前一个月,还准备收购中国传动部分股权,交易额高达83亿元,而当时ST新光账面资金只有区区不到3亿元,负债更是数百亿。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周晓光为什么这么做?从其母黄仙兰的话中,可以窥见一二:这么大的企业碰到困难,政府也不会不管的嘛。


(周晓光家族(来自:浙江文明网))


差不同样玩法的还有何巧女。

图/图虫


2014年,正是PPP模式红火之年,已经富甲一方的何巧女,在国内疯狂拿PPP项目,不管吃不吃得下,先拿了再说。


至于公司现金流问题,何巧女自信地认为“只要贷到款,就没有风险”,拆未来的东墙补现在的西墙。


只是,当未来的东墙补不了现在的西墙,就是大楼倾塌之时。

而宁波银亿,同样死在了这个想法上。2016年熊续强花费120多亿收购美国 ARC、日本艾礼富和比利时邦奇三家国外汽车零部件制造商。


这些首富的潜意识里,借钱并不是难事,只有疯狂借钱,才能让钱生钱,才能不断增加财富。


没钱?就向未来的自己借,向各大小投资机构、投资者甚至是向政府借,大家的钱不拿出来,只会发霉罢了。


这种想法在以前或许行得通,而如今,只能自讨苦吃了。过去30余年,确实是提速时代,M2的发行增速、GDP的增长率,动不动就是两位数。


现在呢?已经步入新常态,换挡减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