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忠字舞琐忆

美国为啥不担心日本“核废水”?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14岁少女下体被塞水瓶,全裸强暴视频被传上网:现在的孩子们怎么了?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4月29日 下午 7:0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忠字舞琐忆

王鹏 苍山夜语 Today








Image




忠字舞琐忆


文 | 王鹏

来源 |  转自公众号  无逸说




按:本文作者为岛城文史学者、收藏家王鹏老师,“忠字舞”是曾经那个时代的特殊符号之一,它承载了一代人对青春的回忆,虽说记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有些不堪回首,但对于从那个时代成长起来的有血有肉的人来说,青春只有一次,因此那份记忆也是永远无法忘怀的。


上了几岁年纪,就开始关注起健康来,晚饭后散步是我正在努力养成的高尚情操,熟悉的人行道已经沦为汽车的领地,无奈,只好舍近求远往北山去。


北山原是一条横亘在居民区的野岭,经过这些年的洗心革面,已经升级为北山公园,成了附近居民社交健身的重要场所。

 

山的半腰是一条环形石路,走一圈一千步左右,高低不平的地势正好可作变频的依据。路旁的树丛还散落着许多可供锻炼的空地,但已被各种势力瓜分殆尽。西侧最大的空地,是交际舞的天下,中间和东边是健身操的地盘,还有拉琴的,踢毽子、吊嗓子的、练八卦拳的,整个山头俨然就是一个大秀场。当中参与人数最多的,应属健身舞的队伍。别看参加的多数是老大妈,可操练的内容却很跟形势。传统的扇子舞这会很少做了,风靡一时的小苹果也已过了流行期,依然保持热度的是那个佳木斯的僵尸舞,山上就有两拨专跳这个舞的队伍。

 

所谓的僵尸舞大名叫佳木斯快乐舞步,猜测可能因为和迈克杰克逊的僵尸舞动作近似而被叫成现名,从参加的人数可以推算出人们对其喜爱的程度。看舞者踏着节奏扭动身体摇摆而过的样子,我心里不禁感叹,时代还是进步了,这舞要搁在过去,不知会被扣上什么帽子呢?在围着山路遛弯的一段时间,我脑海不时飘过一些几十年前的片段。

 

在那个史无前例的年代,我的年龄还小,没有资格去一线打打杀杀,但也有追随革命的经历。那还是在文革的初期,几个小孩在一两个大孩的带领下,晚上到四邻八舍家敲门,问:“宣传***思想让不让进?”这是一个无解的理由?岂有不让进之说!于是就在人家的炕头前背一段语录,然后一边唱歌,一边比划几个动作,就算完成了宣传。人家千恩万谢地送出来,我们心里的崇高感也油然而生,以为这个世界很快就进入GC主义了。当时的那几个动作很简单,不知跳的是什么,前些日子在家里慢慢温习一下,不错,应该就是忠字舞的动作。

 

最早的忠字舞是指以《敬爱的***》歌曲串联的一个舞蹈,基本动作只有那么几个,在唱“敬爱的***”时,手举红宝书,抬头注视***像或是手中的红宝书;唱“你是我们”时,把语录本收回,紧贴胸口;唱“心中的”时,两手向上伸开,唱到“红太阳”时,要深情地抬头仰望。下面的脚步随着节奏跨步或踏步,后边的动作基本也是这个类型,非常简单,易于推广。先期的忠字舞,应该特指这个歌伴舞。后来,有人在这个基础上进一步扩展,从舞蹈史诗《东方红》里移植来一些动作,根据能力高低调整组合,配乐也发展到《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北京的金山上》、《大海航行靠舵手》、《下定决心》等“流行”歌曲,再加上语录、红旗、伟人像、刀枪等道具和群情激昂的人群,就足以凑出一台好戏了。现在所说的忠字舞,应该是扩展了的,以歌颂领袖,向领袖表忠心为主题的歌伴舞的统称。

 

当年的忠字舞要比现在的广场舞流行多了。为帮助记忆,我翻出一些收藏的照片,以便对忠字舞的认识更直观一些。    


Image


这就是当年的宣传小组,但显然比我们当年训练有素,打扮也洋气。


Image


这张应该就是入室宣传的照片,这是一个城市家庭,各种摆设很有时代感,小姑娘的装束也是宣传队的标配。


Image


那时的姑娘,如果是在宣传队的,感觉社会地位要高出不少。